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66.他要在我家吃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66.他要在我家吃飯字體大小: A+
     

    那小孩在戊戌的手裡的掙扎了幾下,就被灼燒成灰燼了,戊戌將小孩子的骨灰裝進了黑匣子里,交給了女鬼。

    「事情解決了嗎?」我有些擔憂的問。

    戊戌點了點頭說:「我們這就回吧。」

    回去的路上,我總會回想起女鬼抱著盒子的表情,她逗留人間這麼久,寧願一直呆在她死去的地方,被回憶一遍一遍的折磨,都不肯走,大概都是因為這個孩子吧,如今孩子已化為灰燼,她可以安心的去投胎了。

    「宋瑤,如果今天我不在,你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我虛妄的搖了搖頭,戊戌見此,沉聲道:「不要婦人之仁,我早就說過。當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第一個站出來的只能是你自己,這不代表善良,而是懦弱。」他在這麼一段嚴厲的說詞之後,神色卻突然緩和了:「你不過是做了該做的事,不要有負擔。」

    聽到他這麼說,我心裡的愧疚也隨之少了些,他說的沒錯,如果嬰靈不死,我爸媽就會死。

    如果說,為了救活我爸媽會傷害到他人,我想,我也會去做,因為對象是我的爸爸媽媽,我的家人,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能永遠擁有的東西。

    我突然理解了女鬼的做法,看著自己的孩子變成了嬰靈去害人的同時,還要去保護他。

    畢竟,我們都不是聖人。

    我抬眼看了一下天空,灰濛濛的,月亮已不復之前那般明亮,我知道,過了今晚,戊戌不會想見我,我也不會想見他。

    「戊戌,你知道我脖子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嗎?」我雖是問他,但我知道他一定知道。

    他的睫毛顫動了一下,沒有說話,然而下一秒卻突然停下了身子拉住了我的手,眉眼深刻的看著我說:「宋瑤,有些事,不要去了解,不要去好奇,你只是個普通人,我希望你不要被牽扯進來。」

    我詫異的看著他,把手從他的冰塊里抽了出來,說:「這樣最好,我不好奇你的事,我只是在關心自己,你剛剛才說過,當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第一個站出來的只能是你自己。」

    他微笑:「你倒是活學活用。」

    我沒說話,不可置否。

    誰知他的微笑只停留了一秒,就迅速的消失,他修長的手指撫著我的臉,眼裡閃過一抹孤寂:「乖,別太快的死。」

    我摸不清他話里的意思,只感覺,牙齒都冷的發抖,為什麼他會這樣說,如果我知道了他的秘密就會死嗎?

    「為什麼後宮中,只有裝傻的女人才能活的長,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明白。只有傻人才會有傻福,聰明人只會反被聰明誤。」

    他話音一落,我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我知道,他這是在側面的警告我,不要好奇、不要自作聰明。

    我感覺到心慌,脖子就像被一根絲線拉扯著一樣,冥冥中,聽見戊戌輕嘆:「宋瑤,我的出現,終是給你招來太多麻煩。」

    我無法猜測到他的想法,無法洞悉到他的一切,我不得不去好奇,尤其在他告訴我不要去問之後,更加的好奇。

    一路無話,回到家的時候已是晚上十一點,打開門,只見房屋乾淨整潔,爸爸媽媽早已恢復成人的樣子,我喜極而泣,一下子跑了過去和爸爸媽媽相擁在一起。

    戊戌站在門口,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白色的襯衣早就變得髒兮兮了,媽媽見狀,趕緊讓戊戌進來,給他拿了一套爸爸從未穿過的衣服說:「來,吳旭,你先拿著宋瑤爸爸的衣服湊合一下,去洗個熱水澡,你可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

    我滿臉黑線的跟媽媽說:「媽,他叫戊戌,戊戌變法的那個戊戌。」

    媽媽頓了一下,點點頭稱讚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姓戊的,好名字,多有歷史意義啊。」

    我不由得在心裡腹誹,我媽這奉承人的功力,我是萬萬學不來的。

    戊戌雙手從媽媽的手裡接過衣服,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說道:「謝謝阿姨,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倒是宋瑤,明明很膽小,卻為了你們什麼都不害怕。」

    媽媽的眼圈有些紅了,然後對我說道:「看看你個臭丫頭,現在是真正變成了臭丫頭,等戊戌洗完了,你也去洗乾淨,我跟你爸爸去超市買點東西。」她轉過頭,一副母愛泛濫的樣子對戊戌說:「餓了吧,今天就在我們家吃晚飯。」

    我以為他會拒絕,沒想到他卻點了點頭,還禮貌的說了一句:「謝謝阿姨,麻煩你了。」

    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個老殭屍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一口一個阿姨,叫的那麼順口。

    爸爸媽媽出去之後,我詫異的跟戊戌說:「你不是不能吃人類的食物嗎?」

    他反問:「難道我要拒絕?」不等我說話,他繼續說道:「如果我拒絕了,你爸媽會感到不安。」

    「那……你會不會……又吐。」我聲音不自覺的越變越小。

    他手裡拿著衣服,走過我的身邊,低頭看我,帶著淺淺的笑意:「那就看你聰不聰明了。」

    「喂,你趁他們還沒回來,趕緊走吧。」

    他絲毫不理會我,徑直走向了浴室,我家的格局有些複雜,陌生人第一次來是不會找到浴室在哪,可是他輕車熟路,就像經常來一樣,眼神都不往四處瞟。

    我渾身臭臭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不停的在浴室外面轉悠,聽著裡面嘩嘩的流水聲,卻不敢催促他。

    轉著轉著猛然想起之前給他洗澡的那一次,當時我緊閉著眼,除了私密部位,其他都看光了,但是,再往前想一些,似乎連私密部位也看到了,我使勁的搖了搖頭,感覺臉上熱騰騰的。

    正準備走,門猛地被打開,戊戌穿著白色的襯衫,和不搭調的卡其色中褲。襯衫是寬鬆版,且兩顆紐扣沒有扣,讓他健碩的胸膛若隱若現,他手肘支撐著門框,將我整個人圈禁在他的陰影之中,黑色的頭髮往下滴著水珠,盡數滴到了我的脖子里,讓我涼著一縮,水珠在我的皮膚上往下滑,痒痒的,我卻不敢動。

    他的嘴唇泛著粉色,開合間,氣息冷冽:「快進去洗。」

    我愣了一下,獃獃的哦了一聲,準備從他的胳膊底下鑽了過去,剛剛鑽了過去,他就輕輕扯住了我的頭髮,我猛地停下,吃痛的喊了一聲,他似警告:「別總喜歡看別人洗澡。」

    「誰看你啦!」

    他鬆開了我,便走了,我揉著發痛的頭皮,恨不得把他的背影戳出兩個洞,我進了浴室,在看到自己的臉色之後,差點暈死過去,紅的簡直跟煮紅的蝦子一模一樣。

    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桌子都快擺滿了,爸媽還在裡面忙活,這麼多東西,我要幫戊戌吃多少啊。

    我走進廚房對爸媽說:「你們少做點,我們四個人哪能吃的完。」

    爸爸媽媽說我不懂事,讓我走遠一點,明明之前還一看到我就落淚,這會兒又開始見我就煩了。

    我走之前特意跟他們說:「你們不要給戊戌夾菜啊,他有潔癖,而且他胃不好,過會他要是吃不了多少,不是你們做飯難吃。」

    媽媽嘖了一聲說:「瑤瑤,你怎麼對他這麼了解啊?」

    我看媽媽一副八卦臉,趕緊說:「打住,我和他什麼關係都沒有,一個普通朋友。」

    媽媽小聲的問:「他是不是個道士?」

    「哪算得上是道士,就是一個神棍。」我敷衍道,怕是把真相說出來以後,爸爸媽媽會被嚇死。

    到客廳的時候,戊戌已經在看電視了,坐的端端正正的,就像一個認真聽課的孩子,看到搞笑的地方,他就扯起嘴角嘿嘿的笑兩聲,笑聲一點感情色彩都沒有,就像我們讀課文一樣,一字一句的,就像個白痴。

    想到這,我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他狹長的丹鳳眼輕輕一挑,拍了拍身邊的沙發說:「過來坐。」

    我心生鬼點,直接過去拔掉了電源線,我手裡拿著電源線得意的笑,他也看著我,得意的笑,我一低頭,真是見鬼了,電視還在放!

    「喂,你過會兒千萬不要嚇我爸媽。」

    他眨了一下眼睛,電視就關了,我渾身像是過了電流一般,酥酥麻麻的。

    「飯好了,快來吃吧。」媽媽在餐廳里喊著我們,我磨磨蹭蹭的走了過去,戊戌在那裡故作驚訝的說:「叔叔阿姨你們這手藝不當大廚真是可惜了。」

    媽媽經不得誇,樂哈哈的說:「就是隨便做了點,準備的太倉促了。」

    我的極品老媽聽到我說戊戌有潔癖之後,竟然單另準備了一雙筷子給戊戌夾菜:「來戊戌吃這個。」

    媽媽夾了個雞腿放進戊戌的碗里,我看見他的眼神之後,立馬從他碗里夾了過來。

    「媽,他不愛吃雞腿。」

    「那來吃點蔬菜。」

    「媽,他也不愛吃這個。」我又夾了過來,胡吃海塞。

    「呃……那吃塊魚。」

    「媽,他不喜歡吃腥的。」

    媽媽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不樂意的說:「我是虐待你還是怎麼了,就你喜歡吃。」

    戊戌聞言,如同蔥白一樣的手指優雅的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豆腐,送進口裡,笑意盈盈對我媽的說:「真好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