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3.第73章 可怕的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3.第73章 可怕的往事字體大小: A+
     

    一老一少兩個僕人走了進來。好在這酒窖很大,藍葯和丁昊陽在最裡面,兩個僕人就算站在門口也看不到他們。

    丁昊陽緊貼藍葯耳邊:「我去把他們兩個引開一會,你趕緊把那瓶空了的拉斐抽掉,隨便塞一個什麼進去。」

    「好。」

    丁昊陽閃了出去,他不顯形,普通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丁昊陽飄到仁叔身後對著他的脖子猛吹兩口氣。

    仁叔被寒氣一吹,猛的打了個哆嗦,「哎呀,我怎麼突然覺得好冷。你有沒有覺得?」

    「啊?」年輕人正要說沒有啊,突然覺得後背一陣刺骨的寒冷,全身當即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年輕人抱起手臂,用力的搓了幾下,「是啊,怎麼突然覺得好冷啊。」

    仁叔抬頭看了一圈,「我也覺得突然好冷,可是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感覺。」

    丁昊陽對著兩個人的脖子一陣猛吹,老少兩個人只覺得冷氣從外一直寒到骨頭裡。仁叔的嘴唇發紫。

    「越來越冷了,太古怪,你有沒有看到什麼?」

    年輕人正要說沒有突然覺得眼前一花,好像有個黑影晃了過去。

    「那是什麼?」年輕人失聲驚叫。

    仁叔連忙順著他的目光看,卻什麼也沒看見,「你看見什麼了?」

    「我,我好像看到了一條黑影。」年輕人哆嗦著說。

    仁叔緊張的眯起眼睛看,還是什麼都沒看到,「一定是你花眼了。好了,不要再管這些,我們趕緊拿了酒出去。莫名其妙這裡居然冷的讓人快受不了。」

    丁昊陽歪頭看藍葯正在挑替代品,這丫頭真會磨嘰,隨便拿一瓶就是她非要找一模一樣的。各家酒庄出的酒瓶都有所區別,哪裡能找到完全一樣的。丁昊陽搖搖頭,既然藍葯還沒有弄好,他就繼續拖住這兩個人。

    轉到兩人身前,先對仁叔的臉呼了吹了口氣,仁叔猝不及防,凍的猛的打了個寒噤。

    「我,我感覺有,有什麼東西吹我。」仁叔哆嗦著說。

    年輕人膽兒更小,一把抓住仁叔的衣袖:「這裡,不會,不會有鬼吧?」

    「胡說,我在這裡工作一二十年了,從沒見到有鬼?」

    「可是,可是你不是說,以前的一位少爺就,就變成鬼鬧事么?」

    仁叔的臉色大變,連忙否認:「那,那都是瞎說。」

    年輕人堅持,「有一次喝多了,您就是這麼說的。說那位少爺長的又好,脾氣又溫和還聰明過人。本來是應該掌管這個家的,卻因為意外亡故了。他死後鬧了一段時間鬼,後來請了高人才擺平的。您還說到現在那少爺的屍骨都沒有入土。因為當時高人說不能讓他入土,怕他繼續作惡。這可都是您說的。」

    仁叔的臉色大變,一把捂住年輕人的嘴,嚇的聲音都變了:「趕緊閉嘴,以後再也不能亂說被先生知道了,我們兩個就要大禍臨頭了。這件事已經塵封,不要說了,永遠不要說了。」

    人的好奇心總是遏制不住的,年輕人更加想要知道真相,「仁叔,您怕什麼,這裡一個人都沒有。我們兩個人說的話不會被人聽了去。您告訴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仁叔連連搖頭:「不能說,不能說,趕緊的拿了東西離開。這裡的陰氣越來越濃,快走。」

    年輕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仁叔,酒窖的門都是關著的,我們兩大聲喊都沒人聽見。您就告訴我,私底下我也聽過不少傳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都說那位少爺死的離奇,明明是好好的卻突然口鼻噴血,是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是中毒,可是聽說後來定的死因是因病暴斃。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啦,仁叔,您當時就在這裡做事,真相到底是什麼?」

    仁叔的臉上閃過一瞬的恐懼之色,他應該是想起了什麼,頓了半天深深的嘆口氣:「這些事我也不是親眼所見,當時我在外園做事,所有情況也是聽人偷偷告訴我的。當年凡是經歷了那件事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趕走了,很多事情不知道是好事。

    小鍾,丁先生對我們還算不錯,你就算是聽到了些什麼也不要宣揚出去。實際上當年那位少爺是不正常死亡,到底是誰下的手沒人知道了,反正人就那麼死了。他母親不久后就瘋了,到現在還在美國一家療養院中。他父親經歷了兒子和妻子的意外之後,心灰意冷放下家族事務,說要看看世界,從此以後再無音信。這一家子就這樣從丁家消失了。

    事情已經過去一二十年了,永遠不再提起才好。」

    叫小鐘的年輕人正處於好奇心特重的年紀,「那麼鬧鬼的事是怎麼回事?」

    仁叔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都說是那位少爺的鬼魂,他死的不甘心所以回來討債。老丁先生就請了個很厲害的高人,把那位少爺的鬼魂給抓住了,好像是說封印了起來。」

    「那高人真的這麼厲害,好神奇,難道這個世界上當真有通鬼神的人。」

    仁叔突然冷笑了聲:「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通鬼神的人肯定有,但你千萬不要有非分之想。老丁先生就因為請高人驅鬼,最後付出的代價是自己的命。唉,這些陳年舊事不要再提了,小心惹禍上身。」

    小鍾滿不在乎的嘿嘿笑:「我們兩個在這裡說在這裡滅,沒有第三人知道,怕什麼。你說那位少爺的屍體現在還沒有入土會放在哪裡呢?」

    仁叔發怒了,「不要再管這些跟你沒有關係的事了。你爸托我照顧你,我對你要負責。你就給我好好的干好本職工作就行,不要打聽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小鍾知道仁叔是假怒,嬉皮笑臉的說:「仁叔,您對我真好,我就是聽聽絕對不會說出去。走出這個地窖,我立馬把這事爛在肚子里。話說當年的老人就剩下仁叔您一個了吧。」

    仁叔點點頭:「是啊,都不在了。」

    「您說他們都不在了,是不是就因為他們知道什麼,被主人趕走了。」

    「趕走也就算了,只怕他們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仁叔猛的打了個寒噤,大概是被自己的話嚇到了,立馬甩甩頭生氣似的說:「走了,辦事,沒功夫跟你瞎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