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56.第56章 氣場強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56.第56章 氣場強大字體大小: A+
     

    丁昊陽看向許可馨,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悠長的淺笑,微一躬身禮貌的招呼:「這位是許小姐吧,小藍跟我說過,果然是不可多見的美女。」

    許可馨的臉唰的紅了,心跳如擂,原來被一個美男當眾誇讚會心跳臉紅。許可馨手忙腳亂的站起來:「你好,丁先生,請坐。」

    丁昊陽滿意的看到自己給對面的女人帶來的震撼,微笑言:「許小姐客氣。」周到的拉開椅子讓藍葯先坐,自己才落座。

    文立軒發現從丁昊陽一出現自己就成了配角,一種挫敗感油然而生,他真沒料到出現在藍葯身邊的男人如此優秀。作為一個富家子弟,一眼就能看出真**絲和裝**絲的區別。丁昊陽絕對不是**絲,可是他怎麼想也想不起來現在的大家族中會有這麼一位閃亮的人物。

    文立軒認為自己的記憶很好,凡是見過的人肯定不會忘記,尤其是丁昊陽這種走到哪裡都會招人矚目的傢伙,他不可能不記得。但是他搜遍記憶確實沒有一個對上號的。

    是他的記憶出了問題么,明明不記得有這麼一號人,但看著丁昊陽的臉時又好像似曾相識。只是他敲破腦殼也不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丁先生,我們在什麼地方見過么?」文立軒試探式的問。

    「文先生記錯了吧,你不可能見過我。我才回國沒多久。」

    「那麼敢問丁先生回國打算做什麼,以丁先生的相貌有沒有興趣在演藝界發展?」文立軒不是拉人入伙的意思,而是試探丁昊陽到底是做什麼的。

    「演藝界?文先生說笑了,我可不是學戲的。」

    「那麼丁先生有打算在什麼方面發展么?」

    「我還沒有想好,先看看吧。也許我會在汽車或者珠寶業發展。不過呢,我不想委屈自己這麼早就被俗事煩心,再過段日子吧。」

    藍葯瞪圓眼珠看著丁昊陽,心說:你不吹牛會死么,你一隻鬼還要經商,滿天的牛數你吹的大。

    文立軒點點頭,其實是更加鬱悶了,聽得出來丁昊陽絕對不是沒貨的主,這下糟糕了,還以為他是跟藍葯來演戲的,結果怎麼看都像真的。

    「看來丁先生家資頗豐,應該是個很大的家族吧。」

    「過獎,那都是過去的事,如今我們家在國內早沒了什麼勢力。」

    這是從側面告訴文立軒,其實他們家的勢力在國外不在國內,所以就算文立軒去查也未必查得到。現在勢力雄厚的家族都很神秘,許多都是不為外人所知。

    藍葯見他們扯的跟今天晚上見面的主題半點不搭,用手指扣扣桌面。

    「那個,我們今天晚上見面為的是許小姐誣告我的事,大家能言歸正傳么?」

    許可馨聞言立即瞪圓眼珠子:「你說什麼?誰誣告你?」

    「你是不是誣告自己心裡不清楚,不要在這裡裝吧。今天這是私人聚會,我們有什麼說什麼。你存心撞我在前,撞傷蔡德功,他要你給予賠償在情理之中。而那筆錢也是你心甘情願給的,現在你反咬我一口說我訛詐,請問你這麼做就問心無愧么?」

    「胡說!」許可馨面容轉青,一是被藍葯毫不客氣的揭了底,二是從藍葯和丁昊陽進門她就氣不順,「誰誣告你了,明明就是你聯合那個人碰瓷訛詐。我告你有理有據,你要是不服咱們可以法庭上見。」

    「是么,你是篤定我當時沒有留下證據,現在就想死死咬住我訛詐對吧。那麼請問你的錢有到我賬戶中么,你有什麼證據說我拿了你錢。」

    「你怎麼敢把錢放在自己的賬戶,自然是放在那個合伙人的賬戶,你們兩個是一體的,我有他的轉賬記錄,就等於抓住了你的把柄。」

    「笑話,你有證據說我跟他很熟。你怎麼證明我跟他是合夥的。你有證據證明我跟他是朋友關係么?」

    「你當我找不到么,你們一起逛街一起買東西,商場都有監控記錄下來,我可以調出來證明你們是能一起逛街的朋友。拿到那筆錢的當天你們就去揮霍了,所有消費記錄都可以證明你們交情匪淺。」

    擦,她怎麼沒想到這一點,還是自己太沒經驗。許可馨已經收集了夠多的證據了,現在她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

    「你夠狠,就算你告贏了,又能怎樣?」

    「還錢坐牢,這就是你的結局。」

    藍葯怒沖頂門,一摁桌子就要站起來,丁昊陽快速的摁住了她的手,淡笑如風,對許可馨微一點頭:「許小姐說的有理。這場官司看起來許小姐是必贏的。我們現在不講法講情,小姐以為若何?」

    面對丁昊陽,許可馨控制不住的臉紅心跳,腦子開始糊塗,這是花痴病犯的典型癥狀。

    「當然,丁先生想說什麼,請講。」

    丁昊陽微微一笑:「這件事不管當初起因是什麼,眼下的問題是有個叫蔡德功的人拿了許小姐一筆錢,而許小姐認為小藍和那個人合夥詐騙。蔡德功是不是騙子,我不敢保證。但我家小藍我絕對可以向許小姐打包票,小藍不缺那筆錢。

    如果許小姐不信,我這有一張卡,裡面有一千萬可以送給許小姐當見面禮。對於我來說幾百萬的事我從來看不上眼,小藍是我的未婚妻,她需要錢只管問我要就行,大可不必為了幾百萬詐騙許小姐。以我對小藍的了解她不會那麼無聊。」

    丁昊陽再笑,將一張金卡推到許可馨面前,「許小姐,不過是幾百萬的事何必鬧上法庭,因為一旦上了法庭大家面子都不好看。許小姐家是做什麼生意的,也許將來我們可以成為合作夥伴。」

    許可馨怔住,眼睛從金卡上移到丁昊陽臉上,「其實,其實幾百萬的事確實不算什麼。就是那個姓蔡的人太過粗魯,一看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丁先生的未婚妻怎麼會和那種人交往呢?」

    聽到這句話,文立軒嘴角滑過一絲幾不可見的冷笑,許可馨不虧是大家族調教出來的人,這麼快就用上了含沙射影的伎倆。那麼他就給點風,推波助瀾。

    「可馨說的是啊,葯葯,你怎麼會跟那種人混在一起,這也太有失體統了。」

    藍葯訝然的看向文立軒,這話什麼意思,她聽著怎麼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呢。

    丁昊陽見慣了這種挑撥離間手段,微笑著回:「文先生這麼說頗有些門第之見。想我丁家不說如皇室一般高貴,至少也在上層排上名次。如果按門第算的話我豈會坐在這裡和一些不相干的人浪費唇舌。」

    丁昊陽不動聲色的一巴掌扇回去,讓許可馨和文立軒好好的難受了一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