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72.陌生的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72.陌生的臉字體大小: A+
     

    但是我可沒有他那麼大的魄力,這情形,雖沒有捉姦在床那麼嚴肅,但也差不太多。

    我說:「杜小姐,你誤會了。」

    「我誤會什麼了,看你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卻還不忘了勾引別人的未婚夫。」

    我看向戊戌,多希望他這時候可以站出來為我說句話,可是他沒有,完全一副隔岸觀火的姿態,倒是張楚燁,勸道:「行了,梓霜,這裡是醫院,大吵大鬧的不好。」

    杜梓霜這隻火藥桶一下子便被點燃了,她有些荒唐的對張楚燁說:「我說你也太可笑了吧,剛剛那一幕你沒有看見嗎?你心大,頭上長著綠油油的草也無所謂,可是我心沒有你那麼大,她勾引了陳琰,你眼睛長這麼大沒有看見嗎!」

    「我相信宋瑤不是這種人。」張楚燁雲淡風輕的說道。

    「我看你是瘋了!」

    杜梓霜向我走了過來,冷睨著戊戌:「你給我讓開。」

    戊戌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杜梓霜乾脆不管他,一個巴掌向我甩了過來,就在她的手要碰到我的臉的時候,戊戌猛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力氣之大,以至於杜梓霜死死的擰著眉頭。

    他把她連拉帶拖的拽了出去,我的耳朵不受控制的靈敏起來,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杜梓霜說:「我昨晚都那麼主動了,你還是沒有反應,是不是因為你喜歡的是她?」

    「不是,我們都要結婚了,我是為你負責。」

    「可你剛剛。」

    「我剛剛……你就那麼想知道?」

    「嗯。」

    我感覺自己的耳朵都支了起來,想聽聽戊戌的回答,他說:「我在確認她幾天沒洗澡了。」

    杜梓霜嗤的一聲笑了出來,說:「那你確認了嗎?」

    「恩,得有好幾天了。」

    然後我就聽見杜梓霜銀鈴一般的笑聲,她嬌滴滴的說道:「陳琰,不要離人家這麼近啦,我會想吻你。」

    「那就吻啊。」

    「不要,我害羞。」

    我有些鬱悶,聽覺已不再像之前那麼靈敏,甚至覺得,周圍來往的人群好吵鬧,每發出一下聲響,都極其刺耳,我捂住耳朵,蜷縮在病床上。

    「宋瑤,你怎麼了?」張楚燁向我走了過來,一臉的擔憂,大概是因為戊戌的話,我對他產生了一些隔閡,我稍稍的躲避了他一下,他心細的察覺到,就沒有再問。

    我這是在傷心嗎,傷心戊戌他通過諷刺我來取得杜梓霜的歡笑,對啊,他們兩個人的事,為什麼要埋汰我呢?我害怕,害怕杜梓霜會當著大家的面來嘲笑我。

    杜梓霜端著粥過來,我接過,說了一聲謝謝,她回了一句不用謝,然後向我靠近,擰著鼻子一臉嫌棄的對張楚燁說:「楚燁啊,你的小秘書多久沒洗澡了,身上都酸了。」

    我的臉蹭的一下子紅了,並不是因為杜梓霜的冷嘲熱諷。

    我昏倒之後,張楚燁就把我送到了這裡,當時在墓道里出了一身的汗,不僅如此,還沾了一身的土,自然是髒的不行,而戊戌,剛剛竟這麼舔了我的脖子,他對杜梓霜說我身上有味,根本就不是在調侃,我越想越覺得無地自容,臉都快縮到了肩膀里。

    「你可真是金貴。」張楚燁向杜梓霜走了過來,眼睛看著她的頭頂上方,嘴角一提,說:「我離你這麼遠,都聞到頭油味了,剛剛陳琰還用下巴頂著你的頭頂,也是挺拼的。」

    「你胡說!」杜梓霜漲紅了臉,看向戊戌,想要戊戌給她澄清,可是他卻什麼也沒有說。

    「我要回了,陳琰,我們走。」

    戊戌走之前,回頭看了我一眼,我真的不明白他了,他到底想幹什麼?

    「老闆,你也累一天了,趕緊回家好好休息休息,我明天就好了。」

    他點了點頭,說:「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來接你。」

    我重新躺回了病床上,眼睛又恢復了正常,不再像之前在墓道里具有夜視能力,可我心情糟糕透了,我卻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糟糕。

    入夜了,萬籟俱寂,門口突然站了一個高大的黑影,我看不太清,卻有種異樣的感覺,我形容不出這種感覺是什麼,只覺得心慌的厲害,呼之欲出。

    我用拳敲了敲心臟,小心翼翼的問:「是誰?」

    那身影一怔,一瞬間便消失無蹤了,我意識到自己看到了不幹凈的東西,在這個醫院裡,不知道會有多少鬼魂,我拉過被子,蓋在頭上,哆哆嗦嗦的入睡,躺了許久還是沒有半點睡意,反而有點想上洗手間。

    上完洗手間之後,不知到是哪根神經抽了,我竟鬼使神差的走了出去。

    走廊里的燈光不甚明亮,照射在地上,泛著青藍色,一個熟悉的黑影從走廊盡頭的病房裡走了出來,在他出來的瞬間,病房裡爆發出撕心裂肺的哭聲。

    病人死了……

    他就這麼站在走廊的盡頭,與我遙遙相望,筆直且修長。

    我渾身抑制不住的顫抖,向他跑了過去,周圍傳來護士忙碌的聲音,病床轉動的聲音,家屬哭泣的聲音,然而那個罪魁禍首,竟是一臉無所謂的帶著冷笑!

    我抓住了他的襯衣,牙齒緊緊的咬合在一起:「是你乾的!」

    他低頭瞟了一眼我的手,不可置否。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四周的嘈雜,幾乎將我的聲音淹沒。

    「我為他減少一點死亡的痛苦,不好嗎?」他聲音淡淡的,沒有一點的感情色彩。

    我頹喪的鬆開了手:「戊戌,我知道我管不了你,是我自以為是了。」

    我轉過身,走回了病房,他也沒有追過來。

    我總是在請求他不要做傷害人類的事,但我從來都不能制止。

    出院之後,為了保險起見,我從家裡搬了出去,在公司的附近租了一個房子。租金是爸爸媽媽掏的錢,本來讓他們只付一個月的,結果他們卻給我付了一年的,他們說讓我先別管租金了,把錢能存的就存了起來。

    我說我要存錢買房,卻被爸爸媽媽給笑了一通,現在這房價,我就算不吃不喝,沒個一二十年也買不起,還是現實點,找個能買的起房的男朋友。

    說到這,老媽又說:「我看那個張楚燁還有戊戌都挺好的,兩個你隨便挑一個,都夠少奮鬥二十年的。」

    我瞪了老媽一眼:「人家不喜歡我,再說,婚姻講究的是門當戶對,我配不上。」

    「哎呀,這個嘛,得靠你自己努力了,跟家庭沒關係。」

    對呀,誰不想少奮鬥二十年呢,所以戊戌,才會娶了有錢家的小姐。

    張楚燁那天發的朋友圈,讓我在公司里著實火了,連咖啡都不用自己泡了,而且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禮物,我沒有辦法,就在桌子上貼了一張便利貼:今年沒過節不收禮啊,不收禮。

    第二天一來上班,禮品卻仍是堆滿了。

    「宋瑤,晚上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去吃飯。」

    「宋瑤,最近新開了一家甜品店,一起去嗎?」

    「宋瑤,一起去看電影吧。」

    「宋——」

    「幹什麼啊,都不工作了,要造反嗎!」

    說話的人是人事部的李萱萱,雖然她橫眉豎眼一副恨不得把我萬箭穿心的樣子,但此時她確實將我解救於水深火熱之中。

    李萱萱將我桌子上的禮物全都扔進了垃圾桶,對四周的人喊道:「誰讓你們在公司送禮的?」

    我聽到了周圍有人小聲的說,母老虎又發威了。

    李萱萱穿著緊身的職業套裝,手放在了我的桌子上:「宋瑤,你跟我來辦公室。」

    進到她的辦公室,我以為她要對我說什麼嚴厲的話,結果她卻遞給我一份文件說:「去十八樓,把文件送給老闆吧,對了,我記得你剛來公司的時候,我就告訴過你,不要去十六樓電梯對著的那個房間,現在,再提醒你一下。」

    「恩,知道了,謝謝經理。」

    李萱萱的紅唇勾勒出一個優雅的微笑,我向她俯了俯身,就上樓了

    我按了十八樓,不一會,只聽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我出了電梯,只見正對著的是一個被紅色油漆寫著禁字的門,我心中一個激靈,條件反射的回頭看,只見電梯上赫然寫著,十六樓!

    我箭一般的向電梯衝去,可它卻在我快要到達的時候,『叮——』的一聲關上了。

    我拚命的按上去的鍵,電梯卻一路往下走,我的身上都涼透了,整個人哆哆嗦嗦的站在電梯前,雙腿都被綁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一個涼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手就像是剛從麵粉袋裡拿出來一樣蒼白,手指的末端,長著又尖又長的純黑色指甲,戊戌?

    我回頭,竟對上了一雙血紅的眼睛,僅僅一個瞬間,那雙手還有眼睛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那用紅油漆寫的,大大的『禁』字。

    我手扶著牆壁,雙腿都在發顫,求救的看著電梯的數字,正一點一點的往上走。

    突然,我渾身僵住了,那隻涼手竟摸上了我的小腿,慢慢的,走向我的大腿,將我的裙子掀了起來!

    我抓住裙擺,渾身僵硬的不敢回頭,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音,那雙手摸向我的腰,沿著我的背,直到我的臉龐,我的餘光瞟見了他黑色的指甲,整個人如同掉進了冰窟窿里。

    他突然抱住了我,冰涼的身體與我相貼。

    『叮——』的一聲,電梯門終於打開,我啊的一聲尖叫,沖了進去。

    就在電梯門關閉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張完全陌生的臉,皮膚像張白紙,雙目漆黑如炬,看著我的眼神,竟帶著些哀愁!

    我抓住了電梯里的扶手,忽然發覺,身上已是濕涼一片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