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92.劫後餘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92.劫後餘生字體大小: A+
     

    他讓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並把斧子放在了茶几上,隨著與玻璃相擊,一聲清脆的『噹』聲鑽入我的耳朵,那一瞬間,我渾身的皮膚都開始急速下垂。

    我害怕極了,亂跳的心臟就快要從口腔裡面鑽了出來!

    我求助的看向自己的指尖,上面沒有任何的變化,先前當著杜梓霜威風的氣勢,蕩然無存,就像一場夢一樣。唯有我身上披著的西裝在提醒我,那一切都是真的,我撕開了鐵籠,從兩米高的高空跳了下來,穩穩著陸,就像有了超能力!

    「你是當小姐的吧。」

    隔壁大哥突然陰冷的出聲,把我激了一身的涼汗,我抖了一下,害怕的回答:「我不是。」

    「不是?不是你會披著男人的衣服,還這麼晚回來,天這麼冷,還光著腿,這西裝裡面有沒有穿衣服還不一定呢!」

    他的目光比之前更加的凶神惡煞,質問我的語氣更是咬牙切齒,要是在平時,我一定會覺得這人有病,多管閑事,可是現在這個情景,我知道,少說話為妙。

    犯人在作案前時神經是高度緊繃起來的,很容易喪失理智,所以為了保全性命,一定不能去激怒他。

    「自從你搬進這棟樓,我就一直在觀察你。」

    他露出了一個變態的笑容,看得我心裡發毛,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難道說,他一直在偷窺我!

    天啊!

    我敢怒不敢言,像只受驚的兔子,一動不動的顫抖的盯著他。

    他將吸的煙捻滅在煙灰缸上,我下意識的就去看,差點驚嚇的咬掉了舌頭,那所謂的煙灰缸竟然是一個新鮮的乳房,茶几上暈開一灘血,顯然乳房是剛剛切下來不久的!

    我的胃裡在抽搐,差點吐了出來,那煙灼在皮膚上的滋滋聲,就像是沙漠行軍蟻,頃刻間,就將我的耳朵吃得只剩軟骨。

    他看到我害怕的反應像是很滿意,又點了一根煙,不緊不慢的說:「自從你搬過來以後,我每晚都能從我們家門縫裡看到有個男人來找你,一點左右,他有你家的鑰匙,基本上都是這個時間,差不多在五點左右從你的房子出來,你就算不是雞,也是個勾引別人男人的小三吧!」

    我不敢指責他這樣的怪癖,只是唯唯諾諾的說:「大哥,你看錯了,我家的鑰匙只有我一個人有,我也不是小三,我連男朋友都沒有。」

    大哥的臉煞白煞白的,就像是刷了一層白石灰,看向我的時候,眼神獃滯,凶光畢露。

    他像是對什麼都了如指掌似的,有些得意的說:「我每天都在觀察你,一個月前,晚上的時候,大概十二點左右,當時是一個男人抱著你回來的,你們……」

    他突然不說了,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嘴角勾起一個帶著情色意味的笑容,我的臉變得慘綠,他說的沒錯,一個月以前,我確實是由戊戌抱回來的!

    對面的這個變態果然有偷窺癖!我的雞皮疙瘩落了一地,找不到詞來形容我現在的噁心的感覺。

    他又將煙頭捻在那個乳房上,我感覺屁股底下的沙發墊彷彿扎出了釘子,雙腿不受控制的強烈打顫,整個人被一雙鋼筋一般的手死死的掐著,就快要憋死了!

    他臉上的表情極其猥瑣,似乎是回味起那種偷窺的快感。

    「當時你纏著他讓他上你,那個男人雖然嘴上說著讓你冷靜,但是下面已經梆梆硬了,你們在樓道里接吻,然後他把你抱去了房間,幹了什麼事你自己知道吧。」

    他舔了一下唇又說:「這個男人就是我之前說每晚來找你的那個男人,那天他也是五點左右走的,這一個月,他還是天天晚上來找你,你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功夫,能讓一個男人對你這麼流連忘返~」

    我的臉很燙,身上很冷,我看出來這個人要幹什麼了,他或許要將我先奸后殺!

    我無暇回顧他的話,這種恐懼的感覺,比死還要讓人難受,在這個關鍵時候,我必須要學會自保。

    手機在我的包里,無論我多麼小心,以面前男人的專註度,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發現我要用手機求助,那麼他綳著神經的最後一根線就會被扯斷,然後用亂斧將我砍死。

    我的脖子變得又刺又癢,就好像有人正在我的上面磨刀一樣。

    「大哥,你知道那個男人的長相嗎……」我小心翼翼的問,在他疑惑的搖了搖頭之後,我將聲音壓低,疑神疑鬼的說:「他……根本就沒有臉。」

    「他是鬼,大哥,我偶爾見到過他。」為了增加話語的可信度,我的聲音嗚咽中帶著顫抖。

    戊戌何時來找過我呢,更別說這一個月了,如果他來找我,我為什麼會不知道,聽這男人的話,難道說那天我跟戊戌之所以會上床,是我主動的?

    面前的男人用刀削著蘋果皮,聽完我的話以後,手一劃,竟削掉了半截指頭,卻一點血也沒流。

    「婊子!」他突然咒罵一聲,激動的舉起斧頭就朝我的腦門劈過來,我啊的一聲尖叫,一下子醒了過來,脊背上已是出了一層冷汗,原來這只是個夢……

    幾乎一秒鐘的時間,我便反應過來了不對勁。

    這是個陌生的房間,房間在夜色的映襯下,有些許可以辨別。腐敗的臭味從某一處飄了過來,我跟著氣味走到了一個房間,發著抖按下了那發著熒光的開關。

    一掌按下去我竟摸到了一隻乾枯的手!我撕心裂肺的尖叫,與此同時燈光亮起,我與那懸在半空中,睚眥並裂,高度腐爛的人頭撞了個正著,如果不是血管牽引的話,我的心臟一定會從我的口腔里蹦出來!

    我嚇得往後腿,身後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我不受控制的扭頭,入眼的全是腐爛的女性屍體,空氣中帶著濃濃的屍臭,撲鼻而來,差不多有十具,全部被砍了下肢!

    我在也堅持不住了,恐懼加上氣味,迫使我『哇』的一下,吐了出來,我雙腿一軟,直直的撲倒在地上,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洗手間里爬出一具被砍了下肢,完全腫脹的屍體,她裂著沒有嘴角的嘴向我直立著走了過來,她明明沒有腿,卻立著身體向我走過來!

    我一下子爬了起來,跌跌撞撞的碰到了我剛剛坐過的沙發,順眼就看到了擺在茶几上的單隻乳房,乳房已經腐敗的不成樣子,上面插著兩隻煙頭,火星明暗,並沒有完全滅!

    身後的半截屍已經爬到了我的腳邊,用手勾我的腳,我嚇得魂飛魄散,胡亂的踢了一腳,便朝門跑去,用力的拍打著沉重的門:「有人嗎!救命啊!救命啊!」

    我聲嘶力竭的喊叫,喉嚨都破音了,可是似乎沒有人能聽見,身後湧上來更多的半截屍,她們陰測測的嘻嘻笑著,手摸著我的腿我的胳膊,還爬上我的背!

    我渾身發麻,她們就像是螞蟥一樣,你越往外扯它就鑽的越進,我越想甩開她們,她們就抱得越緊。

    我真的覺得自己撐不住了,我的膽囊都快要被嚇碎了,喉嚨嘶啞,呼救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絕望。

    她們就在我耳邊嘿嘿的笑著,說:「多運動,腿上的肉才會又勁道又好吃。」

    我特別無助的拍打著門,多麼希望此時我也能像先前一樣長出指甲,將身後的不人不鬼撕碎。

    門突然被打開了,就像聖母瑪利亞的光環,我如獲大赦的跑了出去,見到面前的人,先是震驚住了,下一秒便抱著他劫後餘生的哭了出來.

    他愣住了,骨節分明的大掌僵硬的撫著我的背,語氣似安慰:「沒事了,冷瑤,沒事了。」

    「隱夜……你叫我什麼?」

    許久,我淚眼模糊的抬頭,不確定的問道,他的臉色有些蒼白,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被嚇傻了?我當然是在叫你宋瑤。」

    我心有餘悸的轉身,只見身後的門竟嚴絲閉合,一點被打開的跡象都沒有,可我明明看見隱夜將門打開,然後我跑了出來的。

    我疑惑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剛剛不是把門打開了嗎?」

    「不,我只是幫你打開了鬼門。」他臉色嚴肅的問道:「宋瑤,除了剛剛的那一幕,你今天有沒有遇上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除了杜梓霜還有那一群下流的男人,似乎就沒誰了,他為什麼會這麼問。

    「你被人蓋滅了陽火,所以,撞到了髒東西,被帶進了另一個空間。」

    這麼說,我是撞鬼了?

    「可是這房間。」我走進,靠著那面門,仔仔細細的嗅著,真真切切聞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腐爛味:「隱夜,你可以看到裡面嗎,我覺得不只是鬼這麼簡單,剛才的一切發生的太真實了,裡面好像真的有屍體!」

    他點點頭,面色凝重:「確實,裡面有十幾具女屍。」

    他淡淡的回答,臉色並不怎麼輕鬆,我打量著他,想從面前這張好看的臉上發現出什麼。

    隱夜的髮型還是用蜜蠟整整齊齊的梳在腦後,整齊的好像一陣大風吹過,也會紋絲不動一般。一張俊臉,稜角分明,硬朗中帶著些邪魅。寬鬆的白色襯衫挽在了小肘處,他小臂的線條優美好看,腕骨明顯的凸起,那雙手更是修長美好,似乎輕輕一揚,便能彈奏出世間最優美的旋律。

    他,是一個十足的美男子,可是,越美麗的東西往往越危險。

    「隱夜,告訴我,這些女屍跟你沒有關係。」

    他凝視著我,忽的眼角微微彎起,嘴邊掛著薄薄的微笑,吐出清冷的話語:「你說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