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09.要變強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09.要變強大字體大小: A+
     

    張楚燁真的變殭屍了!他終於到達了他的目的!

    我想要掙脫隱夜的手,可他絲毫鬆開的跡象都沒有,他要幹什麼?他對戊戌說的那一段話又是什麼意思?他要帶走我?

    戊戌的手緊握成拳,咬牙切齒的看著隱夜,張楚燁從樓道里走了進來,輕輕的一個鎖喉,就把戊戌鎖在牆壁上動彈不得。

    「你有資格用憤怒的眼神看我么?」

    「隱夜……」我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只覺得陌生。

    戊戌的面目猙獰,想要掙脫張楚燁的鐵爪,不過幾天的時間,張楚燁就能夠壓制住戊戌了,可想而知現在的戊戌有多弱。

    戊戌告訴過我,他是初代殭屍,可是張楚燁只是二代殭屍呀。

    張楚燁似乎越佔上風越感到上癮,他死死的捏著戊戌的脖子,恨不得將他扭斷,我看不下去了,出聲阻止:「張楚燁你給我把手放開!」

    張楚燁頓了一下,扭頭,用他那雙橙紅的眼睛瞪著我,隱夜向他垂了一下首,他才鬆開了戊戌,眉目裡面,極其的不甘心,這不甘心,大概是因為杜梓霜吧。

    隱夜問我:「宋瑤,你自己決定,是要自己決定和我走,還是要我把他打的元氣大傷之後,帶你走。」

    「這有什麼區別嗎?」我反問,帶著荒唐的笑。

    隱夜為什麼要帶我走,他要帶我去哪?

    「當然有區別,你的決定可是關乎一個廢物的存亡。」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如果她不願意,我是不會允許你帶她走的,就算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我也會保護她到最後一秒!」

    「哦?可你將她是誰都忘了。」隱夜說出了我想說的話。

    戊戌僵硬了一剎那之後,認可的點了點頭:「我忘記了她的姓名,忘記了她是誰,但是感覺不會忘的,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我死去的心開始跳動,縱使你再強大,我也不會將讓我心動的女人,拱手讓人!」

    我驚訝的合不攏嘴吧,幾乎不敢相信這話是從戊戌口中說出來的,讓我心動的女人,我是讓他心動的女人么……

    我緊緊的揪著自己的衣服,那是我唯一力量的來源。

    「這就感動了。」隱夜在我身旁冷嘲,絕情的打碎我為自己築起的壁壘。

    「如果喜歡聽這種虛偽的情話,我可以給你刻個光碟。」

    我瞪了隱夜一眼,氣氛都被他給整壞了,不管是真的假的,我不想追究的太深,表面足夠美好就行了,何必浪費力氣去苦苦挖掘那腐朽的內心呢。

    「你叫戊戌,而我,是宋瑤,你不用阻攔,我跟隱夜走。」

    他的眼睛一下子睜了很大,一聲寶寶卡在了喉嚨里,對啊,你只要恢復了一點意識,就叫不出口了吧。

    「戊戌,讓你心動的女人有多少,是不是每一個都死在了你的獠牙之下?在本能的操控下,你選擇的是貪慾,而不是我。我差點就死了……」我指著他的牙齒,害怕的說道:「差點,就被你咬死了。」

    「隱夜,我跟你走。」

    我臨走前,怒視著戊戌,看到他因為不可思議而張大的眼,又看到他因為愧疚而緊抿起來的唇。

    我確實因為這件事而生氣,但現在,更重要的是救他,如果我不作出決定,兩個都不肯輕易低頭的男人,免不了一場廝殺,到時候,戊戌必死無疑。

    我不奢求他能懂我,只希望他能好好的。

    不,我思緒停頓了一下,只覺得這句話有些似曾相識,戊戌好像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我無奈的笑了一下,看來戊戌已經潛移默化的影響了我。

    「如果我為你拔掉這對牙齒呢。」身後的戊戌突然出聲,聲音低沉有力,就像一個活生生人:「如果我拔掉這對牙齒,你會不會留下。」

    我的雙肩都在顫抖,一種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愫從心底蔓延開,殭屍牙對於殭屍,就像大腦對於人類,他沒有了牙齒,跟被割掉鰭的鯊魚有什麼區別。

    戊戌,我的留下對於你來說真的有這麼重要麼,可是這樣的話,你為什麼不在之前說,在你忘掉一切的情況下,我怎麼能為了這一句話而輕易淪陷呢。

    「如果指甲伸出來了,我會將它剪掉,剪到它再也長不出來為止。」

    面對他這樣委曲求全的話,我啞言,隱夜鬆開了我的手,朝戊戌走過去,他的步伐很大,腿部線條筆直,看起來極其硬氣。

    他譏諷的說:「這就是你愛一個人的方式?變成一個拖累她的廢物?不要忘記,你是一個初代殭屍,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只有我們幾個殭屍,經過上一次的大屠殺之後,許多我們的同類都消失了,還有一部分,像我們一樣在沉睡,如今,他們正在慢慢的蘇醒,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殭屍在覬覦你的位置,有多少殭屍要取宋瑤的不枯之心。」

    等等,我聽到了我的名字,宋瑤的不枯之心,那是什麼?我帶著滿腹疑問,卻不敢打斷隱夜。

    戊戌顯然跟我一樣茫然,但在聽到取我的心得時候,他突然振作了起來:「你說什麼?誰要取她的心!」

    「誰?當然是比你強大的任何人。」隱夜冷笑,說:「現在,你還要拔你自己的牙齒,剪你的指甲么?呵呵,只有愚蠢至極的窩囊廢,才會通過可憐的姿態來博取女人的愛。」

    他說罷,就扯著我的手,將我的房門狠狠一扣,帶著我下樓,最後,將我塞進了一輛黑色的轎車裡。

    我和他坐在後座,感覺氣氛極其的壓抑,張楚燁充當著司機的身份。臉還是那張臉,只是人,已完全不是那個人了。印象中的張楚燁,懂得細水長流,但那不溫不火的外表下,掩藏著一顆勃勃的野心,這樣的張楚燁,在有了殭屍這個特殊身份之後,會心甘情願的為隱夜當司機么?

    「隱夜,你為什麼想要戊戌變強大,你這麼做,明明是為了促使他變的更強大。」

    他沉默了一會兒,說:「因為我們危機四伏。」

    看他的表情,似乎一句話沒有說完,剩下的隱藏在了心裡,那剩下的一部分,是什麼呢。

    「危機四伏?強大如你也解決不了?」

    他答非所問的冷眼瞧我,說:「新一輪的戰鬥,就要開始了。」

    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新一輪的戰鬥,難道說,國與國之間又將展開戰爭,以現在的科技水平,對於人類,將是毀滅性的。

    「可是單憑你們幾個,哪能敵得過生化武器還有原子彈啊,又不是所有的人類都像你們這麼厲害。」

    「我可以將他們變成殭屍,這種擴散速度,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他似乎是逗我,故意這麼說的,但我還是防患於未然的跟他講:「不行,這個世界會亂套的,只有新生和死亡才能產生進步,要是所有的人都成了永恆,那麼資源會很快的枯竭,秩序也會亂套,總之還有好多好多壞處。」

    隱夜終於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他不以為然的說:「如果都是你這種人類的話,這個世界能進步到哪去。」

    我氣鼓鼓的看了他一眼之後,板板整整的坐直,開門見山的說:「徐總的事怎麼辦,你可說好要幫我的忙了,不能說話不算話。」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幫你。」

    「你之前不是跟我說我有事求你么,我想了想,只有徐總的事比較棘手了,而且徐總前腳走你就後腳到,說不定是專程過來幫我的。」說道這,我臉上掛上了討好的笑臉。

    他不以為然的瞧了我一眼,嘁了一聲說:「想得到是好,我是專程帶你當壓寨夫人的。」

    我好奇的看向他,只見他眉眼彎彎,薀著笑意,誰說女人翻臉比翻書快,我看男人變臉還比換台快呢。

    不過隱夜好像不似之前那麼嚴肅了,偶爾還會調侃一下,可是他說幽默的話,只有他自己能笑出來,我可不敢笑。

    說實話,我還是有些擔心戊戌,畢竟他現在的生存能力,比先前弱了不少。可想著他留個爛攤子給我處理,頓時又沒那麼擔心了,讓他吃點苦頭也好。

    哼。

    隱夜的住處很簡單,一個單身公寓,裡面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擺,我先前以為可能是搬家搬的急所以沒有添置東西,最後看到卧室里那一口棺材時候,我便反應過來,他所有的傢具都不及這一口棺材實用。

    「你……不用把這個放在卧室吧,多滲人。」

    他看著我,淡淡的答:「這是我的卧室。」

    「呃……是,也對。」我一臉黑線的答,真是一句話噎死人。

    他走到棺材跟前,手搭在棺材板子上輕輕一推,便推出好大一個縫隙:「過來看看。」

    「不是什麼恐怖的吧。」

    「不會,至少沒我恐怖。」

    看到他這麼有說有笑的站在我面前,我總會有種錯覺,覺得他還活著。

    我聽他的話,走進了棺材,低頭往裡面看了一眼,在看清裡面的人之後,我瞬間石化。

    戊戌?

    不,一秒之後,我便知曉,棺材里躺的,是真正的陳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