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葉?引發的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葉?引發的危機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上班,王子凡專門找幾個老師給王組賢制定培訓課程,主要還是學習舞蹈、表演等演員必修技能,經過昨晚『徹夜長談』,此時他和王組賢正打得火熱,互相『寶貝』、『老公』想稱呼,擁抱、親個嘴來者不拒,偶爾在沒人的時候,還能增加尺度,比如現在,舞蹈老師剛離開,王組賢就迫不及待抱著男友熱吻!

    四唇想接!

    彼此都忘情投入!

    在王子凡不知疲倦調教下,王組賢吻技有了長足進步,第一次堅持到最後。

    王子凡占足了便宜,拍拍懷裡美人:「好了寶貝,該換衣服了!」

    王組賢睜開眼睛,臉蛋還很潮紅,看了一圈問道:「這裡這麼大,怎麼沒有別的學員?」

    「大概是公司最近沒招什麼新人吧!」王子凡也不太了解詳細原因,舞蹈課剛設立的時候他倒是很關心,時不時過來看看,當丘淑貞、周海楣、葉子媚從這裡畢業之後,他來的就少了,畢竟他管理著這麼多公司,不可能關心這點小事,今天要不是王組賢,他也不會來這裡。

    懷著疑問,王組賢進入更衣室換舞蹈服,很性感的衣服,換好出來時有點害羞,過了良久才抬頭,立即露出驚愕之色,她的經紀人兼男友王子凡已經不在舞蹈室,在她換衣服的時候離開了。

    辦公室

    王子凡批閱了幾份文件,讓他頭疼的是何朝瓊還沒回香港,看到財務雜亂無章的報告,心裡著實生氣,立即把葉子媚叫來。

    兩分鐘不到,助理葉子媚就到了。

    「王總,您找我!」

    王子凡皺眉道:「何總監還沒消息嗎?」

    葉子媚俏臉一白,這個問題她專門跑到財務部詢問過,但是答案很奇怪,說什麼都有,委屈道:「我打電話給何小姐,她家裡沒人接。」

    「就這些?」

    「還有她也沒回澳門!」

    「你回去吧!」

    「好的!謝謝王總!」葉子媚如逢大赦,立即轉身加快腳步走出『魔窟』。

    王子凡暗暗搖頭,心裡越發不踏實,何朝瓊離開香港第一天他就封鎖所有財務,基本上是將何朝瓊打入冷宮,但是為什麼還心神不寧呢,沉吟良久,決定自己親自徹查這次事件,先電話給航空公司,他與幾家航空集團董事會都有交情,很快就查出何朝瓊在上個月買的飛往拉斯維加斯的機票!

    拉斯維加斯,世界著名的賭城!

    難道和賭有關?

    王子凡又稍稍分析片刻,第二個電話打到東方皇帝集團公司,也就是那三艘豪華賭輪!表明身份后,王子凡直接讓李文白接電話,他就不信查不出事情真相。

    五分鐘后,李文白氣喘吁吁跑過來抓起話筒。

    「凡哥,您找我?」

    「最近生意怎麼樣?」

    「很好啊!一切正常!」

    「澳門那邊有什麼動靜?」

    「沒有,放心吧凡哥,那邊比兔子還老實!」

    「越是如此,越不能掉以輕心啊!」

    「凡哥,你多心了,上個月,我們三大游輪一起開到澳門,把葡京酒店賭客都拉到了海上,聽說何先生臉都黑了!」

    「是嗎?」

    王子凡聲音冷淡道:「你乾的?」

    李文白身上立即冒出一層冷汗,小心道:「凡哥,有什麼問題嗎,那次事件讓我們東方皇帝博彩集團盈利增加了50%!」

    「我問是不是乾的!」王子凡怒聲發問,怪不得何朝瓊要遠走美國了,這是開戰的信號,媽的!這幫蠢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剛剛在香港打開局面,就給他捅出澳門那麼大一個簍子,他現在雖然不懼賭王,但是要惹惱了對方,等於白白丟掉澳門市場,甚至會引起連鎖反應。

    李文白雖然聽不明白,卻意識到事態嚴重性,立即解釋道:「不是啊凡哥,你知道我的,我哪有這腦子,全是葉忓……」

    老狐狸!

    王子凡暗罵一聲,問道:「你讓葉忓兩小時之內到我面前解釋,否則……」

    李文白弱弱道:「不行啊凡哥!」

    王子凡心中暗叫不妙,這次不是何朝瓊算計他,而是葉忓這個老狐狸,屏住呼吸道:「他是不是去拉斯維加斯了?」

    李文白像是小雞啄米似得點頭,意識到這樣動作無效,開口道:「對啊,那老東西回香港第二天就買機票飛去拉斯維加斯!」

    就這麼一走了之?

    王子凡怒道:「他那些徒子徒孫呢?」

    李文白立即提高聲音道:「都在船上,凡哥,要不要把他們全扔下海餵魚?」

    「放屁!」

    王子凡爆了句粗口,忍了一會道:「你通知社團一下,最近加強戒備,特別是賭船,保安加倍,巡邏加倍,出海后隨時與香港保持聯繫,算了,最近不要出海,更不要去澳門!」

    李文白咽了口唾沫,試探道:「我們是不是要與澳門開戰?」

    「做好這個準備吧!」

    王子凡嘆氣間掛了電話,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發生這樣的事,再過兩年,他就可以斬斷社團聯繫,就是博彩公司,他也可以將之洗白,像賭王經營葡京娛樂酒店那般將博彩事業做大,現在與賭王發生衝突,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只會弄成兩敗俱傷!

    對葉忓來說,當初他與王子凡合作開發公海賭博就是希望利用對方的力量去對付賭王,可王子凡與賭王都保持克制,甚至有聯盟的傾向,於是葉忓坐不住了,一旦王子凡與澳門達成協議,那首當其衝的就是他,他不想看到王子凡成為第二個賭王,成功之後將他驅逐,獨享利益,於是自導自演這齣戲,逼迫賭王開戰。

    除了利益,葉忓還想報當初一箭之仇,這才是一切主因,澳門葡京酒店本來是他主導經營的產業,是那位賭王利用卑鄙手段將他驅逐,他現在已經對奪回葡京酒店死心,既然不能得到,那就毀滅它,無論此次戰爭誰勝誰敗,澳門博彩業都會元氣大傷!

    真是倔強又聰明的老頭!

    雖然也明白葉忓用心,但王子凡卻不得不按照對方設計的路走下去,現在回頭,只能向賭王服軟,他絕對不願意這麼做,何況一旦服軟,就代表認輸,辛苦開闢的公海賭博最少要交出一半利益,賭王可是對這塊肥肉覬覦已久!

    咚咚咚!

    「進來!」

    門開了!

    外面,丘淑貞與葉子媚互相推搡,誰也不肯先進屋。

    王子凡皺眉道:「什麼事啊?」

    終究還是丘淑貞胸小一點,被葉子媚頂進來,紅著臉道:「何總監剛才打電話過來!」

    王子凡道:「說什麼了?」

    丘淑貞道:「她說要辭職!」

    王子凡嘆了一聲,索然無味道:「知道了!」

    丘淑貞驚訝抬頭,目光滿含震驚!

    王子凡道:「還有別的事嗎?」

    丘淑貞眼珠一轉,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對她來說這絕對是個好消息,少了一個競爭者,高興道:「今天《奇思妙計五福星》舉行開機儀式,洪金保打電話來問你有沒有時間?」

    奇思妙計五福星啊!

    王子凡想了一會,還是搖了搖頭,以他現在的身份參加開機儀式沒什麼意思,他也不想看到那個秦詳林,大家都是林清霞追求者,見面了也挺尷尬的。

    丘淑貞招了招手讓躲在門外的葉子媚進來,笑著道:「剛才有個叫金泰熙的助理打電話過來,她說中環寫字大廈已經按照你的要求裝修了,五月完工,好像要請大哥哥過去看一看的樣子。」

    「恩,我知道了!」聽到這個消息,王子凡覺得必須過去一趟,幾大公司同時搬進大廈,不能出任何差錯,否則耽誤一天,幾大公司都會損失很大一筆錢。

    葉子媚倒了杯參茶放在桌上,心裡緊張的想:有阿貞在,應該不會被強迫那個吧。

    王子凡慢慢品了一口,深深吸了口氣,心浮氣躁消失一乾二淨,慢慢理清頭緒,現在當務之急是處理與澳門賭王矛盾,先禮後兵吧,主意一定,吩咐道:「你們幫我寫一份請柬,然後通過公司渠道遞給澳門賭王!」

    葉子媚小心提醒道:「王總,何總監不在,我們……」

    王子凡皺眉道:「這點小事還要我教你們啊!」

    丘淑貞用白痴般的目光看著葉子媚,幫忙解圍道:「這件事我來負責吧。」

    參茶喝完,王子凡擺了擺手,開始引導呼吸養氣,最近練習的道家養生功夫越來越有成效,身體輕盈,耳明目清,甚至隔著老遠就能聽見別人談話,特別是配合長白山老山參,修鍊速度比卲逸夫快很多,他不知道修鍊盡頭是什麼,但是有武當山那個便宜師傅在,不怕修出問題。

    秘書辦公室

    葉子媚心不在焉看著電腦,想起剛才又被批評,沮喪不已,看丘淑貞將請柬寫好,好奇問道:「阿貞,你打算怎麼做?」

    丘淑貞笑道:「這還不簡單,打個電話給何小姐不就好了!」

    葉子媚愣了下,猶如醍醐灌頂,這麼簡單的辦法她怎麼就想不到,何朝瓊雖然離職,但他還是何家的人啊,只要打個電話給她不就什麼都解決了!

    丘淑貞用可憐的目光看著葉子媚道:「你這段時間是不是經常挨大哥哥罵?」

    葉子媚難為情道:「你都猜到了!」

    丘淑貞無語。

    「怎麼了?」葉子媚也想請教一下有什麼訣竅,為什麼別的女人做這份工作就很輕鬆,她卻要面臨……那般待遇,雖然每次都被老闆王子凡折磨得不行,但她現在真的還沒**,想想都叫人絕望,難道她的存在只是用嘴……

    丘淑貞老氣橫秋做出前輩模樣,手插著腰道:「我們最秘書助理,第一條守則就是不能違背大哥哥意願,無論大哥哥交代什麼工作,我們都要完成!」

    葉子媚委屈道:「可是王總對我印象本來就不好,都怪當初我爸媽讓我回家讀書,現在書沒讀成,連工作都做不好,真是被他們害慘了!」

    丘淑貞見葉子媚不知反省,暗暗搖頭,打了個電話給何朝瓊,三分鐘不到就將事情擺平,何朝瓊答應派人上門領取請柬,至於她老爸賭王願不願意來香港,她不敢做保證。

    葉子媚羨慕道:「原來真這麼簡單!」

    ……

    賭王那邊答覆很快,不過是邀請王子凡去澳門,此時歌舞昇平的澳門,對王子凡來說倒像是龍潭虎穴!

    下午三點,在賭王方面的一再催促下,王子凡踏上了奧門的輪渡,這次他是有備而來,就算談判再次崩裂,賭王毀約翻臉,王子凡也有信心全身而退,畢竟他除了社團勢力外,還有一個保安公司,這家企業很少引人注目,恐怕賭王也沒正眼相看過。

    輪渡靠岸,王子凡呆立片刻,填海造陸,高樓大廈,施工不斷,香港在發展,澳門也在發展,心裡對擴建澳門賽馬場的心情又迫切了些。

    「小白,那邊是怎麼回事?」

    跟班李文白道:「你說南岸那兩個島啊?奧門一直在進行了填海造陸工程,每天都不一樣!」

    王子凡恍然道:「我說怎麼看著彆扭,改天把買下來。」

    李文白愣了下,不由跟著王子凡朝大橋走去。

    奧門地處珠江三角洲的西岸,隔海東望即是香港,北方的奧門半島連接珠海,而南方則是氹仔、路環和路氹城所組成的大島,屬海島市,該島原為氹仔島和路環島,但在路氹連貫公路工程展開之後,因為填海和西江水流帶來大量泥沙的關係,兩島之間的海床變得越來越淺,公路旁的土地亦越來越多,奧門當局有見及此,便有規劃地進行填海工程,而所得出來的土地就是路氹城。

    五分鐘后,王子凡與李文白到了對岸,,新興的城市總是有商機的,王子凡對此很感興趣,特別是奧門這個地方。法律與別的地方不太一樣,在這裡『賭』是合法的,如果有機會。他寧願自己單幹,何必與賭王合夥。還只能佔一點點股份。

    李文白皺眉道:「凡哥,兄弟們還在等著我們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