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2.第72章 五行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2.第72章 五行封字體大小: A+
     

    丁昊陽見藍葯死死盯著牆,一腦門線團樣,等了會才小心的問:「能破么?」

    藍葯伸手在空中描摹的一遍,皺眉歪頭:「五行封,這好像是我們奇門的五行封。」

    「你是說這是你們奇門人做的封印?」

    「應該是的,二十年前就很強的人,不知道是誰呢?」藍葯撓著腦門,「那時候我師父應該已經比較強了,但這事肯定不是他做的。同樣的五行封不同人使用出來效果不一樣,五行封講究的是五行屬性循環相生相剋。所以施術人自身的屬性直接影響五行封屬性強弱。

    我師父五行屬於木,他的五行封應該以木屬性最強,以木為首催動土金水火的運轉。而這個五行封土屬性最強,說明施術人是土屬性的。奇門術士二十年前就很強的沒有多少,我現在就問問師父,他一定知道誰是土屬性。」

    撥通老糊塗的電話,接聽電話的老糊塗有點吃驚,「剛從我這裡走就打電話,一準是遇上什麼難題了。」

    「師父您真聰明,您的智慧天下無敵,我當然是遇上只有您才能解決的難題,所以師父,您看在我今天孝敬您的份上請快速的給我一個答案。二十年前就很厲害的奇門術士中誰是土屬性的?」

    「你問二十年的高手幹什麼?」

    「這種小事您不用問問為什麼,就直接告訴我吧,下次回去還給您送大禮包。」

    老糊塗哼了聲:「無聊,要說土屬性的就是一條線了,我知道的只有他。」

    「哦,謝謝師父,還是師父博文廣志,您太厲害了,拜拜。」

    老糊塗突然反應過來,「臭丫頭,等一下……」

    他的下還沒說完,藍葯就把電話掛了,一指牆上的符印:「這個八成就是那個人乾的,看來我們跟這傢伙犯沖,每次都少不了他。」

    丁昊陽已經猜到是誰,俊臉沉了下來,符印是那個人,那麼將他的魂生生分為兩半的人也一定是他。這個仇他記下了。

    「以你現在的能力到底能不能解開?」

    藍葯沉吟片刻,點點頭:「應該可以。」現在葉濤顯的能力是比她強,但是這到封印畢竟是二十年前的,當時葉濤顯的實力未必比自己強多少。

    丁昊陽大喜,激動的一把抱住藍葯,「謝謝!」

    冷不丁被人從後面抱了,藍葯身子一僵,一股熱流刷的竄上腦門,俏臉立馬成了大紅布。

    激動中的丁昊陽也反應了過來,不過他沒有馬上放開藍葯,因為這種抱著她的感覺讓他更開心,如果能夠永遠這樣抱著她,即便是魂魄不齊又能如何。這種念頭閃電般劃過腦海后,丁昊陽的雙眸迅速蒙上了一層迷濛的神光。

    於是從怔愣中清醒過來的藍葯才要發飆,正遇上丁昊陽那雙醉人的星眸。「轟」的一聲好像什麼在心底炸開,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從六十邁直上一百八十邁。壞了,懷了,控制不住,怎麼辦?越來越快,窒息感,要命啊,再這樣下去她要暈了。

    「嗤」丁昊陽輕聲的笑起來,「你果然沒被男生抱過。」

    丫的,他剛才是在調戲她么。藍葯惱羞成怒:「死開,該死的丁昊陽,你再敢不挑時間的戲弄人,我就永遠不幫你解封。」

    丁昊陽微微一笑,認真的說:「如果我們可以這樣在一起,解不解封我真不在乎。」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說這話的時候他是真心的。

    藍葯推開他,揉揉發熱的臉,對著自己的掌心點點畫畫,可是心浮氣躁的她半天也沒畫成。

    「都是你這害人精,藍顏禍水。」某女氣惱之下順嘴嘟嚕出這麼一句話。

    丁昊陽毫不介意,笑的更加禍國殃民,「是么,我有那麼大的魅力么?」

    「離我遠點,影響我的發揮,破了符印不要說我沒本事。」

    丁昊陽聽話的朝旁邊走了兩步,然後雙臂環胸,斜靠在酒架子上。

    「我走開啦,你專心點。這次不專心不要怪我哦。」

    藍葯暗自哀嘆,她怎麼就這麼沒出息呢,順了半天氣還靜不下心來。難怪人說男色比女色還要兇猛,果然哪,連她這種修鍊到一定層次的高人都架不住。

    深呼吸了好大一會,又對丁昊陽擺擺手,「再退遠一點,我看見你心就亂。」

    「行,我退。」丁昊陽笑著又朝後退了退,「現在可以了吧。」

    藍葯兩眼朝上看,努力忽視丁昊陽的存在,最後還是強迫自己念了幾遍清心訣才穩住了心神。

    她五行屬於火,火乃土之母,為土所不勝,火強則可完全壓制土。因此藍葯自信破解那人的符印沒有問題。

    五行封破解之法並不複雜,擊破其主導者,其他四者則不攻自破。藍葯在掌心畫出一張炎火符,運轉周身真氣匯聚於掌心,猛吸一口真氣,對準門上的五行封一掌拍出。一道如擀麵杖般粗細的火柱從她的掌心迸發出來。

    「嘭」

    火柱擊中五行封木系所在方位,一股大火驀地燃起,五行封瞬間變成一團火,片刻后消失殆盡。

    藍葯滿意的拍拍手:「搞定,我就說他沒有我強。」

    丁昊陽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兩隻眼睛閃閃發亮,伸出兩根大拇指,「我的小丫頭,真棒。」

    他的小丫頭,她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小丫頭了,這種虧藍葯可不要吃,「喂,你別以為你死了二十多年就可以當大叔。你死了,生命已經定格,也就是說你永遠停在二十歲,到了明年就該你喊我姐姐了。」

    丁昊陽笑笑,沒有反駁,抬腿朝門走去。

    正這時候酒窖門外傳來腳步聲,接著聽到兩個人說話聲。

    「先生要拿瓶82年的拉斐,你知道在什麼地方吧?」一個蒼老的聲音說。

    「我知道,仁叔,上次你特意指給我看了。」答話的是個年輕人。

    「那就好,以後這裡的酒你都要長點心記著。先生隨時要,要知道在什麼地方找到。」

    「是了,仁叔。」

    仁叔咳了幾聲,氣息變得急促,「我老了,眼看日子不多,這酒窖的事將來就歸你管。我看你是個穩重的孩子,已經在先生面前舉薦了你,你可別讓我失望。」

    年輕人感激的回:「仁叔,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哎呀!」

    年輕人吃驚的大叫了聲,「您看!」

    仁叔隨即叫起來:「酒窖的門怎麼開了,誰進來過?」

    年輕人說:「不可能啊,大門是關著的,不可能有人進來。」

    「是了,大門是關著的,但是……」

    「該不會是上次進來時候忘記關了。」

    聽到仁叔拍腦門的聲音:「你看看,我是真的老了,也許是我上次進來的時候忘記關了。我這記性一日不如一日,早晚要忘記所有。」

    藍葯跟丁昊陽對視一眼,壞了,這時候來人了。更壞的是有一瓶82年的拉斐進了藍葯的肚子,千萬千萬不要拿那個啊,那是個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