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66.第66章 瘋狂的母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66.第66章 瘋狂的母愛字體大小: A+
     

    大白天,小玲家靜悄悄的,沒有一絲人氣。蔡德功悄聲建議:「不要驚動她們,偷偷的進去才能看到真相。」

    藍葯贊同,掐了個隱身訣,在蔡德功身上拍了張隱身符。兩人翻牆進了院子。

    母女兩個住一個大別墅,不好的是房子太大人氣太少。

    從外面看整棟房子靜悄悄的,明明是烈日當空的午間,這裡卻寂靜的猶如午夜。

    蔡德功對藍葯招招手,他正趴在窗戶玻璃上透過窗帘縫隙往裡看。

    藍葯快步走過去蔡德功指指裡面。藍葯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客廳沙發上躺著小玲的母親,而小玲就趴在她的身上,不停的吸食著她母親的陽氣。

    看到這一幕,藍葯就愣了,怎麼會這樣。她怎麼想都不明白,一個母親為女兒死都可以,而這個成了鬼的女兒卻為了留住自己的魂不惜殺死母親。

    「太可惡了。」怒氣上涌的藍葯大聲道,隨即一腳踹開門。

    沙發上的母女同時受驚般的坐起來,愕然瞪著闖進來的藍葯。母親的臉色慘白如鬼,女兒漆黑的雙眼冒著凶光。

    「可惡,我看在你母親苦苦哀求的份上留你在世間一月,你卻不知滿足,居然要取你母親性命,該殺!」

    小玲面容轉為猙獰,張開嘴露出一對獠牙,十指變為利爪,對著兇狠的藍葯嘶吼。

    藍葯冷笑,身形微動,眨眼之後就掐住了小玲的脖子,「不知死活,就你還敢對我凶,我讓你現在就煙消雲散。」

    憤怒中的藍葯手指快速縮緊,小玲的脖子在她的掌中變細如一根竹竿,只要她再稍微用點力便會折斷。

    小玲的母親終於反應過來,急忙抱住藍葯的胳膊:「大師饒命,大師不要,求求大師手下留情,千萬不要,求求大師。」

    藍葯看向眼裡都是淚的母親,不解的質問:「她要你的命,你還要維護她,你到底怎麼想的?」

    小玲的母親含淚搖頭:「她是我的孩子,她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會心甘情願的給她。大師,你別怪她,是我讓她吸陽氣的。我不想只能和她相守一個月,我不放心讓她一個人離開。大師,息怒,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牽挂的人只有她,她要是走了,我活著便沒有任何意義。我願意把命給她,只要她開心,怎麼樣都行。求求大師放了她吧,不是她的錯。」

    藍葯真的無法理解這個母親的想法,但是這次她不能心軟。小玲已經成了厲鬼,她可以吸食母親的陽氣,就可以吸食其他人的。現在她還不能走出家門,只能在家裡作惡,一旦她殺死自己的母親,就可以走出家門禍害他人。藍葯後悔當初心軟,後悔沒有看透一個因太愛孩子而失去理智的母親。

    「我是獵妖師,對於作惡的鬼絕不姑息。你已經失去理智,我不想說更多。空心菜,拉開。」

    蔡德功急忙過來拖小玲母親。意識到懇求無效的母親發瘋般的死死抓著藍葯的胳膊,「不要,不要傷害我的女兒,不要,求你們不要傷害她。一切都是我自願的,你們沒有權力干涉。大師,你放了她,否則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瘋狂了的女人又踢又抓,在蔡德功的胳膊上留下道道血痕。蔡德功呲牙咧嘴的說:「這女人已經不可理喻了,她肯定是被鬼迷了心竅。」

    藍葯冷冷的看著女人狂暴的樣子,「你該醒醒了。」五指猛的收緊,「咔嚓」一聲,小玲尖叫一聲脖子折斷,腦袋耷拉下來,藍葯並指一點,小玲化作一團黑煙散去。

    萬不該當初答應留她,那時她還有機會超脫,現在落個魂飛魄散的下場,鬼果然不可姑息。

    「啊——」凄厲的慘叫從小玲母親喉嚨里發出,眼睜睜看著女兒消亡,這位溺愛女兒失去理性的母親徹底瘋狂了。她的臉本就慘白無色,狂怒中則變得如惡鬼般猙獰。

    「你,你——」她嘶吼。

    「我恨你,我恨你——」每一聲都是拼盡全身力氣發出的,可見她對藍葯恨入了骨髓。

    「我不會饒了你,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藍葯鬱悶的望著女人充滿凶煞之氣的臉,「你冷靜點,我是救你的命。」

    女人聲嘶力竭的怒吼:「誰要你救?我心甘情願為她死,誰要你救?我恨你,我要你不得好死!」

    蔡德功火大掏出一張禁言符拍在女人嘴上,「閉嘴,不知好歹的女人,恩將仇報,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幫你。」

    女人發不出聲音,拚命的踢打著蔡德功。

    藍葯搖搖頭:「不要跟她計較,我們走。」閃身出門。

    蔡德功立即放開女人跟出來。房間內傳來女人瘋狂砸東西的聲音。蔡德功縮縮脖子,咂咂嘴說:「這女人瘋起來好厲害,你看看我的胳膊,被她抓成爛布條了。」

    蔡德功的兩條手臂上都是爪痕。藍葯眉頭不展,「為什麼這個女人不講道理呢?她明知道女兒死了活不過來的,為什麼還要搭上自己的命?」

    蔡德功還在心疼他的胳膊,隨口回:「這就是母親吧。你還沒有孩子不懂的。」

    母愛真的這麼偉大么,可以不顧自己的生死,可以不問是非黑白。如果真的如此,為什麼她的母親會忍心將她拋棄?是遇上了什麼力所不及的事情,迫不得已將她遺棄,還是壓根就不想對她負責,壓根就不願意給她愛。

    蔡德功見藍葯沉著臉一言不發,小心的湊過來:「怎麼了?事情已經解決了,你怎麼還是一副很不開心的樣子?」

    「沒什麼。」

    「你看我傷成這樣也沒難過啊。你就不要想了,有了這次教訓,下次我們都不要心軟,對那些心存惡念的鬼絕不容器。」

    「與這個無關。」

    「那你心煩什麼?」

    藍葯不耐煩的橫了他一眼:「我想什麼需要向你說明么?」

    蔡德功被嗆的半天才緩過氣來,解嘲的嘿嘿笑:「是我多管閑事,我不問了。」

    藍葯悶頭朝前走,剛好有個女人從側面走過來也走的很急,兩人都沒來及躲閃撞在了一起。

    那女人向後倒退幾步,惱怒的瞪視藍葯。心情不好的藍葯回瞪她,咦,這個女人她認識,是吳昌華的老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