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136.第136章 報應不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136.第136章 報應不爽字體大小: A+
     

    飯剛吃到一半,許可馨氣沖沖的走了進來,目光從場中的人的臉上掃過,在丁昊陽的臉上停留片刻,然後怒氣沖沖的一巴掌拍在文立軒面前的桌上。

    「文立軒,你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文立軒,你真卑鄙。」

    文立軒訝然的看著氣白了臉的許可馨:「可馨,你又怎麼了?」

    許可馨冷笑:「我怎麼了?你好意思問。你說我怎麼了,你告訴我這個人是誰?」塗著丹寇的手指向丁昊陽。

    文立軒無奈的撇撇嘴,反問:「你說他是誰?」

    「好你文立軒,他是他,那在我身邊的人是誰?」

    文立軒似乎認真的想了想:「那個人是那個人,怎麼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可馨,你發火是不是找錯人了?」

    許可馨的臉色轉青:「我找錯了,難道那個人不是你找的么,是你讓他去騙我的,對不對?」

    文立軒攤開雙手:「是他說的么?」

    「他不承認,但我可以猜到。」

    「這種毫無證據的猜測,說說就好,不要當真了。好啦,可馨,你氣什麼呢。你愛的就是他啊,婚都訂了,就差一個婚禮了。最難得的是你喜歡他,不是么?」

    「我……」許可馨鬱悶又惱火,她喜歡,沒錯她喜歡的是那副皮囊啊。可是現在告訴她皮囊是假的,讓她怎麼接受。

    「文立軒不管怎麼說都是你讓我陷入這種尷尬境地,你要負責。」

    文立軒掏掏耳朵,「可馨,你坐,喝杯水消消火,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動不動就發火。其實吧,你跟他在一起不是很開心么。你問問自己的心,如果不是真喜歡上了那個人,你怎麼會同意嫁給他。」

    文立軒目視丁昊陽,「這個傢伙他已經名草有主,而且這一輩子都不會背叛。你要跟這種人糾纏,結局只有一個,死的很難看。我絕對不是嚇你。

    其實吧,我們兩都是同病相憐的人。你喜歡他,是絕對得不到的,我幫你,給你造了一個,想想你比我幸運。我呢,喜歡他旁邊的人,可是卻只能幹看著什麼都不能做,連假的都沒有。我比你慘多了。想想我心裡是不是平衡多了。」

    許可馨用力的一甩手,僵直的瞪著文立軒,她很想給這個害自己的傢伙一巴掌,但想想他的話,不是沒有道理,她想念的人她得不到,找個替身也算是個慰藉。

    許可馨泄了氣一般耷拉著腦袋,轉身慢慢的往外走,看她沮喪的樣子,藍葯小聲的問:「她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已經接受假的事實了。」

    陳依依捂嘴而笑:「好戲啊,比我演的那些戲精彩多了。文少,你怎麼不以此為題材,寫個劇本出來,我要當主演。」

    這女人想當主演想瘋了。文立軒似乎覺得她這個建議很好,緩緩點點頭:「是啊,找個編劇寫寫。藍葯,你願意來當我的女一號么?」

    陳依依氣的舉起小粉拳卻不敢捶在文立軒身上,惱怒的瞪著藍葯,鄙夷的說:「就她會演戲么,臉板的像塊木頭,她演戲比木頭樁子沒多少區別。」

    藍葯回瞪她,有躺槍的感覺。丁昊陽寒眸中電光一閃:「注意言辭,你喜歡做戲子是你的事,我家小藍從不屑於此。」

    「你……」陳依依發現自己被侮辱了,氣了紅了臉,卻說不出反駁的話。

    文立軒發現自己欠,幹嘛叫陳依依來,之前只想著不能看人家成雙成對,自己孤零零一個難看,隨便點了陳依依,看來他找錯對象了。

    在文立軒苦惱要怎麼消除火藥味的時候,餐廳門口衝進來一個男人。

    丁昊陽一眼就看出那人是誰了,臉一下子沉了下來,他本想別過臉的,不過下一秒他就改變了主意。

    男人面容憔悴,雙眼亂瞟,餐廳門外一個年歲大的人喊:「先生,先生,您到這裡來做什麼?先生,先生,我們回去吧。」

    「不,不,我要找我的女兒,她一定在餐館里吃飯,我要找她,讓她回家。」

    這一刻他的眼神散亂,失去焦點,當他的目光落到丁昊陽臉上的時候,人一下子呆住了。

    「你,你,你是誰?」突然男人拿手指著丁昊陽扯著嗓子叫起來,「你是誰——?」

    他的跟班已經走進來,想要拉他離開,但男人卻向前沖了幾步,「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你是鬼?是鬼,對不對?」

    丁昊陽緩抬眼帘,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冷笑:「你認出我了么?」

    「你,你是鬼,你一定是鬼,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早死了,早死了……」

    虧他還記得他早就死了,丁昊陽冷笑:「我是怎麼死的?」

    「毒藥,你服了毒藥就死了,已經是很早以前的事,你的屍體一直被關在石室內,你怎麼可能像活人一樣。你是鬼,一定是鬼?」

    丁昊陽站起來,緩步走過去,一把抓住丁昊英指著自己的手,「我死了么?你真的以為我死了么?你真的以為毒藥能毒死我么?哈哈哈……我只是長生了而已。」

    「啊——」一聲慘叫,丁昊英渾身顫抖,褲襠的地方潮濕一片,「你,你是鬼,一定是鬼,你不是人,來人啊,有鬼——」

    「哈哈哈……」丁昊陽仰面狂笑,用力的抓住他的一隻手,不讓他掙脫,眼中放射出隱隱的紅光,「我是鬼,你說的沒錯,所以我這麼多年來依舊是舊日模樣。再看看你,依舊快要入土了吧。丁昊英,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犯下的罪也該償還了。」

    「啊——」聲嘶力竭的慘叫,「不要——好怕,好可怕——啊——」丁昊英拼盡全身力氣要掙脫丁昊陽的束縛。丁昊陽狠狠的瞪著那張讓他恨了二十多年的臉,所有的恨全部湧上心頭。

    「可怕,你也知道可怕。在幽暗的牢籠里,我渡過了二十年光陰,每天都在等著重見天日的一天。你卻坐擁我的一切快活了二十多年,現在也該是你償還的時候。把我欠我的,全部還給我。」

    「啊——」一聲慘叫后,丁昊英身子後仰倒了下去。

    跟隨丁昊陽的僕人在剛開始的時候嚇壞了,見丁昊英暈倒了,才忙上前相扶。惶恐不安的說:「這位先生您別這樣,我家先生已經半瘋,就算跟您有些冤讎,念在他已經這個樣子了,您能不嚇唬他么?。」

    丁昊陽後退一步,不屑的哼了聲,過往一切從眼前一一閃過,丁昊英變成這樣算是他的抱應。是該放下了,要他殺了這個血肉之親,多少有點下不來手。

    「滾!不要再讓我看到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