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81.詐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81.詐屍!字體大小: A+
     

    那些紙錢被陰風捲起,然後緩緩的打著璇落了下來,是鬼差來撿錢了嗎,那麼就代表著——姥爺要走了?

    「不要!」我下意識的喊了出來,本來打著璇的紙錢猛地落了下來,戊戌轉了過來,看我的臉色並不輕鬆。

    不是何時鑽出一個渾身黑亮,雙眼碧綠的貓,刺耳的一聲貓叫之後,跳在了姥爺的身上,我心中暗叫一聲不好。

    誰都知道在人在停屍的時候,不能有貓狗經過,尤其是貓,否則——

    我的擔心剛剛落地,只聽「呼——」的勁風聲,我連忙轉頭,發現姥爺圓睜著眼睛,面部所有的肌肉都隆了出來,就像一個復活的乾屍。

    他已經完全不認得我了,我的一聲姥爺卡在了嗓子里,只見他直挺挺的伸出兩隻胳膊,做勢要來掐我的脖子。

    戊戌的反應極快,在那一瞬間沖在了我的面前,姥爺一口咬在他阻擋的胳膊上,硬生生咬出一個傷口,戊戌將姥爺制住,讓他不能動彈。

    「現在怎麼辦?」我害怕的問戊戌。

    「別怕,等喉嚨間的那口氣散了,就沒事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頓時覺得無比的安心,他明明可以扭斷我姥爺的脖子,卻在那一瞬間甘願被咬一口,他一個外人,根本就不用守靈,卻堅持著要陪我,甚至比我還要用心。

    我可不可以把他對我姥爺的尊重,轉化為對我的尊重。

    我就這麼看著他的背影,直到姥爺重新恢復了平靜,大概就是戊戌所說的,散了喉嚨間的那口氣。

    如果沒有戊戌,事情將會變得一團糟。

    逝者已矣,生活還是將要繼續,我的眼睛早已紅腫的流不出眼淚,我自責,為什麼沒有在姥爺生前的時候多陪陪他,為什麼沒有在他的身邊多照顧些他,現在他走了,永遠的走了,直到我死,也再也見不到姥爺了。

    我沒有思考關於戊戌的一切,此時,他只是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我感謝他,在我難過無助的時候,出現在我身邊,默默的陪著我。

    「姥爺,你安心的走吧,如果有下輩子,我希望你還是我的姥爺,儘管你打我罵我,我也要叫你姥爺。」

    我握住姥爺冰涼的手,感受著這雙手曾刻畫過得歲月,姥爺的一輩子,都沒有享受過生活,都在受苦勞作,爸爸媽媽曾要把他接到市裡,但是他熱愛這片他呆了一輩子的土地,他過慣了安逸辛勞的小日子。

    黑夜很快的辭退,白天再次迎來,遠處有雞叫傳來,可是對我來說,這個早晨卻是我最不願意迎來的。

    停屍三天後出殯,就算是遺體,最終也將再也看不見,只剩一張照片,人活了一輩子,遺留下來的,只是一張冷冰冰的照片!

    戊戌他還是坐在我旁邊,沒有半點離開的意思,我睜開酸痛的眼睛看著他,他卻是淡淡的問:「瞌睡了?」

    我搖了搖頭,他站起身把姥爺不知不覺睜開的眼皮給合上,說:「頭七那一天,你姥爺會回門,我會陪著你。」

    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他又說:「你姥爺死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所以,很有可能會將你帶走,當然,他並不知道把你帶走你就會死,他只是想讓你跟他一起過好日子。」

    「好日子?」

    他點了下頭:「就跟陽間覺得陰間不好,陰間覺得陽間不好是一個道理。」

    「我可以見到我姥爺嗎?」

    「可以,或者說,你以後將看到的不止是你姥爺。」

    「這是什麼意思?」

    他表情嚴肅,沒有笑意:「你的陰陽眼正在慢慢被打開。」

    我渾身猛地一顫,自從喚醒戊戌之後,我的眼睛確實是在慢慢看到一些『髒東西』,如果戊戌說的是真的,不就代表著,我以後會天天跟鬼打交道,我看到的也不止這些?

    我想起封門村的鬼老太,還有十六樓的隱夜,如果我具有陰陽眼,是不是也可以和姥爺的鬼魂講話?

    我還沒有開口,戊戌就又叮囑我說:「不要與鬼講話,也不要答應他們事情。」

    「為什麼?」

    「會耗你的陽壽。」

    我閉口不言語,因為想起了隱夜,我不僅與他說話,還說了不止一句。

    「那……如果他們要害我,我該怎麼辦?」

    戊戌從褲子口袋中取出一個被層層紅布包裹住的東西,攤在手掌里,是一個木質的佛牌,嵌在一個鎏金的小盒裡,不等我問,他就繞過我的脖子,幫我戴上,修長的手指,將我的頭髮撩出。

    「平時的時候不要露出來,當碰到不幹凈的東西,取出,會讓它元氣大傷。」

    既然是對待陰邪的事物,為何對他無效,不等我疑惑,只見戊戌蜷縮著手掌,我抓過他的手,只見寬厚的手掌上有一片黑色的印記,大概是著佛牌灼的。

    我將他的手放下,卻沒有道謝。

    我可以在這一刻不去追究以前,但我無法在這一刻去謝謝他,他只是手掌上有個黑色烙印,我的,卻在心裡。

    在爸爸媽媽出來之前,戊戌就先行離開了,我不知是因為天亮了,還是因為他要回去市裡。

    大概,他是要趕在杜梓霜醒之前,躺在他們的雙人床上,想到這,我竟有些心酸。

    我回房補覺,夢裡都是姥爺的身影,他就站在一團黑霧裡,對我說:「瑤瑤,離他遠點,他有妻子!」

    「我知道,姥爺,我知道他結婚了。」

    「離他遠點,他有妻子,和他一樣,和他一樣!」

    白光乍現,我猛地醒了過來,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姥爺的那句和他一樣顯然不是我的猜想,那是什麼意思呢?

    我已無暇揣測。

    三天之後,姥爺出殯,家人圍著棺材嚎啕大哭,眼睜睜看著棺材縫一點點的被合上。

    我死死的盯著姥爺最後一面,他安詳的躺著,像是睡著了,這口棺材是他永遠的家。

    棺材收釘之後,被放上了帶有斗子的卡車,車上插著引路幡,敲一下陰鑼,撒一把紙錢,我的心裡平靜的像一汪水,大哭之後,漣漪不斷,戊戌那夜對我說:「宋瑤,你要慢慢學會面對失去。」

    我知道,什麼東西都是這樣,在我們擁有他的時候,意味著有天終要失去,人,物體,或者感情,都是這樣。

    可是令我感懷的是他當時的語氣,帶著嘆息,帶著無奈,我摸不透他的話,一直以來。

    天氣不冷不熱,所有人都沉默著,等到第一鐵鍬的土蓋上棺材板以後,哭聲又再次響了起來,我沒有大哭,我很平靜,我走開了,不想看著姥爺被一點一點的填埋。

    我們總嘲笑塵土的微小,可是自己的生命又高大哪去?塵土飄飄蕩蕩卻永不消磨,而我們,活了一輩子之後,什麼都不在有。

    等待新生,忘記一切。

    像戊戌那樣多好,一千年的記憶都存在腦海之中,孟婆為何要熬制孟婆湯,讓我們在喝下的那一瞬間,忘記這一輩子存在過的種種,多殘忍。

    我淚眼朦朧的望著遠方,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穿著黑色的風衣,衣角被風吹的鼓動,他帶了一雙黑色的手套,修長的手指握著黑色的傘柄,整個人,佇立在傘下。

    對於這個人類的環境,這個陌生的群體,他無法插入進來,所以遙遙觀望。

    沒有人注意到他,

    可他的眼光卻是那麼認真,

    他皮膚蒼白的可怕,這刺眼的陽光,呆得久了,連我都會兩眼發花,更何況他。

    我對他做了一個驅趕的動作,意思是讓他趕緊離開,那一刻,我不是因為厭惡,而是因為怕他在陽光里灰飛煙滅。

    我說過我會讓他死,他也說過我不會,事實如此,他可真是料事如神。

    我覺得自己有些悲哀,於是毅然轉身,在轉身的那一刻,我流淚了,

    不止是對姥爺的留念,還有對自己的心酸。

    我獃獃的看著那將要被填滿的墓坑,在心裡和姥爺對話,姥爺,以後我們都活得快樂點吧。

    許久之後,他已經沒了身影,我卻在想,在姥爺頭七的那一天,他真的會來陪我嗎?

    然而,意外就發生在頭七那一天,姥爺詐屍了!不僅如此,還咬傷了許多人,被咬傷的人都說,是幾天前下葬的姥爺。

    姥姥了這樣的重磅打擊,又被送到了醫院,生命跡象微弱。我整個人精神一下子處在崩潰的邊緣,變得魂不守舍。

    我回想起寧承凰說過的話,他說我姥姥和姥爺上輩子結了冥婚,如果姥姥先走到好,要是姥爺先走就麻煩了,我當時並沒有太在意,可現在這種情況不就是印證了他的這句話!

    我已經失去了姥爺,不能再失去姥姥!

    寧承凰的手機還是關機,我猜想他是不是丟了手機,可就算是丟了手機,號碼還可以補辦啊,發送的消息也沒有回復,我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與此同時,爸爸從墳山上回來,印證了謠言——

    我姥爺,確實屍變了,墳墓被沖開了一個洞。

    唯一一個有點道行的張老頭現在卻在監獄,萬念俱灰之際,我只有撥通了戊戌的電話。

    「戊戌,你能不能聯繫到寧承凰,我姥爺出事了,我姥姥也出事了……」我的聲音都在顫抖。

    三秒之後,對面傳來一個女聲:「戊戌是誰?你打錯了,等等——你的聲音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你是——」她拉長了尾音,在回想。

    我立馬掛了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