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兩百一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兩百一十章字體大小: A+
     

    ?7月1日,王子院線正式成立,正值暑期檔,為了打響名氣,上午放映了一場《摩登保鏢》,下午放映《最佳拍檔》,本來只是宣傳院線,結果非常意外,不是重複放映的老片無人問津,而是非常火爆,前來觀影的影迷將各大戲院擠爆,聽說只放映一場,沒有買到的票人堵在門口要求加映,差點引起交通堵塞。

    整個夢工廠包括王子凡,誰也沒有想到放映過的影片也這麼火爆,驚喜之餘,《酒干倘賣無》、《胡越的故事》、《殭屍先生》排片計劃全部延後,所有戲院全部放映老片,甚至《慘痛的戰爭》也被從倉庫撿出來,不過效果差強人意,放映兩天只賺了七八十萬,很快就被下畫,而《摩登保鏢》堅持十一天,票房超過一千萬,《最佳拍檔》放映半個月,票房一千三百多萬,不到一個月,賺了兩千多萬。

    影片上映之初,很多人都等著看笑話,當知曉結果時,又嗔目結舌,上映過的影片,等於白撿兩千多萬,都忍不住想影迷都眼瞎了嗎?看過的電影還看,趕著送錢給王子凡!

    夢工廠又創造一個神話,嘉禾、卲氏都開始效仿,畢竟白撿的錢誰不想要,嘉禾放映《師弟出馬》、卲氏放映《千王之王》,都是兩大電影公司代表作,卻差點被閃了腰,盈利還不如《慘痛的戰爭》,嘉禾雖然業績平平,卻也沒惹出事故,不過卲氏院線就慘了,電影剛剛放映,就有觀眾退票離場,接著引起連鎖效應,更多人的大鬧電影院,被圈內譏笑東施效顰。

    看到自家院線窘境,卲逸夫、鄒汶懷都開始回過味來,並不是所有的影片都能重複放映,《慘痛的戰爭》、《摩登保鏢》、《最佳拍檔》都曾打破票房紀錄,上映時一票難求,而他們的影片就不行了,甚至不如最差的《慘痛的戰爭》,所以才釀成苦果,丟人現眼。

    打響名氣,王子院線開始放映新片《胡越的故事》,這是一部反映越南的影片,上座情形雖然不如前幾天火爆,但票房不錯,首日79萬,亮瞎無數眼球,文藝片票房竟然打敗了商業電影,不但讓導演徐鞍華打出名氣,就連新浪潮其他導演也受到各大影視公司重視,經常在一起聚會的十幾個導演,王子凡只招攬到一個張堅廷,其餘都被各大電影公司挖走。

    夢工廠搬遷后距離佳藝電視台並不遠,一個在廣播道五台山,一個在鑽石山,相距十分鐘路程,出了夢工廠,王子凡就能看到無線大樓,再走幾部,接能看到佳藝、麗的兩大電視台,幾百米路段自然不需要開車,因為在辦公室耽擱了一會,進入佳視大廈,王子凡發現人員進進出出,心想不知電視台又搞了什麼活動。

    「咦,你是王子!」

    聽見有人叫自己名字,王子凡轉身看去,原來是小美人翁美鈴,心情瞬間變得輕鬆起來,笑著招呼道:「阿翁啊,是你啊,許久不見。」

    翁美鈴一蹦一跳上前,笑道:「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呢!」

    王子凡打量一番,翁美鈴裝扮很隨意,臉上有化妝的痕迹,替翁美鈴擦了下唇角口紅印記,打趣道:「臉上妝還沒清乾淨,約會情人嗎?」

    翁美鈴被突如其來的親密動作弄得臉紅心跳,裝作不在意解釋道:「今天電視台海選。」

    「哈哈,你是第一次化妝吧。」王子凡忍俊不禁,看到開朗翁美鈴,心裡也挺高興的。

    上月舉行的東方小姐選美大賽,翁美鈴獲得名次,順理成章加入佳視電視台,避免了人生情劫湯振業,在《十三妹》中,湯振業飾演男主角安公子,翁美鈴飾演一位格格,戲里戲外,湯振業都可以討好翁美鈴,翁美鈴也覺得湯振業體貼,產生了一些好感,兩人拍拖,結果不到兩年,翁美鈴就香消玉殞。

    不知不覺間。翁美鈴命運發生了改變,朝著王子凡希望的方向發展。

    翁美鈴古靈精怪問道:「你不會專程來看我的吧?」

    王子凡有趣道:「你怎麼回這麼想?」

    翁美鈴笑道:「我問過了,電視台沒有一個叫king的人!」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我這麼大老遠來看你,你是不是要請客吃飯?」

    「唉,我這點薪水怎麼夠吃大餐,還是在公司飯堂里湊合吧。」翁美鈴唉聲嘆氣,眼睛里全是笑意,雖然和王子凡認識不長時間,卻好像老朋友一樣,幽默的聊天方式讓她忍不住想親近。

    聊了一會,兩人就落在最後,就像散步一樣,彼此之間逐漸熟悉。

    翁美鈴停下腳步,覺得王子凡對電視台道路比她還熟悉,聯想起兩次碰面情形,恍然道:「你應該是在附近上班吧?」

    王子凡停住腳步,笑吟吟道:「我也是娛樂圈的人,不過是做電影,也就是幕後!」

    翁美鈴笑道:「幕後也不錯啊,我只是一個小職員,說不定以後還要你照顧我呢!」

    王子凡佯裝考慮一會,說道:「既然你這麼有誠意,我就答應了!」

    到了休息區,王子凡找了個位置坐下,翁美鈴像是變戲法似得,椅子上多了一部一個眼鏡盒,戴上眼鏡,對王子凡微微一笑,打開到書籤位置,又翻了幾頁,小嘴一張一合念著台詞,餘光看到王子凡目瞪口呆面容,立即醒悟過來。

    「嘻嘻,最近看《射鵰英雄傳》入迷了,沒打攪你吧?」

    「《射鵰英雄傳》?」

    王子凡怔怔出神,這部電視劇他如何不清楚,俏黃蓉!翁美鈴代表作,前後拍了無數版本,周迅、朱茵、林依晨,甚至他的女人米樰,都演過黃蓉,在很多人看來這些女星顏值都超過翁美鈴,但是王子凡最喜歡黃蓉就是翁美鈴這一版,看到翁美鈴就像是黃蓉,想到黃蓉就想到翁美鈴,好像從里跑出來一樣,可惜翁美鈴紅顏薄命,演完《射鵰英雄傳》不久就香消玉殞,讓包括王子凡在內的不少影迷扼腕嘆息。

    「是啊。男主角都內定了呢。」翁美鈴露出可愛的小兔牙,她想演女主角黃蓉,可對自己容貌不自信,只有從劇本上小功夫,偏偏以前很少看金庸武俠劇,只有臨陣磨槍。

    「哦!」

    王子凡還在消化這些消息,最近都在夢工廠辦公,組建院線,平息派系鬥爭,牽扯了他很多精力,電視台搞出這麼大陣仗他竟然不知道!

    「聽說這個角色本來是另外一個演員,不知怎麼又變成黃曰華了。」翁美鈴支著下巴,因為對《射鵰英雄傳》女主角抱有希望,所以對劇組消息也格外關心。

    應該是我的關係吧!王子凡暗暗點頭確認,他和黃曰華、苗喬偉的關係誰人不知,訓練班老同學,當初被無線趕出門時候,兩人也矢志不移跟著他,可以說又是朋友知己又是心腹下屬,好處當然要優先給他們挑選。

    翁美鈴嘆了一聲,支著下巴道:「明天公司會舉行一個海選,不知道我有沒有希望!」

    「我和阿華是好朋友,有空介紹你們認識。」頓了頓,王子凡又道:「電視台高層我也認識幾個,不過我覺得這都是多餘的,你一定可以當上女主角的!」

    翁美鈴忍住興奮,好奇道:「為什麼啊?」

    王子凡神秘道:「不為什麼,因為我覺得你行。」

    翁美鈴心跳加快,羞澀道:「你又不是監製,再說這部電視台監製也做不了主,海選時,金庸先生也會參加。」

    王子凡問道:「什麼時候海選?」

    翁美鈴歪著腦袋道:「海選就定在明天,你看剛才場面就明白了,前幾天人更多,聽說有上千人報名,我估計整個香港女明星都到齊了,正式的海選也不需要多少時間,因為就是為了宣傳嘛,目的達到誰還會在意結果,估計只看看容貌,說不定連面試都省下來了。」

    王子凡笑道:「就這麼沒自信啊?」

    翁美鈴嘀咕道:「上一屆選美大賽就敗給她們了。」

    王子凡笑了笑,想著怎麼安慰她,靈光一閃,他在網路上好像看過翁美鈴面試黃蓉過程,《射鵰英雄傳》海選場景異常火爆,各色佳麗雲集無線,高層都挑花了眼,剛選了一位美貌出眾的美女,很快又會發現更美貌的,前面選的又不能作廢,就這樣本打算選一位,結果選了六十幾人,除了翁美鈴外,余者有大美女黃杏綉、陳鈺蓮這樣的大美女,就在王天霖、金庸等人糾結的關鍵時刻,翁美鈴出奇招,她穿上了古裝,折一枝柳條在手,趁著導演和金庸都在的一個機會,出現在他們面前,只見翁美鈴一個漂亮的側翻落在金庸面前,抱拳施禮道:『桃花島主之女黃蓉,拜見金大俠。『

    英姿俏麗,明艷無雙,在場的人疑為黃蓉現身,金庸大喜過望,當即拍板:『你就是我要找的黃蓉。『

    由此,翁美鈴從一千多佳麗中脫穎而出,本來還有質疑之聲,當劇集播出之後,萬人空巷,翁美鈴一夜爆紅,那時候的翁美鈴還稀里糊塗的,和無線簽了五年長約,把自己賣給電視台,《射鵰英雄傳》紅遍東南亞,為了壓榨她身上價值,無線電視台在南洋各地舉辦各種商業演出,撈足了好處,卻把翁美鈴累壞了,日記里也有抱怨。

    王子凡心中一定,笑道:「我有個主意,你要不要試試,保管你成功當選。」

    翁美鈴好奇道:「什麼主意?」

    「海選的時候,你這樣……」

    王子凡將想法告訴翁美鈴,當然他也做了一些改動,化妝、道具戲服,他給予支持。

    「這樣不好吧。」當事人翁美鈴反而遲疑起來,如果應徵失敗,一定很丟人。

    「你不想演黃蓉嗎?」

    翁美鈴內心掙扎片刻,緩緩點頭。

    王子凡安慰道:「有我在,放心好了,到時候讓《蘋果日報》幾個記者給你造勢,效果絕對很贊。」

    「謝謝你,king!」翁美鈴臉蛋發燙,除了親人,從沒有人對她這麼好,心裡暖洋洋的。

    王子凡見秘書何朝瓊朝這邊走過來,不想拆穿,站起來道:「明天海選是吧,我們就在老地方見面,不見不散!」

    翁美鈴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看到王子凡和一個美女親密聊天,心中恍然若失,揮揮手,小聲說了句『不見不散』,所謂老地方就是對面大廳,她一共和王子凡見兩次面,都是在樓下大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