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第7章 力戰得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才捉妖師:猛鬼夫君不差錢 - 7.第7章 力戰得勝字體大小: A+
     

    在看見紅衣女鬼的時候,丁昊陽就知道今天晚上是凶多吉少,他想退縮可卻不放不下藍葯,也不知道為什麼在藍葯身上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

    裹在被褥里的藍葯被憋的面色通紅,丁昊陽急忙揮出一掌,一道白光閃過,被褥裂成碎片,藍葯掉在地上大口的喘粗氣。

    紅衣女鬼仰面大笑,陰風化作一道道利刃向藍葯劈過來。丁昊陽彎腰抱起藍葯,閃向一邊。風之刃砍在牆壁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一招落空,紅衣女鬼怒氣更甚,飛身撲向丁昊陽。丁昊陽自知跟她斗自己不是對手,只能帶著藍葯快速閃躲,他要拖延時間。只要天光放亮,惡鬼就必須退去,而到那時藍葯也會慢慢恢復。

    藍葯住的客房是單人間本就不大,丁昊陽躲閃起來十分吃力,一邊巴裕跟黑衣女鬼勢均力敵,打的還算輕鬆。

    「哥哥,施展你的絕技啊。」巴裕開心的叫。

    丁昊陽苦笑,跟紅衣女鬼相比他不過鬼將級別。鬼將本來就不是鬼王的對手,若不是為了藍葯,他早就逃的遠遠地,怎麼可能個一個鬼王拼。

    紅衣女鬼攻擊了十餘分鐘都沒能傷到丁昊陽,脾氣暴躁的她仰面嘶吼,刺耳的聲波震的藍葯臉色慘白。

    不能再這樣下去,藍葯一抓丁昊陽的胳膊,「附我身。」

    附身可以增強鬼的攻擊力,附身後丁昊陽可以用她的法器。

    丁昊陽一愣:「什麼?」

    「我叫你附身。」

    附身有傷宿主的陽氣,丁昊陽有些猶豫。

    藍葯怒:「快點,你想我死啊。」

    損傷陽氣與死相比孰輕孰重丁昊陽自然知道。

    「嗖」黑影一晃,丁昊陽沒入藍葯體內。

    藍葯落在地上,單膝著地,左手撐地,猛抬頭一雙黑亮的大眼睛寒光一閃而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周身戾氣爆發出來,空氣急速旋轉,整個空間開始扭曲。

    紅衣女鬼吃了一驚,詛咒一句:「該死!」

    長袖翻飛,化作兩條長練朝藍葯捲來。藍葯眼眸微眯,作勢要跳起,卻沒有跳成,似乎是附體后還沒有適應。長練捲住她的腰將她拉向女鬼,藍葯奮力掙扎,試圖擺脫束縛但失敗了。

    「哈哈哈……」女鬼得意的狂笑,「真以為附身就是我的對手了,可笑。現在更好我要將你們兩個一併收了,哈哈哈……」

    長練收回,紅衣女鬼將藍葯拉到近前,張開血紅色的嘴向藍葯的脖子咬去。千鈞一髮之際,藍葯猛的向女鬼撞去。

    「啊——」慘叫聲。

    再看紅衣女鬼血紅的眼珠子瞪的就要掉出眼眶,一張大嘴驚愕的大張著,一股股黑氣從口中冒出。

    紅衣女鬼不敢置信的垂下眼帘,看著扎在自己胸口的匕首,面容瞬間扭曲,「你……」

    一句話來不及說出,「嘭」的一聲整個兒炸開,化作一團黑煙。

    黑衣女鬼一見,驚恐的掉頭就跑。藍葯當然不能讓她逃走,手一揚嗜魂飛出去扎在黑衣女鬼后心。黑衣女鬼慘叫著化成黑煙消散。

    匕首「噹啷」掉在地上。藍葯隨即跌坐在地。

    丁昊陽閃了出來,鬼附身傷宿主,同時也傷鬼的法力。現在藍葯陰氣頗重所以丁昊陽能附身。若是往日,藍葯一身天罡之氣,丁昊陽想靠近她都難。

    巴裕開心的咬著棒棒糖,「搞定,可以休息了。」跳上床盤膝坐下。

    藍葯好半天才把氣喘勻了,抬眼看坐在一邊的丁昊陽,這傢伙臉色白的比白紙還難看,看出來他在這場戰鬥中耗損頗多。

    「喂,能堅持下去么?」

    丁昊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沒你想的那麼弱。」

    「你怎麼是半魂?」

    「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就是半魂。」

    「那另一半魂呢?」

    丁昊陽蒼白的臉上布上了一層戾氣,「我不知道。」

    藍葯看出他心裡壓著深深的怨恨,站起來安慰式的拍拍他的肩,「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怨氣放不下,都是過去的事,你不如忘記吧。」

    「不。」丁昊陽失控的一聲大吼,「絕不,我不會忘記。」

    藍葯驚的眨巴了幾下眼睛,哇,看來這傢伙怨氣真的很深。不知道生前發生了什麼,讓他耿耿於懷死也不能釋然。

    「其實你都是半魂了,再計較那些沒有什麼意義。你也死了不知道多久了,你說五年十年,我看不像,也許一百年都有了。你想想一百年過去,你的仇人早就變成一捧灰了,你還記著那仇就是折磨自己。」

    「他們沒有死,我不過死了二十年而已,他們怎麼可能死。」

    才死二十年,照這麼說仇家應該沒死,還在人世。藍葯好奇的拉把椅子坐在他旁邊:

    「這麼說他們應該還活的好好的,除非有什麼意外發生。你的仇家為什麼要殺你?」

    丁昊陽緊閉雙唇,那是不想多說的意思。

    咂吧著棒棒糖的巴裕老人精似的嘆口氣,插嘴:「此事說來話長,容我慢慢給你道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就跟你詳細的說說吧。」

    巴裕說丁昊陽本是富家子弟,他家號稱當時首富,家族企業全球皆有。他是長房長孫,經過篩選成為指定的家族繼承人。像所有大家族為了財產不惜手足相殘一樣,他被叔叔的兒子,自己的兄弟丁昊英暗算了。

    他喝了丁昊英送給他的毒酒當場斃命,為了遮掩罪惡,丁昊英買通關節最後裁定為自殺。

    丁昊陽死後怨氣不散,纏住丁昊英不放,當時他新死力量不夠,除了嚇人並不能殺死人。

    心裡有鬼的丁昊英很害怕,花重金請了一個道士來驅鬼。道士將丁昊陽的魂捉住。丁昊英要求道士把丁昊陽的魂一分為二,讓他魂魄不齊永不得解脫。

    道士按照丁昊英的要求將丁昊陽的魂一半封印在一個神秘的地方,一半收入古曼童的人偶里讓人送到泰國寺廟之中。

    二十年過去,保管這個古曼童的和尚已經故去。寄居著丁昊陽魂魄的人偶被一人當普通古曼童請走。丁昊陽這才擺脫了寺廟的壓制,他沒忘自己的仇,但報仇必須回國。於是他指使供養人將他拿出來丟在街上。

    只有出來他才能尋找中國遊客,藉助遊客返回祖國,於是他遇上了藍葯。丁昊陽不是隨機選擇了藍葯,而是在看見藍葯的時候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孩能幫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