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四百零九章 丘淑貞胸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四百零九章 丘淑貞胸大字體大小: A+
     

    ?江祖儀格局不大,安樂院線始終不成氣候!

    這點黃白鳴不會不考慮清楚就改換門庭的,難道他……王子凡開始懷疑黃白鳴動機,安樂院線在西方有很多合作夥伴,但是他的短板也很明顯,那就是無法將影片發行到在東南亞、曰本、韓國等地,就算依靠新藝城名氣勉強發行,恐怕效果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既然如此,黃白鳴為什麼還要跳槽?

    脫離夢工廠序列,控制安樂院線,自立門戶,三步走完,黃白鳴就可以成為與鄒汶懷平起平坐的巨頭了!

    讀書人就是精!

    王子凡暗自感嘆一番,當初他將麥加、石添逐出新藝城,啟用最不起眼的黃白鳴,就是看他與人和善,野心最小,誰想到如今麥加還在他手下任勞任怨,黃這小子竟然想與夢工廠鼎足而立了,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竟然猜到黃白鳴計劃,王子凡也不跟他客氣了。

    「麥加,曾至偉!」

    「嗯!」

    「你們去接管新藝城,財務的江小姐會配合!」

    「哈哈,早就應該這樣做了!」麥加興奮摸著光頭,他始終對黃白鳴搶了新藝城耿耿於懷。

    曾至偉顧慮道:「現在接管新藝城,黃白鳴肯定不願意吧!」

    「那就分家!」麥加早已做好分道揚鑣的打算,雖然王子凡與他合起來的股權遠遠高於黃白鳴,但這份約束是新藝城歸屬,而不是公司里的員工,而黃白鳴一心脫離夢工廠,很有可能成立一家新公司,將新藝城骨幹轉移,這樣新藝城就成為一個空殼,所以越早分家越有利!

    曾至偉更加不放心,勸道:「這樣的話

    王子凡淡淡道:「施小姐,你去和那個江先生談談,接管新藝城之後,安樂院線與新藝城合作條件不變,雙方合作拓展海外發行渠道!」

    徐可想到以後安樂院線也能將影片賣到南洋,忍不住開口道:「這樣我們豈不是吃虧了?」

    施小姐笑道:「王總的意思是允許安樂院線藉助我們的發行渠道,而我們也藉助安樂院線的渠道,加強美國、歐洲等地的發行能力,從長遠上看,還是我們佔優勢!」

    徐可恍然大悟坐下,想到以後夢工廠所有電影都能賣到白人世界,心裡還有點小激動!

    麥加道:「打鐵還是要自身硬,我覺得公司還得注重影片質量,多拍一些喜劇電影,製作周期短,電影口碑好,返利也快!」

    曾至偉猶豫一下,說道:「我覺得功夫片也錯,可以多拍幾部!」

    「這些還是交給各部門執行吧,喜劇電影還是交給新藝城來做,至於其他題材,誰擅長誰就可以做,但是有一點,劇本要先經過審核才能拿到資金!」早在幾個月前,王子凡就宣布了電影公司製片規則,這或許也是眾多衛星公司背叛的原因之一,不過到了這個地步,反而要更好執行下去。

    施楠生髮問道:「目前嘉禾正在積極聯繫以往發行商,我們需不需要做些什麼?」

    王子凡心中一動道:「如果能破壞嘉禾海外關係網,那我們是不是等於壟斷香港電影發行!」

    施楠生想了想,點頭道:「基本上可以辦到,三年之後我們可以百分之百壟斷香港對外發行,甚至讓全香港只有我們夢工廠一家發行公司!」

    「那就去做吧!」王子凡很滿意這個回答,香港電影不同其他地方,雖然號稱東方好萊塢,但畢竟先天不足,只有一座城市,拍電影想要賺錢,必須依靠發行公司,甚至在九十年代後期,稱霸影壇的嘉禾、永盛同時減產,甚至停產,轉而做電影發行,夢工廠現在將發行公司做起來,等於主宰未來香港電影!

    散會,眾人回到各自辦公室。

    桌上堆積不少文件,王子凡批示了幾份,其中就有洪金保請拍《奇思妙計五福星》的申請,說來也挺悲劇,洪金保在嘉禾混了這麼多年,從武術主導、演員、導演,一路走來,不知付出多少辛苦,現在竟然連拍一部影片的錢都拿不出來,文件里申請1000萬製作資金。

    換句話說,洪金保只拿片酬、分紅,不參與電影投資!

    「大哥哥!」小美人丘淑貞站在門口微笑著。

    「進來吧!」王子凡合上文件,露出笑容道:「剛才會議都紀錄了嗎?」

    「已經讓秘書處的文員拿去存檔了!」丘淑貞蹦蹦跳跳來到辦公桌邊,支著下巴問道:「這些文件都批示完了嗎?」

    王子凡開玩笑道:「你什麼時候成監工了?」

    丘淑貞吐了吐香舌笑道:「大哥哥,你有看到嗎,這裡有幾份其他公司寄來的文件,我覺得有點奇怪哎!好像叫華人置業集團的最多!」

    「有嗎?」

    「是啊!好像還有叫置地集團!」

    王子凡看了看,還真有幾份藍皮夾文件不屬於東方集團管理範疇,打開其中一份,不禁笑道:「1982年,最後一季度華人置業虧損了!」

    丘淑貞好奇插話道:「公司虧本了,不是應該生氣嗎?」

    王子凡輕輕拍打一下丘淑貞腦袋瓜,寵溺道:「這家公司我在去年就收購了,不過高層卻排外的很,我任命的人根本無法掌握公司,現在這些人把公司管理層這鳥樣,出現虧損局面,我倒要看看,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哼!讓我找到誰在幕後搞鬼,非殺他一兩個出出氣不可!」

    丘淑貞裝作嚇得回頭看,轉頭小心翼翼,古靈精怪道:「殺人是犯法的?」

    「這是比喻!」王子凡瞪了瞪搞怪的俏秘書,傳聞她能旺夫,也不知是真是假。

    丘淑貞臉紅捂著胸口,嬌嗔道:「好壞哦,你看哪裡啊!」

    為了更好捂住胸肌,丘淑貞坐到桌子上,反正她在王子凡面前無拘無束慣了,一點也不擔心不遜,不過這個動作讓她的黑絲小長腿暴露,更加惹人心動。

    王子凡一本正經道:「我剛才好像聽見你的胸在唱歌!」

    「大哥哥好色,誰的胸會唱歌呢?」丘淑貞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王子凡道「不信我唱給你聽啊!」

    「好啊!」丘淑貞好奇靠近一些。

    「我不想不想不想長大!我不想長大!我不想長大!」

    「討厭啦!」

    「哈哈!我不想不想不想長大!」

    王子凡一邊唱一邊跳很快引來丘淑貞嬌嗔,很不服氣掂起兩個肉球,掀開衣領看了看,意識到還有一道目光偷窺,臉紅得滴出水來!

    「人家的哪裡小了!」

    「要不要我檢查一下?」

    王子凡曖昧靠近,先欣賞一下丘淑貞性感美腿,搓了搓手笑道:「其實女人胸小沒關係,搓搓就變大了!」

    越來越接近的熱氣,丘淑貞感覺渾身都發熱,嘀咕道:「人家每天晚上都有搓啊!」

    「什麼?」

    「沒……沒有!」丘淑貞不停往後退。

    「哈哈,我聽見了!」

    「不要過來啊!」

    「看你往哪朵!」

    王子凡笑嘻嘻猶如老鷹捉小雞似得,摟著丘淑貞的時候真有點驚訝了,睜大眼睛道:「沒想到你身材這麼好!」

    丘淑貞心中暗喜,嘟著嘴道:「你總是說人家小!」

    「我錯了,大哥哥真誠向你道歉!」王子凡又摸了幾下,還是忍不住感嘆,十七歲的小姑娘,一個巴掌竟然握不住,誰能想到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丘淑貞,兩個**竟然這麼大,雖然趕不上胸霸葉子媚,但是比周海楣綽綽有餘,甚至連陳鈺蓮、米樰成年女性也比不上。

    感覺到身體里傳來的異樣,丘淑貞雙腿併攏,咬緊嘴唇,又害怕又緊張,像要要哭出來似得道:「大哥哥,我還沒準備好!」

    王子凡見她楚楚可憐,收手笑道:「你胡思亂想什麼,我都那麼……咳咳!」

    想到收回房寵的李佳欣,王子凡差點被嗆。

    丘淑貞趕緊倒了杯水過來,看著王子凡感覺心裡一陣火熱,剛才被摸時候緊張又害怕,可是現在又渴望剛才的那種感覺,很矛盾的心理,有那麼一瞬間,丘淑貞還以自己是不是變態了。

    「大哥哥,水!」

    「哦!」

    「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

    「去吧!」

    王子凡拍了下丘淑貞臀部,又惹來小美女一頓羞澀白眼,然後嘻嘻笑了。

    ……

    中環華人行!

    這裡是華人富豪集中地,香港排名靠前的華商,基本上都在這裡辦公,王子凡也不例外,但不常來,反而是李嘉成、包於剛、鄭欲彤等人經常碰面,形成一個小圈子,每每遇上大事,都很默契走到一起商量應對方案,今天報紙上報道了會德豐兩大股東家族不合消息,包於剛認為時機已到,於是主動約了李嘉成。

    看了報導,李嘉成露出沉思模樣,過了良久嘆道:「只是爭執,還不到翻臉的地步啊!」

    包於剛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愁眉道:「王子凡最近出賣大量產業,很多業績不錯的公司都被『清倉處理』,你說他想幹什麼?」

    作為對手,李嘉成對王子凡了解頗多,暗自沉吟片刻,也想不出別的原因,指著報紙上會德豐三個字道:「應該是沖著它來的!」

    「是啊!」包於剛終於說出心裡擔憂,低沉道:「他現在的勢力已經難以估量,等到會德豐收購契機出現的時候,他豈不是更難招惹!我們這邊出手,又會引起一番大戰!」

    李嘉成笑了笑,有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意思。

    包於剛哭笑不得道:「你有辦法了?」

    李嘉成笑著道:「你認為王子凡最可怕的地方在哪裡?」

    包於剛想了想道:「他最擅長的就是收購戰,用最少的資金髮揮最大的力量!」

    李嘉成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在商場上跟他硬碰硬!」

    包於剛皺眉道:「你的意思是和解?這我早已做過,但王子凡那邊沒有表示,似乎成效不大!」

    李嘉成搖了搖頭,提點道:「縱觀王子凡發家史,雖然沒有內地明確的支持,但他傾向大陸是公開的秘密,甚至在有些人眼裡,《蘋果日報》已經取代《大公報》成為左派代表刊物,你想想沒有王子凡的允許,《蘋果日報》敢這麼名目張大?」

    包於剛有點明白了,李嘉成這是讓他通過政治手段來解決問題。

    李嘉成開玩笑道:「別忘了,你現在可是內地貴客!」

    這句話並不是無故放失,去年7月,包於剛與父親一起訪問北京,首次受到了偉人接見,邀請並陪同包於剛的是他的表兄弟、外經貿部顧問盧緒樟,然而當時偌大的一個首都卻找不到一個像樣的賓館招待這位大老闆,最後好不容易才在北京飯店安排了一個套間,而包於剛大批隨從卻住不進去,包括他的妹夫——他最得力的助手。

    在首都,包於剛向盧緒樟提出想為國家做點實事,第一件事不是造船,而是要捐1000萬美元給首都造一座像模像樣的大飯店,他不要求任何回報,只提出一個條件:飯店以他80多歲的老父親的名字命名,叫「兆龍飯店」。1000萬美元,在現在是個天文數字。

    然而這張沉甸甸的支票卻沒人敢接。

    這件事在首都的各個部門討論來、討論去,一直通不過。

    持反對意見的人發言說:『他是一個海外資本家,不過出了點錢,就想在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的首都永久留名,這怎麼行?』」

    結果偉人親自過問,通過這件事,包於剛在內地知名度很大,已經有了和偉人對話資格。

    「你的意思是……」

    「老哥,還是你來決定吧!」李嘉成雖然出了主意,但不想背這個鍋,幾次交手,他算是怕了王子凡,正面無法佔據上風,就時不時的暗地裡給你敲幾次悶棍,整一個混混行徑,他又是秉持儒家誠信守信、息事寧人等信念,根本無法用同樣手段來對付王子凡,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做,否則一聲操守、信譽奔潰,這代價比戰勝王子凡嚴重多了。

    包於剛沉默一會道:「辦法不錯,不過我要好好考慮考慮!」

    雖然信得過李嘉成,但包於剛也不想留下口實,免得將來發生變故,香港各大豪門,誰不對王子凡那呲牙必報的頭疼的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