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058.泳池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058.泳池中字體大小: A+
     

    意識逐漸回籠,我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戊戌沒有防備,被我咬破了皮,紅色的血點點在水裡彌散。我說過,我對嘴巴很介意,連人的嘴巴我都不碰更別說一具屍體了,經過剛剛那一下,別提我現在有多噁心。

    我直接遊了上去,爬上了岸,這時候,張楚燁才游到了這邊,他顯然沒有注意到戊戌。水雖然深,但杜梓霜應該可以看到剛剛那一幕,可是看她的眼神,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到一樣。

    她提前對我笑笑說:「宋瑤真的不好意思啊,剛剛我太興奮,不小心碰到你了,也不知道力氣怎麼會這麼大,讓你給掉進水了,真的對不起啊。」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小聲的說:「沒關係,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話里的意思,不就是在說我自己故意掉下去的嗎,我要是真有那個心機,也就不會被她推下水了。我就是不明白,我又沒惹到她,她幹嘛要針對我。

    「宋瑤,你的腳怎麼了?」張楚燁出聲問道。

    我低頭,只見腳上赫然可見一個黑色的手印,只有我自己清楚,這是鬼魂在找替死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倒霉,總是被這些東西盯上。幸虧剛剛戊戌來了,把它給嚇走了,那……如果是其它人呢?誰能救他?

    這時候,戊戌也走了上來,杜梓霜一見到他就心疼的問:「陳琰,你嘴巴怎麼破皮了?」

    「剛剛不小心咬到。」戊戌淡淡的答。

    「快給我拿葯,要口腔使用的外用藥。」杜梓霜朝服務人員命令道。

    「小傷而已,不用。」

    「不行,小傷也不行。」

    我懶得看他們你儂我儂的上藥,心裡暗暗埋怨剛剛怎麼不再咬狠一點,便宜他了,既然要裝不認識,就別人前一套人後一套,誰稀罕他這麼做似得。

    我小聲的跟張楚燁說:「老闆,不知道現在方不方便,我想見下這層樓的負責人。」

    他顯然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有些疑惑的點了下頭。

    中途,一個陌生號碼給我發來了簡訊:「不要多管閑事。」

    這話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是戊戌說的,我也回復過去:「不用你管。」

    負責人是個中年女人,態度謙和,我也就開門見山的問:「你們這個泳池裡是不是死過人?」

    那女人頓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笑著說:「怎麼可能,我都在這工作好幾年了,從來都沒有死過人,我們這的救護工作做得真的很到位。」

    我給她指了一下我的腳腕,黑色的指印雖沒先前那麼明顯,但也可以看得出來:「實不相瞞,我剛剛溺水,是因為這隻手拉的我,他要我當替死鬼!」

    負責人一聽,臉一下子變得刷白。

    「今天我逃過這一劫,並不代表之後不會有人死,紙包不住火,倒時候你們的游泳館可能會關門大吉。」

    「那怎麼辦?」她說話的聲音都變得恐慌,顯然是被我腳腕上的黑手印給嚇到了。

    「你把事情的原委告訴我,說不定我會幫你。」

    她猶豫了半天,才點了點頭。

    原來,事情的真相遠不是溺死一個人這樣簡單,正如她所說,他們這的救護工作確實做得很到位,只是那個女人的死,不是偶然。

    當時這裡才開業,加上二樓是vip區,所以來的人很少,一個大老闆帶著他的情婦來這游泳,因為情婦之前威脅過他,所以當時他見來游泳的人不多,便起了殺心,把情婦硬是按在水裡面溺死了。因為池底還沒裝監控,加上當天深水區的水質能見度有些低,所以游泳館準備認栽賠償,卻在屍檢的時候發現這件事實為他殺,那個大老闆也就被繩之以法了。

    「那之後呢?」

    她像是回憶成什麼恐怖的事情似得,發著抖說:「之後,我們的保安就總會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喊著:別淹死我,過了一段時間,又變成了:別拉我,別拉我……」

    「這期間是不是死過人?」

    她臉色一驚,只好點點頭。

    果然沒錯,是水鬼在找替死鬼。我問:「難道你們就沒有採取措施。」

    「之前來過一個大師,他說只要生意來的人的多,陽氣足了,這些陰間的東西就不敢靠近了。」

    她說著,開始調池底的監控,滑鼠滑著滑著突然尖叫了一聲,只見排水口處猛然出現一張鬼臉,皮膚呈灰白色,猩紅的舌頭從長滿尖牙的嘴裡伸了出來,那又黑又瘦的手正緊緊的攥著我的腳腕。

    然後畫面一陣雪花,我知道,那個時間是戊戌來到我身邊的時候。

    他,果然謹慎。

    面前的這個女人早已嚇得面無血色,差點從椅子上掉了下來,她抓著我的胳膊問:「美女,你剛剛不是說你可以幫你可以幫我們嗎,請您幫幫我們,我們一定會給您豐厚的報仇。」

    我點了點頭,和張楚燁離開了她的辦公室,張楚燁盯著我,有些琢磨的說:「我還真對你刮目相看。」

    「老闆,我只是迷信而已,而且,剛剛那個監控你不是也看到了嗎?」

    正常人,看到那張鬼臉都會嚇死吧,連我這個『習以為常』的人都有些害怕,更何況他。然而,他在看到那張鬼臉的時候,情緒並沒有太大的起伏。

    他說:「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不會害怕,不應該比剛剛那個女人還要害怕嗎?」

    我隨口撒了個慌:「我從小就體虛,經常和髒東西打交道,能活著就不錯了,還談什麼害怕。」

    「那你打算怎麼辦,你會法術?」

    我笑了一下說:「怎麼會,我只是認識一個懂這方面的人,老闆,你先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他會不會出手相助還不一定呢。」

    他恩了一聲,然後帶著笑意說:「不拉鉤嗎?」

    「拉什麼鉤。」

    「你們女生不是做了約定之後,都要拉鉤嗎?再說一句一百年不許變。」

    我疑惑的看向他,只見他那雙淺淺笑意的眼裡,此時竟透露些淡淡的傷感,大概是回憶起某些令他傷心的事情吧。不過,我還是要讚歎一下,張楚燁的眼睛真的好看,笑起來,好像落滿桃花的池水,輕輕蕩漾。

    他似自言自語的說:「哪裡會有事情會是一百年都不改變的……」

    「老闆。」我突兀的出聲,在得到他的應答之後,我接著說:「我,我想回去了。」

    「不行。」他溫聲拒絕,我睜大眼睛看著他,為什麼不行啊「晚上我做東,請梓霜還有陳琰吃飯,期間我會和陳琰談談合作的事情,你要做好記錄。」

    「我……我不會喝酒。」

    有了上次畢業聚會的那一次,我是再也不想沾酒了,畢竟當時我們只是喝的洋酒兌冰紅茶,幾乎大半杯都是冰紅茶,即使那樣,我差點就醉倒了。

    「沒事,我不讓你喝酒,只是簡單的飯局罷了,不是應酬。」

    人家大老闆都這麼說了,我哪裡還有拒絕的餘地,說不定如果我完成的好,他還會給我陞官加爵什麼的。

    「好,我一定會好好做記錄的。」我信誓旦旦的保證。

    聯繫寧承凰的事,只能往後拖拖,他也需要生活,不過一個小小的驅鬼就會拿到豐厚的報酬,那麼他何樂而不為呢。

    只是,之後真的應驗了媽媽對我說的那句話:人傻不要混社會!

    再進去的時候,戊戌已經被上好了葯,嘴角處還貼了個小號長條形的創可貼。

    「楚燁,你們幹什麼去了。」杜梓霜的頭髮向下低著水珠,顯然剛剛游完泳上來。為什麼在人家身上就被演成濕身誘惑,到我身上就變成了落湯雞。

    張楚燁隨口就撒了個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去休息區坐了一會兒。」

    張楚燁、戊戌還有杜梓霜三個人都下水了,杜梓霜調皮的向兩個大男人潑水,然後他們就潑回去,一副溫馨爛漫的景象,而我,當然是敬而遠之,百無聊賴的坐在老爺椅上玩手機,突然看到手機上有條微信,是寧承凰發來的。

    剪短的幾個字:書的最後一頁在哪裡。

    我眼皮一跳,猛然想起當時好像是被我撕了,於是不敢耽擱的把消息發了過去:在我這兒。

    我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他的回復,直至莫名其妙的上了張楚燁的車,進了一家酒樓,才反應了過來。

    至於為什麼會說這是酒樓呢,一是因為它的牌匾,二是因為它古色古香的建築,與裝修風格,服務員都穿著中國紅的旗袍,盤著溫婉的髮髻,來的路上,倒是看到了很多金髮碧眼的外國人。

    菜單什麼的張楚燁早已吩咐助理訂好了,包間里分為兩個區,內間是用餐區,外間是娛樂區,以毛玻璃做的推拉門為隔擋。

    菜不多會兒便上齊了,有我最愛吃的火焰蝦,但他們相談甚歡,沒有一個動筷子的,我自然也不敢吃,只能在記事本上瞎畫,以顯的我有事可做。

    可是他們聊得都是廢話,難道要剛剛游泳的時候杜梓霜嗆了一口水的這種事也要記錄下來嗎?無聊!

    張楚燁或許是覺得我很勤奮所以用讚許的眼神看我吧,然而下一秒,他突然拿走我的記事本,疑惑的說:「寫什麼呢?」

    只見滿滿一頁紙,都是歪七扭八的火焰蝦三個字,還配了一張我親手畫的蝦子,風格迥異,堪比齊白石。

    張楚燁再也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