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99.第99章 沒有隱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99.第99章 沒有隱私字體大小: A+
     

    第二天藍葯和蔡德功去了吳昌華的家,他老婆的遺體停在靈棚里。藍葯在他家裡轉了一圈,什麼都沒發現,他老婆的陰魂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

    今日是她的頭七,她一定會回來。

    吳昌華苦苦哀求藍葯讓他們夫妻再見一面。藍葯無奈點頭答應,蔡德功神色猶疑,趁吳昌華不注意把藍葯拽到一邊。

    「你怎麼能答應讓他們見面,那女人的死說不定就和你幫她拿掉鬼胎有關啊。」蔡德功提醒。

    藍葯心裡清楚:「如果她是因怨恨我而死,幫她消除怨恨也是我該做的。」

    「可是鬼是不講道理的,萬一她纏上你,哦,對了,」蔡德功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你不怕鬼。」

    藍葯對空翻翻白眼,「凡是自殺的鬼都有心結,心結解除才能無怨。如果她是因為失去鬼胎而死,我必須替她解除心結。」

    蔡德功點點頭,又張開嘴,想說什麼卻半天也沒說出來,藍葯看時間還早,等待的時間很無聊。

    「我現在有的時間,你有什麼話說吧。」

    「那個女人也死了。」蔡德功壓低聲音說。

    藍葯皺皺眉頭,問:「哪個女人?」

    蔡德功幽幽的答:「小玲母親。」

    這四個字像一個炸雷在藍藥頭頂響過,「什麼時候?」

    「今天也是她的頭七。」

    這麼說這兩個女人是同一天死的。

    「她們會回來索命的。」蔡德功緊張兮兮的說。

    帶著強大怨氣死去的人會凝結成惡鬼,頭七這一天普通死去的人回來看生前熟悉的一切,而惡鬼是回來複仇的。

    「老大,我們兩個是她們仇恨的人,你說今天晚上會不會?」蔡德功害怕了,他畢竟道行低微,架不住惡鬼的攻擊。

    藍葯不屑哼了聲:「你怕什麼,不過是兩隻惡鬼,就算是一千隻我也不怕。」

    「老大,你不怕,可是我怕。」

    「你師父是個高人,你怎麼就這麼慫呢。」藍葯忍不住嘲諷。

    蔡德功露出驚疑的表情:「你怎麼知道我師父厲害的?」

    藍葯拿出吞滅,「看著眼熟么?」

    「這個,」蔡德功歪著頭看了好大一會,「這個怎麼跟我那殘片好像啊?」

    「因為那東西就是從這塊硯台上掉下去的。你師父能讓這麼厲害的法器破損可見道術不低,可是你卻跟個入門弟子沒多大區別。」

    蔡德功慚愧的低下頭:「是啊,都是我沒用,之前就喜歡偷懶,辜負了師父的期望。可是,這東西你是從誰手裡得到的?」

    「這個人你不陌生,就是和我們搶小玲魂的人。」

    蔡德功吃驚的啊了聲,「你是說他是我的仇人?」

    「對。」

    蔡德功臉上的表情凝固,獃獃地站了半天,泄氣的耷拉下腦袋:「看來我是沒辦法幫師父報仇了,那個人太強,我這輩子都不是他的對手。」

    「如果我說你不用報仇了,你開不開心?」

    「什麼?」

    「他的法器在我手裡,你不明白么?」

    蔡德功盯著藍葯的眼睛,臉上漸漸釋放出歡喜的光芒,「你是說你已經,打敗他了?」

    「對,他已經死了,你的仇已不存在。」

    蔡德功頓了約一分鐘,噌的竄了起來,張開手臂想要抱住藍葯。結果他撞了一堵牆,還被那堵牆反彈的跌坐在地。

    「哎呀,你誰啊,怎麼……」蔡德功火的瞪著突然出現在他和藍葯之間的人,迅速反應過來,轉眼看藍葯,「這騷包是誰?」

    藍葯眨巴眨巴眼睛,笑看丁昊陽回:「他是我朋友。」

    蔡德功揉著屁股站起來,「突然躥出來,跟個鬼似的,下次出現打聲招呼。」

    「對不起,我走的太快。」

    這解釋三歲孩子都不信,不過蔡德功不打算追究,看丁昊陽那身氣度就知道是個有來頭的人。蔡德功道術學的不行,不過看一個人有沒有錢非常准,出來騙錢看人的學問當然要精。

    「沒關係啦,看在你是老大朋友面上,這就不算個事。」

    藍葯看看外面太陽才落下,「你來幹什麼?」

    「自然是擔心你過來看看。」

    「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丁昊陽沉吟片刻,一拉藍葯的手,走到另一邊,小聲說:「你功力還沒有恢復,現在又是特殊時期,天罡之氣正弱不宜做事。」

    藍葯唰的臉紅到了脖子:「你,你怎麼知道的?」

    丁昊陽想都不想的答:「你的生理期,我能不知道么。」

    天雷滾過藍葯的頭頂,這傢伙怎麼觀察的這麼仔細啊,她還有什麼隱私他不知道的么。

    「你,下次不準亂看。」

    丁昊陽無辜的眨眨眼:「我沒有亂看啊,我亂看什麼了?」

    「女孩子家的私密。」

    丁昊陽給了她一個超級大白眼:「我們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你有什麼私密瞞我。」

    藍葯收拾了臉上的紅雲,想想這確實沒啥,現在男孩子又不是以前,誰不知道女人有大姨媽這件事。

    「可是有些事情看見也該當沒看見。」

    「你真唯心。」丁昊陽不屑的丟了句,然後看看門外,「天不早了,趕緊回去吧。」

    「不行。」藍葯立馬否定,「我答應人家了。」

    「這不還有一個道士么,你讓他在這裡頂著就行。」

    「你說空心菜?」空心菜的實力不敢恭維,而且這傢伙就沒真正對付過鬼,「他是菜鳥。」

    「再菜也是茅山弟子,一個新死的怨靈不難對付,趕緊跟我回去休息。」

    藍葯猶豫,她對蔡德功的實力真不放心。

    吳昌華突然從後面走過來,手裡端著茶盤,「大師,喝杯茶吧。」

    吳昌華的面色青白,眼皮耷拉著,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藍葯覺得他跟見面的時候有些不同。

    「吳先生,你沒事吧?」

    吳昌華低低的回:「沒事,喝杯茶吧。」

    「謝謝。」結過茶杯,剛要送到嘴邊,丁昊陽突然一巴掌把茶杯打飛了出去。

    「哎呀,你幹什麼啊?」

    藍葯氣惱的叫,茶杯落在地上,碎掉,流出一灘黑乎乎的液體,咕嘟嘟的冒著黑氣。

    「嘔!」這是藍葯噁心的乾嘔聲,「什麼玩意?」

    丁昊陽的目光已如冰刀般鋒利,「無知小輩,敢在我面前囂張,找死。」

    長臂伸展朝吳昌華抓去。

    藍葯一驚,急忙抱著他的手臂:「不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