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兩百八十五章 羞澀的周海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兩百八十五章 羞澀的周海楣字體大小: A+
     

    ?自從周海楣進入娛樂圈后,憑藉在兩部《開心鬼》和《殭屍先生》等電影中的表演迅速躥紅,一躍成為夢工廠當家花旦,在1981年的香港,最紅的女星莫過於此,每次外出,都是星光四射,被影迷前後圍堵,因為出名的關係,周海楣不能再和家人住在一起,《開心鬼2》還沒下畫,就收拾東西搬出來,本來想在清水灣附近租房住,可是那裡租金太貴,她現在承擔不起,於是在廣播道找了一個普通住宅區,因為她的入住,逐漸成為娛樂記者蹲點場所,就連租金漲了三成。

    為了看一眼玉女明星,很多英俊小生,自詡風流才子的人也開始注意這棟平凡小樓,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倪振和許錦亨,倪振是著名家倪框的兒子,剛從國外回港,憑藉老爸名聲,年紀輕輕就糟蹋不少美婦少女,而許錦亨是香港豪門許氏家族子弟,當初在半島酒店和王子凡、周海楣鏗鏘一面,周海楣躥紅之後,他也是追求者之一。

    新的一天開始,戴著墨鏡的周海楣站在路邊等車,計程車沒等來,卻開來一輛豐田敞篷跑車,眨眼睛的功夫,車就停下來。

    「周小姐,這是我送你的玫瑰,希望你收下!」

    許錦亨酷酷舉著鮮花,擺出自以為很帥的姿勢,手持玫瑰,微笑看著周海楣,車子是新買的,衣服也是新做的,看著清純的周海楣,眼裡充滿貪婪之色,以前在半島酒店看到時,他就被周海楣美色吸引,後來見識到她在電影里出演的角色,心裡就跟撓痒痒似得,湧出前所未有的佔有慾。

    周海楣淡淡道:「對不起,我沒空!」

    許錦亨心想說話都這麼好聽,到床上叫豈不舒服死,意淫下竟然露出豬哥面容,見周海楣嫌棄噁心嘲諷眼神,急忙擦了擦口水,得意一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鑽石項鏈,放在以前他是捨不得花這麼大代價泡妞的,不過周海楣是當紅明星,人又長得這麼冰清玉潔,值得他這麼做。

    「阿媚,這是我送你的禮物,這麼大一顆鑽石,值十萬港幣,喜歡嗎?」許錦亨特別點名了鑽石價格,臉上充滿自信表情。

    周海楣看了眼閃閃發亮的鑽石,她有幸陪老闆光顧過鑽石店,王子凡買了生日禮物送給趙蕥芝同時,也給她買了一條鑲嵌鑽石首飾,和眼前這顆差不多大小,但是許錦亨手中這顆鑽石亮澤暗一些,還有配飾也很低級,頓時生出鄙夷之心,一顆瑕疵鑽石也拿來顯擺,當她沒見過世面嗎,以前她在老闆身邊當秘書,什麼場面沒見過!

    「對不起,許先生,請你讓開,我要趕時間參加一個活動。」

    許錦亨笑道:「我知道你很忙,但我不介意,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什麼都依你,包括嫁入我們家族。」

    周海楣露出一絲淡笑,嘲諷味十足,許錦亨那點身家在她看來只是小兒科,報紙上前幾個月就報道了老闆王子凡身家超過許氏家族的消息,心想,誰會嫁給你這個可有可無的紈絝子弟。

    許錦亨見佳人露出微笑,喜道:「你答應了!」

    「對不起,現階段我並不打算交男朋友!」周海楣算是徹底認識了許錦亨的身家,如果沒有遇到老闆王子凡,也許她會考慮許錦亨,現在情況卻不是這樣,她每天都受老闆王子凡調戲,一顆心早就系在他上身,許錦亨連備胎都算不上。

    許錦亨大失所望,笑容凝在臉上,自從13歲***他追求女人不計其數,卻從來沒有碰上周海楣這樣怪的女人,連白送的鑽石項鏈都不要,難道她不喜歡寶石?

    周海楣對路過的計程車揮手,司機見路邊停著一輛豪車,翻了翻白眼開走了。

    「糟了,再遲到就見不到老闆了!」周海楣喃喃自語,急得跟什麼似得,看也不看許錦亨一眼,靠步行走到對面街道,打算在那裡乘坐公交車。

    「老闆?原來她有男人了!」許錦亨並不是傻瓜,看到周海楣表情就明白了什麼,心在滴血,他想到了王子凡,周海楣出道之前,只接觸過這一個富豪,難道他們兩個早有姦情?

    這一瞬間,許錦亨感覺自己太失敗了,他閱女無數,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心動的女人,可這個女人卻陪別的男人睡覺,想到周海楣在王子凡身底下婉轉承歡,眼睛發紅!

    「我絕不能輸!」許錦亨鑽進車內,朝周海楣離開的方向追去。

    周海楣剛出小區,一輛紅色保時捷在她面前停下來,車內,王子凡透過車窗看了眼周海楣,緩緩降下玻璃。

    「老闆的跑車!」周海楣心裡暗暗喝彩,看到車子在自己身前停下,頓時心跳加速。

    「你怎麼在這?」王子凡問了一句。

    周海楣又驚又喜,還以為王子凡是專門來接她的,咬著下唇矜持道:「我剛剛從裡面出來!」

    王子凡見周海楣又漂亮不少,心中嘖嘖稱奇,美女明星都是被捧出來的,這話真是一點沒錯,以前的周海楣身上可沒這種魅力,心中一動道:「你去哪?我送你!」

    「謝謝老闆!」周海楣彎腰致謝,毫不猶豫的打開車門,坐在王子凡身邊,小心將包包放在一邊,雙手老老實實放在膝蓋上,心裡特別緊張,祈禱那個許錦亨不要追來,萬一讓老闆誤會她不純潔,那比殺了她還難過。

    王子凡道:「等會我要去碼頭,先送你吧。」

    周海楣只想多陪王子凡一會,用很小的聲音道:「我也沒什麼事!老闆,你去碼頭做什麼?」

    王子凡笑道:「前段時間訂了軍艦改裝的游輪,馬上就要到了!」

    「軍艦游輪?」周海楣悄悄吐了吐香舌,有錢人的想法真是奇特,在你以為豪車是富豪標配時,人家已經玩上遊艇,在你以為玩遊艇才是逼格高時,人家又開始玩軍艦了,就是把她賣了,也買不起一艘軍艦。

    「老闆,軍……游輪一定很貴吧?」

    王子凡笑道:「其實也不貴,才一千多萬,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帶你去玩玩!」

    周海楣聽到前半句差點跳起來,又聽到王子凡後面說去玩玩,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心想,真是痴人說夢,這麼貴的游輪,怎麼會隨便送人。

    王子凡眼睛瞟了眼周海楣白花花的大腿,咽了口唾沫,鬼使神差摸了一下,伴隨著周海楣羞澀忍受,慢慢放緩車速,心想也該找個司機了,否則要車毀人亡!

    「真滑!」王子凡意味深長贊一聲。

    周海楣轉羞為喜,大眼睛盯著王子凡,希翼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王子凡脫口而出,今天他雖然不是專門找周海楣,但既然遇到了就是緣分,周海楣就像一顆成熟的蘋果,現在不下手,就讓別人採摘了。

    「今天有空嗎?」

    周海楣立刻把公司安排的活動拋之腦後,急忙暗示道:「有空!我今天非常清閑,我也想陪陪老闆,要不是您支持我,我也不會取得那麼大的成就!」

    王子凡意味深長問道:「你今天多大了?」

    「十八!」周海楣連更紅了,好像知道問這句話的意思,因為丘淑貞總是在她面前抱怨年齡太小,身材長不出來。

    在發育這方面,周海楣倒是非常自信,雖然比不上大胸女葉子媚,但也比一般女人大。

    車子駛入海底隧道。

    周海楣神情意外,提醒道:「老闆,這條是通往港島的隧道,碼頭在九龍,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你說呢!」王子凡情不自禁在周海楣美腿上捏了一下,單手控制方向盤,抬起絕美下巴,看著好像等待採摘的紅艷朱唇,強自忍了下來,在隧道車震太危險,還是讓她自己獻身好一些,自己表現太急色,以後周海楣不免會恃寵而驕,他可不想被戴綠帽子。

    周海楣閉上雙眼,仰著俏臉,香唇翹起,久久不見王子凡進一步動作,失望睜開眼睛,又羞澀低頭。

    王子凡淡淡一笑,駕駛跑車進入中環,在距離最近的皇后大街附近停下,年前收購的蘭桂坊已經開始營業,作為最大投資人,當然有很多特權,包括私人空間。

    車子停在一棟單獨別墅前,周海楣下車,發現是一棟豪華別墅,頓時明白過來,看著周圍花花綠綠的燈光,情不自禁贊道:「好漂亮的房子!」

    「進去再說!」王子凡領著周海楣進入別墅,別墅內一切都是新的,因為上個月剛剛裝修好。

    周海楣驚訝道:「這裡好像沒有人住!」

    王子凡笑道:「以後不就有人住了!」

    周海楣瞬間好像明白什麼,又驚又喜,為了不重複剛才車上尷尬,吞吞吐吐問道:「老闆,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王子凡很想調戲面前一手培養的玉女,笑道:「有什麼不明白的,這棟別墅以後就是你的,所以傢具都是最名貴的樣式,衣服都是為你量身訂購,光這棟別墅,以後少說也能賣兩三千萬!」

    「兩千萬!」周海楣頭暈目眩,突然想到剛才的許錦亨,心裡嘲笑,這個倪公子太窮酸了,如果接受他的禮物,豈不是錯過三千萬!

    王子凡扶著周海楣香肩,玩味道:「喜歡嗎?」

    周海楣還沒反應過來,耳邊又傳來熱乎乎的聲音:「只要你願意做我的秘密情,!」

    「老闆?」

    「哈哈!」王子凡笑道:「開個玩笑,看你嚇成什麼樣了,這棟房子你先住著,等到膩煩了,再換一棟更大的房子!」

    周海楣拚命搖頭,不想要做正牌夫人的小三不是好小三,何況還是秘密情人,她要做的登記註冊的老婆,只要王子凡對她好,或許會容忍他在外面有其她女人,這就是她憧憬的未來生活。

    拒絕了?

    王子凡心裡挺意外的,或許是玩得太過火,好像是一場交易似得。

    周海楣抬頭,鼓起勇氣道:「老闆,我可以做你的女人嗎?」

    「啥?」王子凡懵了,一套房子而已,不會這麼容易就讓周海楣獻身吧。

    周海楣急忙道:「我會當一個好妻子的,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也不管!」

    王子凡開玩笑道:「我的老婆可不是這麼容易當的!」

    周海楣道又好羞又緊張道:「我什麼事都可以做!」

    王子凡捏了一下周海楣下巴,調戲道:「那你把衣服脫了!」

    周海楣猶豫一下,慢慢解開衣扣。

    「慢著!」

    周海楣又停下動作,露出疑惑神情。

    王子凡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道:「跳個脫衣舞!」

    周海楣害羞道:「我不會!」

    王子凡拿起蘋果咬了一口,大咧咧道:「這都不會怎麼做我老婆!」

    周海楣想起在楊盼那裡學過的舞蹈,心噗通噗通跳,只想著怎麼避免難堪,就是沒想過拒絕,最後咬著嘴唇跳了一段古典舞蹈。

    「先脫下面!」

    嗯!

    周海楣心裡羞叫一聲,解開裙帶,不用她怎麼拉裙子就落下去,臉蛋更紅,今天沒穿絲襪,除了高跟鞋就只剩下一件。

    咔嚓!

    不知什麼時候王子凡手裡捧著一台照相機,拍了幾張絕版照片,心中有些遺憾,如果攝像機在就完美了。

    五分鐘,周海楣羞答答停下來,身上再也沒有能脫的東西了!

    王子凡指了指沙發上的制服,吩咐道:「穿上再來一遍!」

    周海楣雙臂環抱,羞澀至極,心中非常難為情,這到底是什麼嗜好?

    咔嚓!

    咔嚓!

    伴隨著相機快門聲,周海楣又跳了起來,心裡一遍又一遍叮囑至極等會提醒老闆不要把這些照片給第三個人看,否則羞也羞死了。

    跳到一半,王子凡對半裸的周海楣招了招手道:「過來!」

    「老闆,這些照片你不要給別人看!」

    「怎麼,你還害羞?」王子凡玩味一笑,把玩周海楣下巴道:「那你要答應為我做一件事!」

    周海楣不知該怎麼說了,任何一個女人都有羞恥心,點頭默認。

    「會玩簫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