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85.我以為你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85.我以為你懂我字體大小: A+
     

    「對不起,嗆到你了。」我言不由衷的道歉,將衣服拍打幹凈。

    「你真是柔弱。」

    他的言語裡帶著譏諷,聽得我耳膜發疼,我會過來輸液到底是誰造成的,他說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再說我矯情,自己嬌自己嗎?

    「那是,沒有你皮厚。」我反駁道。

    「人類真是一個脆弱的群體。」

    「你別忘了,你死之前也是你口中脆弱的集體中的一員。」我冷笑:「不,你或許更弱一些,畢竟我從沒想過要自殺,也沒想過拖家帶口的自殺。」

    我戳他的痛處,發現他凌厲的眸子縮了一下,看的我心中甚是爽。

    他點了一根煙,正準備抽,我就走了過去:「先生,醫院禁止抽煙。」

    「如果我非要抽呢?」

    「請你出去。」

    「如果我不出去呢。」他翹著二郎腿,玩味的看著我。

    我一把搶過他指尖的香煙,泡滅在他的水杯里:「那就熄滅它。」

    我毫不畏懼的看著他,甚至覺得無比開心,從來都沒有這麼開心,類此終於從壓迫的棉被裡鑽了出來。

    就像我說過的,我為什麼要害怕他,他不過是一個見不得光的怪物,既然他要以人類的身份生活,那麼束縛我們的,也在束縛著他,不是嗎。

    「宋瑤,你變了。」

    「多謝你,是你讓我改變了不少,昨夜的一場大雨,讓我清醒了很多。」

    「哦,那你明白什麼了。」

    「如果不捍衛自己的尊嚴,只會換來別人更多的踐踏。」

    「欺負一個人是會上癮的,戊戌,我不會讓你一直欺負我下去,如果你再招惹我,我會將一切告訴杜梓霜,讓你前功盡棄。」

    他玩耍著手裡的zipper,幾秒之後將它扔給了我,他讚許的說:「很好。」

    他大步的離開,離開之前,我分明看到了他青黑的臉色。

    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鐘,別的病房傳出了大哭的聲音,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是戊戌乾的!

    我跑了出去,發現戊戌正站在走廊的盡頭,火星襯得他臉忽明忽暗,他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在等待我自己走過去。

    周圍的人群忙碌了起來,四周都是悲慟的哭聲,他根本無法理解人類之間的感情,他根本就不懂什麼是親情。

    所以這麼理所當然,這麼毫不愧疚的奪走別人的生命!

    「又是你做的!」

    我質問他,他卻是吸一口煙,將煙氣盡數吐在我的臉上,答非所問的說:「宋瑤,你覺得你能阻止我嗎,我想吸煙,就可以吸煙。」

    「你為什麼要這樣,他們都是無辜的生命,他們跟你有什麼仇,你這樣做就不怕遭天譴嗎!」

    「天譴?」他呵了一聲說:「所謂天譴只是弱者的最後能夠寄託的希望,而我,不是弱者。」

    戊戌,既然你都知道這是最後的希望,你為什麼還要將它毀滅,你知道希望對於一個人有多麼重要嗎?所有人都是因為有希望,才艱苦的活下去。

    我瞪著他,笑著說:「怎麼會沒有天譴呢,活該這麼多人就你變成了殭屍,活該你死不了投不了胎,活該你永遠孤獨,戊戌,以陳琰的身份生活在這個世上,你真的有歸屬感嗎?你不過是活在一個隨時都會醒來的夢裡。」

    「可你是真的。」他臉色平靜。

    「對,我是真的,我是最真,也是最討厭你的,如果有天你消失了,我永遠不會記得你,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會記得你。」

    煙被抽的還剩最後一節,他猛地吸了一口,將煙頭猛地仍在了地上用腳碾滅,一把把我摟在了懷裡,我的鼻樑撞到了他的肋骨上,痛的跟要斷了似得。

    他俯身在我耳邊歷聲說道:「我警告你,不要有傷害我的想法,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你都可以不喜歡,你都可以傷害,唯獨我,不能討厭,不能想著如何讓我不好過!」

    逼仄的距離迫使我閉著眼睛,當視覺變弱的時候,聽覺還有嗅覺開始變得靈敏,我問道他唇邊縈繞的煙草味,連帶著他的聲音富有磁性,蠱惑人心。

    他如此對我,我怎麼可能對他不討厭,不傷害?

    他將頭壓了壓,堅硬的下巴抵著我的肩頭,他轉過臉,將唇朝著我的耳朵的方向,音色低沉:「只有我對你來說,是永恆的,滄海桑田,天翻地覆,只有我,會永遠記得你。」

    「你口中的永遠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死都死了,為什麼還需要你永遠記著我?」我言蹲下身子,鑽了出去。

    怒視著他:「什麼都是相互的,如果你希望我不討厭你,不中傷你,請你對我也能做到這些。」

    「可你什麼都不問,便詛咒我遭天譴,難道,所有人的死都要怪罪在我的身上。」他的手橫放在胸前,一副君臨天下的樣子,垂眼瞧著我。

    我盯著他看了兩秒,將他的話回味了幾下,才明白我誤會他了,可是,這一切發生的那麼環環相扣,不誤會也難。

    「哦,不好意思,誤會你了。」我低頭道歉,說完就準備走。

    「我什麼都不說,是以為你懂我。」

    我抬頭,詫異的看著他,他接著說:「就算不懂,也會相信我,相信我的初衷。」

    我心裡酸酸的,很怪異的感覺,不懂他為什麼會突然說這些,突然,他露出一個微笑,如同出現在寒冷冬夜裡的第一縷陽光。

    他伸出手掌,揉了揉我鬆軟的頭髮,兩顆小小的殭屍牙,一笑露了出來:「宋瑤,你可是第一個映入我眼帘的人呢。」

    我感到呼吸困難,心臟像是被人拉扯著,久久,等疼痛逝去的時候,只剩地上的煙蒂。

    我回到了病房,看到那杯飄著香煙的茶,突然心生感慨,這大概就是,人走茶涼。

    躺在病床上,連護士給我打針的時候,都毫無感覺,是夢么,為什麼打針一點都不痛,我使勁的掐了掐自己的臉蛋,這才被疼痛拉回現實。

    休養了兩天之後,我終於可以出院了,一出院,就急慌慌的趕回去工作。

    這麼多天沒有上班,手頭上落下了好多事情,張楚燁對我很寬容,所以我也沒有說什麼好聽的,他說讓我加上一個星期的班,來補回這幾天的假期。

    「謝謝老闆。」

    「我這幾天去出差了,所以沒有趕過去,宋瑤,對不起。」

    我驚訝的忙說:「老闆,你言重了。」

    「雖然上次只和爺爺有過一面之緣,但我覺得他是個善良的老人,上天一定會善待他的。」

    我點了點頭,想起姥爺不免難受,不著痕迹的把手從他的手裡抽了出來。

    回去工作了一段時間后,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怎麼今天這麼安靜沒有人來找我茬了?

    「倪雪,李萱萱呢?怎麼今天沒有趕過來對我冷嘲熱諷一番。」

    她臉色有些蒼白,將手掌立在我的耳朵邊,小聲的說:「李總去世了,就在你請假之後,而且你請假的這幾天我們辦公室的劉悅也……」

    她沒有往下說,我立馬就從她的語氣里判斷了出來,劉悅也去世了!

    「怎麼會這樣?她們又沒得什麼病,怎麼會這麼巧,這才多少時間就死了三個人。」我語無倫次的說,實在是不敢相信,好好地一個人怎麼說沒就沒了,難道真應了寧承凰的那句話,地府要開始招兵買馬了?

    身邊的人接二連三的死去,換誰誰能接受的了!

    倪雪又說道:「宋瑤你知道嗎,這死了的三個人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她有些難為情「死之前,都和老闆上過床。」

    我聞言,臉一下子紅了,她又接著說:「大家都在猜測,是不是老闆以前死過女友,所以他女友的鬼魂將馬薇她們給殺死了,宋瑤,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否認:「這可沒我什麼事,現在猝死的人太多了,以後我們得注意好作息,多照顧一下自己,別只知道掙錢了。」

    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我心裡很清楚,清楚的知道這接二連三的死亡,不是單純的猝死。

    「可不是嗎,要不是因為老闆又給加薪了,我就辭職了,別到頭來有錢掙,沒命花。」

    我調侃:「你剛剛不是說,她們死之前都和老闆上了床嗎,怎麼,你也想?」

    「拉倒吧。」倪雪瞪了我一眼。

    一下午,我都心神不寧,下午下班時匆匆吃了個晚餐,就趕回來加班,說實話,真的沒有多少事情要干。

    我忙完了,肩膀酸疼,想要四處轉轉,可剛起來,就猛然想起戊戌上次說的話,他說我的陰陽眼正在一點點被打開,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確實總見到一些,平常人看不見的東西,只是我不明白,如果我有陰陽眼的話,為什麼會到了現在,才慢慢的顯露了出來?

    我乖乖地坐會板凳,百無聊賴的上著網。

    忽然心血來潮的想要搜索一下戊戌,卻只搜到了戊戌變法……

    我又搜了陳琰這兩個字,搜索出來的條目都是他跟杜梓霜結婚的照片,還有人偷拍的照片。

    題目是:我偷拍到小白臉陳琰啦。

    小白臉陳琰?我哼了一聲,形容的可真對。

    再往下拉的時候,我看到了新浪的條目——是陳琰的微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