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70.墓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70.墓室字體大小: A+
     

    我帶著困惑坐了下來,一聲不響的吃飯,果然沒吃幾口,張楚燁就問姥爺:「爺爺,你剛剛說的那個藏有寶物的山是那座山。」

    姥姥聞言瞪了一眼姥爺,顯然是責怪他嘴巴不緊。

    姥爺倒是覺得沒什麼,大方的說:「那是早幾年的事情了,當時鬧大飢荒,能拉出來的寶貝都拉出來了,和洋人換成了糧食。」

    張楚燁放下筷子,眼裡閃爍這我看不懂的深邃:「那……當時有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

    姥爺轉過頭,開始吃飯,張楚燁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我卻看的真真切切的,姥爺說:「沒什麼奇怪的,就是個墓塌方了,抱出來的都是殉葬品。」

    姥爺的神情有些閃爍,顯然是撒了謊。

    張楚燁追問道:「那墓主人呢?你們沒有看見?」

    「誰會去看那死人呢,我不知道別人看見了沒,反正我沒看見。」

    我趕緊解圍道:「好了,快吃飯吧,再講菜都涼了。」

    張楚燁笑得一臉溫柔:「宋瑤,你覺得我的手藝怎麼樣?」

    「好吃,太好吃了,謝謝老闆。」

    吃過飯之後,姥姥姥爺去房裡睡午覺,張楚燁坐在葡萄架下的藤椅上玩pad,我一個人來到廚房收拾,收拾完之後,張楚燁突然把我叫了過去,我還沒有問幹嘛,他就從包里拿出來一隻護手霜,給我抹了起來,明明只有手在他手中,我卻覺得如同鋒芒在背。

    我把手抽了出來,尷尬的說:「老闆,我自己來吧。」

    他嗯了一聲,給我把包里瓶瓶罐罐都拿了出來:「還有防晒乳,全身都抹一下,這些本來是我要周一上班的時候給你的,結果你卻請了假,我就把它都帶了過來,新的。」

    「老闆,當你公司里的員工太好了。」

    「並不是每個人。」

    我察覺到氣氛不對勁,趕緊岔開話題:「老闆,你下午要幹什麼去。」

    「所以讓你抹好防晒霜。」

    恩?我疑惑。

    他不緊不慢的說:「下午,我們就去你姥爺說的那個地方。」

    「去那裡幹什麼?」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他低頭開始玩ipad,不再回答我,我也會察言觀色的閉上了嘴巴。

    雖然我也挺好奇姥爺說的那地方還有沒有寶物,但我晚上還有要事在身,實在不想在別的地方耗費精力。張楚燁這次來塔塔村,顯然是帶有目的性的,說不定就是為了這個地方,他都說要我跟著一起去了,就明擺著我不能拒絕。

    我本來還想向姥爺打探一下那裡的,誰知姥爺睡得香,張楚燁也催的急,我也就沒問,跟著張楚燁上山了。

    張楚燁租借了一輛桑塔納,跟他的豪車自是差遠了,還好他開的也還順手,我們去集市買了手電筒,水壺,鐵鍬,麻繩,打火機,榔頭之類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要去買兇殺人呢。

    當然,我們沒有盜墓這麼高端,張楚燁好像要去看一樣東西,這與他之前問過的墓主人,有一定的關聯。

    車開到後山的地方,就開不進去了,我跟張楚燁下了車,他眼尖的看到了之前的那個藏有屍體的蛇洞,他疑惑的說:「這洞口怎麼是黑的呢。」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當時戊戌挖的那個可供一人通過的通道,已經被堵了起來,要不然張楚燁一定會想進去一探究竟。

    「老闆,咱先別耽誤時間了,快點去你要去的地方吧。」

    走了一段路程,我們發現這後山之後還有個小山,我們必須從大山與小山之間的連接處走過去,中間的這條狹窄的路,隨著梯度的增高,逐漸變寬。更形象一點,我們所處的地貌形態就是一個倒著的三稜柱。

    此時正直八月中旬,天氣還很炎熱,可走在這個縫隙中就如同被兜頭潑了一身冷水。

    「這,這裡好冷啊。」我打著哆嗦說道。

    張楚燁走了幾步,身形猛地一頓,停了下來,我正想問什麼,他卻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自然的噤聲。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張楚燁趴在地上如同出了神,過了許久才緩緩站起身子。

    「你在聽什麼?」

    他把鐵鍬一把插在了地上,說:「這是個風口。」

    風口?可我並沒有感覺到那裡有風啊。

    「上次你說你是個迷信的人,那我現在告訴你,我也是個迷信的人,我說的這個風口,是鬼風口。如同氣球會漏氣一樣,陰間也會漏氣,這裡就是那個漏氣口,陰氣源源不斷的送入,使這裡成為天然的養屍地,埋在這裡的人,可千年不腐。」

    我心跳猛地漏了一拍,畢竟他口裡的這個千年不腐,我是親眼所見!

    我故意打趣道:「老闆,你又不是順風耳。」

    他的表情很嚴肅,肌肉也很僵硬,他說:「你聞聞這四周,是不是又點腥味,卻又不臭。」

    其實這種特殊的氣味,我在一開始過來就聞道了,但沒覺得有什麼奇怪,腐爛的樹葉、植物甚至剛浸過雨的泥土,不都帶著一股子腥味。

    他說:「這種氣味,就是養屍地的氣味。你看看上面。」

    我抬頭,順著他的手指看,他指著大一點山的山頂,順著山脊這麼指下來,邊比劃著邊說:「馬車將屍體運送過來,然後倒在了這條陰溝里,千年以前,這裡或許積滿了屍體,而我們問到的腥味,就是這血腥味。」

    我的臉色變得刷白,似乎真看到了那不計其數的屍體,將我們所站的這個倒三角,全部填滿了。

    「這只是一種猜測罷了。」張楚燁看我有些不對勁,出聲道。

    他握著鐵鍬,把鐵鍬有往下插了一些:「如果有人埋在這下面,那麼,他一定會變成殭屍。」

    我不知道張楚燁是從哪聽到這些的,待他說完這一系列的話之後,我已經冷的發抖,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所以說他今天把我帶到這裡,有別的目地?

    不,繼而,我推翻了自己的這個猜測,我肯定張楚燁確實知道什麼,他也在尋找些什麼,但他一定沒有真本事,要不然,他早就會發現戊戌根本不是人。

    「難道……我們要從這裡挖下去?」

    他扭頭,笑笑說:「傻瓜,那得要挖到什麼時候了。」

    他又恢復先前的樣子,此情此景,我無瑕顧及他言語中的肉麻,他說:「現在給你個選擇,要麼回去,要麼跟我一起。」

    「咦?那你之前為什麼要帶我來?」

    「想看看你的反應,看來,你然什麼都不知道。」

    我被他說的雲里霧裡的,也沒有好奇心過重的去問他到底在說什麼,三秒之後,我做了一個深呼吸,對他說:「我跟你一起。」

    他嘴角揚起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讓我看起來心裡有些不舒服:「那好,跟我走。」

    他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手畫的地圖,地圖上有兩個標有紅點的位置,經過我的判斷,這其中的一個紅點,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那麼另一個紅點,大概就是入口了。

    這個地圖,顯然不是我姥爺畫的,那麼他是哪來的呢。細看之下,我心生疑慮,只見這個簡略的地圖畫的極其扭曲。

    我們畫直線的時候,雖然畫不出筆直,但也不至於畫出來的一條線,如此動蕩,就好像是人的手在劇烈的抖動下畫出來的一樣。

    我曾經見過這樣的線,那是逛貼吧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吧友發的圖,圖上是他請筆仙時在白紙上畫下線,也如同這樣抖動,難道說……

    我古怪的看了一眼張楚燁,只見他專心致志的看著手裡的圖,並沒有注意到我,張楚燁到底想要做什麼呢?我用力的回憶,卻找不出蛛絲馬跡。

    我跟著張楚燁的腳步,一路上渾渾噩噩,將近走了半個小時,才停了下來,我身上的水也已經被喝了個精光。並不是因為渴,而是這一路,冷汗直流。

    正如姥爺說的,山體塌方,墓室被顯露了出來,但是經過這麼些年的雨水沖刷,墓室被埋了大半。

    張楚燁默不作聲,揮起鏟子就挖,大約挖了一米多深,通往墓室的甬道被挖了出來,我和張楚燁跳了下去,從甬道走了進去,墓室很簡單,連青石板都沒有鋪,頂也沒有做,更別談什麼機關了,主室和兩個耳室的東西早就被洗劫一空,裡面空氣不流通,且塵土飛揚,逼的我咳嗽了起來。

    張楚燁冗自說了一句忘了買口罩,就一把脫了自己的體恤說:「別顧著衣服上有沒有汗味了,先捂著點。」

    他打起手電筒,在主室看了幾番之後,便從正中央的長方形石台下摸了幾下,忽然他臉色一變,我奇怪的看著他,他對我說:「這個石台,被打開過!」

    說完,他不知道抓住了什麼,猛地一拉,石台便翻到了旁邊去,原來,石台下面是空心的。

    見他跳了下去,我也不敢耽誤,跟著下去,他從下面接住了我,我們兩個貓著腰,進了這隻限一人通過的甬道。

    張楚燁的步伐快極了,我必須小跑著才能跟上,跑著跑著,我腦海里竟一閃而過姥爺在這甬道里奔跑的身影,頓時生了一層雞皮疙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