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扶持金像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扶持金像獎字體大小: A+
     

    ?商場如戰場,最難防的就是從背後射來的刀子,特別是九龍銀行以保護的名義侵吞產業,想當初存錢的時候也是低聲下氣,王子凡算是看明白了,銀行家專做損人利益的事,這些人信不過,以致現在非常厭惡周慶進這副嘴臉。

    開始攤牌,周慶進也窮圖匕現,反擊凌厲:「按照合約,融資年利率有最低限度保證,也就是說高於35%,具體是多少,今天必須拿出一個章程!」

    見對方偷換概念,王子凡暗自冷笑,當初他答應一年收益35%,超過一年才會酌情提高收益,如今連才幾個月,怎麼可能高出35%,不過現在反擊的話就真的落入對方圈套,目光直視利名澤,開門見山道:「利先生,你怎麼辦?」

    周慶進眉毛一揚,不顧顏面赤裸裸暗示道:「利先生請放心,我們銀行是站在您這一邊的!」

    利名澤還是那副風輕雲淡表情,好像什麼都在掌控之中,其實心裡也在考慮利弊得失,九龍銀行的意思再明顯不過,想要吞併新興的王氏家族,這的確是一塊大肥肉,不過在他看來,理由太牽強了些,只憑一份合約就想使人家就範,不免太想當然,而且王子凡打垮雷氏家族,又和李嘉成幹了一仗,不分勝負,聲望如日中天,雖說得罪一些人,但家族底蘊已經建立起來,九龍銀行此舉無異於火中取栗,勝了固然吃個飽,敗了的話……

    撲街仔!

    利名澤暗罵一聲,驚出一身冷汗,深不見底的眼神變得冷峻起來,瞟了眼周慶進,計劃失敗,九龍銀行並沒有什麼損失,因為王子凡已經將資金轉移至王子基金,而利氏家族就不同了,不但與新興的王氏家族失之交臂,還得罪人家,平白多出一個勁敵。

    陸燕群低聲提醒道:「大哥,九龍銀行針對阿凡起因是王子基金,我們沒必要摻和進去!」

    利名澤暗暗點頭,最近這家基金髮展太快,已經引起眾多大鱷覬覦,抿了口茶,擺足了架勢才淡淡開口:「周董事,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不過我信得過阿凡!」

    周慶進皺眉道:「資金安全問題!」

    王子凡朝對面微微一笑,提議道:「既然我們彼此信任,那中間監督機構就沒必要存在了!」

    周慶進臉色一變,急忙打斷道:「王先生,請你注意言辭,因為有我們存在,廉政公署才沒有深究此次融資行為!」

    王子凡耐心已經耗盡,如果不是因為香港電燈,他才不會費這麼多口舌,轉頭問道:「趙經理,我們賬戶上還有多少資金?」

    趙寧想也不想就回道:「五十三億港幣,王先生!」

    「不可能!」周慶進大驚失色,銀行曾派出一流團隊統計王子凡身家,頂多有20億流動資金,現在都已經翻臉了,怎麼可能翻一倍。

    趙德勝笑道:「這有什麼大驚小怪,我們基金無論是收購九龍巴士、九龍建業,還是阻擊許氏家族、和記黃埔,都不是虧本生意,還有五月炒英國外匯也賺了幾個億,特別是最近做空……我想這些你們都還不知道吧。」

    陸燕群好奇道:「阿凡,前段時間是你們在做空港幣?」

    「沒有啊!」王子凡裝糊塗,這可不能承認,做空港幣就是與全香港為敵,再說雖然知道港幣幣值會跌,但他真的沒有下達過相關指示,一切都是秘密操作。

    周慶進臉色越來越難堪,按照原來計劃,王子凡要還這筆錢還有20多億資金缺口,銀行可以向法院申請凍結王子凡名下所有財產,只要把在輿論上唱衰王氏家族,這些優質產業就不再值錢,評估后甚至可以讓王子凡破產,可是現在單單王子基金就可以彌補這部分缺口,下面的計劃根本無從談起。

    利名澤暗自慶幸,如果剛才沒有轉變立場,現在已經佔到王子凡對立面了。

    周慶進臉色漲紅,補救道:「王先生,我的本意並非針對您,是想維護雙方……」

    王子凡看了下時間,直截了當道:「周董事,你的意思我很明白,關於接下來的合作,我會和利先生商量之後再確定,還有!現在你可以走了!」

    周慶進非常尷尬,求救目光看向利名澤,可是收到的全是冷漠,暗自嘆氣,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他真的敗了,還輸的非常徹底,如果沒有操之過急……

    曝光底牌,王子凡也跟著強勢起來,利氏家族太不識趣,他也沒必要委曲求全,拿起合約原件,直截了當道:「利先生,這份合約我想你們比我清楚,現在你們可以提出要求!」

    陸燕群苦笑道:「阿凡,我們也是受了九龍銀行蠱惑!」

    利名澤暗暗皺眉,雖然老邁,但也不願意讓一介婦孺求情,開口道:「我想聽聽你有什麼方案?」

    王子凡點頭回道:「我的方案有兩個,第一,現在結束雙方合作關係,我只能給你們15%的利潤,第二,按照合約條款繼續履行雙方義務,期限滿一年,我支付35%盈利!」

    利名澤不動聲色道:「如果滿一年呢?」

    王子凡不禁莞爾,這老頭也真逗,一年35%盈利,當他是聚寶盆了,如意算盤打的不錯,淡淡道:「一年之後再說,如果遇到好的投資機會,我想我們還會繼續合作!」

    利定昌皺眉道:「王先生,現在距離合作以及過去大半年,為什麼只有15%的利潤?」

    王子凡意味深長道:「你覺得合同為什麼存在?」

    利定昌露出尷尬之色,剛才九龍銀行周慶進的意思是王子凡一方毀約,現在周慶進立場,毀約一方就變成利氏家族。

    陸燕群被夾在中間,作為為難,王子凡雖然是此次集資發起人,但真正運作的人是她,現在王子凡挖坑,不知不覺也把她帶上,還是挖坑埋自己的那種,裡外不是人。

    談判進入相持階段,雙方都沒有再發表看法,而是私底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兩個多小時,秘書何朝瓊敲了敲門進來,走路稍微搖晃,在眾人異樣眼神下來到王子凡身邊,用不大不小的聲音道:「老闆,《雙周刊》舉辦的第一屆金像獎馬上要開始了,我們的人都在等您了!」

    王子凡裝謀做樣道:「我知道了,你通知大家,十分之後出發!」

    「好的!」

    何朝瓊低眉順眼走出去,利名澤、陸燕群、利定昌震驚還停留在臉上,他們怎麼會不認識澳門賭王女兒,利、何、高、羅並列為香港四大家族,其中何氏乃四大家族之首,澳門賭王就是何氏家族一個分支,賭王女兒給王子凡當秘書,還穿成這個樣子……

    王子凡道:「利先生,不好意思,我還趕時間!」

    陸燕群心裡有底,站起來笑道:「都是誤會一場,阿凡,改天我們再約!」

    利名澤笑容滿面道:「阿凡,喝喜酒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

    喝喜酒?

    王子凡見利名澤、陸燕群心照不宣笑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想真是莫名其妙,他都沒決定和誰結婚,喝什麼喜酒!

    ……

    香港金像獎是在富華酒店舉行,說到金像獎,就不得不提他的來歷,香港電影業繁榮,每隔十年都會有電影公司崛起,六十年代卲氏兄弟崛起,七十年代嘉禾影業獨佔鰲頭,八十年代夢工廠橫空出世,也許是大家都忙著賺錢,從來沒有人提出過設置一個本土獎項的想法。

    八十年代香港電影已經發展到一定的規模,在亞洲乃至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但是卻沒有自己的電影節,甚至沒有電影人自己的官方組織。

    王子凡倒是想讓《壹周刊》搞搞,不過這樣一來,金像獎就變成是夢工廠當家做主,嘉禾、卲氏還有其他電影公司肯定不會買賬,沒有大家配合,搞出來也是貽笑大方,不知是不是走漏了風聲,這時候《電影雙周刊》宣布舉辦金像獎活動,竟也沒有人提出異議。

    不過作為一個非牟利團體,加上《電影雙周刊》本就窮得要死,活動現場簡陋至極,只租了一間大廳,擺了一個主席台,下面竟然放著一排排小板凳,當王子凡看到獎盃時,真是哭笑不得,沒有紅地毯就算了,連獎盃都是玻璃做的,還沒他舉辦慶功宴氣派。

    金像獎在王子凡的心中始終是神聖的。不知有多少演員得獎的那一剎那感動的流淚,如果能在此次金像獎上有所斬獲,他會很高興,可是這些都是進入會場以前的想法,王子凡是看在金像獎這三個字才決定參加的,不過《電影手周刊》實在叫他失望,這哪是電影頒獎典禮,和戛納電影節比起來,簡直是小孩子過家家,連帶著他對獲得都不抱期待,當然也沒心思去做什麼小板凳,傻乎乎等待頒獎典禮。

    「這就是金像獎?」

    不止是王子凡吐槽,隨性的施楠生、曾至偉、張艾佳同樣哭笑不得,大家都是見過大世面的,沒有紅地毯,沒有群眾歡呼,沒有影迷圍觀,在狹窄的空間里,只有密密麻麻一排排小板凳,最前一排距離頒獎台只有不到一米的距離,頒獎台只是半米長的桌子而已,要不是牆後面貼著香港第一屆金像獎之類的紅布條,他們還以為這裡是講道之所。

    曾至偉嘆道:「怪不得嘉禾、卲氏沒一個人過來!」

    王子凡道:「來都來了,這樣灰溜溜的回去,反而被人笑話。」

    現在的金像獎無論是名氣還是風格和美國的奧斯卡相比,都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如果讓夢工廠舉辦金像獎,最少排場不輸於人,紅地毯、黃金獎盃什麼的,應有盡有,這簡直就是給香港丟人,還是找個機會把《電影雙周刊》收購!

    正在招呼客人的舒其傻乎乎看著夢工廠陣營,在他眼裡,曾至偉、施楠生、徐可任何一個人都稱得上是電影圈大人物,而王子凡……好像從沒有這種級別的人物和他說過話。

    「王先生!你好!你好!」舒其大闊步走過來握著王子凡的雙手,一眨眼的功夫就熱淚盈眶,嘴裡念道:「歡迎!歡迎!」

    「你是?」王子凡疑惑,心想這又胖又矮的人是誰?

    施楠生微微一笑,她在幾年前就認識這個人,介紹道:「王總,這位是《電影雙周刊》的主編舒其先生,也是這一屆金像獎創辦人。」

    「舒其?」王子凡想起了那位艷星光溜溜的模樣,再看眼前這位,變化太美,忍不住想吐。

    「榮幸啊王先生!」

    「幸會!」王子凡把手抽回來,今天怪事真多,過家家的金像獎、長相喜感的舒其。

    舒其領著王子凡一行人來到最前排坐下,他認為整個會場就屬王子凡的身份最高,夢工廠鼎力支持,金像獎名號不用多久就可以傳遍整個香港,明年舉辦的時候,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落座之後,舒其還不忘拍馬屁:「王先生能參加金像獎,是金像獎的榮幸。」

    王子凡搖頭道:「你這樣搞,不說別人,我就不同意,這樣的金像獎可代表不了香港,更無法走出香港!」

    被一頓數落,舒其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露出慚愧之色。

    「王先生說得對,這也是我心裡的想法,金像獎代表的是香港臉面!因為受到經費的影響,我們實在有心無力。」

    王子凡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如果能繞開嘉禾暗中掌控金像獎,那對夢工廠來說絕對有好處,何況身上還背負著一份責任,笑道:「這可以包在我身上,明年的金像獎一定要辦的像模像樣,不但要邀請社會名流,國內外大明星也一個不能少。」

    施楠生趁機提議道:「我們可以注資《電影雙周刊》。」

    舒其一怔,接著臉色變得很難看,硬邦邦道:「施小姐,你應該知道我們辦《電影雙周刊》並不是為了錢!」

    曾至偉嘲笑道:「據我所知《電影雙周刊》賺不到多少錢,我們要是牟利的話,會看上它?」

    舒其臉色一紅,心虛道:「這是我的夢想,香港電影人只顧著賺錢,《電影雙周刊》的人都對香港電影是有感情的。」

    眼看頒獎典禮要開始,王子凡並不想再坐在這裡,像個小學生一樣讓記者拍照,軟硬兼施道:「我看這吧,《壹周刊》與《電影雙周刊》合併,盈虧由《香港日報》承擔,你們拿固定薪水負責管理,不用對夢工廠負責!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拒絕,不過《電影雙周刊》能堅持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舒其臉色變了又變,拒絕後果很嚴重,可是答應又顯得勢力,在王子凡耗盡耐心站起來離開時,才扭扭捏捏妥協:「真的不用對夢工廠負責?」

    王子凡哭笑不得:「你覺得我會做殺雞取卵的事情,為了多拿一個獎項而毀掉整個金像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