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64.他要結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64.他要結婚了字體大小: A+
     

    正當我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帶著長指甲的手指猛地捏住了我的下巴,陰測測的說:「你是人?」

    我不知道他怎麼會這麼問我,難道我是不是人他自己不知道嗎?我獃滯的點了點頭,不敢輕舉妄動。

    他沒有說話,眼睛散發著青綠色的光,就近在咫尺,我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誰料想,他的手一下子捏上了我的胸部,聲音悠悠:「是個女人。」

    我本來想回答他,卻不受控制的發出了一聲類似哭音的聲音,下一秒立馬緊閉了嘴,惶恐的看著他,這次真的不是開玩笑,我的膽囊都快要被嚇得破裂。

    終於,他移開了放在我胸部的手,用食指指甲抬起了我的下巴,我頓時覺得自己的下巴上好像放著屠夫的刀。一不小心就會割斷我的喉嚨。

    他幽綠的眼睛打量我,帶著一絲思索說:「戊戌是誰?」

    「是……是你。」此時我的聲音就像是老公鴨的嗓子,嗚咽、難聽。

    「那你是誰。」

    「宋、宋……宋瑤。」

    「為什麼會和我睡在一起。」

    我實在不敢再面對他那兩隻燈泡一樣的綠眼,於是緊閉雙眼,近乎求饒,連聲音都在顫抖

    「我、我、我……」

    我說了半天都沒有說出來話,不知道戊戌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副恐怖的樣子,他已經蘇醒了,所以根本沒有詐屍這一說。現在的戊戌,好像對之前的一切都忘記了。

    「我們是來找寶物的。」我下定決心,說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他雙肩一震,棺材蓋就飛了出去,像掂著個小動物似得,把我從棺材里揪了出來:「好,你去找。」

    我聞言,哪敢怠慢,心想著逃跑的機會來了,發了瘋一般的往村口跑,再不跑我就沒命了!

    一路上磕磕絆絆摔了五六個跟頭,儘管膝蓋疼的發麻,我也絲毫沒有放慢速度,只想著把黑匣子找到之後,抓緊時間逃命!

    我跑到了老樹下,第一時間就是往身後看,見遠處沒有殭屍,才大喘了一口氣。沒想到剛剛蹲下身子,只聽到呵的一聲輕笑從頭頂傳來。

    我雙腿嚇得發抖,緩緩抬頭,只見一頭銀色短髮的戊戌正站在四五米高的樹枝上,薄薄的月色灑在他的身上,像是給他鍍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輝,他嘴角微翹,露出兩顆小小的殭屍牙。

    我兩腿一軟,癱坐在地上,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

    我看向他的眼睛,裡面閃爍著瑩綠的光芒,還好,不是紅色。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在他身後,就像是一塊華麗的幕布。

    他嘴唇微掀,冷冰冰的說:「要是你敢騙我,我就吃了你。」

    他說這話的時候,表情極為冷血,語氣及其陰森,我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呼呼地往外抽著涼氣,這下子,我是真的聞到了死亡的氣息。

    今晚的著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又熟悉,初見戊戌的時候,不也是這番景象嗎,當時,他在我耳邊要挾我,讓我挖出他的棺材。

    我的手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軟軟的使不上力氣。

    「你想死嗎。」

    明明是句疑問句,卻被他說成了肯定句,我搖著頭,眼淚奪眶而出,滴答滴答的落在了泥土裡,白天的時候,我怕他灰飛煙滅,還給他找了地方住,晚上,到了他的地盤,他就要殺死我。

    受到了他的威脅之後,我的手就更不是自己的了一樣,更加使不出力氣。

    『噗通』一聲,戊戌從高樹上跳了下來,直立在我的背後,我的脊梁骨都在發顫,就像一串冰溜子在往背上扎一樣。

    他的舌頭在我的動脈上迂迴,尖尖的牙齒時不時蹭在我的皮膚上。

    「轉過身來。」

    我聞言,像塊榆木疙瘩木然轉身,他的手拍了拍我比他還要僵硬的臉頰,陰測測的說:「寶貝呢?」

    「我、我求你,求你放過我吧。」

    他哼笑一聲,眼圈慢慢的變紅:「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放你跑嗎?「

    我獃滯的搖頭,他像是很滿意我現在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悠哉悠哉的說:「這樣會讓你的血會變熱,變得更可口。」

    「戊戌,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他嘖了一聲,拇指擦著我已經變得冰涼的眼淚,嘴唇呲了起來,就像狼要撕咬獵物時的神情,他嘶吼了一聲,就朝我的脖子前進,兩隻長牙『噗』的一聲插進了我的肉里!

    突如而來的疼痛,讓我本就脆弱的神經再也承受不住,身體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衝破枷鎖般的叫囂,衝撞了幾下,便平息了,我再也堅持不住,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彷彿又看到上次那個司機索命時看到的,陰間與陽間的界碑,呵呵,誰說我命硬,不也是這麼輕而易舉的死了。

    突然,有人在背後拉住了我,我回頭,只見戊戌那張泛著死灰的臉,面無表情的對著我。

    「你放開我!」我猛地一掙扎,竟醒了過來。

    「宋瑤,你醒了。」

    我睜開酸脹的眼睛看清了眼前人,一切就像我做了一個夢一般,戊戌他跟平常人無異,一雙平靜無波的丹鳳眼,淡淡的看著我,帶著些歉疚。

    我下意識的摸向脖子,只摸見新鮮的疤痕,見戊戌有些躲閃,我一把拉出了他那隻掩藏的手。他的手掌被割了個口子,細細的鮮血,在掌間的溝壑蜿蜒。

    他把他的血滴進我的傷口,使我的傷口癒合了。

    我抬頭看了一眼天,果然,剛剛還明亮的月亮已經被一層淡淡的雲給遮住了。

    可是之前也有過月圓之夜,那時戊戌並沒有變成一個銀髮紅眼的怪物,我驀的記起在遇到女行屍時,戊戌他告訴過我,殭屍是可以修鍊的,難道說他現在這個樣子,便是修鍊的結果?

    我把想問的話都吞到了肚子里,暗自下了決心,回到市裡,就算他不警告我,我也要離他遠一點,讓那個杜小姐,變成他的盤中餐吧。

    正想著,戊戌脖子上的青筋突然盡數暴起,眉頭緊鎖,如同那晚在洗手間里一樣!

    等平息下來之後,他臉頰上掛著蒼白的汗,苦笑著對我說:「剛剛嘗到你血液的滋味,現在嗓子里就像有千隻螞蟻在啃咬一樣。」

    我深吸一口氣,顫抖的說不出話。

    他也不再說話,而是默默的蹲在了我的旁邊,用他堅硬如鋼筋一樣的刨著土,我看著他這麼安靜美好的樣子,突然哭了出來,一種劫後餘生的大哭。

    我抽噎的問他:「戊戌……我、我是不是也變成殭屍了?」

    他停了一下,沒有說話,我見他如此,哭的更加的凶了,我怎麼能變殭屍,我不想當殭屍!

    「你的情況比較特殊,你要喝了我的血,才會變成殭屍,必須是喝進去。」

    聽他這麼講,我才好不容易平復了一些。

    他淡淡的問:「當殭屍有什麼不好?」

    「我不要,我不要變成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也對。」他點了一下頭「三界分為人鬼神,而殭屍,卻遊離於三界之外,不生、不死、不老、不滅、、、」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帶著憂傷,抬頭去看,只看到他有些孤高的背影,和凌亂的短髮,他微微側身,將手裡的黑盒子遞給了我。

    我抱著盒子,狐疑的繞到他的前面:「你是不是哭了?」

    他抬眼,狹長的丹鳳眼裡似乎涌動著墨藍色的海域,他猛地上前,把我推在了樹上,專註的眼神打在我的脖子上,修長的手指摸著我先前被他咬傷的傷口。

    他鼻息輕嗤,完美的唇線挽起:「好的差不多了呢。」

    他的睫毛上掛著剛剛掙扎過的汗珠,細細碎碎,就像是被散落的水晶,他的眼神如此的專註,就像所看的東西,是什麼寶貝似的。

    我就這麼看著他,挺直的鼻,優美的下骸骨弧度,面前這個男人美輪美奐,若即若離,時而溫柔如水,時而凶神惡煞,我實在分不清,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他忽然抬頭,不經意的四目交匯,我看著他的眼睛,忘記了遮掩。

    他的眼神,是我見過最迷人的眼神,可他是只殭屍,在這美好的麵皮下,掩蓋的是一具腐壞了的屍體,在這溫柔的表像下,掩蓋的是一顆殺人如麻的心。

    我不知道,每到月圓之夜的時候,在他齒下,死掉了多少條生命!

    「宋瑤,你喜歡我嗎?」他問,似自言自語。

    我看著他,心跳都漏了一拍,像是被頑皮的孩子偷走,又不肯還給我一般。我慌慌張張的,從心臟,蔓延到四肢百骸。

    「我瘋了,你可是只殭屍。」

    「你說的是真的?」他看著我,眼睛里透漏著我看不明白的信息,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我直視他,有些荒謬的說:「喜歡上一隻殭屍,簡直太喪心病狂了。」

    「下周日。」他說,語氣頓了一下:「是我和杜梓霜的婚禮。」

    我聞言,嗓子里像是被擠了檸檬,酸的說不出話:「奧,那祝福你了,抱得美人歸,別把她咬死了,也別讓她發現你是只殭屍,杜家那麼有錢,可不會像我這樣那麼好被你擺布。」

    「你是在擔心我?」他笑意盈盈。

    我在心裡腹誹:擔心你個屁,我巴不得我倆八竿子打不著。

    他像想起什麼似得,抬起頭對我說:「記住,婚禮的時候,你不要出現。」

    我聞言,傻笑著對他說:「放心,我當然不會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