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88.‘鴻門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88.‘鴻門宴’字體大小: A+
     

    無論多麼希望晚上不要來臨,它還是來臨了。

    我坐在張楚燁的車裡,局促不安,他平穩的開著車,手指上還是帶著那個墨綠色的扳指,為什麼,我總會對這枚扳指有種熟悉的感覺。

    張楚燁打斷了我的視線:「你為什麼總看它。」

    「我在想它是不是值好多錢。」

    張楚燁皮笑肉不笑的露了個笑容之後,便不再和我搭話,氣氛格外的詭異,我倒是覺得安然,如此一來,我就不用想著如何去應付他的虛情假意了。

    車子又駛向了『醉仙樓』,我光看到那紅彤彤的招牌,就心裡發怵,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喜歡這裡。

    一進飯店,只見裡面已經是人滿為患了,vip用餐區的樓上的酒店也開始運營,估計這飯店的老闆又要賺個滿缽。

    我跟在張楚燁的後面,不停的左顧右盼,直到進了包間,一顆砰砰亂跳的心還是沒有平定,是因為我對這家飯店的陰影,還是因為……

    「楚燁,你們來啦。」

    我抬頭,只見杜梓霜笑意盈盈的挽著戊戌的胳膊,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她看向我們的臉有些微紅。

    戊戌穿著格子襯衫,外面套著黑色的v領針織衫,下身穿著卡其色的休閑褲,簡約中帶著不苟,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溫和又疏遠,這樣穿著打扮的他,實在是讓我無法和他之前的變態行為聯想在一起。

    如果他的內心也如現在這樣無城府的外表,就好了。

    杜梓霜和張楚燁聊著無關緊要的話,我看似只是靜靜的傾聽,卻暗地裡支著耳朵,一刻也不敢放鬆。

    終於,杜梓霜把話鋒指向了我:「宋瑤,說說你跟陳琰怎麼認識的吧。」

    她笑裡藏刀的看著我,看的我手心都出了汗,我回答了這個問題,一定還有下一個問題迎接我,一環套一環,我哪裡應付的來,我抬眼偷偷的瞄了一眼戊戌,時間好像一下倒回到從前,他同當時一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看到我要出醜,他不管了,人後,卻又管我這管我那的,我看到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就來氣。

    於是抬起頭對杜梓霜說:「他以前被人打,我看到了,幫他抱了警,當時他被人打傻了,跟個植物人似得。我今天告訴你,畫里的他不能自理,就是這個時候。」

    「看來陳琰對那天印象很深刻,要不,也不會等身體好了,一分不差的畫下來。」她陰陽怪氣的說。

    她又問:「既然這樣,你們為什麼要裝作不認識。」

    張楚燁還有戊戌只是靜靜的觀摩我和杜梓霜,那細細打量的眼神,讓我渾身都不自在,我不太會撒謊,真的。

    「因為,因為我救了他,他卻連個謝字也沒說,我們不過只有一面之緣,後來再見面,也沒有追究的必要。」

    我拉了拉張楚燁的袖口,求助的看向他,他攬了攬我的肩膀,然後對杜梓霜說:「好了,沒什麼好問的,菜都涼了,過會兒再聊也不遲。」

    杜梓霜瞪著我,顯然不肯善罷甘休,她先前不是說了嗎,她要證明我跟戊戌到底有沒有關係,怎麼可能輕易的放手。我低著頭,只吃碗里的白米飯,不知為何總覺得冷,好像有兩道寒光一瞬不停的射向我。

    我疑惑的抬頭,猛然就對上了戊戌那雙深眯的眼睛,因為眼睛深眯了起來,所以更加的深邃,我能清楚的數到,我心跳漏了一拍,我真是太沒有出息了,為何他一個眼神都能讓我不安。

    他的手指緊緊地捏著玻璃杯,用力到指關節泛白,他在生氣嗎?可是,該生氣的應該是我吧。

    算了,城府這麼深的人,我惹不起,也玩不過。

    我跟張楚燁將話的語氣,還有動作都親昵了不少,為的是消除杜梓霜的猜忌。

    張楚燁伸出修長的手指,眼睛彎著,擦掉了我臉邊的米粒,我也微笑著回應他。

    「光吃飯有什麼意思,一起喝一杯吧。」

    戊戌突然冷冷的出聲,把我和張楚燁都嚇了一跳,張楚燁聞言就伸手去接酒杯,可是戊戌卻沒有動,而是看著我。

    我尷尬的笑著,心底卻酸了一片,他明明不能喝酒,卻為了灌我,連自己的痛都顧不得了。

    我接過酒杯,看著他,微笑:「陳先生,我先干為敬。」

    不等他說話,我舉起酒杯,仰起頭,將滿滿一杯的白酒送入肚中,酒很烈,像岩漿一樣順著嗓子滑了下去,我渾身立馬就熱了,開始往外冒汗,明知自己會吐的很慘,卻仍然打腫臉充胖子。

    他頓了一下,大概以為我多少會推脫,或者求助張楚燁,可我沒有。

    他舉起杯,喉頭滾動,嘴唇瑩亮,真的就喝了下去。

    他又給我倒滿一杯,不等我說話,就自個拿起酒杯和我相碰了一下,一飲而盡,我不好意思不喝,皺著眉頭喝了下去,卻被嗆得咳嗽。

    張楚燁站起身子,輕輕拍打我的背,語氣溫柔的說:「不會喝酒不要逞強了。」

    我擦著嘴唇,憤懣的看著戊戌,他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眼睛里像是燃燒著兩團火焰。

    張楚燁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彬彬有禮的對戊戌說:「宋瑤她一個女孩子,不會喝酒,想要喝酒了,我陪你。」

    張楚燁端著杯子的手就這麼僵持在半空中,戊戌靠在背椅上,沒有一點要動的趨勢,冷漠的看著張楚燁。

    「呵,果然是攀龍附鳳之後,架子都高了。」張楚燁陰沉著一張臉,說話的語氣充滿譏諷。

    杜梓霜可不想把我和她的事情,演變成陳琰和張楚燁的矛盾,於是識大體的站起身,端著酒杯說:「要喝就大家一起和嘛,別小瞧我們女人,誰說我們不會喝酒的,要是拼酒量的話,不一定誰拼得過誰呢,是吧,宋瑤。」

    「恩,恩,是。」我連忙回答。

    我們一起碰杯,看起來其樂融融,但實際上,每個人都不太愉快,尤其那個臭戊戌,一直自個喝酒,時不時一臉便秘似得瞪著我。

    我覺得有些不對勁,便裝作不經意的看他,只見他臉色越發的蒼白,眉頭緊緊擰在了一起。

    痛了吧,活該,痛死你!

    我的胃口一下子好了起來,還獨自的小酌了一下,頭有點暈暈的,身體也越來越熱,張楚燁脫掉了針織馬甲,穿著咖啡色的薄毛衣,儘管如此,他還是時不時的拉了一下自己的領口。

    我熱的滿身是汗,卻還是穿著毛衣不肯脫,杜梓霜解開了兩粒紐扣,迷人的溝壑若隱若現。她撩著頭髮,有意無意的向戊戌靠近。

    「宋瑤,臉怎麼這麼紅,把毛衣脫了吧。」張楚燁說道。

    「我喝酒上臉,沒事,我不熱。」

    難道說是因為暖氣太足了嗎,我準備調下空調,卻發現顯示屏上顯示的是22度。

    戊戌將玻璃杯『噹』的一聲放下,一言不發的掠過正在看空調的我,走了出去,我看著他的背影,竟下意識的頓住了,杜梓霜笑著說了句失陪,就跟上戊戌的腳步出去了。

    她走過我身邊的時候,十分不屑的瞥了我一眼。

    我有些熱,加上確實尿急,便跟張楚燁說了一聲后,準備去上洗手間,剛走到門口,就折了回來,因為猛然想到包間里有衛生間,怪不得上次去公共洗手間的時候,人那麼少。

    我拍著腦瓜,一邊說自己蠢,一邊朝室內的衛生間走去,正要扭門把手,就聽見裡面講話的聲音。

    「你先出去。」是戊戌,就算隔著一扇門,我都覺得冰冷。

    雖然這麼偷聽別人講話很不道德,但我實在是無法移動腳步,還好耳朵適時的靈敏,我就坐到了離衛生間遠一點的沙發上。

    「陳琰,你寧願自己解決也不碰我!」

    「解決什麼。」

    「我酒裡面下藥了,我們四個人都喝了被下藥的酒,所以宋瑤和張楚燁才會熱,會臉紅,我就不相信你沒感覺。」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聊。」

    「我無聊?」杜梓霜的聲音一下子高了一個八度「自從我們結婚之後,你連吻都沒吻過我,無論我怎麼提,你都沒反應,難道和我上床是讓你吃虧嗎!」

    「我不介意你找別人解決。」

    我聽到一個響亮的巴掌聲,然後是杜梓霜憤怒的吼聲:「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我才沒那麼賤。」

    「看你現在的放蕩樣,難道不賤么。」

    「陳琰!你有種!」

    衣服摩擦的聲音傳入耳朵,伴隨著嘖嘖的吮吸聲,一分鐘之後,我聽見杜梓霜帶著挫敗的聲音:「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被下了葯還沒反應,你是不是有病,根本就不行?」

    我差點就笑了出來,戊戌可是只殭屍,我可沒聽過哪只殭屍還可以勃起的。

    門突然被打開,明黃的光線流瀉出來,杜梓霜剛一出來,門就從身後被扣上了,裡面傳來嘩嘩的流水聲,大概是戊戌為了掩蓋自己嘔吐的聲音。

    自作自受,該!

    杜梓霜笑著,話中綿里藏針:「宋瑤,你不是說了要證明你和陳琰沒關係嗎,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