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78.夜總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78.夜總會字體大小: A+
     

    李萱萱說:「宋瑤,既然老闆對你感興趣,你為什麼不抓住機會呢,這是多少女人想得卻得不來的,我剛來這個公司的時候是二十五歲,一晃眼已經三十了,剛來的時候也跟現在年輕的小員工一樣,仰慕老闆。」

    「那你現在呢?」

    「現在?人都老了,哪還有什麼競爭力,可是一般的男人我又看不上,看的上的男人又都喜歡年輕的小姑娘,你趁著年輕有資本,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機會。」

    「萱萱姐你今天叫我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嗎?」我問,帶著疑惑,因為她平時待我並不友好,上次還說我是綠茶婊來著,今天就勸我和張楚燁在一起,這也太奇怪了。

    她理了理自己的碎發說:「其實我今天來,主要是想跟你道歉的,我以後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對你了,宋瑤,你原諒我好不好。」她一下子握住了我的手。

    「萱萱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我疑惑的說。

    「有個男人來警告過我,他讓我不要再欺負你,否則——就讓我混不下去。」她越說,越沒有底氣。

    我知道,她口中的男人,不是張楚燁。

    「以前是我對你太苛刻了,我跟你道歉。」

    「你能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嗎?」

    李萱萱的表情有些鬱悶:「他是新起之秀,杜家豪的女婿——陳琰。」

    「宋瑤,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麼和這些人扯上關係的,一個張楚燁就夠我嫉妒的了,再加上個一表人才陳琰,不過,可別怪我沒提醒你,他現在和杜梓霜是夫妻了,杜家你可是招惹不起的,你們之間的關係,能斷就斷了吧。」

    我痴痴的點點頭,對李萱萱的這一段話甚是感激,看來,她也是一個直爽的人,那我也就不必扭捏什麼了。可,我想不通的是,戊戌怎麼會去警告她呢,最讓我不順心的,明明是他自己!

    「那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嗎?」她說。

    「什麼?」

    「你為什麼沒有和老闆在一起,我看得出來,他對你感興趣。」

    「興趣這種東西很快就沒有了,我想要的是愛情,他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既然這樣,為什麼要貪慕虛榮的和他在一起,我跟他的身份差太多了,我們根本就沒有共同話題。」

    她聽著我的話,眉頭慢慢皺了起來,顯然是不同意我的話:「像他這種男人,對你感興趣已經是恩賜,還談什麼喜歡,有多少人最後走到一起是因為喜歡呢,不都是湊合。」

    「那你呢,還不是因為喜歡張楚燁所以看不上別的男人,難道你也是在做少女夢嗎,你不是,你是因為喜歡張楚燁,所以不死心而已。」

    她聽完我的話,一言不發的喝著咖啡,之後我們一起去逛商場,逛到了半下午之後,李萱萱的情緒一直很低落,她說,她想去玩。

    我們去了市裡比較有名的夜總會,我最多就在酒吧玩玩,還是第一次來夜總會,本來想著喝點酒,跳會兒舞就回去的,李萱萱卻非要訂個包房,她要了一個小房,最低消費兩千,對於我這個平民,無疑是負擔不起的數字,之後,她又叫了兩個男公關!

    「這……」我猶疑的說道。

    「宋瑤,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再說,我們只是喝個酒而已。」她指了指一個男人,然後又指了指我說:「你今天把她給我伺候好了。」

    那男人低著個頭,過來了我身邊,倒也規矩,和我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再看看李萱萱她已是窩在那男人的懷裡,泫然欲泣,她是不是遇上什麼傷心事了。

    我身邊的這個男人已經給我倒好了酒,淡淡的說:「喝一杯。」

    杯子發出清脆的響聲,我卻只微微抿了一口酒,我放下了杯子,盯著男人的側臉,說實話,他長得沒有李萱萱的那位好看,但是身上卻縈繞著一種淡淡的氣質,讓人移不開眼,有些沉默,有些清冷。

    「你沒有煩心事?」他說話聲音冷冷的,沒有音調。

    「有,只是我不想喝酒,喝醉了,我的煩心事也不會消失。」就算我爛醉如泥,戊戌也會風光自在,我喝醉了,傷的卻是自己的胃。

    「難得糊塗。」他講,和我放在桌面上的酒杯相碰了一下。

    我心生著一股子怒氣,卻還是沒有端起那杯酒,衝動,是愚蠢,我如是想著。

    眼見著一瓶『干邑』被他喝的見底,我趕忙拉住了他要倒酒的手,我的手猛地一抖,只覺得他的手涼的如同酒杯里的冰塊,他詫異的看著我。

    我說:「你別喝了。」

    「你是怕我喝醉?」

    「不是,你把這瓶酒喝完了,萱萱又得拿新的,這酒這麼貴,都被你給喝了,我都心疼。」

    「可你不喝。」

    他那雙眼睛,在燈光下閃著沉淪的光線,魅惑之中,帶著一絲疏遠與冷靜。

    「誰說我不喝的。」我還是衝動了,拿起那瓶酒,就往嗓子里灌,嘴巴剛碰到瓶嘴,就被他給抓住了,他倒了一點酒,加了許多蘋果汁,然後放在了我手上,不冷不淡的說:「喝吧。」

    「為什麼要給我兌蘋果汁?」

    「會甜一些。」

    聽他說甜,我就閉了口,畢竟我對甜這種味覺,無法抗拒。

    一杯酒下肚,並沒有什麼感覺,甜甜的,和飲料一樣,李萱萱給我要了一瓶新酒之後,滿臉通紅的對我說:「宋瑤,我去吃快餐了,你們兩個好好聊。」說完,她就走了出去。

    「吃快餐?這有什麼快餐,我有點餓了。」

    他眼底閃過一絲促狹的笑意,說:「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快餐,你要吃么?」

    我的臉一下變得通紅,跟他碰了一下杯子:「我比較喜歡喝酒。」

    「你的身上為什麼這麼冷。」剛剛不小心摸到他手時,我就有這個疑問了,現在似乎,越來越冷了。

    「我很冷?」

    我點了點頭。

    「不如到我懷裡試試。」

    大概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我鑽進了他的懷裡,不滿的說:「一點都不暖,反而越來越冷了。」

    我睜開迷濛的雙眼,竟看到了一片白皙的皮膚,而腰一下是一團黑色的霧,我猛地起身,頭頂撞到了男鬼的下巴。

    他有些不樂的說:「昨夜才說我的眼睛像夜晚,眼神像流星,今天卻認不出我。」

    他的上半身就這麼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縱然有些蒼白,卻掩蓋不了陽剛之氣,尤其是手臂的線條,溫柔卻具有力量。

    他的眉毛斜飛入鬢,英氣逼人,臉部線條宛如刀削,黑色的短髮用髮蠟梳到了後面,有幾縷頭髮零星的散落下來,擋在他那雙夜晚一樣漆黑的眸子前,更添幾分蠱惑。如果配上嚴謹的中山裝,他看起來,就會像一位風度翩翩的民國佳公子。

    只是——他是裸著的。

    「你為什麼不穿衣服?」我說著,臉漲紅了。

    「不想穿。」他言簡意賅的答。

    「那你這個樣子被那些女鬼看到了怎麼辦,多丟人啊。」

    他不理會我,執拗的說:「為什麼沒認出我。」

    我沉默。

    他眉頭壓低,鼻尖微皺,一副不開心的樣子:「信口開河。」

    「隱……隱夜。」叫一個鬼的名字,還是有些奇怪。

    他用餘光睨著我。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咽了一口口水「你知道……馬薇是怎麼死的嗎?」

    他沉默,我又問:「那天,我在辦公室遇見馬薇的那天,你有沒有附身張楚燁。」

    他周身的氣壓都變低了,幽幽的反問我:「如果我說有,你會怎樣,如果我說馬薇的死和我有關,你會怎樣。」

    我看著他,一時間忘了他竟是個鬼。

    「如果真是這樣,我希望你能早日投胎。」

    「我為什麼不肯投胎。」他猛地沉聲道,把我嚇了一跳,他的兩眼變得通紅,如同初見的那般「我這樣不肯投胎,忍受孤獨,忍受折磨,你以為,這些都是我願!」

    桌子一下子翻了,從中斷成了兩半,東西碎了滿地,我知道……他發怒了,我怕,我怕他會殺死我。

    他與我怒視兩秒之後,突然消失了,我的心跳還沒有平息,這隻鬼,是在跟我生氣嗎。

    那個被隱夜附身的男公關在他離開之後,便醒了過來,他疑惑的看著四周,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隱夜在附在他身體里的時候喝了許多酒,所以他現在有些暈暈乎乎的,看著這滿目狼藉,跑去報告了他的領班,領班對我說,這些是要賠償的,闖了禍,不能讓李萱萱去賠償,一共是一萬八千塊,可我哪有這麼多的錢。

    路過的人將我團團圍了起來,都在看熱鬧,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就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

    「不如過來陪哥哥喝兩杯,這錢我出了。」我抬眼,只見一個大腹便便,滿臉胡茬的中年男人,一臉色相的看著我。

    我對領班說:「能不能先欠著,我慢慢的還,我真沒有這麼多錢。」

    中年男人拿出兩捆百元大鈔,和那領班交換了個眼色,錢還沒放到領班手中,一張閃閃的金卡就率先到達。

    中年男人咒罵了一聲媽的,就像身後的男人揮起拳頭,瞬間,就傳來了他的慘叫。

    「可以啊,都會來找少爺了,怎麼,被伺候的好嗎。」戊戌靠著包間的門,雙手橫放在胸前,臉上沒有半點笑意,就算不看他的眼神,我也知道,他現在狠生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