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38.第38章 傷心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38.第38章 傷心故事字體大小: A+
     

    正像計程車司機說的現在不過八點,這條路上就鮮少有車輛通過,更是沒有一個人影。一條寬闊的大馬路上就她一個。

    「好了,你可以出來看星星了。」藍葯帶著怨氣說,要不是丁昊陽心血來潮要看夜色,現在她已經躺在家裡看電視了。

    丁昊陽不說話,不知從何而生的愁緒圍繞著他。緩步走下馬路,朝荒草雜生的空地走去,最近的一個土包就在五十米外。沒有開發的土地成了野草的樂園,野草生命力頑強,嚴嚴實實的把地面蓋上一層厚厚的綠草墊,踩上去軟軟的。

    丁昊陽慢慢走著,不知道在想什麼。藍葯跟在他身後,被略帶涼意的風吹的高興起來。自然的涼比空調製造的涼舒服多了。

    「嗯,野外真好,以後我要找個深山安家,天天都可以看到乾淨的大自然,吹到最清爽的自然風。」

    「是啊,古人男耕女織的生活其實很好。」丁昊陽發出這樣的感慨,最簡單的生活,最不起眼的追求對他來說都是不現實的。他很煩,是因為看到別的男人對藍葯好,是因為別人可以觸碰到藍葯,而他卻什麼都不能做。

    「等我攢夠了錢,就找一個風景最美的地方隱居。」藍葯仰著笑臉說。

    「這是你的理想?」

    藍葯認真的點頭:「對啊,我要求不高,有吃有喝又不用勞心勞力還能天天呼吸清新空氣,我就滿足了。」

    「呵呵。」丁昊陽低聲笑,多麼簡單的追求,他也想。

    爬上十幾米高的土包,丁昊陽找個平坦的地方躺下。藍葯便坐在他旁邊,她從沒有陪一個男子看過夜空。

    「夜空有什麼好看的?」藍葯問。

    丁昊陽答:「你覺得好看它就好看。」

    「一個唯心的答案。」

    「世界萬物用唯心法來看,全是因心而生。我睜開眼世界就存在,我閉上眼世界就消亡。」

    藍葯咯咯笑起來:「也就是說我說你在你就在,我說你不在,你就不在。」

    「我在別人眼中就是空,而在你眼中就是我。我也是唯心的。」丁昊陽突然扭頭看藍葯,「我若消亡你會記得我多久。」

    「咿,你在這個聚魂球中可以很久很久,你放心啦,我是不會把聚魂球給師父的。」

    「只能當一個殘魂,連復仇的力量都沒有,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你又想你的仇恨了,都說過去很久了,放下吧,老想對你沒好處。」

    「你要我不想我就能不想么,我存在就是為了報仇,如果不能我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難道就沒有別的什麼值得你去追求?」

    丁昊陽眼神變得幽深,除了報仇,他還有一個追求,那就是和她在一起。可這隻能想想,他是殘魂除了默默的看著還能給所愛的人什麼呢。

    「笨丫頭,其實那個叫文力軒的人挺不錯的,你可以嘗試著跟他交往。」

    藍葯覺得丁昊陽思維跳躍的太快了,「我們在說你的未來,怎麼突然談起別人來了。」

    丁昊陽苦澀的笑笑:「我是鬼魂沒有未來,所以不需要談未來。而你終究要有一個人來陪,我看好你,你有潛力成為灰姑娘。」

    「別逗了,灰姑娘有什麼好當的。」

    「不知道多少人想呢,你為什麼不想呢。灰姑娘最終得到了王子啊。女孩子不都是想要一個只屬於自己的王子么?」

    「懶惰的想法是找個王子一輩子享福,可是我不覺得嫁給王子就一定幸福。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懸殊很大,怎麼可能沒有矛盾。除非一方無條件的服從另一方。

    在我看來灰姑娘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的,灰姑娘也要具備很多別人不具備的優點。比如吃苦耐勞,比如忍辱負重,比如善於苦中作樂,比如能永遠保持一顆天真的心。要忍那麼多人所不能忍的,我可做不到。

    我總不能找個老公天天哄著他捧著他順著他,每天都琢磨他今天的心情怎麼樣,我應該怎麼做才能討他歡心。偶爾為之還好,天天如此還有自我么,只是標準的奴隸而已。」

    丁昊陽轉臉看她,嗤的笑了,「看來你比很多人看的透。」

    「我不知道是不是看透,我只知道我要什麼樣的生活。」

    丁昊陽坐起來認真的看著她的臉:「想聽豪門的故事么,絕對真實,還是第一手的。」

    「你是說你自己家的?」

    丁昊陽將目光投向夜空:「算是吧,曾經我家的。發家史直接忽略了,第一代創業者是辛苦的,從第二代開始大家就為了如何獲得家族最大利益而勾心鬥角。在這種競爭中原本兄弟五個最後只剩兩個。為了下一代不繼續爭鬥,約好每家只生一個。

    於是到我這一代只要兄弟兩人。他比我早出生幾天,雙方長輩約定,誰有天分,誰能最先拿到經濟學最高學歷,未來繼承人就是誰。這很公平。然而你永遠不要以為人人都認同這種公平。」

    丁昊陽自嘲的笑笑,「當時真幼稚,如今想來其實我早就看出了異常,偏偏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許是太年輕的緣故。算了,你想聽的不是這個,我給你說另一個豪門的故事。她家與我家算是世交,從小父母就給我們訂下了親。」

    「啊,你訂過親?」

    「這有什麼奇怪,強強聯合有利於家族發展,畢竟有時候也是需要相互扶持的。」

    「哦,說的也是。」

    「她家比我家複雜,大小老婆八九個。她是正房所生按古時候的規矩是嫡出。雖然是嫡出,可是她母親年歲最大早就不受寵愛了,受寵幾房常常欺上門。她這個嫡出的小姐也常受妹妹們的欺負。

    當時大家都知道我家財力想嫁入我家的人也很多,再加上本人模樣真是沒話說。她的幾個妹妹都對我有意,我偶爾去她家那幾位妹妹就想盡方法討好我,希望我能愛上她們。

    我可不是瞎子怎麼能看不出好惡。我故意疏離她們,只對她一人好。我以為這些女孩會知難而退,然而我錯了。如果我表現的花心一點,也許她就不會遭遇那樣的不幸。」

    藍葯聽出他語氣里深深的痛,那是他的初戀吧。

    「後來發生了什麼?」

    丁昊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底升起熊熊怒火。

    「那群卑鄙的女人認為是她影響了她們的好夢,花錢雇了幾個暴徒,把她騙到沒人的地方給……」

    丁昊陽猛的揮出一拳,勁氣破空而去擊中地面,嘭的一聲泥土四濺,丁昊陽還不解恨連轟三拳,方才稍稍平息了怒氣。

    「她們都該死,可是死的卻是她。她不能面對自己被凌辱過的事實選擇了結束生命,那年她不過十九歲。」

    原來姐妹之間也可以如此殘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