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05.天真的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05.天真的他字體大小: A+
     

    「徐先生,您剛剛才做過的承諾,現在就忘了嗎?」我冷言。

    他停頓了一下說:「我當然沒忘,只不過現在人沒有找到,誰知道你是不是在騙人,所以,我做的承諾也不奏效。」

    他說完,又往前前進了一分,我抓起茶几上剛倒好的熱茶,盡數的潑在了他的臉上,奈何茶不太燙,除了弄得他滿臉茶葉,再沒有別的殺傷力。

    他用手抹了一下臉,不太大的眼睛里,怒火叢生。

    「我看你還能橫多久!」

    他朝我撲過來,我就勢一滾滾到了邊邊,他的反應速度很快,不到一瞬間就抓住了我,我也不是吃素的,一腳用力的踹上他的膝蓋,他痛得腿一軟,撲倒在了地上。如此一來,他的火氣被挑的更大,如果我不能完全擺脫他,只怕會死的很難看。

    最終,我被他逼在了一角,再也沒有動彈的空間,他擦了一下自己咬破的嘴角,姦邪的看著我說:「你跑呀,這下跑不動了吧,既然早都知道結果,你還瞎逞能什麼。」

    我瞪著他,用力抬起手,對他豎了個中指。

    他更加的怒不可遏,恨不得將我剁成碎肉渣,我毫不畏懼的直視他,說:「我再說最後一遍,給我滾下去!」

    他不屑的瞥了一下嘴角說:「欲擒故縱的把戲玩的太過,就不可愛了。」

    「誰跟你欲擒故縱。」

    此時他是趴在我身上的,手臂與我撐開了一些距離,雙腿跨開,支撐在我的身體兩邊,我猛地抬腿,致命一擊。他痛得咬牙,鬼叫一聲,從我身上翻了下去,我不解氣的又踹了他幾腳,罵道:「臭不要臉,沒把你廢掉都是便宜你了!」

    我拿起自己的東西就往門口跑,一點都沒有出乎意料,門口的大漢一把攔住了我的去路,徐總在背後張狂的笑,好像在說,你再跑啊,這回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攔我!」

    大漢像是什麼也沒聽到似的,一眼不發,連眼珠都不移動一下。

    眼見著徐總越來越近,我管不了這麼多,一口咬上了大漢的胳膊,越咬,越有些上癮的感覺。

    大漢發出一連串哎呦呦的哀鳴,甩開了我的鐵齒,我趁著他甩胳膊的時候,推開門逃了出去,下意識摸摸自己的牙齒,只覺得越發的尖。

    我應該是把他的胳膊咬出血了吧,舔了舔自己的牙齒,上面沾的血腥味讓我感到噁心,看守大門的兩個人聽到動靜之後,也過來攔我,我覺得煩,就隨手一推,沒想到兩個一米八幾的大男人竟被我推得連連後退,一個二個臉色煞白!

    我看了看並沒有異樣的手掌,自己都覺得神奇,潛能啊潛能,你可終於來了。

    待那兩個男人再度衝過來的時候,我自信的轉身,抬腿,一腳將他們兩個人掃倒。

    兩個男人捂著自己的肋巴骨,痛得嗷嗷的叫,我屁顛屁顛的對他們做了一個李小龍的手勢,神氣的說:「叫你們不要動我,不聽話!」

    這一刻,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了。

    這種快樂讓人無法言喻,讓人豁然開朗,神清氣爽。

    我興高采烈的回了家,管他明天什麼後果,天已經完全黑了,我只希望戊戌他不要亂跑,明明跟他說了只要一會兒就回來,不知他會不會記得這件事。

    有時候想,如果我沒有遇到戊戌,就不會有這麼多波折吧,如果我老了,一定會回憶起這段波折的日子,而不是回憶起順風順水的日子。

    我回到家,換了拖鞋四處走了走,發現家裡已經被收拾的整整齊齊,唯獨讓我感到難受的是——戊戌不見了!

    我一下子慌了神,連鞋都沒來得及換,穿著拖鞋就跑了出去,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能跑到哪裡去,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萬一遇見了道士怎麼辦,萬一…他沒控制住自己,殺了人怎麼辦!

    「喂,你跑哪裡去了!喂,趕緊給我出來,喂!」

    我一邊跑,一邊如是的呼喚著他,雖說我之前說要叫他噓噓,但是眾目睽睽之下,我怎麼也叫不出口。叫戊戌的話,總會讓我想起他之前那副冷冰冰的死樣子,我不知道這樣狀態戊戌會維持多久,在這段時間裡,我希望自己能夠重新認識他。

    認識一個沒有故事,沒有想法,沒有城府的戊戌,讓我能夠看清他的本質,看到他的內心。

    我很焦急,因為現在的戊戌太讓人擔心,我怕他會出事。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您有沒有看到一個穿著睡衣個子大概這麼高。」我用手比劃著,焦急的問道。

    連問了幾個人,都換來的是搖頭,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著急,終於有一個好心的老太太對我說:「奧,我看到了,一個人擱人民公園呢,不知道在找誰,問他她也不說話。」

    「謝謝您了。」我趕忙道了一聲謝,跑到公園去找他,公園離小區還是有一定距離,他怎麼都找到那裡去了。

    我打了車,去了人民公園,遠遠的就看見戊戌一個人在公園的大路上走來走去,穿著我的睡衣,腳上連鞋都沒有,他不停的左右張望在找我,路上的行人都以怪異的眼神打量他,可能以為他智力又問題。

    「喂!」我將手掌放在嘴巴兩邊,呈喇叭狀呼喚他。

    他聞聲,立馬轉頭,看到我之後,欣喜的朝我狂奔過來,那一刻我沒有忍住,熱淚盈眶。那是一種直擊心扉的感動,當你看到你愛的人是如此需要你的時候。

    他用力的抱著我,我直接撞上了他的胸膛,他好像很慌張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只是更加用力的抱我,恨不得把我揉進他的身體里去。

    我僵硬的伸手,順了一下他的背,歉疚的說:「噓噓,下次不要一個人跑出來,我差點找不到你的。」

    「寶寶不要我了,很久都沒回來。」他說著,聲音聽起來有些哽咽,我訝異,從他懷抱里掙脫了出來,只見他狹長的丹鳳眼裡竟然充血,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眼淚也是水,但對於他來說,眼淚跟他的尿液一樣,是血液構成的。

    我慌了,趕緊哄他:「不是的,我沒有不要你,我不是來找你了嗎?我在擔心你,一整天都在擔心你。」

    「不哭了,再哭我就生氣了。」

    我佯裝著生氣,他立馬像做錯事一樣的咬住嘴巴,眼底的血色一點點褪去。

    「這才乖嘛。」我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他見我笑,也跟著傻呵呵的笑。

    「傻瓜。」我嗤笑道。

    「傻瓜。」他學我說道,一板一眼的。

    「你再給我說一邊。」

    他鼓著嘴巴,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真不知他跟誰學的,這麼會賣萌。

    我瞪了他一樣,指責他的腳:「鞋子呢。」

    他不明所以的搖搖頭,我讓他做到一邊的長椅上,查看他的腳有沒有扎進去東西,看到上面大大小小的血口,我的心都揪在了一起,我戳了一下,故作兇巴巴的問:「痛不痛。」

    本以為他會逞強的說不痛,卻沒想到他竟然順竿爬的說:「痛,寶寶吹吹。」

    「不給吹,既然知道痛下次就要穿鞋,知道了嗎?」

    他突然從身後將我攬在了懷裡,聽話的嗯了一聲,冬天馬上就要來了,我坐在長椅上感到冰冷,向戊戌靠近一些只會更冷,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戊戌有天不在那麼Bing冷,如果有天他具有溫多,該有多好。

    只是那樣的戊戌,不是戊戌,而是陳琰。

    想到陳琰,我便問戊戌:「噓噓,你知道陳琰嗎?」

    他搖了搖頭,有些不開心的搖搖頭,我問他怎麼了,他認真的說:「寶寶不可以提別人。」

    「為什麼?」我好笑的問他。

    「因為我愛寶寶。」

    我笑著,笑容停留在臉頰上,許久之後,我感到視線變的模糊,心臟大起大落的抽痛。

    我自言自語的說:「戊戌,你和喝醉酒的男人是一樣的嗎?酒醒了,就忘記自己說過的話。」

    現在對我來說,不過是南柯一夢。

    我的心情怏怏,在清醒過來之後,冷漠的推開了他。

    如果有一天,他恢復了記憶,那麼我將會淪為可憐人。可是怎麼辦,要我不管他嗎?我做不到。如果最終我們將背道而馳,那麼就讓這一段無憂的日子,好好的定格在我的記憶里吧。

    我想要趕走這種奇怪的氛圍,故作開心的說:「我們散會兒步吧。」

    「散步是什麼?」

    「你怎麼該知道的不知道,不該知道的瞎知道。」

    他指著路邊的棉花糖說:「寶寶,我想要。」

    「不行,你不能吃,吃了會肚子痛。」

    他搖搖頭說:「我想要來給你。」

    我獃滯了兩秒,快要承受不住這突如而來的溫情,臭戊戌,哪裡傻了?明明這麼會和我打感情牌。

    「要用人民幣去買,不能問別人要。」我給了他一張十塊錢說:「買完記得要找錢,你去吧。」

    他拿著錢,蹦蹦跳跳的真像個白痴,或許我該把這一刻保留下來,等到哪天他恢復記憶了之後,回味他現在的樣子。

    我舉起手機,按下快門的那一刻戊戌突然轉過身來,明亮的燈光打在他的身上,他一手拿著棉花糖,一手小心翼翼的擋在棉花糖前面,生怕風吹走了。

    照片里,他是這麼的天真與爛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