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104.第104章 吸血鬼也是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104.第104章 吸血鬼也是鬼字體大小: A+
     

    怨池已經隨著妖靈的死亡散去,一切恢復正常,牆壁和地面上砸出來的坑還在。吳昌華晃晃悠悠的從樓上下來,打著哈欠。

    斗羅帕的空間禁閉消失,藍葯從裡面衝出來,沖向丁昊陽。蔡德功則沖向吳昌華,嘴裡不停的罵:「你奶奶熊,都是你害的我們差點沒命,老子跟你沒完。」

    吳昌華則是一臉無辜,他就是不知不覺睡了一覺,發生什麼了。

    藍葯衝到丁昊陽身邊。他一身都是血,雪白的衣衫早就變得面目全非,成了一個個紅色布條掛在他身上。剛才的戰鬥到底有多激烈,藍葯根本沒心思去想。

    「丁昊陽……」吸幹了吸血鬼的血會怎麼樣?會爆體么?藍葯心慌恐懼,想到也許就在下一秒丁昊陽就會化為粉塵,她就想尖叫,用最大的力氣尖叫來舒緩被壓縮成一團的心。心好痛,疼的讓她不能呼吸。她要失去丁昊陽了么,這麼快么。不久前才知道他只有兩年的時間,結果一眨眼連兩年都沒有了。

    「丁昊陽,你幹嘛這麼傻。」

    他不是傻,他只是有一個執念,那就是不管如何他不會讓藍葯有事。

    「丁昊陽,不要離開我,你是鬼,可我不在乎,只要你不走,什麼我都能答應你。」

    「真的?」微弱的像是從地底百尺發出的聲音,「真的」只這兩個字就宣布他還沒有死。

    「丁昊陽,你沒炸,沒炸啊。」藍葯驚喜的叫,完全不顧形象,把丁昊陽抱在懷中,「真的沒爆呢。」她覺得自己反覆說的就是廢話,可是她阻止不了是心要那麼說。

    「我,沒炸,好奇怪。」丁昊陽微笑著說,帶著些許調侃的味道。

    蔡德功放開抓住吳昌華的手,跑過來,「哎呀,你居然還活著,我聽說喝了吸血鬼的血要麼死要麼變成吸血鬼,那麼說你現在就是吸血鬼了。」

    藍葯橫了他一眼:「一邊去,不要亂說話。」

    蔡德功一捂嘴巴,訕笑著向後面退了一步。

    「對不起,我瞎說。」

    丁昊陽緩緩的舉起一隻手,輕輕拍拍藍葯蒼白的臉:「怕什麼,反正我也不是人。」

    「別開玩笑了,你剛才真的好嚇人。」

    「是啊,我以為我會消亡,不過聽到某人說什麼都答應,我就不甘心去死了。你不能反悔哦。」

    無緣無故的眼淚從眼底涌了起來,她居然哭了,之前都沒有哭,只是她已經忘記了哭,放鬆下來后眼淚才想到要流下來。

    「沒死,就給我起來,不知道地上很臟,不知道你身上的衣服很破,不知道自己走光了啊。」

    某人淡淡一笑:「這裡除了你都是男人,我怕什麼。」

    這時候還知道調侃,那就是一定沒事了。藍葯長吁出一口氣,抹掉臉上的眼淚,「好了,趕緊回家換衣服。」

    蔡德功撓著後腦勺:「喂,這就要走了,老大。」

    「事情結束了,不走幹什麼。」藍葯火大的說,今天晚上倒霉死了。

    吳昌華不明就裡的追過來:「大師,大師,我老婆的事怎麼樣了?」

    藍葯恨恨的丟了一句:「你放心她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可是,到底是誰害死的她啊?」吳昌華絕望的問。

    「知道有什麼用,你又報不了仇。這件事到此為止,你早點搬家,早就跟你說這裡不適合你這種人居住。搬家的時候找個風水師給你看看,這次的事我不收你分毫,下次再有什麼事不準再找我。」

    「啊?為什麼呀,大師?」

    顯然這個問題藍葯不會給他答案,扶著全身發軟的丁昊陽快步走出大門,其實她現在全身也沒有多少力氣,只是她不想讓外人看見她的虛弱。沒辦法做高人就要會裝。

    跨出大門看不見可憐巴巴的吳昌華后,丁昊陽低低的笑:「外強中乾,還是讓我來扶你吧。」

    展開手臂整個兒將藍葯抱在懷裡,「聽到我的心跳了么,我好像是活的。」

    她的頭就在他胸前,清晰的聽見那寬厚的胸腔里有力跳動的心,比陰夜花催動的心跳有力。藍葯驚喜的將耳朵緊貼在丁昊陽胸前:「真的,好強的心跳。」

    不疾不徐。

    「聽說吸血鬼沒有心跳的,原來是錯的。」

    丁昊陽笑:「沒有心跳他們怎麼會流血呢。」

    「你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藍葯突然抬起頭,有些糾結的問。

    丁昊陽噗嗤笑了:「你很在意我是什麼么?」

    「是啊,都不好定義你是什麼了。」

    「如果非要給個定義,我還是鬼,吸血鬼也是鬼啊。」

    藍葯有些沮喪的耷拉下腦袋,口不由心的說:「是啊,還是鬼,你什麼時候不是鬼就好了。」

    丁昊陽的神色一滯,一絲傷痛快速閃過眼底,但很快就被收進了心底,「鬼不好么,冰冷但是永恆。可以陪你到天荒地老。」

    「切,」藍藥用力的一推,「又亂說。」

    「你不要我陪么。」

    「行了,趕緊回去換衣服,一聲血腥味。」

    她在逃避,因為不得不逃避,畢竟他還是鬼啊。

    因為不放心藍葯請老糊塗給丁昊陽檢查了一番,最後的結論是丁昊陽確實變成了吸血鬼。身體是活的,血液是鮮紅的,心臟可以自主跳動,陰夜花成了輔助。

    「不知道這叫不叫因禍得福。」老糊塗摸著鼻子說,接著就搖頭,「不,這不能算是福,只是從一種鬼變成另一種鬼,不是什麼走運的事。」

    說完嘆口氣,「話又說回來也不能算一點好處都沒有,至少你不用擔心兩年後會死。」

    停了一下,老糊塗又說,「可是吸血鬼也有很多禁忌,萬一被聖水啊,銀器啊傷到會立即煙消雲散,所以危險時刻存在啊。」

    他一定是存心的,故意來個九曲十八彎,讓人的心一懸再懸。

    丁昊陽無所謂的笑:「什麼存在方式都有風險,我頂多就是對銀器聖水,十字架大蒜過敏而已。」

    老糊塗讚許的點頭:「說的不錯啊。今天我要吃大蒜炒洋蔥。」

    藍葯一記白眼砸過去:「師父,你就是成心的。您再這樣,我就把我的私人大廚收回。大不了賠你點錢。」

    老糊塗立馬兩眼放金光:「賠多少錢?」

    「給你五萬,夠了吧。」

    「乖乖,你什麼時候這麼有錢的?」老糊塗懷疑的瞪圓眼睛,更多的是吃驚。

    「不要你管,你只管拿錢就是。」

    於是藍藥用五萬贖回了丁昊陽的自由,但她瞬間又變回了窮光蛋,後來巴裕安慰她錢是賺不完的,它就在哪裡等你。

    藍葯想想也是現在至少比以前好多了,沮喪的心情才又好了許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