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65.嬰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65.嬰靈字體大小: A+
     

    他看著我手裡的盒子說:「打開吧。」

    我像是拿著燙手的山芋似得把盒子重新遞給了他,說:「我不看,裡面好像是個嬰兒的屍體。」

    戊戌狐疑的看著我的說:「怎麼會?就算是個屍體也應該是狐狸的,你怎麼知道這裡面有什麼?」

    我敷衍道:「我不知道,就是上次靠近這裡的時候,腦海里會出現一個影像,是一個小孩子的屍體。」

    戊戌聞言,帶著驚訝,猛然打開了黑匣子,果然,裡面確實如同我所說,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不知在地裡面埋了多久,卻絲毫沒有腐爛,小臉烏青,大概是剛生下來的時候沒喘上氣,就死了過去。

    戊戌臉色凝重,自言自語了一句:先知……

    我問他在說什麼,他答了我一句沒什麼。

    這時候,我在黑匣子里發現了一個面朝內的紙紮人,因為不知道有沒有毒,所以我從地上撿了個樹枝。輕輕一撥,那個紙紮人便轉過了身,過了這麼多年,上面的顏料竟絲毫沒有脫落,不僅沒有脫落,還跟活的一樣。

    那面貌,讓我不由得渾身一涼,這不就是——那個沒下巴的老太太。

    我問她為什麼不投胎的時候,她說她得保護她的小祖宗,難道說,她的小祖宗就是這個?

    不知道為何,我看向樹旁的那口枯井,總感覺我上次見到的那個女鬼正大著肚子,一點一點從井裡往上爬,突然,她抬了臉,就像是一個快要爆炸的氣球,五官都被拉長了,貼在臉上。

    戊戌直接用手指,把僵硬的嬰兒屍體翻了兩下,然後抓住了他的臍帶,我實在是被他的動作噁心到了,差點吐了出來。

    戊戌倒不以為然的對我說:「你聽沒聽過鬼產胎?」

    我聞言,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得,鬼產胎?聽著就夠滲人的了,我以前所認知的世界,還沒有這麼恐怖。

    他讓我靠近一點,讓我看小孩的臍帶,他說:「你看,臍帶的顏色和嬰兒身上的顏色,相差甚遠。」

    我一看,確實如此,嬰兒身上的皮膚是發青灰色的,而臍帶卻是烏黑色的。

    戊戌接著說:「這個孩子的母親是有身孕的時候死的,死了之後,腹中的孩子雖然也死了卻仍在生長,十個月一到,這個鬼媽媽就把他給生了下來。你看這嬰兒周身腫脹,顯然是在水裡泡過的。」

    他四處打量了一下,指著不遠處的一口井說:「應該就是那,女屍的位置一定離死嬰不遠。」

    「別說了。」我阻止了戊戌,好半天才說:「我知道這個女人是誰。」

    戊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我知道他一定以為我是發燒燒壞腦子了。

    我將那夜在封門村看見那女人說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連每一個細節都不肯放過,甚至把之前遇見盒子里的老太太,還有剛剛腦海里閃過的女鬼爬出井底的事情也告訴了他。

    戊戌的臉色更加的凝重,像是風雨欲催的天,我一下子就慌了,問他有什麼問題。

    他若有所思的說:「宋瑤,如果你不是有預知未來的本事,就是有強烈的幻想症。」

    預知未來?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幻想症還差不多。

    我打趣道:「你不知道女人的第六感很強嗎,尤其是在男人出軌的時候,我可能只是第六感比普通人更強一些,沒什麼奇怪的。」

    他輕聲言,如同囈語:「希望你只是個普通人……」

    我指著盒子里的紙紮人,問道:「這個老太太為什麼會被放在這裡呢,她看起挺和藹的。」

    戊戌有些殘忍的打破我的以貌取人,冷冰冰的說:「按照你剛剛說的話,我覺得,你看到的老太太,應該就是女屍的母親。」

    「他們冷眼看待自己的女兒被處刑法,甚至還參與其中,他們的女兒會恨,也是情理之中,而且,老太太不是只給你提過她兒子嗎?並沒有說自己女兒的事,那時候社會封建,重男輕女,只是沒想到這老太太和他老頭重男輕女情節如此之重,喪盡天良。」

    這麼長時間,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戊戌有點人性的一面,沒想到冷血動物的他,也會為這種惡行而扼腕。

    無論是女兒,還是兒子都是自己的親骨肉,那女屍心裡再恨,最後也就只裱了個紙人,讓她的老母親與這嬰靈作伴。大概是老父親實在可憐,就讓他投胎了。

    直到現在,還有很多老人,公公婆婆在執著,生下來的孩子帶不帶把……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我問。

    「其實那狐狸之所以會有靈力,就是因為這個嬰靈在作祟,沒想到這嬰靈剛化作人形,便開始興風作浪,野心倒是不小。」

    我好奇地問:「如果不處理他,到了中元節那天,會發生什麼?」

    他有些嚴肅的說:「會有九九八十一個產婦死於非難,腹中的嬰兒會生出利爪,撕開母體,在這個樹下聚合,每一個嬰靈,養著一個根系。如今狐狸死了,所以就讓你爸爸媽媽變成狐狸來勾魂,孕婦只要見到狐狸,腹中嬰兒必然屍變。」

    寧承凰那晚在這顆樹下對我說過,說這棵樹是陰間問陽間要魂的媒介,如此一來,八十一個嬰靈一入住,這顆樹索魂的力量,不就更強大了嗎。

    我把心中所想,告訴了戊戌,戊戌搖搖頭說:「我們不能惹地府。」

    地府?這個被牽扯出來的詞,著實把我驚了一下,就跟某天有個人跟我說,我們不能去天庭一樣荒謬、遙遠!

    戊戌說:「封門村這個地方如今越來越流行,有很多人都想來一探究竟,網路上報道的靈異事件都是無關痛癢的,真正恐怖的事卻被掩藏了起來,這些來探險的人中,回家之後,輕則小病小災,重則死於非命。」

    「那現在怎麼辦?」我一下子慌了起來,這顆樹本來就更邪了,我們一定要阻止事情往更壞的方向發展。

    「將這個小孩挫骨揚灰。」戊戌面色平靜,不帶任何的感情色彩,雖然這個嬰兒是個厲鬼,但把他挫骨揚灰是不是有點太殘忍了,他還這麼小,哪下得去手?

    我們還沒開始,只聽到一聲凄厲的哭聲從井底傳來,那聲音極其幽怨,在深深的枯井裡面回蕩。

    我渾身不自覺得抖了一下,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那聲音我無法形容,就像電流一般,刺刺拉拉的,要不是戊戌還站在身邊,我早就嚇的癱坐在地上了。

    戊戌倒是定力很強,面不改色的對著枯井說道:「要現身便現身,別哭哭啼啼,惹人心煩。」

    枯井裡的女鬼哭訴道:「先生你道行太高,我近不了您的身啊,我求求你,不要殺我的孩子。」

    戊戌冷哼一聲,不屑道:「你看清楚了,這哪是孩子,這明明是個孽障!」

    那女鬼聲音軟了下來說:「您能不能讓我見孩子最後一面,讓那個女孩把孩子抱給我把,求求你了,讓我看孩子最後一眼,就一眼。」

    聽到她的凄苦的聲音,我動了惻隱之心,看向戊戌,他對我微微點了一下頭,算是應允。

    我拿著黑盒子,惴惴不安的走向井邊,勾著頭往裡看,只見一張蒼白的臉正對著我,兩個眼眶黑戳戳的,嘴巴像是被人割到了耳朵邊。我嚇得拔腿就往回跑,女鬼在井裡嘿嘿一笑,一隻手就朝我伸了過來,抓住了我的腳腕,把我往井裡拉去。

    眼見我就要墜入深井,戊戌一下子跳進了井中,女鬼啊的一聲尖叫,渾身散發著幽藍色的光,就要魂飛魄散了。

    女鬼笑著,滿目蒼涼的說:「就算明知會為此喪命,我也要為我的孩子爭取一下。」

    我看見她這樣,又有些難受,這女人,真的太可憐了。

    她幽幽的說:「在我魂飛魄散之前,我有一事相求。」

    戊戌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說:「你說。」

    「我希望你們能為我找一個男人,他叫郭東強。」

    我站在枯井上,低頭看著他們,只見女鬼的顏色越來越淡,就快要化作一縷煙。

    女鬼繼續說:「如果你能遇見他,就讓他回來看我一眼,看我跟孩子一眼,我等了五十年,整整五十年,他從來都沒有回來過,哪怕往我墳上上一抔土也罷。」

    戊戌低頭對她說:「我不會把你的魂魄打散,你早日投胎吧。」

    就在這時,一個近乎乾枯的臉猛然咬在了我的胳膊上,爛掉的下巴,隨著動作的幅度微微晃動……是那個老太太!

    她嘴裡嗚咽著:「放開我孫子,放開我孫子!」

    老太太根本沒有牙齒,完全是在那牙根咬我,我看著她呲起的嘴唇,頓時心驚膽戰。

    戊戌聞聲『噌』的一下從枯井裡跳了出來,一腳就踢開了那個老太太。

    食指和拇指像是打響指那樣猛地摩擦,竟升出一縷幽藍色的火焰,他把手指放向紙紮人,紙人瞬間就燃燒了起來,老太太的身上同時著著火焰,她痛苦的在地上翻滾。

    戊戌拿出嬰靈,那嬰靈像是知道了自己的死期,突然活了過來,在戊戌的手裡吱吱的掙扎,戊戌頓了兩秒,手掌上突然燃起了熊熊火焰。

    火焰中的小嬰兒,不瞑目的睜開了眼睛,我背過身去,不忍心再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