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83.破壞冥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83.破壞冥婚字體大小: A+
     

    「寧承凰你開什麼玩笑,給我買壽衣幹什麼?」我荒唐的抬眼問,只見壽衣店的老闆看我們的眼神跟看著兩個神經病似得。

    「你還想不想救你姥姥了?廢話多。」他不耐煩的說。

    我氣鼓鼓的癟起嘴巴,敢怒不敢言。

    買完壽衣之後,我們來到壽材店,好不容易才說服老闆,讓他把棺材給我們租用一下。

    寧承凰在棺材前擺上倒頭飯,祭品,油燈和香,將棺材里的金黃色枕頭上墊了一摞紙錢。

    他憂心忡忡的說:「我昨天摸了你姥姥家的那頭牛的肚子,小牛會早產,大概是今晚凌晨降生,陰間娶媳婦,陽間添牲口,所以你要趕在你姥爺和你姥姥冥婚之前破壞婚禮。」

    「怎麼破壞?」我的嗓子都被提了起來,緊的發疼。

    「叫你姥姥的名字,直到她回頭看你,最多只能叫三聲。記得,你必須在一炷香之內趕回來,否則你就永遠回不來了,因為陽間的火一滅,陰間的鬼魂就能夠看到你。」

    他嚴肅的說:「宋瑤,現在還有反悔的機會。」

    我已經換上了壽衣,手裡抓著一炷香,堅定地搖了搖頭,為了姥姥,我至少要試一下,無論聽起來多麼的恐怖和荒謬,我都要試一試!

    我躺在棺材里,心臟在砰砰的跳動,寧承凰點燃我手裡的香讓我閉上眼睛進入冥想階段,他在我耳邊念著經文,我的大腦變得越來越迷糊,許久之後,耳邊傳來一個混沌的聲音:「宋瑤,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發現四周極其黑暗,卻和人間無異,有點像古代的情景,我呆愣的站著,手裡抓著一根香,身邊走過許許多多的『人』,全都面無表情,目不斜視,走向我的時候,我竟直接從他們的身體里穿了過去!

    他們好像真的看不見我。

    我用手擋住香火,一是害怕有風吹過使香燃燒的更快,二是害怕香火滅掉,我再也回不去陽間。

    我這才有些后怕,硬著頭皮,去尋找姥姥。

    路得兩邊是店家,酒肆,跟古裝電視劇里的情節一模一樣,只不過家家門前掛著陰森的大紅燈籠,裡面沒有燭火,卻仍然紅通通的。

    路過的人皮膚上皆閃著幽藍的光,死灰死灰,沒有一點血色。

    突然,所有人都向路兩邊移開,遠方有一隊人馬過來,瞬間就到了眼前。

    只見大頭的穿著紅色喜服的人在吹嗩吶,身後是新郎騎著棕色的大馬。

    他頭戴瓜皮圓帽,身穿花花綠綠的綢緞衣服,胸前系著個鮮紅的大花,尤為刺眼的是——他的臉上像是塗著白粉,兩個臉頰上擦著圓圓的紅臉蛋,嘴巴殷紅,如同櫻桃大小,詭異極了!

    這……這好像是年輕時候的姥爺!

    我擋在那浩浩蕩蕩的一行人前,卻硬生生的從他們身體里穿了過去,就像穿過一陣陰風,讓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低頭一看,手裡的香竟燃去了一大截!

    那一隊人馬腳跟都不著地,像是惦著腳尖在往前飄,大紅色的轎子里坐著一個女人,我卻看不見臉面,從背後看去,只能看到轎子底下吊著兩隻穿著紅色繡花鞋的小腳,腳被裹得又小又尖,像兩隻雞爪。

    我或許是來到了上輩子,姥爺和姥姥冥婚時的場景,四周鑼鼓喧天,在我耳朵里卻猶如鬼哭狼嚎,鬼魂們都駐足觀看,一個二個神情獃滯。

    「徐秀麗!」

    我大聲地呼喊姥姥的名字,看著香灰一節一節的掉下去,急的心臟都快要從嗓子眼蹦了出來!

    我這一聲呼喊出去,卻沒有一個人回頭,那隊人馬還是漂浮著往前,眼見著離我越來越遠。我提起腳步朝他們奔跑,卻好似踩在了淤泥里,軟軟的使不出力氣。

    「徐秀麗!」我再一次大呼姥姥的名字,慌張的眼淚流了下來,手中的香還有一小節了,燃燒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的多,我的聲音就像是掉進了混沌的世界里,被拉長被渾濁。

    還有最後一聲了,如果我再叫不回姥姥,就完了!

    「徐秀麗!」

    我使出渾身的力氣,聲音尖的足以刺破我的耳膜,可是我絕望了,因為姥姥沒有回頭……

    我不甘心!

    我忘記寧承凰的叮囑,一心想著必須要把姥姥帶走,寧承凰說這跟香代表著我陽氣還有多少,呼喊的時候陽氣會大量的消耗,所以我——最多只能喊三聲。

    我朝著那一隊人馬跑了過去,途中,有黑色的氣團源源不斷的鑽進我的身體,我冷的骨頭都在發酸,卻絲毫沒有停下腳步。我猛然掀起那花轎的帘子,死死的攥住姥姥的胳膊。

    她猛的回頭,一張如花似玉的臉,化著白紙人一樣的妝。

    終於回頭了,我舒心的笑著,低頭看手裡的黃香,頓時笑容僵在了臉上——香滅了!

    怪不得我可以抓到姥姥的手,原來是香滅了。

    四周的景象發生變化,不似我之前看到的那般,這裡的所有人在一瞬間掛上了表情,都伸著青黑的胳膊過來撕扯我。

    「姥姥,你快走!」

    年輕的姥姥像是聽到我的話一般,從轎子上跳了下來,披著大紅嫁衣往來時的方向跑,跑著跑著,身影越來越淡,猛地消失。

    我一下子得到了啟發,或許……我也可以這麼跑出去!

    可是我被抓住了,身上的衣服被嘶嘶啦的扯破,面前是數不清的灰色胳膊!那些鬼猙獰著張著大嘴一口咬下來,皮膚上立馬出現一個黑色的印記。

    「啊!」我撕心裂肺的喊叫,痛入骨髓,彷彿有千萬之刀在將我凌遲。

    「吼——」

    突然,一聲震天的怒吼響徹耳膜,我心中大喜,這熟悉的吼聲……是戊戌!

    我抬頭,心卻在一瞬間跌入谷底,因為面前的人,竟是隱夜。

    他向我沖了過來,紅著眼睛將那些鬼魂撕扯成碎片,變成一股濃濃的黑煙。可是鬼魂太多了,我們雙拳難敵四手!

    他將我護在身後,朝著那些逼近的鬼魂怒吼,示威,饒是這樣,他的身上已是傷痕纍纍,殘破不堪。

    沒有說話的機會,他將我朝黑暗裡推了一把,我便立馬從地里爬了出來,不過,寧承凰似乎看不到我。

    我的腳腕被隱夜的手拉住了,我使出全身的力氣把他拉了出來,這時候,寧承凰在棺材前燃的香也燒完了。

    他將我頭底下的紙錢拿出來燒了,我的靈魂慢慢的回到身體裡面,靈魂剛進入身體,我便立刻睜開了眼睛,是因為怕寧承凰收了隱夜。

    果不其然,寧承凰已掏出一隻符咒,念完咒語之後,正要將符咒脫手,便被我給制止了。

    「等等!」

    我從棺材里跳了出來,渾身輕飄飄的有些虛浮,心臟還在有餘悸的跳動。

    隱夜渾身都是黑色的傷口,流出的血是青色的,我這才發現他竟然有手有腳了,不似先前,只是一團黑霧。

    「他是去救我的,他是個好鬼。」

    「鬼沒有好的,我的職責就是抓鬼。」寧承凰厲色道。

    隱夜不屑一顧的彎起嘴角,毫不在乎的對我說:「放心,他不能把我怎麼樣。」

    我給他使了個眼色,叫他不要講話,他這樣的逞強只會激怒寧承凰。

    果然,寧承凰冷笑,狠厲的說:「那我們就試試!」

    「不要,你們不要打架。」

    我話音一落,勁風四起,這根本不是打架,而是鬥法!

    隱夜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竟先發制人的拍地而起,一掌打在寧承凰的心口上,寧承凰顯然是輕視了隱夜,一口鮮血噴出。

    與此同時,他利落的將一掌符咒夾在食指與中指見,默念咒語,『呔!』的一聲喝,飛出符咒,直指隱夜。

    隱夜反應極快,飛身而起躲過一劫,寧承凰兩手食指與中指皆併攏,相碰,結成錐型,那符咒立馬像是張了眼睛似的,追著躲避的隱夜。

    大概是受了傷的緣故,隱夜的速度慢了下來,而寧承凰也已念咒語念得滿頭是汗,臉色蒼白。

    就在這時,符咒『嗖』的一聲貼在了隱夜的身上,他倔強的靠著牆壁,無論多痛都不肯倒下。他死死的咬住牙關,額頭上的青筋爆了出來。

    他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嘴唇青黑。

    顧不得多想,我沖了過去,可他卻強撐著,兇巴巴的對我說了一句:「站住。」

    「別過來。」

    「我說了別過來!」

    他露出血紅的眼睛恐嚇我,可我卻絲毫沒有放慢腳步,跑到他身邊撕掉了符咒。

    他瞳孔放大,猛地抓起我的手,冷靜的眼裡帶著擔憂:「你沒事吧?」

    我正準備說沒事,他卻一下子倒在了我的身上,我只能感到冰冷,卻感覺不到重量。

    「隱夜,你撐住,你不要死。」

    「他已經死了,你在發什麼瘋,他是鬼!」寧承凰滿頭大汗的一腳踹翻棺材前擺放的東西,我知道他現在很生氣,氣我不知好歹。

    「寧承凰,不是所有鬼都是壞的,他是只好鬼。」我沒有動彈,因為隱夜這隻鬼還靠在我的身上。

    「好,以後被鬼害了,不要怪我不救你,你是死是活——干我屁事!」

    寧承凰氣沖沖的走了,事情一個接一個,我還沒有來得及好好謝謝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