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75.被抓了起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75.被抓了起來字體大小: A+
     

    他穿著白色的西裝,和西褲,將他高大的身形展現的淋漓盡致,他舉著黑色的大傘,在黑白間的極度反差中,背影看起來有些蕭索。

    究竟,讓他這麼努力地是什麼,他為何寧願承受這樣的痛苦,也要像個正常人去生活?

    我唯一知道的是,戊戌他變得越來越強大了,因為他之前並沒有告訴杜梓霜他對陽光過敏,之所以沒有告訴,是因為他那時候即使撐著黑傘也不能出現在陽光下,而現在,不一樣了。

    他這樣的變化讓我感到害怕,害怕有一天戊戌會越來越強大,強大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到時候,我、或者說整個人類,不知道將面臨著什麼,我這樣的幫他掩蓋,是對還是錯?

    酒席我是不準備去了,可正準備逃得時候,張楚燁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我的背後,把我嚇了一跳。

    「老、老闆,你不是去追杜小姐了嗎?」

    「她已經沒事了,剛看到陳琰去找她了。」

    我好奇的看著張楚燁,只見他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他說:「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你今天看起來有點不開心,對了,老闆,你最近睡覺睡得好嗎?」

    他摸了摸鼻樑,笑著說:「怎麼問起這個來了。」

    「哦,我看你臉色有點不太好,你要是失眠的話,晚上睡覺就在枕頭底下放把剪刀,或者去寺廟裡燒燒香。」

    話在嘴邊徘徊了半天,我還是決定不把上次看到他被附身的事告訴他,說不定那個鬼並沒有一直跟著他。

    不知道為何,在我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張楚燁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他問:「宋瑤,你看到什麼了嗎?」

    我搖了搖頭說:「沒看到什麼,就是看你臉色有點不太好。」我移開了眼,因為在接觸到張楚燁的目光的時候,我覺得渾身發冷。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看出張楚燁的不簡單,他當初為什麼會錄用我,又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接近我,我想不出個所以然,乾脆放空腦袋,等著時間去解決這一切。

    「冷瑤……」迷迷糊糊中,我又聽到了這麼一聲呼喚,驀然轉頭,只看到張楚燁那張不在狀態的臉。

    許多沒有去教堂的人,已經在『醉仙樓』等著了,去的時候,已是人聲鼎沸,絲毫沒有被剛剛的小插曲給影響。

    但是杜老爺子顯然過不去心裡這個坎,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一臉陰沉的把戊戌拉倒了一邊,我的聽覺,又不合時宜的靈敏了起來,撥開嘈雜的人群,直直的跟著戊戌走了過去。

    我聽到杜老爺子帶著怒氣的聲音說:「陳琰,我器重你才把女兒嫁給了你,說實話,以你的資歷和背景,就算再努力個幾十年也沒資格娶我的女兒,現在你羽翼未豐就開始朝三暮四,給我們杜家丟臉。到時候你要是有點成就,豈不是要爬到我們杜家頭上來!」

    「岳父,我沒有這麼想,您誤會我了。」

    「好,那我今天倒是要聽聽,我怎麼誤會你了!」

    戊戌的聲音沒有一絲的慌張,完全符合他一貫的作風,他說:「我剛剛只是在看張楚燁,張總,他跟霜霜的關係您也是知道的,我當時只是想告訴他,以後霜霜是我的妻子,他不要再惦念著她了。」

    「這麼說,你跟那女孩沒有關係?」杜總問。

    「沒有關係,不過是通過張楚燁見過幾面而已。」

    「很好。」杜總說著,不知道在幹什麼,一下子沒了聲音。

    我正準備放棄聽他們的對話時,杜老爺子的聲音又響起了:「喂,小劉嗎,把那個女孩給我綁了。」

    兩秒鐘的沉默之後,杜老爺子開口了,他說:「如果你真的跟這個女孩沒有關係,就不要插手這件事,我也不想看到張楚燁來救她。」

    「是,您放心,岳父。」

    我渾身的毛孔都收縮了起來,沒想到戊戌的一個眼神,竟會為我招來這樣的禍端,這個杜老爺子怎麼會這麼心狠手辣!

    門口都是他的人,我當然不能往門口跑,我橫衝直撞,不知怎麼回事竟跑到了后廚,雖然上面寫著大大的閑人免進四個字,但我還是推開門進去了。

    這個房間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樣,燈光昏暗,且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我沒有想多,可能這裡的肉食都是現宰的,這裡是個屠宰的操作間。

    房子里陰濕黑暗,正好適合我藏身,不僅沒有害怕,還為自己找到了這樣一個地方感到開心。

    聽到外面有響聲,我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手不小心摸到了菜板上的東西,頓時,我渾身的汗毛都根根豎立了起來,這上面竟然是——人的大腦!

    我抑制不住的嘔吐了起來,好像有一隻手從我的食道伸了進去在往外拉扯我的心肝肺一樣,我的腳步顫顫巍巍,不小心踩到了一個人的大腿,那圓滾的觸感,讓我頭皮都麻了起來。

    「唔……」一聲輕不可聞的嚶嚀響了起來,我回頭,只見雜亂的黑色塑料袋裡躺著一個人,他的嘴被黑色的膠帶給封住了,兩眼通紅,求救似得看向我。

    我的手剛碰到他嘴邊的黑膠帶,門就被『吱呀』一聲從外面打開了,我渾身都緊繃著,看著一個大鬍子男人拿著沾血的菜刀一步一步怪異的走了進來。

    「小姐,你走錯地方了吧。」他的聲音陰沉,沒有一絲起伏,手裡拖著一個人腿,在地上留下長長的血跡,我的眼睛開始發黑,整個人處於獃滯的狀態。

    被封住嘴巴的人求救的看著我,他在求我不要走,我看到他眼睛里流出恐懼的淚水,我看到他眼底的無助和期盼,還有渙散,可是我被嚇傻了,說不出半句話,我怕我只要弄出一點聲響,被放上案板的就是我!

    「你沒有看到閑人免進四個字嗎,既然進來了,想走,恐怕沒這麼簡單!」

    大鬍子話音一落,只聽到『哐』的一聲,他把手中的大腿剁成了兩半,頓時鮮血濺了我一臉,我顫抖著手指,把眼前冰涼的血液抹去。

    大鬍子拿起一節大腿,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便扯下了一大塊肉,我看到皮膚底下白花花的脂肪,還有肌肉底下陰森森的白骨,隨著大鬍子吞食的動作,有不少碎肉落了下來,不知道從哪涌過來十幾隻跟貓一樣大的老鼠爭食碎塊,黑黝黝的老鼠拖著長長的尾巴,齜牙咧嘴的打架,用自己的嚙齒把對方咬的血肉模糊。

    大鬍子滿嘴都是鮮血,他嘿嘿的冷笑,扛著剩下的大腿向我走了過來:「小姐,人肉很美味,你要不要來一點。」他撕下大腿上的脂肪,就要往我嘴裡塞。

    「我不吃!」

    我猛地驚呼,一下子醒了過來,我渾身都濕透了,發現自己竟然半跪著上半身趴在一面牆上,我看了看四周,完全和剛剛一樣,唯獨少了那個標有『閑人免進』四個字的門。

    而那個門的位置,正好就在我趴著的這面牆上!

    這一切,真的是巧合嗎,可我又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趴在這面牆上,睡過去呢?

    不等我做過多的思考,杜老爺子的手下已經找到了我,他們恭敬的對我說:「小姐,老爺想要借個地方說話。」

    「對不起,我不去。」

    我推開了他們,就佯裝淡定的往前走,還沒走幾步,只感覺一根又細又小的針插在了我的屁股上,頓時,我的大腦開始模糊,身體不聽使喚的東倒西歪,沒走幾步,就哐的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麻……醉……槍!

    「她怎麼樣了?」

    「回老爺,還在昏迷之中。」

    「好,現在讓她給我醒過來。」

    我被兜頭潑了一桶冰水,渾身一個機靈,睜開了酸痛的雙眼,渾身酥酥麻麻的,連骨頭都會一碰就碎。還沒有回過神來,身上就被抽了一鞭子,火辣辣的如同在傷口上抹了辣油!

    剛睜開眼睛,一束強光就照射了過來,我眯著眼睛,眼淚不停的往下流,一切發生的太快,我措手不久,整個人如同掉進了冰窟窿,才后之後覺得意識到自己真的惹上事情了!

    「你叫什麼。」

    我也沒有遮掩,直接告訴了他我的名字。

    「你跟陳琰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

    他打了個手勢,強光燈被撤了下去,我眼睛疼得厲害,像被火烤過了一般。

    杜老爺子走到了我的面前,說:「我一把年紀了,沒必要和你這個不成氣候的小姑娘過不去,當然了,我這麼做一來是想給我的寶貝女兒出口氣,無論是陳琰還是張楚燁你都另她不順心,二來是為了試探陳琰跟你有沒有關係。」

    「其實,這倒是次要的,你跟陳琰有沒有關係通過別的方法也看的出來,如果你們有關係,那我今天就是在測試他的人品,男人嘛有幾個女人很正常,我可不像你們這些小年輕糾結一心一意的事情,但是這人品可是決定一生的事情,我要看看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能看出什麼來,如果他來救我,就一定代表我倆有關係嗎。」我直視著杜老爺子那雙渾濁的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