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60.戊戌他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60.戊戌他瘋了?字體大小: A+
     

    那張臉蒼白如紙,就好像生生的貼在鏡子上一般,不僅蒼白,還七竅流血,尤其詭異的是他的頭頂,有一個碗口大的坑,像是被砸開了腦顱。僅僅一個瞬間,它就消失不見了,但我絕對沒有看錯。

    我提心弔膽的走了出去,慶幸這一段時間,沒有人來廁所,要不然我一定會被當做變態抓起來。

    之後,我整個人都處在游移中,打量戊戌的時候,他像是刻意一般,眼皮抬都不抬但奇怪的是,每當我想吃什麼了,只要盯著它看兩下,它不一會兒就莫名奇妙的轉到了我眼前,可是張楚燁就在我身邊,根本就沒有動過桌子。

    飯局怎麼少的了酒呢?但戊戌說他不能再喝了,一會兒還要開車,此話正中張楚燁下懷,所以他也放下了杯子。但是那個杜梓霜,不知道犯了什麼病,竟然說要跟我一醉方休。

    我拒絕不過,也不能掃了別人的面子,所以每次都喝的滴酒不剩,她卻只抿一小口,到最後,她竟然比我醉的還厲害,當然,我也好不到哪去。

    酒量是慢慢練出來的,可是我上大學的時候只偶爾的喝一杯啤酒,對於喝酒這事也是能躲就躲。可是現在工作了,沒辦法像以前那樣說不喝就不喝,只能硬著頭皮往下灌。

    張楚燁叫了一個女歌手在外間唱歌,我正準備鬆弛下來眯會眼,杜梓霜就跌跌撞撞的向那個女歌手走了過去,她帶著醉酒的聲音說:「唱的什麼東西,難聽死了,我來給大家唱一首歌。「說完她有模有樣的向我們鞠了一躬「下面我給大家帶來一首《廣島之戀》「

    在她報出歌名的那一刻,我看到張楚燁拈著香煙的手猛的一顫,紅色的火星突然變大,他用力的抽了一口,優雅的吐出煙氣,那雙忽明忽滅的眼睛里如同迷了霧一樣。

    而戊戌,他整個人都陷在了黑暗裡,要不是顯示屏上的光在他臉上游弋,根本察覺不到他的存在。也對,他本身就是個屍體,連呼吸都沒有。

    杜梓霜的歌聲幽幽的響起……

    你早就該拒絕我

    不該放任我的追求

    給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丟不掉的名字

    時間難倒回

    空間易破碎

    二十四小時的……

    她一個人唱著本該是二人對唱的歌,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聲音有些跑調,但我卻絲毫笑不出來,因為--她哭了。

    她哭了,漂亮的臉頰掛著眼淚,是多麼的惹人愛憐,張楚燁骨節分明的手指,捏的杯子『咯咯『響,那麼一張斯文好看的臉,此時卻滿是怒氣,我被嚇得渾身一冷,酒醒了一半。

    「別唱了。」張楚燁低聲說,可是杜梓霜就像沒有聽見一樣,依然梨花帶雨的唱著歌曲的副歌部分。

    「我他媽叫你不要唱了!」張楚燁狠狠的把杯子發到了玻璃桌上,我睜大眼睛,害怕的看著張楚燁,沒想到一向斯文的他,竟然會發如此大的火。

    杜梓霜說了一句我就要唱,絲毫不把散發著怒氣的張楚燁放在眼裡,張楚燁直接拿起地上的軟方登砸向了五十多寸的顯示屏,砰的一聲巨響,液晶屏的液晶四處飛濺,我避之不及,正把手舉起來,一件衣服就率先蓋住了我的臉。

    半晌,我抬眼,只見戊戌穿著裁剪立體的白色襯衣,不喜不怒的看著眼前這場鬧劇,顯然,衣服是他的,我本想謝謝他,卻見他一副死人臉,話到嘴邊又咽了進去。

    此時,張楚燁已經走到了杜梓霜身前,他的聲音帶著淡淡的煩躁:「杜梓霜,你別給我犯賤。「

    「我犯賤?「杜梓霜呵呵的笑著。

    「既然你有了未婚夫,就不要再招惹我。「

    杜梓霜指著我,像個在撒潑的女人:「她哪點比我好?我都那麼低聲下氣了,你還想要我怎麼樣!「

    張楚燁哼笑,指著戊戌:「那他呢,你當著你未婚夫的面說這話合適嗎?「

    杜梓霜斜眼看著戊戌,不再像之前那般小鳥依人,言語尖酸刻薄:「他?他算個什麼東西。「

    這話,我聽到耳朵里都難受,可戊戌這個當事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還有心情搖著手裡的篩盅。

    「楚燁。「杜梓霜傻傻的笑著攬上了張楚燁的脖子,飽滿的唇貼在他的耳邊,極具誘惑力的說:「你難道……不想和我敘敘舊嗎?「

    張楚燁沒有作答,只是不耐煩的說:「起開。「

    可是杜梓霜根本就把他的話當做耳旁風,反而與他抱的更緊,手在他的身上曖昧的撫摸著:「好,我走,你送我好嗎,我不想回家,我要去酒店。「

    戊戌這才悠然的起身,向兩人走去,我好奇的打開他剛剛把玩的篩盅,立馬驚訝的合不攏嘴,原本的篩子,已經變成了粉末!

    我盯著戊戌的背影,兩腿發顫,他不會…生氣了吧。

    因為張楚燁被杜梓霜纏的脫不開身,而我又醉的暈暈乎乎,所以開車的大任就落在了戊戌身上,我開始很擔心他會不會開車,但沒想到這個老殭屍接觸社會的能力這麼強,這才多長時間,對於這個陌生的世界,他已經完全輕車熟路了。

    至於為什麼沒有叫司機,當然是因為我和戊戌兩者中的一個,無論誰坐到後座,都會很尷尬吧。

    本來我極力要求要回家,張楚燁卻說,行,你回吧,明天不用來上班了,嚇得我趕緊開了車前門鑽進車裡。

    戊戌淡淡的瞟了我一眼,很久之後,我都能從餘光看到他總是不經意的看我。突然,他俯下了身,那一瞬間我渾身的肌肉都僵了。他嘴角若有若無的笑容一閃即逝,長長的胳膊饒過我,拉住了安全帶。他的手指冰涼,像千年玄冰下的一隻玉簫,不小心碰到了我裸露的小肘,冷的我渾身一顫。

    他從鼻腔里哼笑一聲,這下我是真真切切的聽到了,然而轉過頭,他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目視前方,和沒有表情的雕像有的一拼。

    「你還是個男人嗎?「張楚燁在後座冷冷出聲,大概是因為後座光線太暗,所以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陰霾。

    戊戌沒有答話,平穩的開著車子,他坐的端端正正,就像是認真聽課的小學生。

    張楚燁見戊戌沒有答話,沉默了一陣子又說:「她是你的未婚妻,你真的允許她跟別的男人糾纏不清,就算是當著你的面。「

    戊戌聞言淡淡的答:「分人。「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不停的埋怨戊戌情商低,該撒謊的時候非要逞強!

    「你不愛她?「張楚燁的聲音一下子冷了下來。

    「不愛。「戊戌坦坦然的說,聲音沒有起伏。

    「不愛?那你為什麼要和她訂婚!「看的出來,在張楚燁的內心深處,對杜梓霜是在意的。

    他今天之所以莫名其妙的讓我陪他游泳,實則是讓我陪他演戲吧。只是杜梓霜和張楚燁兩個人演技太好,變成狐狸的那一晚,我並沒有發現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

    「為了名與利。「

    我訝異的看著戊戌,他把這些說出來,難道不怕杜梓霜聽見嗎?誰都看的出來,杜梓霜是在裝醉,更何況他。

    張楚燁哼了一聲說:「呵--名與利?這些東西以你的能力來說,只要你努力就會唾手可得。「

    戊戌微微側頭,看著張楚燁說:「不一樣,我要的是捷徑,如果從最基礎坐起,我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像今天這樣和你建立合作關係?「

    「時間不是用來浪費的。「

    我在後視鏡看到張楚燁那張好看的臉,只見他皺著眉頭,微微思忖:「你會這麼說,是因為杜梓霜已經知道真相了。「

    「不,她不知道。「

    我回頭看杜梓霜,只見她已熟睡,戊戌之所以會講出來,是因為他有辦法讓杜梓霜聽不見吧!

    「你不怕我告訴她,不怕自己身敗名裂?「

    戊戌的那雙狹長的丹鳳眼閃爍著邪魅的光芒,像是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中,他嘴角一邊微提,猶如武士腰間佩戴的尖刀那樣鋒利。

    「她父親為我提供人脈,我為她家創造更大的財富,他父親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你又是站在什麼立場上把這些話告訴她。就算告訴了又怎麼樣,她還是會被溫柔的假象所騙,她已經在慢慢的接受我,甚至愛上我,就算你告訴她,她也不會就此清醒。「

    「結婚以後呢?「張楚燁繼續問到。

    「演戲,至於婚姻是不是演戲,相信你比我也清楚。你和她的事,我不會管,只要不威脅到我的利益,都不是我的事。「

    戊戌眼裡陰氣沉沉,像是刮過一場沙城暴。

    張楚燁被說的啞口無言,半晌,才低低沉吟一句:「我已經把你的話錄了下來。「

    「奧,這個啊…「戊戌輕笑一聲,從我的口袋裡拿出了錄音筆,評價到:「牌子不錯,收音效果也相當不錯,只可惜……「他看向我,眼裡竟閃過一絲好笑「你的小秘書沒有按開關鍵。「

    我當場石化,只覺得四周的空氣變得冷嗖嗖的,我……我給忘了,我也不知道怎麼會忘,反正絕對不是因為戊戌給我系了安全帶!

    戊戌的手指甲修剪的圓潤,跟他指甲長出來的時候截然不同,他指著錄音筆上的開關鍵,聲音富有磁力的說:「on是開,off是關,記住了嗎。「

    我當然知道on是開,off是關,他是在鄙視我的智商嗎!

    我不樂意的說:「謝謝你教我。「

    「不客氣。「他眉眼上揚,嘴角微抿。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