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零四章 輸了六千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三百零四章 輸了六千萬!字體大小: A+
     

    ?王子凡真是勁敵!

    天才!

    初步逛了逛,鄭佳純已經不知該怎麼形容現在心情,登上東方皇帝號之前,以為這只是一艘豪華游輪,是王子凡用來炫耀身份的工具,藉此獲得更高地位,可是現在他才知道這些想法太天真,上下五層,有四層設有賭廳,從低檔到高檔,各種玩法應有盡有,這哪是遊玩,根本是一座銷金窟!

    或者說是海上拉斯維加斯!

    怪不得澳門何先生也會光臨,鄭佳純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小看王子凡了,短短几天時間,他幾個朋友就輸了幾百萬,加上其他豪門富商,這個數字最少擴大一倍,而且都還沉浸在賭博樂趣裡面,等到東方皇帝號開到香港,不知還要輸多少錢給王子凡!

    新一代賭王!

    鄭佳純感嘆間,看到對面鄒汶懷、何貫昌徑直走過來,收起震驚表情。

    「鄭先生!」鄒汶懷走遍各處,才在賭廳附近找到鄭佳純,不由皺起眉頭,心想鄭氏家族培養的精英接班人,定力不會這麼差吧。

    鄭佳純笑道:「找我有事嗎?」

    鄒汶懷苦笑道:「你的要求我可能無法完成了,代我向李嘉成先生說聲抱歉!」

    鄭佳純微微皺眉道:「什麼意思?」

    鄒汶懷氣他剛才不在,以至於讓王子凡猖狂若此,嘆氣道:「老了,不想再爭了!」

    「鄒先生是想退出?」

    「是啊,年輕人能玩就讓他玩嘍!」

    「可是鄒先生,你有沒有想過這樣做後果?」

    「大不了都沒得玩!」鄒汶懷臉色不虞,鄭佳純口口聲聲說投資嘉禾,但在股權上面不鬆口,如果讓鄭氏家族佔據公司大權,他還不如把公司賣給王子凡,畢竟他是真正懂得電影的人。

    這是在賭氣?

    鄭佳純感覺頭大,王子凡實力增強已經讓人鴨梨山大,鄒汶懷又來湊熱鬧,更讓搞不明白的是鄒汶懷『氣』從哪裡來,分開不過半日時間,老謀深算的鄒汶懷就心灰意冷?

    「鄒先生,你不用灰心,有我們給你捧場,王子凡不敢拿你怎麼樣?」

    「說的好聽!」

    何貫昌冷冷一笑,四大家族在香港電燈問題上碰得頭破血流,這又不是什麼秘密,現在王子凡對嘉禾虎視眈眈,四大家族拿什麼拯救他,投資!投資!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王子凡拿兩個億收購嘉禾,四大家族就要多拿兩個億,投入這麼多錢,他們拿什麼還,等到雙方攤牌,嘉禾照樣不是他們做主。,

    鄭佳純笑道:「兩位不要太悲觀,既然如此,你們需要什麼儘管說,我可以幫忙!」

    鄒汶懷斟酌一下,淡淡道:「剛才王子凡攤牌了!」

    鄭佳純眉毛一揚,現在並不是攤牌好時機,而且就算攤牌,也要他在場才對,看在四大家族面上,王子凡自然知道該怎麼做,現在匆匆攤牌,等於鄒汶懷打破他全盤計劃。

    鄒汶懷一看就知道對面光頭在想什麼,補充道:「這並不是我想見的,他自己找上門,我想他對你們來意有所察覺,所以提前向我們攤牌!」

    鄭佳純第一次處理這麼棘手的談判,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靜下心來想了好一會才問道:「王子凡是什麼條件?」

    何貫昌插話道:「唯一條件就是嘉禾併入夢工廠!」

    還真霸道!

    雖然隱隱猜到,但鄭佳純還是驚異於王子凡魄力,這是要快刀斬亂麻統一娛樂圈,真要讓他干成了,將是一筆不小的資本,東方娛樂集團就成了想過巨無霸公司,而且還是私人全資,幾乎可以與他們家族『周大福』相媲美,;周大福『可是幾代人苦心經營的品牌!

    鄒汶懷感嘆道:「這王子凡胃口比以前更大!」

    何貫昌附和道:「是啊,以前只想組建院線聯盟,現在想一家獨大,獨吞所有收益,長此以往香港娛樂就姓王了!」

    鄭佳純小心試探道:「兩位,你們沒答應他吧?」

    鄒汶懷神色複雜,雖然沒有答應,但是心裡那份矜持已經大大減少,無論從何種角度分析,王子凡都對嘉禾勢在必得,就連手下幾位骨幹都靠不住,他們不僅僅是嘉禾創始人,還是股東,手裡拿著公司股權,這些人團結起來,連大都得讓步,就比如現在,如果何貫昌、梁豐、何貫昌都支持王子凡收購嘉禾,他獨力難支。

    鄭佳純立即決定道:「如果嘉禾缺錢我可以注資,需要多少資金兩位儘管開口!」

    多少錢都可以!鄒汶懷整顆心都提起來,心動了。

    何貫昌咳嗽兩聲提醒道:「在此之前,我們還是談談股權分配問題!」

    鄭佳純皺眉,這就是他與嘉禾矛盾所在,按照敵人敵人就是朋友原則,四大家族很樂意扶持嘉禾,但是這種扶持並不是做善事,既然要投資就要有收益,偏偏嘉禾價值太低,而王子凡本錢有很大,這就造成投入與收益不成正比,他算過,要想挽救嘉禾,四大家族要拿出3個億,可是把嘉禾根本不值這些錢,哪怕投資2億,也拿不到一半股權!

    何貫昌繼續說道:「想要挽救嘉禾,現在唯一辦法就是拍片!」

    鄒汶懷暗嘆,自從王子凡來了,什麼東西都變了,包括遊戲規則,以前一百萬可以拍一部像樣電影,現在要一千萬,將來說不定要一億,想要收回成本只能寄託於海外市場,在程龍跳槽夢工廠背景下,嘉禾已經沒有絲毫優勢可言,想要避免虧損,拍片只能拉投資。

    何貫昌看了眼鄒汶懷,相互點了點頭,開口道:「我們要三個億!」

    這個條件鄭佳純已經拒絕過一次,現在自然不可能在拒絕,沉吟道:「可以,不過要分期,第一期只有三千萬!」

    有門!

    鄒汶懷眼睛一亮,渡過這一關,他就可以申請上市,按照嘉禾目前實力、影響,市值最少突破10個億,王子凡就算吞掉嘉禾,也要付出慘痛代價,重要的是到時候他可以拿錢立場,不用像現在這樣灰溜溜被趕走,好像是失敗者一樣。

    先穩住他再說吧!鄭佳純暗暗搖頭,四大家族之間已經達成共識,不能讓王子凡在香港做大,否則新誕生的王氏家族遲早要向四大家族開戰,雙方的矛盾已經不僅僅是香港電燈之爭,更不是義氣之爭,而是全方位的利益衝突,以王子凡為首的財團勢力和與李嘉成為中心的財團勢力正在暗地裡角逐香港控制權!

    「阿懷!」

    「你怎麼來了?」

    聽見熟悉聲音,鄒汶懷轉身看去,他的紅顏知己劉良華正花容失色跑過來。

    「阿懷,出事了!」

    「怎麼了?」

    「這邊說!」

    「呃!」

    鄒汶懷見劉良華欲言又止,心中有股不祥的預感,對何貫昌使了個眼色,又對鄭佳純點了點頭,才帶著劉良華到另一處休息地方。

    「發生什麼事了?」

    「阿珩她闖禍了!」劉良華小心翼翼道。

    鄒汶懷皺眉道:「我女兒?」

    劉良華左右看看,確定無人,才小聲說道:「阿珩她在賭廳里輸了六千多萬,現在正被扣……」

    「你說什麼,我女兒輸了六千萬!」

    「嗯!她被扣在三層賭廳!」

    「不可能!」

    鄒汶懷已經被嚇呆了,嘴裡喃喃自語,六千萬是什麼概念,可以在清水灣、石澳這種地方買六棟獨立豪宅,這麼多錢怎麼可能輸的完!而且他的女兒一向循規蹈矩,雖然才華還有待培養,但絕不會做出這麼出格的事,如果真的有,那也是被人設計!

    是王子凡!

    撲街仔!你太狠了!

    劉良華猶豫一下,她又何嘗不希望這消息是假的,苦笑道:「我已經像阿珩確認了,的確有這麼回事,阿懷,這根本就是條賭船,不止是阿珩,輸錢的人還有很多,這幾天時間,王子凡最少盈利一個億,比得上我們拍三部《炮彈飛車》,算了阿懷,我們是鬥不過他的!」

    王子凡又賺一個億!

    鄒汶懷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又想到這一億中有他六千萬,鬱悶的吐血,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拿自己的錢資助對頭,這對嘉禾對他來說,完全是雪上加霜!

    劉良華已經六神無主,她根本沒想到王子凡會來這麼一手,以前電影公司競爭頂多打打官司,哪有如此陰險,設計害人,現在嘉禾也許可以拿出六千萬,可是嘉禾不是鄒汶懷一個人的,不要說何貫昌、梁豐他們,就是她也不願拿這麼多錢贖人。

    反正又不是自己女兒!

    不知是被嚇到,還是心疼錢,劉良華改變立場,兩者選擇一些,她寧願服從王子凡淫威。

    「我知道了!」鄒汶懷失魂落魄,見紅顏知己這麼冷漠,心裡拔涼拔涼,連找賭廳確認一下的心思都沒了,如果讓王子凡大肆炫耀這件事,他的老臉往哪擱。

    劉良華心虛道:「阿懷,我看王子凡也不是真想要這筆錢!」

    鄒汶懷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把嘉禾交給他?」

    劉良華沉默不語,她也想不出別的辦法,鄒汶懷不願意這麼做,她又何嘗不是如此,在嘉禾,她是總經理情人,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到了夢工廠,只是一個老過氣的殘花敗柳,誰會尊重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