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03.像個小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03.像個小孩字體大小: A+
     

    無論我怎麼說,他還是沒有鬆開,雖然不太疼,但這樣的姿勢實在是太曖昧了,在我離開的時候,他不是還一副死樣子嗎,怎麼這會兒又開始活蹦亂跳了?而且現在這樣也完全不是他的作風啊。

    「戊戌,你聽到沒有,鬆開我。」

    我又說了一遍,他卻把我的話當作耳旁風,仍然輕輕啃咬,不肯鬆口。

    「痛死了!」我大喝一聲,他終於停了下來,不繼續在我的肩膀上磨牙,他抬頭,漆黑的眼睛裡帶著點琥珀色,他莞爾一笑,帶著撒嬌的聲音對我說:「寶寶,親親。」

    他嘟起嘴巴,閉起眼睛,一副等待我的吻的樣子,可是他並沒有等到我的吻,而是等到了我的巴掌。

    他猛地睜開眼睛,捂著被我扇了的半邊臉,一副委屈的模樣,我瞪著他,不樂意的說:「你以為你是水仙花啊,在那給我裝蒜!」

    他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問我:「水仙花?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說完,他又屁顛屁顛的想要往我身上湊。

    「別過來。」我立馬出聲阻止,他頓下了腳步,狹長的丹鳳眼,滴溜溜的瞅著我。

    不,面前的這個人不是戊戌,就算是人格分裂,也不會分裂的這麼徹底,完全就是兩個人。

    從我出去到現在,他完全變了,難道是因為陽光的暴晒使他失憶,或者是回到了我喚醒他之前的那個狀態?難道一切還要重來么,同樣的的事,我再也不想經歷第二次了。

    我拿出廚房裡的刀問他:「這是什麼。」

    他抱著枕頭瑟縮在牆角,我前進一步,他就後退一步,那模樣,特別的無助,他盯著我的刀刃,痛苦的甩著頭,嘴裡念叨著:「痛…痛,會流血,血,都是血…」

    看來,他確實是失去了記憶,還喪失了部分的語言能力。

    但有些東西是存在於記憶深處的,當我把刀放在他的面前時,喚起了他的記憶,他的記憶只是一些殘存的片段,所以他只能字不成句的去描述。

    正在我思考間,他猛地向我沖了過來,一把打掉了我手裡的刀,用力的吹著我的手掌,急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痛,吹吹就不痛了,吹吹…"

    我在想,會不會是戊戌的智力停在了他五六歲的時候,他對我吹傷口的這個舉動,不就是從他媽媽那裡學來的嗎。

    每種說法都成立,唯一確定的是,戊戌他不再是以前的戊戌了,他忘記了一切,卻在見到我的那一剎那朝我飛奔過來,親昵的抱著我,現在,又克服自己的恐懼,將我手裡的刀給打掉。

    我看著他認真的模樣,只覺得心底微酸,不自覺的摸上了他的頭髮,說話的聲音也像哄小孩一樣:「好了,我不痛。」

    他閉上了眼睛,享受著我的撫摸,他微笑,說:「寶寶,你的手好軟啊。」

    「不要叫我寶寶,噁心死了。」

    剛才開門的時候,差點被他一聲寶寶給嚇死,難道他的媽媽在他小時候就叫他寶寶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戊戌的童年應該過的很開心吧。

    可是在一個有愛的家庭里,是不會成長出戊戌這樣的性格的。

    他沒有安全感,極度的缺乏,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我試探?

    如果他在我第一次難過的時候就告訴我,他對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激發我,那麼我想,這樣的激發是不會奏效的。

    戊戌,如果你喜歡我的話,為什麼不能永遠陪在我的身邊保護我呢,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激發我的潛能呢,我們明明可以快樂的在一起,明明可以沒有這麼多的枝節,為什麼要徒增煩惱?你是對自己沒把握嗎?

    沒辦法保證,保證你永遠陪在我的身邊。

    「那我叫你什麼?」戊戌頗有些稚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把我從混沌的漩渦里拉扯了出來,我看著面前的戊戌,如釋重負,或許現在的情況會是個更好的狀態呢。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現在的我們,回到了我們最初見面的模樣,這是許許多多的痴男怨女,都求不來的。

    這何嘗不是一個機會,一個認清他,而懂自己的機會。

    「你叫我宋瑤吧,這是我的名字。」

    他想了想,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要,好難聽的名字,我就要叫你寶寶。」

    「你要是叫我寶寶,我就叫你噓噓。」我不服氣的說,第一次確實把戊戌(wùxū)的名字聽成了噓噓嘛,只不過後來見他如此的凶,不敢叫他噓噓。

    但現在不一樣了,面前這個戊戌,完全沒有殺傷力,乖巧的像只寵物狗。

    「噓噓。」我叫了他一聲,見他臉色有些不對,我故意惡作劇的又叫了一聲:「噓噓。」

    他緊緊的抱住了枕頭,面色一囧的說:「寶寶,我想撒尿。」

    一句話,把我雷的外焦里嫩,我說戊戌,你好歹也是個大將軍,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沒水平。

    我糾正他說:「這叫想去洗手間,懂了嗎?」

    他點點頭。

    「那你再跟我說一遍。」

    「寶寶,我想撒尿。」

    我完敗,拉著他的大手,把他拉進了洗手間,掀起了馬桶圈說:「小便的時候要把這個掀起來,別給我弄的到處都是,聽見了嗎。」

    我背對著他說:「上完以後叫我,叫我的時候拿枕頭把你自己擋著。」

    一面對他,我還是不可遏制的面部羞熱,畢竟面前這個死殭屍,是我有過肌膚之親的人。

    張愛玲說,通往女人心的是陰道,我覺得這話一點也不假,我愛他,所以樂於被他的佔有,在那一刻之後,我的身與心都交付給了他。如果讓我跟一個不愛的男人上床,我相信比死了還要難受。

    「寶寶,我尿不出來,你給我唱支歌吧。」

    我倒是一點也不拘謹,他讓我唱,我就立馬開唱:「唱山歌,這邊唱來那邊和,吼哦~那邊和。」

    「唔,我不想尿了。」

    他轉身就走,神色彆扭,我笑的快要岔氣,笑了一會兒之後轉過身準備把馬桶蓋上,剛一低頭,笑容就僵在了臉上,白色的馬桶里竟然有幾點鮮紅的血。

    男的,殭屍,也會來月經?!

    或者,這就是他所謂的尿液?

    也對,他食的是血,所以排泄出來的也是血液吧。我如是想著,沒太當回事。

    我去衣櫃里給他翻找出來了一套居家服,不過是我的尺碼,房子是我租來的,所以裡面沒有多少衣服,連我的都很少,更別說男性的服裝了。

    戊戌鑽進我的被子里,兩隻手抓著被子,一副貞操失守的模樣瞅著我。

    「你知不知道羞啊,光著身子跑來跑去的,以後要穿衣服知道嗎,你先拿著這個穿著,對了,你身上穿的衣服去哪了?」

    他怯生生的指了一下地上,看著滿屋子的碎片,我頓時火冒三丈,恨不得把他也給撕成碎片。

    我拿著掃把,還有撮箕給他演示:「看到我的樣子沒有,就像我這麼做,把你造的垃圾都給我收拾乾淨,要不然我就把你趕出去。」

    他一聽趕出去三個字立馬從被窩裡鑽了出來,過來那我的掃把。

    「喂,把衣服給我穿上!」我忙轉頭。

    他愣了一下,扯過被子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用手指戳我的肩胛骨,帶著歉意說:「寶寶,不生氣。」

    聽他這麼說,我的怒氣一瞬間就煙消雲散了,反而覺得自己不該對他這麼凶,戊戌,你是真的忘記一切了,還是在演戲…

    「我沒生氣,我去給你買衣服。」

    他一下子從背後抱住了我,下巴頂著我的肩膀,囁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不要走。」

    我拉開了他的手,好笑的說:「我不走,我只是去給你買衣服,你在這兒乖乖等著。」我從包里拿出血袋,交給他說:「餓了就喝這個,知道了嗎。」

    他像狗皮膏藥一樣,又走了過來,把我抱的很緊,重複到:「不要走。」

    「你聽話好不好,我馬上就回來。」一米八幾的大個,此時卻跟個小孩一樣粘在我懷裡,害的我母性泛濫,不忍責備。

    「那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我立馬出聲拒絕:「天還沒黑呢,你不想活了!」

    可是他沒有聽我的話,而是趁我鎖門的時候把門推開沖了出來,在被樓道里的陽光曬到之後,又猛地縮了回去,站在門口可憐兮兮的看著我。

    他穿著我的睡衣,胳膊還有腿有一大截露在外面,模樣滑稽,我卻笑不出來。

    「我真的一會兒就回來。」他見我要走,又跟過來,特別執著。他剛剛才大傷元氣,如果現在再被陽光傷害,很有可能就恢復不過來了。

    我無奈,將這頭倔驢推了回去,鬱悶的說:「你說吧,我要怎樣你才肯乖乖在這兒等我,不要亂跑。」

    他閉上眼睛,睫毛濃密而纖長:「親親。」

    我怔了一下說,親就親,忽略他厥起來的嘴,輕輕的在他臉頰上啄了一下便跑了,邊跑邊說:「噓噓,乖乖等我。」

    我下了樓,走在小區里的小路上,儘管看不見,但我能感覺的到,戊戌修長而筆直的身軀定定的站在窗帘的後面,不斷張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