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68.壞殭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68.壞殭屍字體大小: A+
     

    我猶豫了半天,才說了一句:「好,做了這件事我們就兩清了。」

    他似疲倦的合上了眼睛,聲音沙啞:「宋瑤,可不可以陪陪我。」

    「當然不可以了,男女授受不親,等你和杜梓霜結婚了,她有的是時間陪你。」我立馬一口回絕。

    見他眼神中閃過一縷落寞,我更加嚴厲的警告自己,一定不能被他的演技騙到!一定不能心軟!

    可是,半夜的時候,我竟鬼使神差的跑到了我的卧室,見他還沒灰飛煙滅,一口氣才鬆了下來。

    正準備走,卻被他拽住了手,我死死的往外拉,都沒有成功脫困。

    他手掌心的繭子很厚,就像常年拿著農具的爺爺的手一樣,但戊戌,正如媽媽所說,一副器宇不凡的樣子,自然不可能是種地的,那他這手上的繭子是哪裡來的呢?

    被這隻大手包裹著,心裡竟然升起一股安全的感覺,這種想法真是可笑,他明明可以分分鐘取我性命,我居然還覺得他安全?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看來,我真的是該找個男朋友了,要不然,一個殭屍對我好一點,我都會覺得溫暖。

    突然想起他之前在老樹下問的那個問題,他問:「宋瑤,你喜歡我嗎?」

    我看著眼前毫無知覺的戊戌,心中泛起了從未有過的漣漪,他可是只殭屍啊,難道說,我真的喜歡上他了?

    怎麼可能!

    我冷冷的從他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真的想走的時候,誰又能拉的住呢?我之所以在他的手中僵持了這麼久,大概是因為那一刻,我在貪戀他的手掌。

    我出了卧室,蜷縮在了沙發上,看著窗外漸漸變淡的月亮,腦海里卻一直回放著戊戌倒在浴室的情景。

    或許是因為人對弱者會產生一種與生俱來的同情,在看到他倒下的那個場景,我心中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我以為戊戌會一直像一個天神一樣屹立不倒,卻沒想到他在脆弱的時候,會是如此不堪一擊。

    不吸人血又怎樣,沒有人會感謝他,沒有人會理解他,甚至,當他身份暴露的時候,所有人都會反過來殺他。

    這次去了塔塔村,做完他吩咐的事,以後,只要不與我的利益相衝,他是死是活,就與我沒有關係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戊戌已經離開了。

    然而奇怪的是,我竟躺在了床上,不僅如此,床單也被換了,被套套的很醜,顯然不是我媽媽的傑作。

    最更重要的是,我身上穿的是睡衣!我昨天睡在沙發上的時候明明就是穿著自己的衣服!

    我看了看錶,爸爸媽媽早已經出去了,可是我媽根本不可能會給我換睡衣,我爸就更不可能了,那就只有……

    我的胸腔里鑼鼓喧囂,五臟六腑都在突突的跳動。

    我條件反射的摸向自己的胸,竟然——沒穿內衣!

    再神經質的褪下睡褲,啊——

    誰給我換的內褲!

    我徹底凌亂了,整個人都快要瘋了,不會真的是……真的是……

    「寶貝,吃飯了。」

    一聲寵溺的呼喚響起,我獃獃的抬頭,只見穿著灰色格子居家服的戊戌正斜倚在門框上,脖子上系了個我媽的粉色圍裙,手裡還掂著個飯鏟。他的左腿慵懶的搭在右腿上,雙手橫放在胸前,笑的跟朵桃花似得,眉眼彎彎,攪亂一池春水。

    我把自己的臉使勁的揪了揪,痛的快哭出來了才不得不承認現實,沒錯,這不是夢!

    「你……你,我……我……」我結結巴巴,哆哆嗦嗦,跟一個癲癇患者差不多。

    他向我努了努嘴,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房間里的晾衣架上掛著兩個粉色的小內內!雖然窗帘被拉得密不透風室內光線很暗,但那衣架上的內衣內褲看起來卻分外顯眼!

    「你!你有毛病啊!」

    我伸手指著我自己的睡衣,向他大吼:「誰要你給我換睡衣啦,你還把我的——」我再也說不下去,整個人又羞又憤,恨不得把面前這個道貌岸然的死殭屍剁成肉醬!

    他完全不理會我的話,而是興師問罪的語氣問我:「你衣櫃里怎麼會有男人的衣服。」他突然把睡褲往下拉了一點,揪出了裡面的內褲:「還有男人的內褲?」

    「我給我男朋友準備的不行啊!」

    我隨手拿起檯燈就砸向他,卻沒想到被他輕而易舉的接住,他嘴角勾起一個淺笑:「那可惜了,這衣服簡直是給我量身定做的。」

    話音落定,他好脾氣的把檯燈又放回了我的床頭。

    我被氣的火冒三丈,趁他走過來的時候,對他一陣猛挖(女生么,打架都這個樣子。)他倒也不反抗,臉皮厚的如同銅牆鐵壁,反而是我先敗下陣來。

    「晨練好了嗎?」

    我聽他這麼講,又生氣又委屈,我一個黃花大閨女,竟然被一個老殭屍給沾了便宜,一想到被他看光光,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說:「你不該謝謝我嗎?我可是頭一回為女人做這些。」

    「誰要你做了!你個老變態!臭不要臉!」我把能罵的都罵了,卻還是難解心頭之恨。

    他不顧我的掙扎,直接把我橫抱起來,摔倒了椅子上,霸道的說:「你給我吃飯,再吵,吸你的血。」

    我聞言,拿起饅頭委屈的塞到了嘴裡,不敢發出聲音,難道便宜就被白佔了嗎,這個死殭屍,色殭屍,虧我昨天還對他萌生起一絲好感,他就是在演戲!

    「宋瑤,你哭什麼?」

    誰哭啦,他眼睛有毛病啊!

    誰知,他不問還好,一問,我更加的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又突然想到他之前那句威脅的話,硬生生的把眼淚給逼了回去。

    他又出聲:「我只是想對你好一點。」

    我看向他,發現他也在看我,那眼神像是在沉思,就算是要對我好一點,也得用對方式啊!

    過了好久我才說:「你要是想對我好一點,就往我銀行卡里打十萬塊錢,你這哪是在對我好,明明就是占我便宜好不好。」

    他哼笑:「你?」

    「我怎麼了。」我頓時不服氣的挺起腰桿。

    「我對你沒感覺。」

    「你這個老殭屍還談什麼感覺,好像你有神經末梢似得。」

    他十指交叉,手肘放在桌面上,看著我說:「快吃飯。」

    我不知道戊戌到底有多少面,現在的他已與之前判若兩人,在我印象里,他是嚴肅的、疏遠的、就算有時會一閃而過一個笑容,也只是浮在表面的。

    我抬頭看他,接觸到他的眼神之後,又趕緊低頭。

    因為現在是白天,所以戊戌不能出去,只能待在我家。

    他坐在沙發上看報紙,我就在旁邊削蘋果吃,以前最討厭吃蘋果,因為覺得削皮太麻煩,可是今天,一會兒就削好一個,一會兒就削好一個,偶爾瞟一眼戊戌,只見他還是在專心致志的看報紙。

    在我削完第五個蘋果準備往嘴裡送的時候,戊戌放下了手裡的報紙,一臉無奈的對我說:「你要吃幾個?」

    我含糊的回答他:「好、好幾個。」

    「過來。」他張開手臂想要摟我,我見狀,趕緊躲到了一邊,像個見了貓的老鼠。

    他輕笑一聲,低吟:「又不會吃了你。」

    說完,他又開始看報紙。

    我對此嗤之以鼻,一個死殭屍,臭殭屍,看什麼報紙,又愛演戲,又做作。

    終於,我打破了尷尬,兩隻手遮住了他要看的字,他抬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扭頭,咳嗽了一聲,問:「我為什麼要吃那些死人的祭品?」

    「你吃了他們的祭品,那些前來吃飯的鬼魂就會跟著你,忘了與你說,如果墳前沒祭品的,你就拔走他墳頂的草。」

    「那,為什麼要在你結婚之前呢?」

    「喜氣會趕走他們,這也是我為什麼不喝血的原因,我要足夠虛弱,他們才會進得了我的身。」

    原來如此。

    他是主動要變得虛弱,並不是因為控制自己不吸血,我還可憐過他,卻不知這一切早是他計劃好的。

    「那……你之前為什麼會說,只是想對我好一點。」

    「宋瑤。」他的眼神里有些歉疚:「這一次,會讓你有些辛苦。」

    「沒事。」我洒脫的說:「反正我不想欠你的。」

    「以前的記憶對你來說真的很重要嗎?擁有了,又能改變什麼?」

    他點了點頭,眼神有些悵然:「我想知道,過了一千年,我放不下的究竟是什麼。」

    第二天,我跟張楚燁請假,說要去鄉下看望姥姥姥爺,他倒是通情達理,很快的應允了,快的讓我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議。

    然而,到了汽車站的時候,嘈雜的人群中站立著一個顯眼的背影,我正準備繞道,那人便眼尖的看到了我:「宋瑤,你要去哪?」

    「咦?」我回頭,臉上掛上一個浮誇的笑容:「老闆,這麼巧啊,你也在這兒。」

    他穿著白色的長袖T恤衫,黑色的九分休閑褲,白色的板鞋,手上還掂著一個Prada的男士休閑大黑包,就這麼搶眼的走到了我身邊,笑著說:「剛好我要下鄉考察,一起啊?」

    我表面上微笑點頭,心裡卻在腹誹:塔塔村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考察個毛毛球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