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40.第40章 人家有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40.第40章 人家有證字體大小: A+
     

    藍葯逃回家才長出一口氣,好險,幸好那黑影沒有追過來,如果真追她未必能逃的掉。

    「那個黑影會不會是一條線呢?」藍葯自語,「那個人確實有這麼強。應該是他。奇門術士人數不多,在一個城市有兩三個已經少有,各個都是強者更少。那枚硯台吸收了的陰魂少說也是上萬了。哎呀!」急忙取出嗜魂檢視。

    「大爺的,陰魂耗損過半,幸好我這匕首靠的不是陰魂的魂力。哼,那硯台應該也有不少損失吧。」

    想到硯台的損失不比自己的嗜魂少,藍葯心理平衡了,笑了笑,「還不算吃虧。」

    丁昊陽一臉陰鬱,回來就窩在沙發里不吭聲。藍葯已經習慣他的喜怒無常,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做自己的事不去招惹。

    巴裕咬著棒棒糖走出來:「瞧你們兩狼狽的樣子,一定是這次任務很難吧。」

    藍葯搖搖頭:「才不是。」

    「那你們兩怎麼這個樣子,像被誰追了很久一樣。」

    「遇上一個高手,不說了,說了鬱悶。」轉身去洗浴。

    巴裕湊到丁昊陽身邊:「你又鬱悶什麼?」

    丁昊陽緩緩抬起眼帘,「我鬱悶實力太弱,我必須強。」

    「你是殘魂,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很強的。」

    「不,今天吞了一隻惡魂以後感覺力量增強了不少。」

    「啊?」巴裕叫起來,「你吞了惡魂,哥哥,你應該知道吞噬其他鬼魂力量雖然可以急速增長,但是也極容易反噬,一旦反噬你就不是你了。千萬不要冒這樣的險,你現在好歹還是你自己啊。」

    丁昊陽面色愈發陰沉,「不,這樣活著太窩囊,我不可以不強,我不能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束手無策。」

    「哥哥,怎麼了,你是因為幫不上姐姐的忙而鬱悶?」

    「你覺得我這樣的存在方式有意義么,每一天都過的蒼白無力。」

    巴裕坐在丁昊陽身邊,叼著棒棒糖很認真的想了一大會:「以前我們過的也挺好的,自從遇上姐姐以後哥哥就對現狀越來越不滿意了,現在比以前其實好多了啊。」

    「你是小鬼自然沒有我的煩惱。我想要的你不明白。」

    「不就是報仇么,姐姐說的對,你的仇人現在是個大善人,你要殺他會萬劫不復。你已經被他害死了一次,不要再被他害的連鬼都做不成。哥哥,我覺得現在真的很好,我們就這樣吧。」

    「不。」丁昊陽怒聲道,猛的站起來,閃了出去。

    「喂,哥哥,不要再吞其他的鬼魂了。哥哥,你聽見沒有?」

    丁昊陽早已消失不見,巴裕無奈的嘆口氣,歪著頭嘀咕:「為什麼呢,現在哥哥比以前更不快樂了。」

    陳依依果然向老糊塗投訴藍葯辦事不利。老糊塗打來電話把藍葯數落了一頓。說以後對僱主客氣點,別擺一副高深莫測的臭臉給人家看。

    藍葯嘴上應是心裡很不開心,想自己幫陳依依解除了被反噬的危險,沒要她酬勞還告黑狀,氣呼呼的出去散心。

    大熱天能去的地方也就公園和商場,小區附近就有一個小公園,有河有樹四面通風,附近退休的沒事的中老年人最喜歡到這裡來,大家閑的沒事就會聚在一起打打小牌。後來被有心人士發現了商機,就弄了些簡易的桌椅板凳辦起了露天棋牌室。結果人氣越來越高,每天都有兩三百號人聚在這裡。

    藍葯想找個陰涼的地方坐會的,結果到那一看,好地方全被佔了。一張桌子連著一張桌子,連站的地方都沒有。

    藍葯見實在沒有好地方待正準備離開,突然「嘩啦」一聲,桌子砸地的聲音,緊接著聽到一個人的吼聲:「賴皮,你們都太賴皮,我不幹了,把錢還我。」

    其他人的聲音響起。

    「老張,這話怎麼說,大家打牌,來點小錢增加氣氛。輸贏都不大,大家沒有必要賴你的錢吧。」

    「就是啊,打牌就是為了開心,一天輸贏百把塊錢並不算什麼。」

    「如果連這點錢都輸不起就不要出來玩了,真是壞人的心情。」

    發飆的中年男人更加怒了,「你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三個合夥贏我的錢。」

    「喂,老張,你不能血口噴人啊,大家聚在一起打牌誰不認識誰。合夥贏你一百塊,至於么?」

    「哼,你們贏我一百塊,再贏別人一百,一天下來收入也不少。不要在這裡裝清白。我天天來打,每次跟你們打都輸錢,難道是巧合?」

    「你自己的牌技太臭,還賴別人合夥欺負你。你這樣的人才是無賴,哼!」另一位禿頂老頭脾氣也大,甩手就走。

    老張兩眼充血,一把揪住他,「你不能走,贏了錢就走,沒有這樣的道理,把錢還我。」

    禿頂老頭也火了,「你放手,沒見過像你這樣無賴的。鬆手,像話么?」

    「有什麼不像話的,你騙我的錢就要還。」

    「誰騙你的錢,真不可理喻。」

    禿頂老頭要走,老張就是不讓,拉拉扯扯間就動起手來。

    有人勸架,但大部分是看熱鬧的。

    藍葯見老張印堂發黑,一副倒霉催的樣子,有心提醒一兩句但看這情形,那老張恐怕連佛祖的話都不會聽,何況她一個小丫頭。

    一個穿著襯衫牛仔身材中等的青年突然闖進人群,沒看他如何動作便將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分開了。

    打架的兩個人誰也不服誰,互相對罵不肯認輸。

    青年打斷兩人的爭吵對老張說:「你最近霉運罩頂,做什麼都不會順利,賭錢就是送錢給人,所以不要怨別人,是你自己背。」

    「你說我背我就背,你老幾?不要說晦氣話,影響我財路。」

    「大叔,我是道士,你最近參加了一場仇人家的喪禮。死者對你有怨恨,所以一直跟著你非要害你家破人亡不可,不過我可以幫你化解。」

    見老張還是不信,年青人掏出一張半紅半綠的證書,「你看看,我說的都是真話。我們茅山派有證書,每一個學成合格的弟子都有。」

    藍葯吃驚的瞪大眼睛,茅山派什麼時候發證書了。真是與時俱進,畢業有證書搞的很正規的樣子。什麼時候回去找老糊塗要個證書,人家都有了,她沒有顯得多不正規,以後出去還怎麼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