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6.第76章 一隻老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6.第76章 一隻老鼠字體大小: A+
     

    雷完鬼的藍葯恢復嚴肅認真,「開玩笑啦,反應不用那麼大吧。我想那傢伙也不是基佬,如果是,他早把你變成傀儡孌寵了。至於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做,反正我現在猜不出來。你有什麼辦法把自己取出來么,我猜你的半魂就封存在你自己的身體里。」

    丁昊陽用盡全力推石塊,只是把石塊推的晃動了一下,「太牢固,我也移動不了。」

    「弄不出你的身體,就解不了封印,釋放不出你的魂。難不成我要弄個切割機進來。」

    隱約聽見酒窖門口傳來雜亂的腳步聲,來了一群人。

    藍葯和丁昊陽對視一眼。

    「必須離開,不能被發現。」

    丁昊陽閃了出去,但很快又閃了回來,「來了二十人,中間好像有個道士,只能離開,晚上再來。」

    如果來了個道士,很可能看出這裡的封印被人破除了。藍葯不敢猶豫,「家裡隨時配備這種人,丁家心裡果然有鬼,我們走。」

    掐了隱身訣,快速出了暗門輕輕關上。

    丁家人已經堵在了酒窖入口處。站在最前面的是個穿著道士服的中年男人,看他打扮應該是茅山弟子。

    好幾個人幫著他擺壇,道士一臉我是高手拽樣叫人看不出水有多深。藍葯一點都不擔心會被他識破,讓她鬱悶的是這傢伙把法壇擺在門口,一群人又堵在門口。丁昊陽是可以悄無聲息的出去,她可是實實在在的人沒有空隙她就鑽不出去。

    丁昊陽面色變寒,五指變成利爪作勢要衝過去。藍葯急忙抬手阻止,如果讓他們發現這裡確實有鬼,再要潛進來就更加不方便了。豎起一根手指在嘴唇做了個小心的手勢,悄無聲息的靠近道士。伸出一隻手在道士眼前晃悠了一下,道士猛的眨了兩下眼皮,露出疑惑的眼神,眯起眼睛看了一圈。他自然是看不見藍葯的。

    道士感覺蹊蹺,拿出兩枚銅錢,口中念念有詞,銅錢左右交叉的晃動幾下,然後貼著眼皮擦過,大喝一聲:「開!」

    藍葯一招手丁昊陽迅速沒入聚魂球內,就算你開了陰陽眼也看不見什麼。

    道士開完陰陽眼仔仔細細把前後左右打量一遍,什麼也沒發現。

    仁叔就站在他身後,緊張的問:「沙大師,看見什麼沒有?」

    「沒有,你們兩個是不是看錯了?」

    小鍾搶眼:「當然沒有,我們都聽見了鬼哭聲,還有莫名其妙的歌曲。」

    「這裡很乾凈,沒有髒東西。」

    小鍾叫起來:「怎麼會呢,我跟仁叔真的都聽見了。」

    姓沙的道士點了一下頭:「你們不放心的話,我在這裡給你們貼些驅鬼的符。」

    道士從袋子里抓出一把符紙,嘰里咕嚕的念了一段咒語,揚手灑出,隨即人跳在空中,啪啪啪連拍幾掌,散在空中的符紙向四處散開,貼在酒架、牆壁上。

    道士落回地面,摸出兩個疊好的符交給仁叔和小鍾:「平安符,戴在身上保平安。」

    兩個人恭敬的接了,仁叔小心的問:「真的沒事么?」

    「沒有,如果還有什麼東西作怪隨時叫我。」

    仁叔如釋重負般的噓了口氣:「這我就放心了,丁先生請大師做我們家的專門護法真是請對了,這麼多年一家平安全是大師的功勞。」

    沙道士微一點頭:「應該的。都撤了吧。」

    跟過來的丁家僕人大部分是來看熱鬧的,一見沒發生什麼都很失望,議論著走了出去。

    小鍾還是不放心一邊收拾桌上擺放的東西,一邊東張西望,「大師,你確定什麼都沒看見,我怎麼覺得特別冷呢?」

    沙道士鄙夷的瞟了他一眼:「你放一百個心,我說沒有就沒有。我做道士十幾年,如果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還怎麼在這一行混下去。」

    「大師息怒,我不是不信您,真的是剛才很古怪。真的有異響,不是幻聽。如果幻聽也不可能兩個人一起出現,您說對吧。大師,您知不知道酒窖里困著什麼陰魂啊?」

    沙道士猛然停止腳步,臉色一沉,扭頭看向酒窖深處,然後遲疑片刻就朝暗門的方向走去。

    藍葯見他這般表情,好像是知道酒窖里藏的秘密。如果他的道行足夠深,一定能看出五行封被破了,這可怎麼辦?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他過去。

    摸出一張符紙五指翻飛快速的折出一隻小老鼠,默念咒語,抖手扔在空中,並指一點,紙疊的小老鼠在空中翻了個身活了,猛的一躥,「啪」掉在道士身上,「吱吱」叫了兩聲,順著他的前襟往下跑。

    道士「哎喲」一聲急忙抖衣服,結果不抖還好,一抖老鼠又掉頭往上爬。道士急的跳起來,「哪裡來的老鼠,快快快,快幫我趕走。」

    小鍾手快,伸手就抓。小老鼠賊驚,從道士的領口鑽了進去。小鐘沒抓到老鼠走運的抓中了道士胸。

    道士惱的一頭火,「你看準點,哎呀,哎呀,老鼠進衣服了。」

    「大師,大師,脫衣服吧。」

    「那你還不快點。」

    小鍾連忙幫他脫衣服,誰知道那老鼠一直往下鑽,鑽進了褲子。道士越緊張那老鼠就鑽的越歡,在褲襠里從前面到後面躥來躥去。

    道士驚恐不已,很怕老鼠一口咬了他的寶貝,小鍾舉著手也不敢下手,畢竟褲襠里的玩意是男人要害,一巴掌下去打殘了怎麼辦。

    「大師,褲子也脫了吧。」

    這位倒霉的道士只猶豫了一下,就屈服了,手忙腳亂的脫褲子。外面的褲子脫掉,結果老鼠是在他褲衩里。

    「褲衩也脫了吧。」小鍾無奈的建議。

    這是男人最後的底線,道士臉已經黑成了鍋底。

    小鐘好心的勸:「都是大男人,您快點,萬一咬了您怎麼辦?」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鍾嘴臭,還是道士運氣太差。他褲衩里的老鼠毫不客氣的一口咬中關鍵部位。

    「啊~!」倒霉者一聲慘叫,「它咬我。」

    「哎呀大師,這可了不得會得鼠疫,趕緊去醫院。」小鍾緊張的說。

    咬完人的老鼠「嗖」的鑽了出來,順著道士的大腿一溜煙的跑了。倒霉道士欲哭無淚,「快,扶我去醫院。」

    小鍾扶著道士狼狽的走了出去,後面跟著一臉疑惑的仁叔。一邊走一邊嘀咕:「這地方很久沒發現老鼠了,怎麼會突然出來一隻老鼠呢,一會我拿點老鼠藥來。這地方有木桶,有了老鼠就麻煩了。」

    等三個人離開,藍葯捧著肚子笑,原來整人這麼好玩,哈哈哈,下次多整整。

    丁昊陽淡笑,搞怪的丫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