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10,真正的陳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10,真正的陳琰字體大小: A+
     

    「他怎麼會在這兒?」我驚呼。

    「你不是在找他么。」

    怪不得徐總找不到陳琰,原來早就被隱夜給捷足先登了。

    隱夜挑眉看著說:「你想的倒是簡單,如果徐總找到了真正的陳琰,麻煩就大了。」

    「我當時只是想了一個權宜的辦法,沒有考慮這麼多。」

    我看到躺在棺木中的陳琰,有些歉疚的說:「我不應該為了自己而把他給害了。」

    「害不害他我不管,我只管你,你有麻煩,我幫你解決。」

    「為什麼?」我條件反射的問道,我跟他非親非故的,他為什麼要幫我。

    「不為什麼,我做事從來就沒有原因。」

    我癟了癟嘴,指著棺材里的陳琰問:「那現在怎麼辦?」

    「讓他醒過來,然後交代他一些事情,接替戊戌所扮演的陳琰,繼續活下去。」

    「如果他不願意呢?」

    隱夜不以為然的笑了一下,那模樣,自信極了,像是知道孫悟空逃不過如來佛祖的五指山:「沒有人會放著優質的生活不要,除非他傻,這短短几個月,戊戌所幫他他拼搏的一切,或許他一輩子都完成不了。」

    「咦?」我奇怪地驚呼「你不是不喜歡他嗎?這會兒怎麼開始讚揚他了?再說,這個陳琰看起來一表人才,沒有你說的那麼窩囊吧。」

    「不是。」他否認:「我之所以肯定他,是因為他是我的同類,我們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我對他的話嗤之以鼻,卻不好表現出來,畢竟,我也是個不人不鬼的東西。我是殭屍嗎?還是別的?隱夜一定知道關於我身份的真相,可他既然沒有對我說,我就不問。

    陳琰從棺材中蘇醒時,已是半個小時之後。

    我站的腿發酸,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坐的地方歇歇腳。

    最終,隱夜問我:「是不是累了。」

    我像看到勝利的曙光似的拚命點點頭,他笑的一臉友善說:「那就好,還知道累。」

    我偷偷瞪了他一眼,訕訕的笑了笑。

    陳琰一臉茫然的從棺材裡面爬出來,看到隱夜之後,嚇得臉色煞白,咬著嘴唇噤若寒蟬。

    我被他的這個樣子給驚了一下,誰看都能看出來他跟過去完全就是兩個人,一個天不怕地不怕,一個膽小如鼠。我看到棺材里的陳琰,彷彿看到了自己瑟瑟發抖的樣子,看著都讓人來氣。

    「隱夜……」我為難的叫了他一聲,意思是:你確定這樣的陳琰能夠代替戊戌?

    隱夜一副自信的樣子,一副信隱夜,得永生得樣子。

    他向陳琰走過去,那個戴副鏡,弱不禁風得少年,僅和戊戌有一張相像的臉而已,戊戌的身板可比他結實多了。

    「你們到底都是些什麼人?為什麼全部都來找我麻煩,我已經被囚禁好幾個月了,現在又被關在這個鬼地方,你們到底要幹什麼!」陳琰像見鬼似的從棺材裡面跳了出來,卻腿一軟栽倒了地上,他整個人看上去特別的無助,只能大聲的向我們嚷嚷來尋求短暫得安全感。

    隱夜看著他的眼神十分不屑,好像就在看一個不求上進的垃圾,他把手插在軍綠色的西褲口袋裡,黑色的皮鞋鋥光發亮,隨著點腳掌的動作,和地板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營業就這麼沉默了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倒在地上的陳琰耗盡了他所有的勇氣,他幾乎是帶著哭音向我們求饒道:「放過我吧,我發誓我不會報警的,你們放過我吧!求求你們了,我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沒有什麼利用價值,求求你們了……」

    我看著他,彷彿看到了同樣的懦弱的自己,看的我心裡來氣,指著他鼻子罵道:「你有沒有點志氣,也算是個男人嗎,你在這求我們我們就會放過你,就會收手嗎?我告訴你,你越是軟弱就越會欺負你,有腿有腳的,求個屁的饒啊!」

    隱夜橫抱著胳膊放在胸前,戲虐的看著我,我氣不過,走過去抓住陳琰的衣領喝道:「你給我站起來,跪在地上跟個乞丐似的。」

    陳琰完全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仍然是苦苦哀求著隱夜,求他放過他,我發誓,如果我所受的屈辱能夠重來一遍,我絕對不會委曲求全。

    「我可以放過你,甚至,讓你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前提是--」他微微的一停頓,便把陳琰嚇的心裡沒底,跟丟了魂兒似的看著他。

    隱夜繼續說:「我讓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的膝蓋硬起來,男兒膝下有黃金,不過你要是不承認你是個男人,就令當別論了。」

    陳琰聽到他的話之後,磨磨蹭蹭的從地上站起來,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生怕哪個地方惹到了隱夜。我看陳琰一副爛泥糊不上牆的樣子,真擔心隱夜的計劃會泡湯,為什麼同樣長相的人,性格差別這麼多?

    「你敢不敢直視我。」

    陳琰聞言,畏畏縮縮的抬頭,眼神閃躲的看著隱夜。

    隱夜沉聲道:「想必你之前也見過他,一個跟你長相極為相像的人。」

    聽到這,陳琰愕然地抬頭,像是回憶起什麼,咬牙切齒地說:「對,就是他,就是他把我囚禁起來的,他拿走了我的身份證,還有其他證件,要用我的身份生活!」

    隱夜冷哼一聲說:「你應該慶幸,慶幸他只是用你的身份生活,而不是……殺了你。」

    我看到陳琰因為恐懼而張大的瞳孔,和沒辦法控制抖動的雙手。他後退著說:「你們……你們要殺人滅口?」

    「呵呵,你記性可真是差,我先前不是說了嗎,今天找你來,是讓你過上錦衣玉食的日子。」

    陳琰虛無的笑著說:「呵呵,有這麼好的事嗎?我又不是小孩了。」

    隱夜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和陳琰講了個邊,有些我不知道的事他都說的條條是到。陳琰聽到雲里霧裡,我又將他不懂的地方細細說明一下,他才後知後覺的噢了一聲。

    「在三家灣有一批貨,你和徐子昊約定好時間街頭,我們會在暗處為你作掩護。」

    徐子昊?就是徐總的全名吧。三家灣是個什麼地方,還有徐總口中的那批貨他又是怎麼知道的,他為什麼對所有東西都了如指掌。

    隱夜將陳琰安排在酒店,為了防止陳琰逃跑,隱夜說要和他睡一個房間,在看到我一臉YY的表情之後,他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腦袋,說道:「你別得意,和我一個房間。」

    「為什麼。」我不樂意的說道。

    「兩個男人睡一間房你覺得不奇怪么?」

    「一個女的和兩個男的睡一個房間更奇怪好不好。」我瞥他一眼,不情願的說道。

    「嗯,說的有道理。」他點點頭將袖子卷了卷說:「我不強求,你自己決定吧。」

    「我要在再開一間房。」

    「可以啊。」我聞言,對他突入而來的善解人意感到欣喜,卻沒想到他下一句卻說:「我沒錢。」

    「切,我沒讓你掏錢,我自己開。」我走到前台說:「我要個標準間。」

    「您好,一千八百八十八。」

    「那個,我要到是標準間。」她點了點頭,一副茫然的樣子。

    「那……那你們這最便宜的房間是多少?」我極囧。

    「八百八十八。」她吧嗒吧嗒點了幾下滑鼠說:「但是現在沒有房間了。」

    我沮喪的回到隱夜身邊,聳了聳肩,死要面子的說:「她們這沒房間了,要不然我才不會跟你們住一個房間,沒辦法了。」

    隱夜勾了下唇,沒有拆穿我。

    陳琰對我們一直處在防備狀態,所以隱夜給他吃了顆定心丸,他對陳琰說:「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做事,就會得到我跟你承諾的事情,但是,你要是敢耍小心死,我會讓你死的很慘。」他拍拍陳琰的肩頭說:「我比和你長相相似的那個男人,要心狠手辣的多。」

    隱夜這句話冷到了骨子裡,連我都不自覺得抖了一下,更別說是本就怕他的陳琰。

    陳琰獃滯得點了點頭,說:「哥,我相信你們,無條件的相信你們。」

    陳琰去浴室洗澡,我跟隱夜單獨在房間里,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我想到一件事,便問他:「明天白天你怎麼出現?又怎麼給他做掩護,竟忽悠人。」

    他笑而不語,過一會兒我實在忍不住好奇心,問他:「你說的那批貨是什麼?」

    「毒品。」

    「毒?……」我趕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怕正在洗澡的陳琰聽到了什麼。

    「戊戌和徐總的交易是……毒品?」我小聲的說道,心裡一直在打鼓,他們用的形容詞是批,可想而知有多少的毒品。

    「不過,戊戌將這批貨給銷毀了。」

    銷毀?!

    「明天與徐子昊對接的車,是空車,空車裡面……是警察。」

    「你要將徐總一鍋端?」

    「當然,難道還要指望戊戌那個廢物嗎,死都不知怎麼死的。」

    「他一個人在家,沒事吧。」

    「命大的很。」

    我被隱夜的一聲冷哼拉回現實,原來我竟在不知不覺將心裡的想法給說出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