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94.身旁的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94.身旁的他字體大小: A+
     

    我停了一下腳步,對他說:「每個人都是有潛能的,在危急關頭會被激發出來,我並沒有顯露非人類特徵,不信,明天我一定可以站在太陽下。」

    「潛能是要被激發的,虧你知道。」他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信步走了上來,站到我的身後,我被嚇到了,而他只是拿著拴著小熊的鑰匙串,將門打開之後,說:「鑰匙都不要了嗎。」

    我接過鑰匙,看著手裡的小熊有些悵然若失,感嘆時間過得真快,這是我十八歲時送給自己的禮物,小熊其實是有兩個的,另一個更大一些,我手裡的這個剛好可以嵌在大熊里,本來是準備把大熊送給我未來的男朋友的,卻在和禹思瀚交往前給弄丟了。

    戊戌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坐過山車,一下子衝到頂峰,一下子跌入谷底……

    在我滿心歡喜想要擁抱他的時候,他會狠狠地甩我一巴掌,在我恨他恨的咬牙切齒時,他又會給我細緻的溫暖。

    我受不了這種細緻的溫暖,就像是溫水煮青蛙,等到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無法逃脫。

    最終,我還是關上了門,將一言不發的戊戌阻擋在了門外,人的一生會遇見許多的人,誰都不會是誰的唯一,更何況,他跟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幾年之後,我會年華老去,而他,永遠都會是現在的這般樣子。

    在還沒有深入骨髓的時候,早早放棄,對我和他而言,將會是最好的選擇。

    我不知道你愛不愛我,但我可以……不愛你。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海里一直不斷地回放著戊戌的話,他說,在沒有得到我肯定的答覆之前,他是不會放棄他所經營的一切……

    他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對他說出我喜歡他,一定要讓我對他做出承諾,是要將我顯現的更加可悲,還是給我一輪一輪更深的折磨?

    我知道我有些鑽牛角尖,我承認我心裡開始變得有些扭曲,這一切,都是在戊戌的反反覆復下成長起來的。

    我越來越沒有安全感,對待感情這件事越來越謹慎,我一直不斷地猜想,猜想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一直在害怕,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現在這種糟糕的情況,就像是被混亂的棋盤,要麼放棄,要麼,重下一盤棋。

    迷迷糊糊之中,我便睡著了,夢裡又出現了那個大哥,夢到他一直趴在貓眼上偷窺我,我一下子驚醒,睜開了眼睛看著白色的天花板,隱夜說了,房間里有確實十幾具女屍。

    我想等到天亮了再報警,至少人在白天時恐懼會少些,不知道這個事件爆出之後,會不會人去樓空。

    正準備閉上眼睡覺,突然又想到隔壁大哥的一句話,他說每晚都有一個男人來找我,不知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總感覺有一個人在盯著我看,他的目光直勾勾的,一瞬都不停。

    我有些害怕,突然不敢睜眼了,於是就開始催眠自己,強迫自己入睡,奈何怎麼也睡不著,終於等到意識漸漸模糊之後,卻傳來了腳步聲。

    那人走到我的床邊,掀開了我的被子,直挺挺的躺在我身邊,一絲的氣息都沒有。

    他離我很遠,像是怕把我凍醒,即使這樣,我還是感受到了那微微襲來的寒氣,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動,這極具標誌性的體溫,讓我一下子便反應過來,身邊的人——是戊戌!

    他突然伸過了手,將我的被角揶了一下,然後大而安定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拍著我的肚子,像媽媽哄小孩一樣,他輕笑一聲說:「又做噩夢了嗎。」

    他將我攬在了懷裡,我立馬裝的呼吸平穩,像睡著了一般。

    「果然,沒有我的擁抱,你睡不安穩。」他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如細細綿綿的針扎進了我的頭皮。

    我心底暗流涌動,表面上卻仍然裝作毫無波瀾,這次,一定是我戲演的最好的一次。

    他的下巴頂著我的頭頂,聲音更加的蠱惑人心,低低呢喃,像是在自言自語:「只有抱著你,我才能安心的閉上眼睛,這種習慣是好是壞,宋瑤,告訴我……」

    我裝作翻身的從他懷抱里鑽了出去,心砰砰砰的跳動,我努力的想去平復,怕心跳聲音太大,被戊戌發現什麼端倪。

    他只是悵然的收手,又恢復直挺挺的樣子。

    我睡著很安穩,終於明白我為什麼夜夜都睡得很安穩,難道,戊戌他真的像對門大哥說的那樣,每晚都來嗎?

    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大亮,我是被人群的吵鬧聲吵醒的,睜開迷濛的眼只覺得房間里有隱約的臭味,往哄鬧的樓下一看,竟然開來了好多警車,有人報警了?

    我連臉都沒洗牙都沒刷就穿著睡衣跑了出去,一開門,撲天的臭氣迎面而來,狹小的樓道里盛滿樓上樓下的住戶,一個二個都帶著口罩。之前一直都沒有察覺,為何一夜之間,臭氣竟散了出來,難道是因為昨天隱夜開了鬼門的緣故?

    「來,來,來都散開一下啊,別妨礙我們的工作。」

    不願下樓的居民都聚集到了上層樓梯上,包括我,我的身前,拉著一條黃色的警衛線,門被開鎖的人『咔噠』一聲擰開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警察拿著槍,側身貼在牆邊,用手勢數了一二三之後,一腳踹開了厚重的門。

    「啊!」

    身後的幾個女人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尖叫,還有的被嚇得乾嘔,而我也好不到哪去,我的臉色慘白,渾身冒著虛汗。

    只見那十幾具被砍了腿的女屍,整整齊齊排列在玄關處,一個接一個,將門口堵得水泄不通。

    她們緊閉著眼睛,身體已經腐爛腫脹,還有白色的蛆、黑色的長蟲在裡面穿動,我捂住了嘴巴,差點吐了出來。

    就在這時,那些身體整整齊齊的倒下,頭在撞到地上的時候直接和脖子脫離,迸濺出黃色惡臭的組織液。

    更恐怖的不在於這,我們知道,如果是因為門被打開,屍體失去了阻力,倒了下來,那它倒得方嚮應該是它原來的運動方向。這些屍體本來是面向著我的放門,現在卻朝著我現在站的方向倒了過來,如同磕頭一般。

    我被嚇得渾身一個激靈,差點也叫了出來。

    警察對這些神神鬼鬼顯然是不相信,所以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運屍車將屍體運走了,警察進到屋內盤查,我能聽到他們的對話,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這種『千里耳』的特異功能,似乎越來越能夠被我運用自如了。

    「郭隊,你看這些照片,女主人都被燒掉了。」

    「這些屍體起碼在這個房間里存放了一個月,味道這麼臭,居民卻在今天才發現,真是太奇怪了。」

    根據說話的語氣,我能分辨出現在應該是郭隊在講話了,他說:「這件惡性案件需要我們高度重視,這些女人死了,卻沒有人報案,看來應該是小姐,孤兒之類的,你們仔仔細細的給我搜索,任何線索都不要放過。」

    「呀,郭隊,這裡有條死狗,好臭啊!」

    「死狗有什麼好怕的,剛剛一開門快把我給嚇死了,你說這兇手也夠變態的,還把死屍整整齊齊的擺在門口。」另一個警察鬱悶的說道。

    「不是擺的。」郭隊說:「是屍體們自己走過去的。」

    「走?沒有腿了還會走?更別說是屍體了。」

    「你怎麼跟郭隊說話的?新來的不懂規矩。」

    「嘶,這狗嘴裡怎麼有節手骨,噗,真他媽的臭!」

    「郭隊,我們都搜過了,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找到了作案工具,一把斧子,在這上面可以照到嫌疑人的質問。」

    郭隊沉默了很久才說:「你們把那廚房門口那盆鐵樹的土翻出來。」

    一陣響動之後,傳來一個充滿驚奇的聲音:「是個人頭!」

    「這個人頭就是女主人,而犯罪嫌疑人,正是她的丈夫。」

    顯然,這些對話只有我聽到了,身後的人群嘈雜不安,等到我回過神之後,才聽到他們的聲音。

    身後的大姐拍著我的肩膀,神秘的問:「姑娘,你就住在對門怎麼沒發現呢,就沒有什麼動靜?」

    大概是因為太恐怖了,該散的已經散的差不多了,只有幾個好奇心重的還留在這勾著頭往房間里看。

    我搖了搖頭,如實回答:「我也嚇了一大跳。」

    本來我不打算上班的,但又不想多浪費這一個月的時間,所以還是決定去上班,這樣下月我辭職的時候,張楚燁至少要給我支付這個月百分之八十的工資,總比閑著好。

    我回了家,膽戰心驚的洗漱,換了衣服,看看自己的臉色,因為驚嚇而變得煞白,這房子我也不想住了,反正沒有太多的傢具,也好搬家。

    回想起昨夜,我的心就砰砰亂跳,我曾趁戊戌睡著的時候,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他就像被太陽照射那樣,安安靜靜的蓋著眼皮,濃密的睫毛纖長而卷翹,他似乎睡得很甜,嘴角有淡淡的笑容。

    可天一亮,昨晚就像是夢一樣,房間里絲毫沒有他存在的痕迹。

    我卻是從不起夜,有時候突然醒過來,也不會多疑的睜開眼皮,大多是翻個身繼續睡覺,所以,我一直都沒有發現他。

    如果不是夢,他是否真的出現在我的每一個夜晚,靜靜的躺在我旁邊,舒展著我因為噩夢而擰起的眉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