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106.第106章 搶送初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106.第106章 搶送初次字體大小: A+
     

    文立軒心裡有鬼,剛開始自然不肯答應,但是架不住許可馨一哭二鬧三上吊,迫不得已他又派替代品上陣。

    替代品是個小演員,討好老闆會有出頭日子,所以很樂意做,但是每次都要經過幾個小時的化妝,才能把臉弄的跟丁昊陽差不多。為了一勞永逸,這傢伙乾脆做了整容手術,整的跟丁昊陽幾乎一模一樣。當然就算照著模板也未必能完全一樣,不過不細心是看不出來的。

    所有的花費文立軒埋單,這件事也就他最知情。替代品從此以後正式上崗,許可馨也消停了。

    但文立軒的麻煩還沒有完,那就是萬一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怎麼辦?最後他絞盡腦汁給了替代品一個劇本,讓他說自己一直是個騙子,根本就沒有錢,就是個釣富家女的騙子。

    文立軒以為這麼說了以後許可馨就會一怒之下跟替代品分手。但是他沒想到替代品嘗到了甜頭不想放手,真的想要和許可馨結婚。因為許家的錢財足以讓他以後不用再辛苦打拚。做明星是為了錢,但是能不費吹灰之力就有大把的金錢,還做什麼明星。

    後來文立軒察覺到了替代品的意圖,惱怒之後卻無可奈何。這些全是后話。

    丁昊陽回家后鬱悶的將外衣脫了丟進洗衣機,「真是莫名其妙,今天遇上了許可馨。」

    藍葯從沙發上抬起頭:「遇上許可馨有什麼莫名其妙的?」

    「那個女人莫名其妙,說我曾經答應娶她,你說腦子是不是有病。」

    「啊?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追了我一路,要不是我跑的快,甩都甩不掉。」

    藍葯捧著一本介紹吸血鬼的書頓了一會,突然咯咯笑起來。

    丁昊陽湊過來,「你笑什麼,好像知道內情一樣?」

    「我,不知道。」

    「你撒謊會眨眼睛,不要騙我,你一定知道什麼?」

    藍葯捂著嘴笑:「不關我的事。」

    「說什麼不關你的事,這說明一定干你的事,快點,我不想被一個奇怪的女人半路攔截,好要死要活的。」

    藍葯笑了會,才說:「我想這是文立軒乾的好事。不過呢也是為了我不吃牢飯,他是好心。」

    「他做什麼了?」

    「他讓手下扮成你的樣子se誘許可馨,我估計他們發展的不錯。」想到許可馨被騙的暈頭轉向,藍葯就捂著肚子狂笑。

    丁昊陽歪著頭看著藍葯的笑成花的臉,不由自主的撫上自己的唇,初wen么,要不要現在就獻出自己的初wen呢。

    「咦,你怎麼了,心跳的二里地外都能聽見。」藍葯收住笑聲,把手放在丁昊陽的胸口,劇烈的心跳,有力的捶打著胸壁,彷彿要跳出來才甘心。丁昊陽的眼神迷離,沒有血色的皮膚讓他看起來有些病態。

    「喂,想什麼呢?」藍葯仰著頭問。

    清澈的眸子波光瀲灧,微微張開的小嘴紅潤嬌嫩,對於丁昊陽來說是致命的you惑。吸血鬼本身的嗜血本性在血的you惑下會失控。

    「嗚嗚……」

    藍葯沒有料到丁昊陽會突然發動攻擊,當然所謂的攻擊不是暴力,而是wen,毫無預兆,突然四片嘴-唇相遇。發生什麼了?眼前冒起了一串串的泡泡,心停跳兩秒鐘,然後擂鼓一般的狂跳。

    雖然這個wen突如其來,讓藍葯措手不及,可是她卻一毫都沒有想到要躲避。

    丁昊陽只是把唇-壓在藍葯的唇上,事實上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

    時間靜止,兩個人保持著緊密接觸狀態,誰也不動。

    三分鐘過後,藍葯終於從迷糊中清醒過來,一把推開丁昊陽,「你幹什麼?」

    丁昊陽迷離的眼神恢復清明,嘿嘿笑:「我害怕我的初wen被別人偷走,所以想趕緊送出去。」

    「什麼?」這是什麼奇葩理由,老天來個雷劈死他,「你的初wen怕被人搶走,那你幹嘛搶我的初wen啊?」藍葯直著嗓子吼。

    「不好意思誰讓你是貼我最近的人,」丁昊陽嘿嘿笑,「這樣多好,你也不用擔心初wen被別人搶了。」

    「該死的丁昊陽,我已經被你搶走了好不好。」

    「我很帥,你不算吃虧啦。」

    「你,你氣死我了,走開啦。」

    一腳踹過去,丁昊陽急忙跳來,一邊往後退,一邊戲謔的說:「好啦,好啦,不就是一個wen么,有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我賠你。」

    「滾遠點,誰要你賠。」這東西能賠么,越賠越吃虧。

    丁昊陽笑的像偷到大米的老鼠,「女王息怒,我去做飯。」

    巴裕幽靈一般的飄出來,像個歷經歲月滄桑的小老頭一般捏著下巴,「哥哥,好像變了很多。」

    「啊?變,變了什麼?」藍葯沒覺得丁昊陽有變化。

    巴裕鄙夷的白了藍葯一眼:「沒看見他變風趣了么,比以前那種滿腹心事的樣子好多了。」

    還以為說變了什麼,死小鬼也來戲弄他,「他變風趣了就是欺負我么,如果他變更多點,是不是更不像話。」

    「哥哥那不能叫不像話,」巴裕語重心長的說,「他就是苦於不會表達,偶爾壓制不住情緒波動,做點衝動的事而已。」

    「死小鬼,你懂什麼,哪邊涼快哪邊呆著去。」

    「我一直都很涼快,天熱不覺得,天冷也不覺得,冬夏常溫,嘿嘿嘿……」

    「臭小鬼,你也學壞了。」

    巴裕蹲在藍葯面前,仰頭看著她,認真的問:「姐姐,你願意嫁給哥哥么?」

    「亂說什麼?」

    巴裕突然又站起來,嘆口氣:「我說實話,你們兩個都不承認,就一層窗戶紙,我幫你們扯破,好不好?」

    藍葯唰的臉紅了,她怎麼能聽不出巴裕的暗示,只是她對感情太過含蓄內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所以更怕被人將真相全端到她眼皮底下來。

    「去去去,不要打攪我看書。」

    巴裕幽幽的嘆口氣,「你就繼續裝吧,哪天哥哥真被人當街搶走了,看你怎麼哭。」

    藍葯舉起拳頭威脅的沖巴裕揮揮:「閉嘴,我看誰敢。」

    巴裕噗嗤笑了:「你覺得武力能解決感情問題。」

    「小鬼,你再不閃一邊去,我踢你進去了。」

    「鴕鳥。」巴裕嘀咕一句去柜子里翻棒棒糖。

    門鈴就在這時候響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