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零八章 船王破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零八章 船王破產字體大小: A+
     

    ?出乎王子凡預料,當豪華游輪東方皇帝號返回時,並無多少人關注,因為香港新聞媒體都在報道另外一件大事!

    四大船王之一的趙氏家族要破產了!

    證據就是趙船王要舉行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型拍賣會,屆時會將一生所收藏的珍品悉數拍賣,所得的錢款全部用來渡過危機,消息傳出,驚掉無數眼球,在李嘉成、王子凡等豪門還未真正崛起之際,趙氏家族作為老牌豪門,影響力毋庸置疑!

    聽到這個消息,王子凡也很是吃了一驚,能得到『船王』稱號,可見趙氏家族財力雄厚,如今竟陷入破產窘境,靠拍賣古董籌款,那一定是到了生死存亡關頭,香港第一花花公子趙視曾就是趙船王嫡子,深受寵愛。

    在二十一世紀,王子凡就聽過趙視曾大名。

    趙視曾雖說是花花公子,但年紀並不小,現年45歲,他曾揚言玩過的女人數量超過5位數,而且還是經過篩選的,如果不篩選人,數目更加驚人,王子凡與他想比,簡直成了柳下惠,趙視曾每天都能與一位、二位、三位甚至四位女性約會,其花花公子作風在香港非常有名,甚至有「香港第一玩家」的稱號。

    而且他最愛泡女明星和美后,為了接近她們,他成了邵逸夫家的常客,整天在邵的住家舞會中泡到不少女明星,而與他戀愛過的女星和美后包括盈盈、姚煒、方怡珍、陳鳳芝和樂蓓等人,都是TVB、影視界著名女演員,獻上身體同時,也希望借趙視曾打響名氣,可以說是相互利用。

    雖然風流成性,但他的目標大多是二三流女星,所以與王子凡倒沒什麼衝突,1977年,41歲的趙視曾與女星姚煒相識、相戀,但1979年生下長女趙式芝后,姚煒就離開了趙視曾,姚煒曾說:「他總以為所有女人在他身邊都是為了錢,所以我決定什麼都不要,抱著女兒離開,搬到父親的廉租屋住。」

    這位趙視曾口頭禪是自由無人管,可以日日新款,乾的最出名一件事就是邀請19位佳麗穿泳裝入室共進午餐,當然吃飯之後會幹什麼,大家心照不宣,一次泡19位美女,可見其生活糜爛到了什麼程度,王子凡雖然喜歡美女,但眼光挑剔,只有真正的女神他才會伸手,而趙視曾是專挑二三流,甚至不入流明星下手,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1982年的第一個禮拜天,趙視曾起了個大早,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在浴室搓了半個鐘頭,渾身散發著響起,離多遠的妹妹趙視涼就被嗆的難受,最讓她不能接受的是,趙視曾一副感覺良好的樣子,梳著大背頭,油光可鑒,不知擦了多少髮膠,混著著香水味道,呆一秒都是折磨。

    「小妹,我今天打扮的怎麼樣?」趙視曾得意洋洋的對著趙視涼,西裝革履,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很有成功人士的派頭。

    趙視涼心想哪家良家婦女又要倒霉了,還是問道:「哥,今天是什麼好日子?打扮的這麼正式?」

    「沒什麼……等會我去約會。」趙視曾本不想張揚,看到趙視涼詭異的表情,忍不住說出來。

    「又約了哪個女明星!」趙視涼敷衍問了一句。

    其實趙視涼並不介意趙視曾找女人親熱,不過最近大家都很煩,自從香港爆發經濟危機,趙氏家族經營的航運公司每況愈下,股價直線下跌,家族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就連父親都要變賣收藏品,他們這些小輩自然要精打細算,泡妞實在不是時候。

    趙視曾笑道:「我是那麼濫情的人嗎?」

    趙視涼愣了片刻,淡淡道:「不會又是去蘭桂坊吧?」

    趙視曾微微一笑,又解釋道:「我已經找到解決問題辦法,你們不用擔心!」

    趙視涼皺眉道:「什麼辦法?」

    趙視曾道:「該吃飯了,不用你胡亂出主意。看你睡眼惺忪的樣子,還不快點洗漱,遲到了,又該被爸爸挨訓。」

    「爸爸已經出門了。」趙視涼嘟著小嘴,跟在趙視曾後面。

    趙視曾驚訝道:「爸爸很少這樣的,是不是公司又出事了?」

    傭人取來熱毛巾,趙視涼擦了擦臉,聽趙視曾詢問,蹙眉道:「還不是許氏家族逼人太甚,他們船運公司雖然衝擊也很大,但有滙豐銀行支持,現在對我們家族虎視眈眈,威脅很大。爸爸這段時間一直在防備那個老狐狸。」

    餐廳內,兄妹兩面對面而坐,早餐準備齊全。

    趙視曾問道:「許氏家族有什麼動靜?」

    「具體的不清楚,我最近都在忙財務。」趙視涼猶豫了一會,提醒道:「哥,你一直遊離於家族企業之外,對公司不聞不問,我想你多關心一下,爸爸很累的。」

    「不是有他嗎!」趙視曾冷著臉,心裡浮現另一個身影,和所有豪門一樣,趙氏家族也不和睦,趙船王一手創建了航運王國,繼承人很耐人尋味,四子一女,勾心鬥角。

    趙視涼笑道:「難道爸爸能把公司留給他們嗎!」

    「再說了,哥你那麼厲害,一手創建了華生地產公司,現在已經成為我們家族第二大產業。」

    趙視曾心裡流過一絲暖意,笑道:「香港那麼多富二代,比我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別的不說,就是鄭氏家族、包氏家族那兩個,我是比不過的,不止是我們二代,香港還有更出色的人物,李嘉成大器晚成,老謀深算,還讓七八的兒子旁聽董事會重要會議。」

    現在長實集團、和記黃埔是香港排名前幾的上市公司,第一是大名鼎鼎的滙豐銀行,李嘉成名下產業遍布香港,長江實業經營、管轄的業務,涉及面既廣且深,粗分就包括地產、貨櫃碼頭、廣播、通訊、電力、金融、基建、石油、酒店等,和香港經濟,甚至政治環境,關係千絲萬縷,作為接班人,李澤巨、李澤楷在八、九歲時,即被安排在公司董事會上,靜坐一旁,作為學校之外的另一項重要課程,如此另類的培養,自然傳播很廣。

    趙視涼小聲嘀咕道:「其實有人能和他們比!

    「你剛剛說什麼?」趙視曾驚詫萬分,香港還有人能和李氏家族媲美?

    趙視涼吐了吐香舌,撥動餐盤裡的荷包蛋,嬌笑道:「沒什麼,我覺得哥哥就不錯。」

    「你說的是王子川?」趙視曾也不傻,趙視涼最近老是提這個名字,聯想起剛才嬌羞的表情,自然能想到答案,點頭道:「這個王子凡短短几年就創出這麼大家業,壓倒了很多老輩,連爸爸都對其讚許有加。」

    「哥,你認識王子凡嗎?」趙視涼像是個好奇寶寶。

    「是嗎?」趙視曾不認為王子凡比他強多少,華生地產的確比不上香港電燈,可是除了華生地產,他還有其他集團公司,香港娛樂業發達,但是娛樂公司上市的卻很少,壟斷了全香港四分之三的無線電視台,總市值也才二十多億港幣,至於電影公司,那就更不值錢了。

    趙視涼放下刀叉正色問道:「哥,聽說香港電燈要併購華生地產?」

    「是爸爸讓你問我意見嗎?」趙視曾無奈搖頭,其實華生公司近況也不好,經濟危機還未過去,市值處於冰點,真的不是出售好時機。

    趙視涼心道:我怕你被王子凡啃得骨頭都不剩!香港又有誰不知王子凡股壇阻擊名號!

    趙視曾嘆道:「不用你瞎操心,東方皇帝號已經回到香港,成與不成馬上就知道了!」

    趙視涼嘟囔道:「我是怕你吃虧好不好,香港前景慘淡,連華生第二大股東都開始準備退路……」

    趙視曾打斷道:「算了,不談這些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住船運公司,如果老爸真的要我出售華生地產我也不會反對!」

    「有你這句話就好了!」趙視涼默默吃完荷包蛋,突然抬頭道:「哥,還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說。」

    「什麼事?」趙視曾也抬起頭。

    趙視涼小臉上滿是鄭重之色:「聽說楊受城四處籌錢,你千萬不要借錢給他!」

    「3個億也能借?」趙視曾微微驚訝,早年的時候,他與楊受城還是很好的朋友,兩人都喜歡享受生活,玩女人,喜歡穿名牌服飾,戴名表,性格投機,無話不談。

    後來楊受城借了家裡20萬元,在香港市區心臟地帶開設鐘錶店,其後取得名表代理權此期間,創立好世界集團,趙視曾創業經驗很大一部分都是借鑒楊受城,不過楊受成因違法入獄,生意交由弟妹打理,出獄時,正值王子凡引爆香港經濟危機,地產市場一落千丈,好世界因此債台高築,欠債高達3.2億元,好世界股份不得不在交易所停牌,並由滙豐宣布接管,這無疑給楊受成又一個沉重打擊,平時的「好兄弟」此時也如同陌生人,使楊受成創傷的心有如雪上加霜,深感人間冷暖。

    趙視曾就是這個時候與楊受城決裂,不但沒借錢給他,還搶個對方几個情人,以致關係不能挽回。

    趙視涼蹙眉道;「我聽說他也在打王子凡主意,如果楊受成得到王子凡支持,那我們這邊希望就渺茫了!」

    趙視曾沉吟片刻道:「你說的對,我明天就去拜訪王子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