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書房裡的趙蕥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書房裡的趙蕥芝字體大小: A+
     

    ?拍賣行結束了!

    本來王子凡是打算只拍一件物品,結果打包一對古董回來,當他把精美王冠送給寶貝女兒時,小丫頭似乎不買賬,咿呀咿呀給仍了出去,滴溜溜的大眼睛看著爸爸媽媽,裡面全是委屈,好像在埋怨著什麼,最後還是趙蕥芝了解女兒,抱起來解開衣帶,小傢伙興奮拽著衣襟不放,腦袋朝媽媽懷裡鑽,吸著奶嘴咕嚕咕嚕吃了起來!

    汗!精美王冠竟然比不上一頓奶!王子凡撿起鑲嵌格式鑽石和紅寶石的王冠,很無語搖搖頭,把它放到老婆趙蕥芝頭上,本就溫柔賢淑的美人更加光彩奪目,果然更般配,微笑欣賞一會,惹來女神一瞥嬌嗔,臉色微紅,將胸前春光掩蓋。

    過了片刻,趙蕥芝就將小洛雪喂得飽飽的,小傢伙嘴角還有一絲殘留,就不管不顧呼呼大睡起來,似乎等了這麼久就為這一頓飽飯。

    王子凡擔心道:「芝姐,你說我們女兒長大不會成為吃貨吧!」

    「胡說八道!哪有做爸爸這麼說女兒的!」趙蕥芝惱怒伸出玉指在老公額前點了一下,似乎每個媽媽都聽不得一句女兒閑話,哪怕這個人是她老公也不行,把小洛雪抱起啦,輕輕拍著她的小背,嘴角翹起道:「我們洛雪長大一定是個大才女!」

    王子凡很少看到趙蕥芝這麼篤定樣子,意外道:「你怎麼知道?」

    趙蕥芝驕傲道:「黃大仙說的!」

    「黃大仙?」王子凡愣了好一會才明白這個黃大仙是誰,當初他住在鍾儊紅家裡,對門隔著幾條街就是黃大仙祠,這個黃大仙很有名氣,相傳祠內所供奉的黃大仙是「有求必應」的,十分靈驗,每年農曆大年初一,市民都要爭頭柱香。

    黃大仙祠原名嗇色園,始建於1921年,經過幾十年的悉心經營,整個殿堂金碧輝煌,建築雄偉,是香港九龍有名的勝跡之一,最著名的廟宇之一,享負盛名,無人不曉,香火鼎盛,只是王子凡從來沒進去拜過,心裡也不怎麼重視,因此懵了好一會。

    「芝姐,你什麼時候去的?」

    「孩子滿月的時候!」趙蕥芝並沒有隱瞞,笑吟吟道:「道長贊我們洛雪有靈氣呢!」

    「估計他對所有人都這麼說,要不然怎麼……」王子凡露出不以為然之色,打心眼裡不信這些忽悠人的把戲,這話說到一半就被趙蕥芝捂住了,女神俏臉煞白,左看右看,神色著急,似乎怕神靈怪罪。

    「你啊!說話總是沒遮沒攔的!以後不許這樣了!」

    「哦!」王子凡見自己把趙蕥芝嚇得不輕,很聽話的點頭。

    「有空你也去拜拜!」

    「哦!」

    趙蕥芝鬆了口氣,女兒洛雪已經熟睡,兒子云飛還在保姆那裡,心裡很放不下,說道:「我去看看雲飛!」

    「兒子還在睡呢,和我一起去書房!有話跟你說,等會再叫上玲姐,晚飯出去吃!」王子凡從背後摟著趙蕥芝小蠻腰,直到纏著她答應才放開。

    書房

    王子凡將書桌上東西收拾收拾完坐了一會,趙蕥芝把女兒交給保姆照顧,回房間換了衣服才進來,看到光滑無一物的辦公桌,心裡又氣又羞,這裡本是讀書學習地方,莊重無比,可是最近王子凡不務正業,常常拉著米樰胡搞,事不關己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現在把主意打到她頭上!

    「芝姐,快來啊!」

    「阿玲又不在,你還想做什麼?」

    王子凡過來摟著美人香肩,挪揄笑道:「吃醋了?」

    趙蕥芝沒好氣啐道:「你的醋吃的完嗎!」

    王子凡半哄半騙把趙蕥芝拉過來,用委屈語氣道:「你好好想想,自從有了雲飛、洛雪,我們多久沒玩過了,你總是正經!」

    「胡說,誰裝了……」趙蕥芝暈的說不出話來,竟然說她是裝出來,好像原本她有多麼淫蕩一樣。

    伸手想要脫趙蕥芝衣服,被堅決阻止。

    「別鬧!」

    王子凡不解道:「怎麼了?」

    趙蕥芝綳著臉道:「你和阿玲怎麼玩我不管,但……以後不許再用到我身上,還有,你也節制一下身體,那些新鮮花樣少玩一些!」

    「這是夫妻情趣好不好!」王子凡強自辯解,手上動作也沒停著,他算是把女神趙蕥芝了解透徹了,只要堅持不懈,沒有攻不下的高地,嘴上喊不要不要,等到真正嗨起來時,欲拒還迎的配合,那滋味才叫爽,征服調教一萬遍也不嫌重複。

    趙蕥芝無奈道:「你不說有正經事說嗎?」

    王子凡嘻嘻笑道:「我們可以邊做邊說!」

    衣服被脫,趙蕥芝堅守最後一層防線,心裡很無奈,每次都是這樣結果,是她拒絕不過堅決嗎,有時候她真覺得到這種時候,愛她的老公就像變了一個人,根本不理她的想法,一意孤行折磨她,怎麼讓自己開心就怎麼玩,也不知道他對別的女人是不是這樣。

    嘶!

    最後一層防線被撕碎,白色肌膚留下一條血絲,趙蕥芝皺了皺眉,她已經記不清楚被撕碎多少內衣,忽然雙腳離地,整個身體被放在辦公桌上,還是坐姿,大好春光一覽無餘,如此羞人姿勢,臉都紅透了,為了不掉下去,雙手只有搭在對方肩上。

    「好了沒有,不要摸了!」

    「哈哈,等不及了嗎?」

    「討厭,你總是捉弄我!」

    趙蕥芝閉上眼眼睛,也閉口不言,繼續糾纏下去,有些說出不知廉恥的羞人的話,還不如任命吧,尷尬時間只要忍忍就過去了,身體猶如案板上的魚肉被摸來摸去,期間試過無數羞人姿勢,箇中滋味難以言表,努力不讓自己哼出一聲,心想,怪不得阿玲她沉迷其中……

    書房裡王子凡揮汗如雨,這種經歷對他來說小菜一碟,經過一段時間調教,米樰比趙蕥芝開放得多,最後不會拒絕他這種要求。

    「坐上來吧!」

    「不!」

    趙蕥芝髮絲散亂,額前劉海夾雜著汗水粘在臉上,還是咬著嘴唇拒絕:「今天就到這裡吧,我累了!」

    「你都三次了,我還沒好呢!」王子凡咕噥一聲,趕緊從新壓了上來,也不管趙蕥芝反不反對,用盡各種姿勢才一口氣泄出來。

    雲雨稍歇,趙蕥芝默默收集衣服,看也不看王子凡,似乎真的生氣了,剛才又挑戰了她一次底線。

    王子凡上前揉著女神胸前,也沒道歉,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繼續剛才要說的話題,笑道:「清水灣那邊房子已經建好了,你想什麼時候搬過去?」

    趙蕥芝蹙眉,拿開胸前的手,賭氣道:「不關我的事!」

    王子凡又攀登上去,發起甜言蜜語攻勢:「你是我老婆,怎麼不關你的事呢,我覺得那邊清凈一點,除了製片場地也沒有其他打攪我們的工廠、鄰居,而且周圍地皮都是我們的,你不是喜歡玫瑰花嗎,哈哈,我為你種植一片怎麼樣,讓你一睜眼就能看到那樣美景,房子你愛怎麼布置就怎麼布置,游泳池按照你的吩咐設計特別大……」

    趙蕥芝無奈道:「我喜歡話,但不是你想的那樣奢侈,還有泳池是鍛煉身體的,大了也不好!」

    「哦!」王子凡得意一笑,在女神耳邊調戲道:「說到泳池,我和玲姐體驗過,她很滿意,還是第一次,芝姐,你要不要試試?」

    「你!」趙蕥芝柳眉橫豎,看著死皮賴臉的老公,最終嘆氣道:「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阿凡,我……我想移民美國!」

    王子凡嚇了一跳,急忙補救道:「你不喜歡就算了!」

    趙蕥芝終於把衣服穿好,整理一下凌亂髮絲,嘆道:「是媽讓我過去住一段時間,我已經答應了!」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王子凡有點不高興,丈母娘也太安分了,拐走趙蕥芝也不提前打個招呼,害他今天犯錯,想到以後分別,心裡很不爽,霸道摟著佳人說:「美國有什麼好的!這麼多人削尖腦袋往那邊跑,治安環境不好,到處充滿都歧視,白人高高在上,你又沒有認識的朋友,很不安全!」

    「畢竟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哪有你說的那般不堪!」說出心裡話,趙蕥芝內心深處反而柔軟許多,安慰道:「對比香港教育環境,美國更有利於孩子成長!」

    王子凡皺眉道:「我不准你去,也不準孩子去!

    趙蕥芝張了張嘴,不知該怎麼說,她也沒料到丈夫態度會這麼堅決,米樰去美國連招呼都沒打野沒見他這麼生氣。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米樰開門進來,笑道:「老公!芝姐!你們都在!」

    「玲姐,這麼快就收工了?」

    「是啊!」

    米樰到來,僵持氣氛被打破,王子凡收起難看臉色,趙蕥芝露出熟悉笑容,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你們怎麼了?」

    「沒什麼,阿凡說清水灣房子建好了,問我們什麼時候搬過去!」趙蕥芝努力掩飾剛才不和諧,笑著和米樰站到一起,心想找個機會……滿足他所有要求,再提出去美國,或許能成功。

    米樰見空無一物的辦公桌就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心想溫柔正經的芝姐也會配老公胡鬧,笑著打趣道:「芝姐,你臉怎麼紅了?」

    趙蕥芝真的感覺臉頰發熱,羞道:「阿玲你別不說,我是因為要住新房子高興的!你呢?」

    「我沒意見啊!」米樰也沒放在心上,這段時間她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在這裡『手型』,甚至好幾次差點答應用嘴,那種場景光想想就讓她心跳加速,好在王子凡最後都沒有勉強她,大多數次都是她用手解決,雖然每次臉上甚至唇會被噴到,但她已經不介意了,甚至還偷偷嘗了一下,又咸又滑,有點像冰凍奶油!

    這是第一次和趙蕥芝鬧彆扭,王子凡心情不好,不可避免的反省一番,覺得自己沒有錯,伸了個懶腰,摟著兩位美美老婆,宣佈道:「從今以後,沒有我的准許,你們哪都不準去,如果誰敢違反規定,那我就親自飛過去抓她回來……打屁股!」

    趙蕥芝臉紅道:「你真霸道!」

    米樰一頭霧水道:「發生什麼事了?」

    王子凡得意洋洋看著老婆趙蕥芝,雖然是他勝利了,也應該給一些補償,笑道:「以後我會每年抽出一個月時間陪你們去看望長輩,順便散散心,這下該滿意了吧!」

    「真的嗎!」米樰真正感受到驚喜,自從跟了王子凡,她最大的擔心就是父母態度,雙方很少見面,以至於她擔心王子凡是看不起她家裡人。

    趙蕥芝也露出喜色,送給王子凡一個前所未有的嫵媚眼神,小聲道:「還算你有點良心了!」

    王子凡嬉皮笑臉道:「原來你們這麼高興啊,今天是不是應該一起陪我!」

    「做夢!」

    「討厭!」

    「唉!剛正經一會,又原形畢露!」

    「就是!芝姐,我們別理他!」

    米樰、趙蕥芝站到統一戰線上,臉都很紅,住在一個房子里,她們最不能忍受的是這種要求,那種場面很尷尬,從攤牌到現在,她們也只不過讓王子凡得逞兩次,其中一次還是米樰當內奸,把被趙蕥芝灌醉,想起那天在電影院特殊房間里的事,米樰就感覺發自靈魂的顫抖和彆扭。

    王子凡被孤立,聳了聳肩,那邊米樰和趙蕥芝聊起來。

    「芝姐,你什麼時候復出?」

    「唉!實話跟你說,我經紀人收到了不少片約邀請,可我還沒想好!」

    「我建議你來佳視,現在電視台環境很好!」

    「放心吧,如果真的復出,我會考慮的!」

    「嘻嘻,那我們一起監督他!」

    「你這個想法不錯!」

    私下裡達成協議,趙蕥芝、米樰不懷好意看著這邊,王子凡心裡一陣發毛,強笑道:「芝姐,你要復出了啊?」

    趙蕥芝敷衍米樰,卻不想瞞王子凡,更不會忽視他的意見,遲疑問道:「阿凡,你覺得呢?」

    王子凡勸道:「我建議你不要完全復出,每年或者每兩年有一部作品就可以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