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98.這跟我沒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98.這跟我沒關係字體大小: A+
     

    「你早就看出她已經死了對不對?」

    他是一隻殭屍,視覺不知比我們平常人靈敏了多少倍,他完全可以在女人掉下樓前接住她,可他卻選擇在我伸出手之後趕了過來。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女人已死,他是不會這麼平靜的。

    他是在測試我嗎?測試我是不是普通人。

    「看到了,在你踩到玻璃前,我也知道你會踩上它。」

    我聞言,心裡的怒氣更深,我寧願他保持沉默,也不願他這麼誠實的說出對我的捉弄!

    他見我眉頭緊皺,緊緊的綳著個臉,沉聲道:「我讓你自己去感受痛,自己去經歷挫折,我不幫助你,並不代表我不關心你,如若你受傷,我會陪著你一起痛。」

    「宋瑤。」他的手掌摸著我的頭髮,輕喚我的名字,他的聲音是如此的富有磁性,彷彿聽一下,耳朵就會愛上他,如同陳酒,散發著醇香。

    他這冰冷中聽不出一絲歡喜的聲音,沉澱了千年。

    「我希望你能成長起來,我不能讓你太幸福,不能讓你沉浸在甜蜜的缸里,不能讓你變得依賴。」

    我看著他,不自覺的微顫,不能讓我太幸福,不能讓我太依賴,這就是他給我的合理解釋嗎,用一句模稜兩可的話,就可以磨滅他對我所做的一切嗎。

    為什麼要叫女人傻女人,是因為女人真的傻嗎,不,她只是因為愛你,而無條件的相信你。

    只是這些看起來充滿苦心的話,對我已經不適用了!

    「只有自己給自己的東西才是永恆的,你懂我的話嗎?」他的手握在我的肩頭,慢慢收緊。

    我怒視著他,以嘲笑的口吻說道:「我懂,我當然懂,你死之前是誨人不倦的老師嗎,這麼喜歡跟別人講道理,你又不是我爸,還輪不到你這麼費心費力的教我這些!」

    戊戌似乎變了許多,在杜梓霜罵他是狗的時候都一臉淡然的他,現在眼裡竟騰升起怒氣。用力的一推,就把我推在了鐵欄杆上。

    他氣得銀牙暗咬,語氣兇巴巴的:「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陪不了你一輩子!」

    他眉頭鎖的死死,眉間的山峰緊緊的擰在了一起,他總是鎖著眉頭,像是有很多心事。

    「那你有沒有想過,沒有你,我會過得更好,你是個殭屍,請你安守本分,不要管我過得好壞。」

    我正準備走,觀察完現場的郭隊,叫住了我:「小姐,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戊戌什麼也沒說,甚至連看我都沒有看一眼,便和警車擦身而過,他的手插在褲子口袋裡,西裝筆挺,神色淡淡,油然升起一股子孤傲寡情的氣質。

    秋風吹起了他的頭髮,來往的異性不斷的回頭,他卻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的皮膚比之前要鬆弛,我疑惑的往下看,只見他的腿還在不停的流血。

    我放在車窗上的手,不可抑制的顫抖,心臟如同被放進了攪拌機里,來回的攪拌。

    如果你受傷了,我會陪著你一起痛……

    我抱著膝蓋,沒由來的嚎啕大哭,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哭得肩膀顫動,喉頭抽噎。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愛上一隻殭屍,可它確實潛移默化的發生了,在我的身體里盤根錯節,不時的扯著我會痛的神經。

    愛情本應該是美好的,幸福的,我愛錯了對象,所以遭受著痛的洗禮。

    我愛上了他,早在他的牙齒徘徊在我的脖子上卻又隱忍收回的那一刻,我便愛上了他!

    這種愛還沒有到讓我到奮不顧身的地步,所以我才會在我還擁有的理智時,儘可能的制止。

    坐在我旁邊的警察看我哭得稀里嘩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老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對我說:「小姐,你別哭了,我們只是找你問一些事情。」

    看他眉宇間一副未沉澱的樣子,大概就是那個剛來的吧。

    沒想到他辦案的時候聽粗魯,面對異性的時候,竟收斂了身上的戾氣。

    而戊戌呢?他可以對任何一個人溫柔,好脾氣,唯獨對我不行。

    自從來到警局,已經等了三個小時。

    郭隊一臉嚴肅的再一遍問我:「你是說你屍體自己爬上了陽台?」

    他可能覺得我的說法荒唐,是在刻意逃避。

    「對,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但是我被玻璃扎到的時候往六樓看了一下,我能確定當時沒有人,死者的屍體,在我低頭的再抬頭的一瞬間就出現在了陽台上,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玻璃?」

    「對,我確實被玻璃扎到了。」

    我把腳從他們給的拖鞋裡取出,亮出了腳底板.

    審問間里的幾個警察面面相覷,最後還是這個郭隊開口了:「宋小姐,你肯能出現了幻覺。」

    「法醫鑒定死亡時間的結果已經出來了,死者死於七天前,所以不可能自己出現在陽台的外面。死者的屍體被繩索掛在陽台處,路上的人如果抬頭,只會看見有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女人站在那裡,這一點我們跟附近的居民證實過了。」

    我絲毫沒有把他的話聽進耳朵里,心裡蕩漾著怪異的感覺,傷口呢?我明明被玻璃紮上了,為什麼現在沒有傷口了。

    完了!

    我不會真的變殭屍了吧!

    可是沒有理由啊,如果我變成了殭屍怎麼還能出現在陽光下了,戊戌也說了,我如果要變成殭屍,必須要喝下他的血,必須是喝下,但我從來沒喝過他的血!

    我的心裏面有無數個小人在打鼓,說不出的詭異。

    「所以,我們確定你剛剛說的那段話,是你的幻覺,宋小姐,這件案件不是普通的案件,希望你能夠配合我們警方,提供給我們更多正確的線索,而不是混淆。」

    「還有,關於今天早上的案子——」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別問了。」我急忙出聲拒絕,不想再回憶起任何一個細節,本以為他會繼續糾纏下去,沒想到他卻說:「好,那等你想說的時候,我們再談。」

    我正疑惑,只見他對旁邊兩個警察說:「你們多留意,我晚上有事,要出去一趟。」

    我鬆了一口氣,被壓迫的神經得以鬆弛,卻在他下一句話冒出的瞬間,瓦解。

    「陳先生說晚上大家一起吃飯,讓我帶上你。」

    「你認識他?」

    「如果不是看在陳先生的面子上,今天我是不會這麼容易放你走的,我總感覺,你會是個重要的突破口。」

    「不用,你不用在找我問些什麼,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撞鬼了,其他的,我一概不知,再過幾天我會搬出那個房子,這幾天就先暫住在酒店裡。」

    他有些好奇:「你說你撞鬼了,介不介意向我說明一下具體的情況。」

    「我說了你會相信?」

    「之前不信,但是經過昨晚的一件事,我信了。」

    昨晚,對我來說真是個敏感的時間點……

    我沒有問他昨晚發生了什麼,他卻自己主動向我說了起來:「昨天晚上市裡的一個有名的情色服務場所裡面出了命案,死者的父親是個頗有權威的官,所以讓我們警方把這件事情壓制下來,不要聲張,加上事情確實詭異,所以沒有被曝光,以免人心惶惶。我們把監控調了出來,可以說是無死角監控,但仍未發現犯罪嫌疑人的影子。」

    難道,他因為沒有看到犯罪嫌疑人,所以就覺得這是鬼做的?

    他接著說:「死者的脖子上的大動脈處有兩個血窟窿,就像是野獸所為,現場沒有任何的打鬥痕迹,死者雖被咬穿了大動脈,卻沒有一滴血被滋出,全部凝固在了屍體里,當時,一個新來的協警開玩笑說是殭屍乾的。」

    他話音一落,我故作荒唐的笑出聲:「殭屍?哈哈,他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

    「我也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但法醫鑒定的結果無非給了我當頭一棒,根據肌肉的破壞方式,紋理,還有走向,法醫得出這根本不是有利器所傷,而是類似於老虎,狼的牙齒造成的傷口。」

    我一直在控制自己,控制自己不要在這個郭隊面前露出破綻,一個警察,一個本該守口如瓶的警察,卻將他口中不能曝光的事件一字不差的敘述給我,還不詭異嗎……

    而且他,一直都在用眼角的餘光打量著我。

    他大概三十歲,身體因常年的鍛煉而顯得很結實,但眼神卻十分的無精打采,感覺整個人特別的倦怠,要不是他的職業,我真會把他當作一個病入膏肓的癮君子。

    我故意打趣道:「警察先生,你們不是一向的守口如瓶嗎?」

    他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揚起了一個笑容:「百密而一疏,我們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一樣東西,當時詫異了我們所有人。」

    「為什麼?」我話趕話的問道。

    「因為這件東西,偏女性化。」

    我抖了一下,神色不可避免的怪異。

    他從褲兜里拿出一個密封袋,裡面裝著一把鑰匙,鑰匙上拴著一個金屬小熊,在看清楚這一切的瞬間,我的瞳孔彷彿縮成了一條縫!

    「我觀察了你的鑰匙,你要是上的掛件,和這個鑰匙上的掛件,剛好配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