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67.尷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67.尷尬字體大小: A+
     

    我吃驚的看向戊戌,只見他指尖微顫,脖子上的青色脈絡若隱若現,我一下子急了,忙給媽媽說:「媽,他自己有手有腳的,你別給他夾菜了。」

    然後我一個勁的給媽媽使眼色,媽媽這才狐疑的放下給戊戌夾菜的筷子,自己開始吃了起來。但是你們知道這種感覺嗎,你在這吃飯,然後有個人在旁邊看著,而且那個看著的人還跟你的不熟——哪能吃的下去啊。

    戊戌察覺到我們的尷尬,又夾起菜往口中送,不明真相的媽媽見此倒是很開心的和戊戌有說有笑,只有我在那默默的擔心,我並不擔心戊戌會痛會吐,我擔心的是他吐完之後會咬死我。

    先前他變成銀髮的樣子,我已經見識過了,我脖子上的牙印也不是開玩笑的,我不能保證,他會不會咬死我。他就像一個隨時會噴發的活火山,表面平靜,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爆發。

    「戊戌,你不是胃痛嗎,少吃點。」

    「不打緊。」

    這麼一句古話冒出來,讓我不由得一陣晃神,彷彿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衣袂翩翩的佳公子。

    在某種行為上,戊戌確實還保留這古人的風範,比如坐的時候,坐姿非常端正,吃飯的時候,細嚼慢咽,如果不是爸爸媽媽問他話,他是絕對不開口的,這叫做食而不言。

    突然,我的眼神停到了他的側臉,只見他的側臉上已經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藏青色血管,像蜘蛛網一樣遍布在上面,坐在對面的爸爸似乎發現了什麼異常,正準備勾過頭來看,我一巴掌拍在了戊戌的臉上,故作驚訝的說:「哎呀,你臉上有髒東西,趕快去洗手間洗洗。」

    戊戌聞言,臨走之前還佯裝淡定的對爸爸媽媽禮貌的說:「叔叔阿姨,我先失陪一下。」

    戊戌一走進洗手間,媽媽就滿面春光的對我豎起了大拇指,意思是:「這小夥子好。」

    我瞥了她一眼,懶得和她搭話,真搞不懂戊戌,為什麼不走,現在生出來了這麼多事。

    「這小子有沒有錢?」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挪到了我的身邊,小聲的對我說話,卻還是把我嚇了一跳。

    「沒有。」我想都不想就回答。

    媽媽撇撇嘴說:「當你媽沒見識,我剛剛看了他換下來的衣服的牌子,是阿瑪尼的。」

    我差點被一口水給嗆死,真是服了我的極品老媽:「媽,你變態啊,看別人換下來的衣服幹嘛。」

    「我這不是關心你嘛。」

    「他穿的是假貨,他一點錢都沒有,還特別的虛榮。」

    老媽嘖了一聲說:「我看他不是那樣的人,就算現在沒錢以後也會有,老媽看到這個戊戌,總結出四個字——器宇不凡。」

    我無奈的瞥了她一眼,拋出重型炸彈:「那可惜了,他都有未婚妻了。」

    老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我說:「有未婚妻又怎麼了,在沒結婚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她看看我老爸,自豪的說:「當時你老爸還不是別人的未婚夫,而且還是倒插門,我還不是把他給搶過來了,而且倖幸福福的過到了現在。」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說:「那老爸既然喜歡你,為什麼還要娶別的女人。」

    媽媽不在像之前,一副二二得樣子,而是沉浸在回憶中,一副青澀小女人的樣子。

    她說:「你爸爸那時候沒有事業,雖然喜歡我,卻不敢開口,怕我要求太高他給不了。人一旦喜歡上另一個人,就會覺得自己比他卑微一點,其實那時候,我哪有什麼要求。男人也會想很多,尤其是當他真心愛上另一個女人的時候,但是你爸爸最終還是被理性主宰,準備娶了那個女人。你說,我沒有給你爸爸肯定的時候,他一個快三十的男人,怎麼會為了愛情而放棄實際。畢竟,男人和男孩已經是兩種不同的人。」

    「你說當初要不是媽媽勇敢了,現在哪會有你啊。」

    爸爸的臉早都紅彤彤的了,嘖嘖五十多歲的人了,還害羞呢。

    「媽,現在情況不一樣,我跟戊戌的情況是我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我,你那一套對我不適用。」

    媽媽說了一句,你們年輕人就是嘴硬,等到年紀大了,慢慢嘴就軟了。

    過了一會兒媽媽說:「咦,戊戌怎麼去了這麼久還沒出來,而且裡面沒有一點動靜。」

    也對,我都和媽媽說了那麼些會兒話了,他怎麼還沒有出來。

    「我去看看。」

    推開洗手間的門,我被眼前的景象嚇懵了,戊戌他……竟然躺在了地上。

    他的臉色蒼白,衣衫大敞,滿是傷口,手也被自己掐爛了,死死的握在了一起,再看看我家的洗手間,整整齊齊,甚至連洗手台邊搖搖欲墜的瓶瓶罐罐都完好無損,上次這種情況的時候,我也在場,當時他可是硬生生的把大理石弄成了粉末。

    我把襯衣給他扣上之後,才叫來了爸爸媽媽,他們被嚇到了,趕緊把戊戌抬到了我的床上,我跟爸爸媽媽說他有點貧血,休息一下就好了。

    爸爸媽媽是個工作狂人,所以把戊戌交給我照顧,他們說他們明天得一大早去公司請老闆復職,要是飯碗丟了,我們家就得喝西北風了。

    我不知道這樣對殭屍奏不奏效,把毛巾用熱水濕了以後,放在他的額頭上。

    他的臉色蒼白如紙,嘴唇更是沒有半點血色,他會昏倒,是不是因為沒有喝血的緣故?人貧血的時候都會昏倒,更別說以血為食的殭屍了。

    我把他的襯衣解開,胸膛、腰腹滿是觸目驚心的傷口,全都是拜他自己的鐵爪所賜,我知道,他一定是不想破壞我家,為自己或者……我,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可是也沒有必要自殘啊。

    我發現,他這次傷口並沒有很快的癒合,輕輕碰一下,結的痂又會重新破掉,流出血水,我感覺拿手指壓著,生怕他的熊貓血被浪費了。

    按理說,他的血液應該是凝固的,不流通的,可是,戊戌這隻殭屍和人體的生理機能如此相像,除了要喝血,不能曬太陽之外,跟人類沒有一點區別,也難怪寧承凰會沒有發現了。

    他有心跳嗎?

    這個疑惑落定之後,我偷偷的瞄了一眼戊戌,只見他雙眼緊閉,一副不省人事的樣子,於是我把耳朵放在他的左胸膛的位置,卻只聽到自己的心在那裡砰砰的跳,我的耳朵發燙,和他冰冷的皮膚形成極大的反差。

    「你在幹什麼。」

    清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被嚇了一跳,慌亂的抬起眼睛,只見他目光深如潭,凝如炬。

    「我、我在聽聽你有沒有心跳。」

    我邊說,邊像是做了賊般的起身,卻沒想到戊戌的大掌直接扣住了我的臉,讓我的左臉和他的左胸膛貼的緊緊的,連空氣都偷偷的跑了出去。

    他帶著笑意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要聽就貼近一點。」

    我大腦一片空白,已經不知道是我的心在跳,還是他的心在跳了。

    「有嗎?」

    「有……呃、有。」

    「真的有?」

    「不,沒、沒有。」

    見我語無倫次的樣子,他突然笑了出來,卻在『嘶——』的一聲下,終止。

    我趁著這個空檔起身,只見他的面部已不復之前光彩,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我知道並不是因為這些皮外傷,而是更加痛苦的東西,能讓他這隻殭屍都覺得痛,可想而知有多痛。

    「戊戌,你多久沒有喝血了?」

    他躺在床上,大汗涔涔,兩眼空洞的望著房頂:「我撐的住。」

    「人不吃飯都會死,況且你還是……」因為顧忌爸媽,所以我沒有把殭屍兩個字說出來。

    他並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而是轉頭,看著站在床邊的我:「你不是希望我死嗎?」

    我就像偷了東西被抓包那樣緊張,兩手攥著衣角說:「那……那是以前,現在不一樣了,你沒有害人,而且馬上就可以和杜小姐結婚了,你可以像一個人類一樣生活,風光無限。」

    「你希望我和杜梓霜結婚嗎?」他那雙有些暗淡的眼睛看著我,我捉摸不透裡面的信息。

    我點了點頭:「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哪有權利決定。」

    「你可以試試。」他的目光如此篤定,篤定的讓我害怕,男人的話不能相信,男殭屍的話更不能相信,再說,就算試了又能怎樣,他不跟杜梓霜結婚,難道和我結嗎?開什麼國際玩笑。

    「戊戌,我提前祝福你們,祝你們兩人幸福。」

    我正準備去客廳,沒想到他手長腳長,一把拉過我,將我拉到了懷裡:「記得,我說過我有一件事要你做吧?」

    我害怕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他說:「我忘掉了一切。」

    我訝異,他繼續說:「我跟你說過,我在四十年前的記憶全部被塵封了,我只知道我要變得有錢,我要找一個人,但我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我要怎麼幫你。」

    「塔塔村。」

    「婚禮之前,你回塔塔村幫我做一件事情。」他冷靜的說,不再像之前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什……什麼?」

    他的臉色如同風雨欲催的天,讓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他說:「午夜十二點,去墳山,把那些死人墳前的祭品吃了。」

    我聞言,差點吐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