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99.莫名的一頓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99.莫名的一頓飯字體大小: A+
     

    「郭隊,你這話說的我聽不懂了,鑰匙扣和我鑰匙上的掛飾匹配,沒什麼好稀奇的,畢竟我又不是買的什麼限量款。」

    他深意的笑,對我說:「沒什麼,我就是怕車裡的氣氛太尷尬,想逗逗你,你不是問我為什麼相信有鬼了嗎?我在回答你,而且,只要試試這把鑰匙能開哪把鎖,兇手是誰就顯然易見了。」

    對啊,只要試試鑰匙能開哪把鎖,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我試探的問:「那你們搜查兇手的工作展開了么,或者有沒有線索。」

    「咿?宋小姐,你怎麼突然提起興趣了,我見你神色中一直帶著慌張,還以為你沒聽進去我的話呢。」

    「怎麼會,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傾聽,因為您是陌生人,所以我比較拘謹罷了。」

    他平穩的將車子轉彎,不太客氣的對我說:「宋小姐,如果不是陳先生你將會有很多麻煩。」

    聽到這句話,我就不樂意了,一反之前唯唯諾諾的樣子,語氣不善的對他說:「沒錯,我確實昨天晚上出現在那裡,但我也是受害者,我被人綁架了,只不過我沒有報警而已。」

    「所以你有足夠的動機,你所在的廳因為隱私沒有安裝攝像機,但是在場的杜小姐以及其他的人都說你徒手撕開了鐵籠。」

    「警察先生,請你不要把工作和生活摻在一起,不是每個人都是犯罪嫌疑人,你這樣的胡亂猜忌讓我現在很不愉快,如果你說我有嫌疑,就拿出證據。

    「所以我說了,如果不是跟你在一起的陳琰,你現在會很麻煩。」

    我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之後,看向窗外,不再和他說話。

    和陳琰有什麼關係,他這麼做,我是不會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在幫我。

    車子停在了『醉仙樓』的門口,這一次,我是真的不淡定了,市裡就沒有其他高檔有名的大飯店了嗎,為什麼回回都要來『醉仙樓』,如今這件飯店已被我標註為最厭惡的地方之一,回想起來,沒有一件事情是愉快的,唯獨那盤火焰蝦,讓我多少有些欣慰。

    「你們為什麼都喜歡來這裡。」

    「環境好,味道好,人多,生意好,生意越好的地方越吸引人,地理位置也方便。」

    「就這樣?沒有什麼特別的?」

    見他點了點頭,我便沒問什麼,跟疑心病犯了似得,左瞅右瞅,想知道為什麼這家飯店這麼受人喜愛,為什麼回回都門庭若市。

    我們來到了商務區,看來他們今天是要準備商量一些事情,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帶上我這個無關緊要的人。

    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我頭都大了,房間里似乎坐滿了有錢人,一個個肥頭大耳,富得流油,在這群人間,有一個人格外的醒目,就是戊戌!

    他穿著煙灰色雞心領的羊毛衫,好看的鎖骨若隱若現,他不算瘦,但鎖骨卻很分明,身材尤其好,薄薄的羊毛衫貼在身體上,有淡淡的肌肉溝壑,極具誘惑。

    但是很快我就收回了目光,低下了頭,其中男人笑著說:「來,過來美女,早就給你在徐總身邊留好了位置。」

    這個被稱作徐總的人長相不太帥氣,但卻很有氣質,也算是在一群油頭滿面的人中脫穎而出。

    我落座,大大方方的對他說了一聲你好,他點了一下頭,使了個眼色后,就有人跟我倒酒。

    我拿起酒杯,雲里霧裡的跟徐總喝了一杯酒。

    不知道戊戌今天為什麼要叫我來,我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坐在這裡呢。

    徐總似乎是有些醉了,左手放在桌子底下來回的摸我的大腿,我躲了一下,他扭頭看了我一眼,眼神似乎有些疑惑。

    難道說……他把我當成三陪了!

    我怒視著戊戌,只見他和徐總有說有笑的,徐總是個香港人,說話有些不清楚。

    「對了徐總,你之前說你的父親曾傳給你一個難得的寶白,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福分親眼目睹一下。」

    我心下覺得奇怪,之前看戊戌的棺材底下的石碑上不是寫的他是一個將軍嗎,還有什麼東西值得他覺得是寶貝?

    「這又不是什麼大事,有什麼不能看的。」

    徐總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小盒打開,裡面嵌著一塊大小相思的玉石,玉石是白色的,白的通透,類似於羊脂玉般溫潤的光澤,讓人很想摸一下。

    我不由得抬頭看戊戌,只見他的眼神比看這塊玉之前更加冰冷了幾分。

    「這塊玉,叫做玉塞,是古人用來防止屍氣泄漏,而塞到死人肛門裡的玉,你們可別覺得噁心,這快玉我化驗了一下,上面一點細菌都沒有,更特別的是,這快玉是從一個千年不腐的女屍身體上取出的。」

    「徐總,這再特殊也只是一塊玉啊,恕我愚昧,不知道它珍貴在哪裡,值得你這走哪都帶著。」

    徐總笑而不語,一副你們不知道妙在哪裡的架勢。

    「不知道這玉跟徐總有什麼樣的淵源?」

    徐總接到:「家父的一個很要好的朋友送的,在香港是一個很有威望的老先生。」

    徐總打算結束這個話題,戊戌也識相的不再提,我不知戊戌把我叫過來是什麼意思,但我真的是呆不下去了,飯菜吃起來也味同嚼蠟。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

    我的外套在椅背上,如果再去穿就太明顯了,只能提著小包,去了洗手間,上完廁所準備撤的時候,我猶豫了,我不知道那把鑰匙是不是戊戌的,但鑰匙的外形和我鑰匙的外形如出一轍,更何況,會出現在那個地方。

    對了,那天晚上的時候,戊戌給我開門的時候是用的我的鑰匙。

    鑰匙上怎麼會掛一個和我的掛件配套的小熊嗎,難道,是戊戌買的嗎?

    如果戊戌的身份被曝光,我會不會也會受到影響,我到底,要不要幫他呢……

    算了,幫人也是幫自己吧。

    我收拾好之後,坦然的再次入座,從表面上什麼也看不出,誰知我內心糾結了多久。

    戊戌在見到我的那一刻,兩眼一下迸發出神采,似乎是根本沒想到我會回來一般,他是故意的嗎,故意按兵不動,等我乖乖落網。

    吃完飯之後,我們去十層蹦迪,幾個老男人興緻很高,大概是想趁這個機會多揩幾把油。

    那個徐總拉著我不放,我說我不想跳,他卻絲毫不把我的話聽在耳朵里,反而看我的眼神還有意思的不屑,隨著巨大的低音炮噗噗的震動,徐總的兩隻手抓住我的髖,和我的左右搖晃,蹦迪都是這麼蹦的,我只是覺得有點不自在,畢竟是一個陌生男人的手。

    跳了一會兒,他就有些不老實了,手開始在我的胯部摩挲,抓著我,正要往我身上靠時,我給躲開了。

    這一躲躲得很巧妙,不僅脫開了徐總的束縛,還扭到了郭隊的旁邊,為了拿出他口袋的鑰匙,我必須要和他貼著身跳。

    「郭隊,你知道陳琰為什麼今天為什麼要把我帶去么?」

    他冷笑一聲說:「這你都沒看出來,當然是為瞭然徐總滿意。」

    我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心情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可既然都到這一步了,沒有後退的道理。

    我莞爾的笑,儘可能的風情:「可我覺得你比徐總要優秀許多呢。」

    「宋小姐,你是不是和陳琰沒有關係。」

    我咬著嘴唇,彎起眼睛,說:「是呢,要不他怎麼會把我叫來陪酒呢,我現在頭很痛,好想有人給揉揉。」

    我不敢想的太深,怕換來更多的羞辱。

    郭隊沒有說話,只是沉著一雙眼睛看我,我的柔手想水蛇一樣遊走在他的腰肢上,媚眼如絲。

    他也有些沉不住氣了,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

    「你弄疼我了。」我皺著眉頭說,他緩緩的放了手。

    正經如他,也抵擋不了延綿不絕的勾引,我趁他迷糊,將手伸在了他的褲兜里,摸了兩下,驀的睜大眼睛。

    他直視我,諷刺的露出一個笑容后,說:「找不到吧。」

    我如同小偷被抓了個現行,呆愣在原地。

    他繼續說:「我知道這把鑰匙並不是你的,可我為你感到可悲,因為你為了一把鑰匙,竟然在我面前這麼的不要臉,而真正的鑰匙主人,犯下了錯,卻讓你一個人去面對,你不覺得自己可悲嗎?」

    對啊,我這不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嗎?戊戌這麼大的本事,一把小小的鑰匙在他的眼裡根本就不算事,看著我如此的倒貼,他或許還會笑著罵我一聲下賤。

    我跑到了逃生樓梯,死死的抓著圍桿,我何苦這樣做,何苦多管閑事。

    樓梯間的門從身後被打開,一對長臂毫無預兆的圈住了我的身體,他的下巴頂著我的頭頂,聲音裡帶著醉醺醺的笑意:「宋瑤,你去洗手間時明明可以逃,你為什麼不逃,為什麼還要回來?」

    我正準備回答,他的聲音又再度的穿過來:「你不知道看到你回來的那一刻我有多開心,好像自己從來都沒有這麼開心過、、、」

    「你這裡……是有我的吧。」他的手突然從我的衣服鑽了進去,撩開胸罩,握住了我的右乳:「唔,好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