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07.他會吸干你的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07.他會吸干你的血字體大小: A+
     

    「你丫的牛逼了是吧!」徐總學著京腔,卻說的不倫不類。

    戊戌一直如臨大敵的看著徐總,一把把我拽到了身後,把我和徐總隔開。我拉著他的手,感覺到他在顫抖,這讓我更加的確信戊戌確實忘記以前了,以前的他,是不會害怕任何人的。

    可是他為什麼會害怕呢,難道說…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殭屍了?

    「徐總,有話好好說。」

    「那批貨在哪!」徐總皺著眉頭大聲的朝戊戌吼道,戊戌本能的護著我向後退,眼睛一眨不眨的瞪著他,

    徐總朝我邪笑道:「妞兒,你看到了,我已經狗有風度了。

    他向身後的兩個大漢使了個眼色,那兩人就一把扯過戊戌按在地上打,戊戌捂著頭部,蜷縮在地上對我大喊:「寶寶你快走,你快走!」

    拳頭,腳印不停地砸在毫無反抗能力的戊戌身上,徐總看的不過癮,直接用腿壓制住戊戌,重拳不停的砸在他的臉上。

    我的心都被揪在了一起,從未想過頂天立地的戊戌有一天會變的這麼不堪一擊,我揪住徐總的衣領讓他鬆手,可他隨便一揮手就把我推開數丈遠。

    我一下子跌到在地,把門口放的鞋架給撞翻了。

    戊戌阻擋著徐總落下來的拳頭,猛一用力,就把他給推翻了,徐總對於戊戌突如而來的改變驚嚇的合不住嘴,戊戌連看他一眼的時間都沒有就衝到了我身邊。

    「寶寶。」

    他剛叫了我一聲,眼圈立馬變的通紅,我趕緊蓋住了他的眼睛,在耳邊囑咐道:「噓噓,你不要生氣,也不要說話,我沒有事的,聽到了沒?」

    見他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之後,我才鬆口氣放下了手。

    問題是我現在不知道徐總和戊戌之間到底有什麼事,連慌都沒辦法撒。

    事到如今,我只能如實相告了。

    「徐總,陳琰之前確實居住在我給你說的小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從你那裡逃出來之後,回到家,發現他就站在我家門口,他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或許這些話說出來有些匪夷所思,但我確實沒有撒謊,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可以自己驗證一下。」

    徐總打量我的眼神滿是狐疑,暗暗扶了一下他自己的尾骨,他臉色難看的說:「你的全名是宋瑤吧,那麼宋瑤,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我不管你們現在演的是失憶還是什麼爛橋段,明天下午,八點之前,必須把貨交給我,要不然我會讓你們兩個人吃不了兜著走。」

    徐總說話間,不由得皺了一下臉,看來他被傷的不淺,大概是衡量了他和戊戌的力量懸殊,為了保持顏面才選擇了這個折衷的辦法吧。

    不過,總算給了我一個喘息的空間,如果明天之前我再找不到辦法,可能真如徐總說的,我和戊戌都會吃不了兜著走。

    等送走徐總這一尊大佛,接收到他兩個保鏢威脅的目光之後,我開始審問戊戌。

    「噓噓,你記不記得剛剛那個男人。」

    他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不開心的說:「不認識,是個壞人。」

    這可怎麼辦,完全無從下手。

    「那你現在還記得什麼?」

    大概是我的語氣太著急了,所以戊戌被嚇得慌亂,手足無措的看著我,擰巴著手指,低著頭抬眼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我拍拍他的胳膊,說:「沒事,沒事,我只是有點著急。」

    他把我摟在懷裡,一言不發,我的後背明顯能感到他的手指在顫抖。

    我不解的抬頭看他,只見他的牙齒竟生長了出來,他難受的皺起了整張臉,看起來格外猙獰,我害怕了,捧著他的臉讓他鎮定。

    「噓噓,你冷靜一點,你是不是餓了?」

    他沒法跟我說話,只能在喉嚨里發出呼嚕嚕的聲音,不一會,黑色的指甲鑽出了他的指尖,他似乎頭疼欲裂,兩隻手死死的抵在頭的兩邊,模樣痛苦極了。

    我趕緊去卧室拿了血袋,用牙齒撕開了袋子口,在聞到血液味時,我的喉嚨不受控制的發渴,我無法顧及這一瞬間怪異的感覺,片刻不敢耽擱的趕到戊戌身邊,將血袋湊近他的嘴巴:「來,張嘴喝一些就好了,張嘴!」

    我被急壞了,恨不得把血袋塞進他死死咬住的嘴裡。

    他大手一揮,撞掉了我手裡的血袋,鮮血灑了一地,我也被摔得爬都爬不起來,我氣的胸腔都快炸了,他都這副模樣了,不喝血想要幹什麼!

    我剛沖地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戊戌就想發現新大陸似的,一下子像我衝過來,把我狠狠的撞在了牆上,我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臉上,想讓他清醒過來,可是根本就沒有作用。

    他的殭屍牙伸得更長,眼睛由先前的鮮紅色,慢慢轉變成了暗紅色,像是一攤乾涸的血跡。

    戊戌曾說過,我的鮮血是他品嘗過最美味的血液,難道說他要…

    果然,我這個想法剛落定,他就低頭咬向我的脖子,我沒有出聲去換回他的理智,因為我知道他現在已完全沒有理智可言。

    我一手抵住他的額頭,一手抵住他的下巴,使出渾身的力氣將他往反方向推,可是他的力量太大了,漸漸的我就有些堅持不住了。

    能和他僵持到現在已是奇迹,我就快要敗下陣來!

    「哐!」門板猛的顫動,我一驚,險些鬆了手。

    接著,「哐的一聲響,門板直接垂直的砸到了地上,我回頭,只見一頭銀髮的隱夜正站在門外!

    他眉角上揚,飛插入鬢,眼珠是金紅色,連帶著上下眼瞼都是暗紅色的,如同畫了妖冶至極的眼線。他的兩隻殭屍牙比戊戌的更長,更尖,並傲然的向上翹起,顯示著他至高無上的力量,與高貴無比的身份。

    他的到來讓戊戌對我血液的渴望有增無減,他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瞬間變的力大無比。

    隱夜的反應速度精確到零點零一毫秒,幾乎是一剎那的時間,他一個飛身,將戊戌踹倒在地,在地上滑行兩米,把洗手間的門撞的四分五裂。

    我的心跳驟停,在看到戊戌痛苦的縮了一下身子,兩眼一閉之後。

    就這麼死了嗎?

    我的心臟在胸前里咚咚的跳動,像有一隻訓練有素的鼓隊呆在裡面似的,隱夜他……未免也太強大了!

    「隱夜!」

    他停下了走向戊戌的腳步,扭頭看我,嗤笑:「怕我殺死他?」

    我呆愣著看著他的背影,不發一言。

    他輕輕一用力,就把戊戌從洗手間甩到我的腳下,就像是丟一袋垃圾那樣簡單,戊戌困難的在地上爬了兩下,卻爬不起來,他眼底的暗紅漸漸褪去,滿眼都是茫然。

    「看看這個畜生不如的殭屍,剛剛差點殺了你,沒有一點人情。」

    隱夜冷眼瞧著戊戌,最終沒有落下第二拳,如果他落下了第二拳,戊戌或許會立馬的消失。我以為殺死殭屍的只能是陽光,火焰,還有道士,如今看來,殭屍的等級嚴密,根本不可能跨等級戰鬥。

    在殭屍王面前,戊戌簡直太過不堪一擊。

    我聲音微顫,小心翼翼的叫著他的名字:「隱夜,你,你真的醒了?」

    「是醒了。」他苦笑,聲音像是從冰窟窿里鑽出來的一樣「可我的醒來,沒有任何意義。」

    「我一直在找你,找到你之後,卻什麼都做不了。」

    我不懂他的話,只是一昧害怕的看著他。

    他踱步向我走來,在燈光下投下高大的陰影,他身體得陰影將我包圍,我好像一下子提前步入了冬天。

    他微提嘴角,吐出來的字都帶著寒氣:「怕我做什麼。」

    「我,我沒有」我無力的辯解。

    「宋瑤,你將我喚醒,是要用這無盡孤獨漫長的時光來折磨我嗎?」

    「隱夜,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如果你不想被喚醒,為何要讓張楚燁接近我,從始至終,你們都是為了我的血,其實沒必要兜這麼大一個圈子,真的沒有必要,我不是國家保護動物,我的血沒這麼值錢。」

    「不是我希望被喚醒,而是我不得不。」他雖然臉上仍是嚴肅,言語卻沒有先前那麼帶有攻擊性了:「我知道會有今天這一天,我早就知道,如果我不醒過來,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你愛的男人吸干血么?」

    吸干血!

    在我推拒戊戌時,我還在抱有希望,以為戊戌在要進我的脖子時,會控制住自己,難道是我想象的太美好,還是對自己在戊戌心目中的地位太過有自信。

    「隱夜,你說的是真的?他會吸干我的血。」

    「不要渴望他會有理智,殭屍一遇到另自己著迷得血,會六親不認。」

    「可是……可是他以前控制住過自己。」我極力想要證明。

    他冷哼一聲:「現在的時期已經不一樣了,等到他恢復記憶的那一天,如果他吸了你的血,你要知道,那時他並沒有失去理智。」

    什麼意思?我一聲疑問,被卡在喉嚨里。

    「知道我為什麼要等自己的魂魄變成一個完整的人么?」

    我面對他突如其來的問題,茫然的搖了搖頭。

    他苦笑,眼神溫柔:「因為我知道,如果我變成了一個沒有意識的殭屍,你是不會像陪著他這樣陪著我。」

    「宋瑤,我這個人,總喜歡自尋煩惱。」

    他眼裡的悲戚一閃而逝,縱然他掩飾的極好,也被我輕而易舉的捕捉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