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強勢的談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強勢的談判字體大小: A+
     

    ?「等會不要亂跑!」

    「哦!」陳鈺蓮很無辜的點頭,她剛才只是和朋友打招呼,回來後到處找也找不到王子凡,都急得想走了。

    「你啊!」

    王子凡直搖頭,這種級別聚會類似於沙龍,說白了就是給商人們提供一個信息共享平台,當然為了助興,通常會邀請一些明星參加,這些男女明星起到什麼作用,大家心知肚明,只要加入進來就成為上流社會的獵物,更別提其中還混跡著富二代等紈絝子弟。

    其他女星,王子凡現在管不著,不過他不想陳鈺蓮也被這些人騷擾。

    接下來,陳鈺蓮亦步亦趨跟著,王子凡走到哪裡,她就跟到哪裡,還一句話都不說,像個傻乎乎的丫鬟,很些人目光越來越怪異,王子凡除了是上流社會核心人物之一,同時還是娛樂圈霸主,參加沙龍還寵著娛樂圈小明星,這個女人肯定被潛規則了。

    只有在場的女星酸溜溜的看著陳鈺蓮,沒想到她運氣這麼好!

    陳鈺蓮還不知道自己身份曝光,只覺得王子凡好威風,走到哪裡都有人恭維拍馬屁,還都是她需要仰望的才能看到的人,像無線電視台副董事長、香港商業電台總經理,《娛樂周刊》總編輯,在她心裡都是娛樂圈真正的大人物,現在呢……

    「陳小姐,您真漂亮!」

    「是啊,娛樂圈像陳小姐這麼氣質出眾的人不多見!」

    「如果陳小姐參加今天選美大賽,我一定投你一票!」

    王子凡笑而不語,把妹妹兼情人推上前台,好讓她歷練一下。

    「謝謝這位先生!」

    「謝謝楊先生!」

    「謝謝李總監!」

    陳鈺蓮又膽怯又害羞,硬著頭皮挨個道謝,過一會就要回頭看一次,那模樣恨不得立即躲到王子凡身後。

    西門·凱瑟克!

    來了!

    看到熟悉身影,王子凡臉色不變,心中已泛起波瀾,他今天主要目標就是凱瑟克,相機與其克談判,本來這麼大生意應該找一個正式場合,雙方帶足跟班,你來我往,進行一場詳細而又公平的談判,時間通常是幾個月,或許是幾年也有可能。

    王子凡注意到,這樣的談判通常很拖拉,而且成功率很低,最重要的是他沒有時間,置地集團拖幾年,在香港經濟,恒生指數影響下,只會越來越好,因為按照經營,當中英談判落幕之日,就是香港騰飛時,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1987年股災,黑色星期五。

    凱瑟克目標何嘗不是王子凡,面帶微笑,一改前幾天憂心忡忡,想要攜大勝李嘉成集團之餘威,迫使王子凡集團就範!

    「親愛的王,好久不見!」

    「凱瑟克先生,你好!」

    王子凡和凱瑟克擁抱一下,雙方表情像極了久別重逢的兄弟,把旁人看得一愣一愣的,熟悉內情的都知道,前幾天王子凡可是對怡和來一記狠的,對凱瑟克家族來說可以說是當頭棒喝,一日之間收購怡和8%股權,加上遊動資本吃進,怡和市值飆升近三成,而董事會為了保持控股權,投入不下數億!

    「這麼大的仇,竟然還笑得這麼開心!」

    「生意人嘛,怎麼可能吧情緒都表現在臉上!」

    「我可聽說李嘉成在置地集團上吃了很大的虧!雖然沒損失多少錢,但被凱瑟克狠狠耍了一頓!」

    「不知道王先生能不能拿下這座堅城!」

    「我看懸!畢竟王氏集團根基淺!」

    「難說,你忘了,王先生手裡掌握著8%的怡和股權,這是凱瑟克必須要拿到手的!」

    ……

    旁人竊竊私語,王子凡已經和凱瑟克走到貴賓區域的私人空間,這裡還有一個人。

    凱瑟克介紹道:「王!這位是我的助手包偉士先生!」

    「王先生,您好!」包偉士淡定伸手。

    王子凡心中一動,這就是讓李嘉成折戟沉沙的人,笑道:「幸會,久仰大名!」說完,王子凡又介紹陳鈺蓮:「這位是我女友陳小姐!」

    「陳小姐!」

    「陳小姐!」

    凱瑟克、包偉士只是點頭問候,王子凡剛到時候,他們就將陳鈺蓮身份打聽清楚了,一個憑藉姿色成功勾搭上老闆的女星,不要說是在香港,就是英國本土,這類人在他們心裡,都是無足輕重的,要不是有求於王子凡,他們甚至會將陳鈺蓮驅逐,排除在外。

    雙方落在,王子凡見陳鈺蓮有些緊張,拍拍她的手背,目光看向對面,正想著怎麼引出話題,誰知對面凱瑟克比他還急,不等他說話,就急切開口。

    「王先生,我們這次約你主要是想確認一些您手裡持有多少怡和股權!」

    「大概7.7%!」王子凡見凱瑟克好像是鬆了口氣,開玩笑道:「這只是個大概數字,因為我也不知道明天會增持多少!」

    凱瑟克臉憋得通紅,包偉士也拿出手帕擦擦額頭冷汗,他們收購怡和股票已經到臨界點,接下來每多收購一股,就要虧幾倍錢的,等到王子凡出局走人,還要溢價拿下對方手裡股權,算來算去,這筆生意最少虧幾億,好端端的,誰願意損失這些錢!

    包偉士感覺自己有點失態,用手帕捂著嘴咳嗽幾聲,笑道:「王先生,收購怡和股票對您沒有任何好處!」

    凱瑟克在之前和王子凡有過一次談判,自認為比較了解,真誠道:「我想我們之間可能存在誤會!因為我實在想不出你阻擊怡和股票的理由!」

    王子凡也表現出點誠意:「我這麼做不是為了錢!」

    包偉士心想果然如此,在西方,股壇狙擊手並不是褒義,而是形容那些為了錢而炒作股票的人,既然王子凡說不為了錢,那目的就顯而易見了。

    凱瑟克故意試探道:「你想收購怡和?」

    王子凡莞爾,這太瞧得起他了,怡和這麼大門面,他哪有那麼大資本,真要收購,凱瑟克哪有閒情逸緻和他說話,早和他拚命了,笑道:「其實兩位心中早已清楚,我真正感興趣的是什麼,也不妨告訴你們,李嘉成收購置地集團之前曾聯繫過我,不過被我回絕了!」

    包偉士皺眉道:「為什麼?您為什麼要拒絕,恕我直言,如果你們聯合,我想怡和沒有還手之力!」

    王子凡聳肩道:「原因很簡單,我看他不爽!」

    包偉士、凱瑟克一臉懵逼,這是什麼理由,同時心中有些悲憤,李嘉成談的條件可是17元每股收購置地25%的股權,現在置地集團股票已經跌到8元,如果當初王子凡發力,他們很有可能支撐不下去,從而達成協議,他如此他們就可以高價脫手,哪用得著像現在這樣小心翼翼嗎,有了那些錢,分分鐘鍾搞垮王子凡收購!

    凱瑟克喃喃自語道:「太不可思議了!」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不顧大局的人!包偉士也想不明白,在幾十億、上百億、乃至幾百億生意麵前,那點意氣之爭算什麼!就算要獨吞,吃相也不用這麼難看吧!

    王子凡很喜歡對手失態,笑道:「我計劃將香港置地非電力業務剝離出來,進行分拆上市,如果能與置地集團合作,我相信新集團未來成就也不會小到哪裡去,所以無論我和李嘉成先生出什麼招,歸根結底都是為了收購置地集團。」

    包偉士聳肩道:「可是看著置地集團的並不是你們兩家!」

    王子凡道:「理論來說大家都有可能成功,但我有信心笑到最後!」

    凱瑟克不服氣道:「就憑你手上那些怡和股權?我親愛的兄弟,請你相信憑這點股票你做不了什麼?」

    王子凡幽幽道:「或許憑我的財力的確無法撼動怡和……」

    凱瑟克、包偉士見王子凡有自知之明,都露出笑意,小樣,知道就好,還不乖乖就擒!

    「但是我相信對怡和感興趣的人比對置地感興趣的多得多!」王子凡最終是笑著說出這句話,窮圖匕現,凱瑟克家族失去置地還是凱瑟克家族,可是他們失去怡和,那就什麼都不是了,怡和系的幾次重組全都是以怡和集團為核心,連置地都被排除在外。

    凱瑟克臉色急變,是被氣的,滿腔怒火,這已經超出生意收購、競爭範疇,簡直就是故意找茬,迫不及待還擊道:「如果你真這麼做,那我們就再無言和機會,我會讓你付出代價,記住!獅子再老也是獅子,威嚴不是綿羊可以挑釁的!」

    包偉士比較淡定,把怒火壓制在下心裡,言簡意賅道:「中國有句話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相信王先生明白我的意思!」

    王子凡輕輕笑道:「我只是打個比方,其實我們根本沒有必要鬧到這一步!」

    出手就是這麼下賤招數,這個年輕人很無恥,!幾句話,包偉士就對王子凡性格有了直觀認知,臉皮厚度超過李嘉成!單純論狡詐,兩者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線上!

    凱瑟克強自冷靜,他之所以找王子凡,就是想和平解決『阻擊怡和股票事件』,雙手一攤道:「香港置地是我們怡和系核心資產,它的生意遍及全球,業績、市值都有目共睹,如果你真的願意收購,我們可以約個時間詳細商談,最後簽約,當然了,前提是你對香港置地提出的價格達到我的預期!」

    包偉士補充道:「王先生,據我們所知,你並無資格收購置地,我指的是財力方面!」

    王子凡開門見山道:「直說吧,香港置地我是志在必得,這次支持我收購置地的好幾家大型財團,資金方面你們不用擔心……你們怎麼了?」

    「沒什麼!」

    包偉士、凱瑟克很想照著王子凡那無辜的臉打幾拳,既然跟別人合作,為什麼不與李嘉成合作,心裡悲憤、鬱悶無法言表!

    王子凡想不出所以然,就皺了皺眉繼續道:「具體收購價格我們可以溢價10%!」

    「不行!」

    「親愛的王,李先生的收購價是17每股,就這樣,我們都沒有答應他!你竟然……就算溢價10%,價格也不到8元!」

    提到錢,包偉士、凱瑟克都很敏感,前者直接拒絕,後者說了一達通理由,那表情簡直委屈極了,17元和8元差距多大,按照17元每股,香港置地市值超過220億,按照8元,堪堪百億港幣,王子凡簡簡單單一句話,就讓他們損失一百多億港幣!

    王子凡也很無語,這兩貨竟然做著以17元每股賣掉置地的夢,搖頭道:「現在香港就是這個行情,你們要接受現實!」

    包偉士語氣真誠道:「我相信置地的市值很快就能漲回來!」

    王子凡反擊道:「這要取決於香港經濟!兩位對香港未來有信心嗎?」

    涉及到利益,凱瑟克立馬變身社會主義忠實影迷,違心表示道:「親愛的,我一直對香港前途抱有樂觀態度!」

    王子凡聳肩道:「可是你所做的與你剛才說的並不匹配,據我所知,近幾年,怡和系大舉向海外發展,收縮香港業務範圍,甚至很多業務停止,如果你們真對香港有信心,完全可以憑藉怡和系強大實力碾壓香港任何華資集團,也不會被李嘉成長實系後來居上!」

    就因為這次突然而來的二次股災,李嘉成的長實系總市值已經超過怡和系,長江實業也因此成為香港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要不然李嘉成也不會野心勃勃想吃掉置地集團!

    凱瑟克臉紅辯道:「你要知道,我們在香港的業務佔據怡和全部的七成!」

    包偉士覺得這句話沒有說到點子上,補償道:「王先生,我們正在嘗試讓怡和擺脫危機,怡和系已經紮根在香港,無論我們怎麼想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等等,這些好像與我沒關係!」王子凡打住話題,他又不是政府工作人員,沒必要為香港挽留怡和,再一次強調道:「我們只能用市價收購置地股權,就好像你們也會用市價回購我們手裡的怡和股權,我想二位也不會願意用雙倍價格來買!」

    我倒是樂意,就怕你不奉陪!凱瑟克心裡嘀咕,現在怡和市值跌破30億,哪怕用雙倍價格,也不過多花10億,付出還不到置地集團盈利十分之一,不過交易進行到一半王子凡一旦反悔,這十個億基本等於打了水漂。

    包偉士也是沒注意,在他眼裡,以17元收購置地本身就很過分,最好的結果莫過於打消王子凡現在收購念頭,等到置地股價漲上來再談,現在既然無法打消王子凡收購意圖,那隻能使用拖延戰術,故作沉重道:「王先生的意思我們明白了,不過這麼大的事情我們必須要找公司其他董事商量才能決定!」

    「不好意思,我們還有其他事件要處理!等到召開董事會議,我一定提出相關議案,王!這點你放心,我們還趕時間!」凱瑟克配合點頭,說完就站起來,本來覺得王子凡既然與王室攀交,應該具備紳士風度,上次談判香港電燈也印證他這個觀點,沒想到今天見識到另外一個王子凡,或者這才是他的真面目,卑鄙無恥、落井下石、乘火打劫……世上一切卑鄙形容詞都無法形容他卑劣性格之萬一,簡直是撒旦的化身。

    王子凡道:「這樣也好!」

    包偉士、凱瑟克同時鬆了口氣,相互看了一眼,忽然覺得有些熟悉,目光同時看向王子凡。

    他會這麼輕易的放棄嗎?

    王子凡自顧說道:「等會我也有約,李嘉成請我喝下午茶,既然上次已經拒絕他了,這次說什麼也不能推辭!」

    這是要聯合華資把他們連鍋端的節奏啊!

    包偉士目光哀怨,幽幽道:「王先生,我們還是再談談吧!」

    凱瑟克委屈道:「親愛的王,我好想並沒有得罪你的地方吧!」

    王子凡幽默道:「兩位不趕時間了?」

    凱瑟克直翻白眼,再一次表態道:「關於香港置地任何收購決義,都要經過董事會批准才能決定!」

    包偉士聳肩,好像在說你的要求我們真的愛莫能助!

    王子凡強調道:「現在我只想收購你們手裡25%的股權!與其他股東沒有什麼關係,雖然按照規定要通報給董事會,但是我想這點問題你們可以解決,談判到這裡,我的態度已經表達清楚了,兩位也表個態吧,是同意還是反對,我不想接受第三種答案!」

    凱瑟克感覺自己被逼到牆角,認真思考起來。

    包偉士還想再做最後一次努力,他始終覺得王子凡提議太扯淡了,屬於強買強賣,語氣懇求道:「王先生,收購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是一天兩天能決定的,何況還是市值數百億的置地集團,其中條條框框、規定太多,就算我們現在答應,也不具備任何法律效應,這點你應該清楚!」

    王子凡笑道:「如果包先生在怡和幹得不適應,可以來我們集團!」

    包偉士愣了一下,又瞬間哭笑不得,目光還是堅持,等待回應。

    見洋鬼子這麼堅持,王子凡也認真回道:「我這個做生意就喜歡直來直去,上次收購香港電燈,也不過想了幾十秒就做決定,你可以問一下你老闆,我們之間談判還不到一頓飯的功夫,我可以收購香港電燈,為什麼不能收購香港置地呢!」

    包偉士看向凱瑟克,露出不可思議之態,他不想也沒興趣知道王子凡是不是真的考慮幾十秒就決定收購港燈,他感興趣的是這單生意是不是真的就一頓飯時間達成的?

    凱瑟克被看不好意思,僵硬點下頭,不由老臉一紅,對他來說,當時情勢是複雜的,香港爆發股災,怡和又負債嚴重,偏偏前任怡和紐壁堅還要投入大筆資金整合香港電燈,將怡和大部分資金投向香港,這是他絕不允許的,最後不但賣了港燈,還把紐壁堅也趕走了!

    包偉士嘆了一聲,他不時怪凱瑟克粗枝大葉,崽賣爺田不心疼,而是擔心王子凡行事風格,不知不覺或者說是連唬帶嚇的讓人按照他思路決定事情,香港置地這筆交易在他計劃里安全可以拖的,拖到香港經濟好轉,或者是李嘉成收購期限過去,讓兩方財團競爭,他們坐收漁翁之利,現在呢,情況和他想得完全不一樣啊。

    王子凡靜悄悄道:「我可以支持你們鞏固怡和,也可以幫助你們拓展海外生意,更會保護你們在香港生意,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們懂得!」

    凱瑟克皺眉道:「你如何幫助我們拓展海外生意?」

    王子凡眼睛一亮,自通道:「你應該早就調查過我的經歷!」

    凱瑟克一本正經道:「你有紅色背景!」

    我去!

    王子凡差點閃了腰,這是智商問題還是怎麼的,自己哪裡看出有紅色背景了,怪不得台灣對他愛理不理的,連電影上映都要層層設卡,更別說投資做生意,至於先前制定的電視台拓展計劃,根本沒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