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97.原來殭屍還有級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97.原來殭屍還有級別!字體大小: A+
     

    「沒事了嗎?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說我膽小也好,說我逃避也好,我只想離開,走到看不見他的地方去,我要被這複雜而矯情的感情給折磨瘋了!

    是喜歡嗎?

    如果不是喜歡,我為什麼會怕他呢,為什麼在面對他的時候,不由自主的膽怯。

    現在的他已經可以出現在陰天里,還須多久,他會變到我無法想象的強大。

    墜子掛在脖子上的那一刻,我整個人竟輕鬆了許多,貌似所有的負能量都被吸進了這塊玉石里,可真是神奇。

    大概思想里還是有那麼一種想法,覺得自己沒吃什麼虧,於是,也就沒摘下來。

    我邁動腳步準備往前走,卻怎麼也挪動不了步子,我回頭,怒視著戊戌,他神色淡淡,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你是不是把我定住了!」

    他微微聳肩,一副我什麼都沒做的姿態,

    我正準備發作,一個帶著黃色頭盔的工人向我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帶著責備的語氣說:「哎呀,這地上我塗了AB膠啦,旁邊不是貼黃線了嗎,你們怎麼還是給踩上啦,我看你們也沒戴眼鏡嘛,又不是近視眼啦,我不過是上了個廁所的嘛……」

    那個工人還是在絮絮叨叨的說,跟在說天書似得,戊戌皺了下眉頭,二話不說直接把我攔腰抱了起來,他的胳膊很有力,抱著我就像抱著個枕頭一樣。

    帶著黃色小頭盔的中年男人見狀,攤開手掌,兩片大嘴唇上下翻飛:「我話還沒說完的嘛,你們就連鞋都不要啦,你們說走就走啦,留著個給我收拾呀……」

    他絮絮叨叨的,小眼睛翻著白眼瞅著我倆,嘴巴一刻都不停歇。

    我們走遠了之後,他還在那裡跟空氣講話,模樣很逗樂,我一沒忍住,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戊戌見我笑,自己也慢慢的喜上眉梢。

    我見狀,立馬閉了嘴,跟他不冷不熱的說:「你放我下來吧,我自己可以走。」

    我話音一落,他就冷不丁的把我放到了地上,我的腳板瞌上了涼涼的柏油路,格外的疼。

    「你——」我剛說了一個你字,就氣的說不出話了,氣鼓鼓的一個人往前走,走了十來米才反應過來自己走錯了路,我明明應該回去上班才對。

    可是現在要原路返回嗎?戊戌就在身後,我要是返回的話,一定會再次經過他身邊,太丟人了!

    我光著腳丫,在不太乾淨的人行道上一昧向前的走著,人行道由一塊一塊長方形的吸水磚鋪成,走起路來,硌的腳疼,跟踩在指壓板上似得。

    身邊的行人紛紛側目而視,可能以為我在玩什麼,腳疼了,心就不會疼了的非主流式傷感。

    就在我迴避別人目光的時候,一沒注意,腳底踩了個玻璃茬子,我疼的一弓身,差點整個重心偏移,直直的撲向那一堆的碎玻璃,我抬頭望了望,果然看見人行道左面的小區,六樓有一家開著的窗子上沒有玻璃。

    幸好這玻璃只是掉在了地上,沒有插進路過的人的身體里!

    這時候,六樓的窗台上突然站了一個女人,她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連指甲都塗抹的鮮紅。

    小區和人行道之間有一扇圍欄,圍欄上面伸著箭頭形狀的鐵板,大概是因為規劃問題,女人家的這棟樓幾乎和圍欄挨在了一起。

    她的頭垂著,整個身體都踩在狹窄的外窗檯沿,此時如果她跳了下來,只會出現兩種情況,要麼摔死在人行道上,暈開一灘血,要麼……被圍欄上的箭頭刺穿身體。

    附近的人像是約定好一般,都紛紛仰頭,那一刻我竟不自覺的感到鋒芒在背,一句不要跳還沒說的出口,女人就直直的倒了下來,當時我還正因為疼痛,身子半蜷著。

    我也不知道自己反應力何時變得這麼快,幾乎是在一瞬間,我就調整好了位置,伸開了雙臂。

    我的大腦迅速運轉,告訴自己的身體,在接住女人那一瞬間我要蹲下,在地上打滾。

    然而事實是,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不能夠支配自己的行為,我就這麼直直的伸出手臂接住了她!

    圍觀的人群突然都發出了驚呼聲,紛紛倒抽一口涼氣,我這才從震驚中緩和過來,竟看到戊戌單膝著地,一雙手已經伸在了我的手下,準備接住我的手。

    大概是因為動作過猛,他膝蓋處的褲子被嘶了一個大大的口子,碎玻璃理所當然的扎了進去。

    我想我此刻的臉色一定是煞白煞白的,因為我能感覺到有不斷地冷汗從我的臉上,滑到我的脖子里。

    戊戌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一臉慍怒的看著我,在伸出手那一刻,我曾擔心過我的雙臂會粉碎性骨折,因為那一刻,我不曾想過我的手臂下還會有一雙手,還會有一雙接住我的手、、、

    可是我接住了這個女人……是可怕的事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時,我怎麼會一動不動的接住了她,並且沒有感到任何疼痛!

    天色愈加的陰沉,我的眼睛跟正常人變得沒有太大的差別,在光線不太明亮的光線里,不再像之前在十六樓房間里那樣清晰。

    好奇心重的人慢慢向我和戊戌身邊靠近,先是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接著就是一聲:「媽呀!活見鬼啊!」

    一個人往後退,一群人立馬嚇得跟著後退,一片嘩然。

    我不明所以的往手中看去,只覺得一瞬間,心肝肺都被扯了出來,這哪裡是人,分明就是一個死了很久的屍體!

    她穿著一身的紅色衣服,失去彈性的嘴唇也染著鮮紅色的唇膏,整張臉蒼白的就像畫出來的白紙人,我這麼一抱,從她鬆弛發臭的皮膚里擠出了不少黃色的屍水,一瞬間,臭氣熏天,所有人掩住了口鼻像躲瘟疫似得遠遠躲開。

    可人就是這樣一邊想要置身事外,一邊又害怕自己錯過了什麼好東西,所以他們遠遠地躲開,卻勾著頭看。

    如同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我觸電一般的把她丟在了地上,她脖子一歪,兩眼猛地張開,露出白色的眼球。她的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身上滿是屍斑。

    眾人再也無法因為好奇而忍受這種恐懼了,尖叫著、罵罵咧咧著一鬨而散,只有幾個少數維持鎮靜的人報了警。

    「最近怪事怎麼這麼多,」其中一個男人說道。

    「可不是嗎,我那小妹兒估計小說看多了,非說她晚上看到了一個白頭髮,長著尖牙的怪物,結果你知道她說啥?」

    「說什麼?」另一個人不太在乎的問道,顯然把小孩子的話不當真。

    「她非拉著我,一本正經的跟我說,說她碰到中國的吸血鬼了,說什麼比那個什麼暮光之城裡面的吸血鬼長得帥多了,還說她要經常一個人在夜裡走動走動,說不定那個吸血鬼就會把她抓走,抓到城堡里去,我真是懶得搭理她。」

    另一個男人譏笑道:「外國的吸血鬼不就是中國的殭屍嗎,殭屍能有長得帥的嗎,你讓你妹看看英叔的電影吧,破滅一下她過分美好的幻想。」

    「你說殭屍牛逼還是吸血鬼牛逼。」

    「我靠,當然殭屍了,尤其是戰鬥級的殭屍,那叫一個吊,刀槍不入,遇神殺神,遇鬼殺鬼,吸血鬼在他面前就是一隻會倒掛金鉤的吸血蝙蝠。」

    聽到這我緊張的心情有點緩和,輕鬆了起來,還有些想笑,玻璃渣都扎到他的身體里去了,怎麼可能刀槍不入。

    這兩個男人肯定是遊戲玩多了,看看戊戌,一點也沒這麼厲害,人家吸血鬼可以飛來飛去,他能幹什麼?難道在玩著卧薪嘗膽的高超遊戲。

    「你丫的說的是旱魃吧,我告訴你,飛僵的皮膚還是抵擋不了刀槍,只不過跟吸血鬼一樣會自動癒合,飛僵也挺弱的,就是能跳個高點的樹而已,不可能跟鳥一樣的飛。比飛僵還弱的跳僵,黑毛僵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哎?那有沒有比旱魃還厲害的?」

    「犼。」

    兩個男人岔開了話題,而我卻無法從他們的話題中掙脫出來,黑毛僵……我打開戊戌棺材時,不正是飛出許多黑毛!而跳僵,我喚醒戊戌時,他就已經處在這個階段了……

    那麼,飛僵……

    在封門村戊戌變成銀髮獠牙的樣子時,不就是跳到了好幾米高的樹上!

    他現在的皮膚並沒有到達銅牆鐵壁的地步,確實如同那個男人所說會自動癒合,是不是代表著,他正在向旱魃過度!

    我以為殭屍就只是殭屍而已,沒想到他們還會有等級之分,那麼,隱夜他現在是屬於哪個階段呢?會不會他們修鍊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想要顛覆世界都輕而易舉!

    從跳僵到飛僵,戊戌他進化的過程,會不會太快了……

    警笛嗚嗚嗚的四處鳴起,打亂了我的臆測。

    車門被拉開,先下車的竟是我今天早上見到的郭隊,兩起詭異事件相繼發生,同一個當事人,迫使郭隊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了幾番。

    我身上沾著腐臭的液體,腳底還扎著玻璃,模樣極其的狼狽。

    這時戊戌搭過一隻胳膊,順手將我攬在了懷裡,郭隊神色微恙,匆匆的掃了一眼戊戌之後就去查看現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