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東方夢工廠 » 第三十九章 會吹簫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東方夢工廠 - 第三十九章 會吹簫嗎字體大小: A+
     

    ?本來蔡勇昌以為自己報出嘉禾名號后,王子凡會馬上答應,畢竟嘉禾是香港數一數二的電影公司,想要加入電影圈子,嘉禾是繞不過的坎,換成別人早就歡天喜地跟他走了,誰想到王子凡好像不感興趣,就連面對嘉禾總經理鄒汶懷的邀請也是敷衍了事,心裡不禁懷疑王子凡是不是投靠卲氏去了!

    不管蔡勇昌如何暗示,王子凡就是不鬆口,他建立夢工廠就是想在香港電影黃金年代闖出自己的事業,他或許沒有洪金保能打,沒有許貫文有才華,但是他有『眼光』啊,別人想不到的他能想到,別人能做到的他早先幾步做完,就好像玩遊戲開掛一樣,你裝備牛逼,我照樣秒你沒商量,有了這些優勢還去嘉禾幹什麼,閑著沒事賺錢給鄒汶懷花?

    蔡勇昌眉毛一揚,就笑道:「說起阿龍,我們嘉禾正打算把他打造成第二個李曉龍,進軍好萊塢市場,不知王先生有沒有興趣參與到這個計劃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王子凡當然不會上當,一本正經道:「如果香港電影公司都像你們這麼有魄力,這裡早就變成第二個好萊塢了,這個計劃太偉大了,不過我才疏學淺,恐怕勝任不了!」

    小滑頭!蔡勇昌暗罵一句,同時他確定王子凡根本沒有投靠嘉禾的意思,任你再有才華也只是製作了《SH灘》、《霍元甲》兩部劇集而已,或許在電視台受到重視,但在電影圈裡,沒有任何作品那就是一個新人,一切從要從頭開始,拒絕嘉禾,還拒絕去好萊塢歷練,入行這麼多年,他就沒見過這麼不識抬舉的新人,或許用野心勃勃形容更為合適。

    想到這裡,蔡勇昌忍不住看向王子凡,心裡又笑又氣,你兩手空空,有什麼資格與嘉禾討價還價!難道你自信比李曉龍、洪金保、許貫文還厲害,想憑赤手空拳在電影行業中打拚出另一家巨無霸,這真是天大的冷笑話,當年嘉禾是怎麼從卲氏圍剿中走出來的,其中艱難、辛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現在一旦出現另一家巨無霸公司,圍剿一方就變成嘉禾、卲氏,如此陣容!誰能扛得住!

    他不會學過變臉吧!王子凡見蔡勇昌臉色變來變去,忍不住冒出這怪異想法,開口道:「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想先回去了!」

    蔡勇昌忍了片刻,哈哈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下周阿龍生日,也是《師弟出馬》慶功宴會,銅鑼灣怡東酒店,到時候我們再好好聊聊!」

    「沒問題!」王子凡隨便敷衍一下,心想到時候有你們哭的,按照時間推算,現在雷爵坤應該開始籌備金公主院線了,以嘉禾租借雷氏家族的四家龍頭戲院為基礎,四處招兵買馬,最終金公主院線規模力壓嘉禾院線與卲氏院線,成為香港第一大院線時候,這就是電影夢工廠崛起的契機。

    沒有電影公司支持,雷爵坤的金公主院線就是擺設,聲勢鬧得再大最後也是悲劇收場,王子凡要做的就是找雷爵坤談判,並且阻止他扶持麥加等人成立新藝城,想法很奇葩,難度也很大,但不這樣做,夢工廠就無法快速崛起。

    蔡勇昌失望離開,王子凡也回到房間,關之林羞答答坐在床邊看電視,眼睛卻老往他身上瞟,手指纏繞在一起,緊張又害怕。

    這個時候,王子凡哪有心情和她纏綿,隨便朝床上一趟,懶洋洋道:「不想下去了,叫外賣吧!」

    關之林悵然若失道:「你想吃什麼?」

    王子凡道:「隨便吧,電話機旁邊有外賣電話!」

    「噢!」關之林滿臉不情願站起來,想了一會才拿起話筒:「喂,我要兩份牛排,七分熟的……還有一瓶紅酒哦不,要兩瓶吧,趕快送過來,地址是……」

    搞什麼幺蛾子!

    王子凡懵逼,他還第一次遇到外賣點牛排紅酒的!

    關之林滿意坐回來,問道:「阿凡哥,剛才那個人是誰啊?」

    王子凡道:「嘉禾蔡勇昌!」

    關之林歪著腦袋想了一會,沒聽過蔡勇昌,但是嘉禾她知道,好奇道:「他找你幹什麼?」

    王子凡翻了個身道:「還能有什麼目的,想要加入嘉禾唄!」

    關之林猶豫一下,試著躺下來,肩並肩呼吸急促,聲音都變調了:「那你答應了嗎?」

    「沒有啊!」

    「為什麼呢?嘉禾好像很厲害。」關之林趴在王子凡肩頭,吐氣如蘭問道。

    王子凡淡淡道:「再厲害關我什麼事,再說他們也沒安什麼好心,無非是想要一個廉價打工仔!」

    關之林似懂非懂點了頭,對比這個,心裡更失望的自己都這樣了,王子凡竟然無動於衷,難道非要她主動把衣服脫了,才會有表示嗎!

    呼!

    「嘻嘻!」關之林惡作劇般在王子凡耳邊吹了一下,咯咯直笑。

    王子凡感覺痒痒的,揉揉道:「別鬧!」

    關之林撒嬌道:「你要陪人家玩嗎!」

    王子凡騰出手覆蓋她右峰,幾次搓圓揉扁,調笑道:「玩什麼?」

    關之林聲如蚊吶道:「這麼晚了,你想玩什麼就玩什麼嘍!」

    王子凡見她紅唇甚是誘人,惡趣道:「吹簫會不會啊?」

    「吹簫?我沒學過哎!」關之林一頭霧水,大晚上吹什麼簫,心裡忐忑不安,難道阿凡哥喜歡古典才女,這下糟了!除了幾樣西洋樂器,我什麼都不會怎麼辦!

    王子凡用肯定語氣道:「你會的!每個女人都會!」

    關之林好奇道:「你這裡有簫嗎?」

    王子凡道:「有啊,每個男人都有!」

    還真有啊!關之林心虛道:「在哪裡?」

    王子凡指了指胯下,捉弄笑道:「在這啊!」

    關之林隱隱明白這吹簫是什麼意思了,小手捶捶打打,大羞道:「你好壞,哪有這樣捉弄人的!」

    王子凡捉著兩隻手腕,笑道:「跟你開個玩笑,不過你要願意我也沒意見啊!」

    「誰願意啦!」關之林臉紅心熱,忍不住瞥了那裡兩眼,風月她偷偷看過不少,的確有女人為男人做那個,可是自己連處都沒破,怎麼好意思做那個……吹簫?

    叮咚!

    叮咚!

    王子凡提醒道:「好像有人來了!」

    「是外賣吧!」關之林見王子凡躺著不動,就下床穿鞋開門,被外賣小哥嚇了一跳。

    「怎麼是你啊!」

    「關小姐!王先生?」

    門外送外賣的竟然是梁朝緯,這小夥子看到房間里情況,當即懵逼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王子凡頗為驚訝,坐起來問道:「你怎麼來了?」

    梁朝緯靦腆道:「王先生,我把電子廠工作辭了,最近兼職送外賣!」

    熟人看到,關之林鬧了個大紅臉,心想,幸好剛才沒有吹簫,否則被看到,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王子凡問心無愧,關心梁朝緯道:「是不是片酬不夠用?」

    梁朝緯還以為王子凡氣他兼職,不認真演戲,急忙道歉道:「對不起王先生,我回去就把這份工作辭了,專心拍戲!」

    王子凡道:「你的確應該把這份工作次辭了!」

    梁朝緯臉上表情忐忑不安,萬分擔憂王子凡下句話就不要他了,因為家境貧窮,他已經習慣利用一切時間來賺錢養家。

    他在熒屏上給人的那種憂鬱氣質,事實上和其成長的單親家庭有著很大的關係,小時候梁朝緯的家庭生活原本是幸福的,可是到了10歲時,這一切都破碎了,由於家庭比較貧困,其父開始學賭博,希望能以此掙來大錢。梁父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棋下得很好,腦子也靈活。

    可是自從迷上賭博后,梁的父親就無法自拔,賭博十賭九輸,輸了之後就酗酒,讓自己喝得爛醉,於是,父母之間就開始了漫長的吵架,吵的煩了,梁父就不經常在家,家對於他就像是旅店,父親總是在梁朝緯意料不到的時候回來,又在他意料不到的時候離去。而當母親無法阻止父親的賭博和喝酒後,母親也在痛苦中經常喝酒麻醉自己。

    那時候梁朝緯還很小,父親跑過好多次,每次消失幾個月,有時一年,簡直無可估計,隨時消失對於父親的行為,梁朝緯幾乎是無法原諒的,每當父母打架,鬧得四鄰不安時,他就感到無臉見人,到了後來,梁朝緯母親提出要求離婚,然而梁父同意離婚卻要爭得兩個孩子的撫養權,而梁母是堅決不同意,最終雙方離婚後,梁的母親帶著兩個孩子生活,由於生活異常艱難,最後母親不得不帶著他們搬到了舅舅家裡!

    寄人籬下的生活使梁朝緯異常早熟,中學還沒讀完就開始出來打工養活家人,做幾份兼職是常有的事!

    王子凡拍拍他的肩膀道:「你現在一個月用多少錢?」

    「啊?」梁朝緯沒想到王子凡會問這個問題,滿臉疑惑。

    關之林鄙夷道:「這都聽不懂,凡哥要幫你!」

    「幫我?」梁朝緯驚訝看過來,長這麼大,連親生父親也不幫他,吞吞吐吐道:「王先生,我現在一個月可以賺兩千!」

    王子凡想了想道:「這樣吧,我每個月給你五千港幣,你專心學演戲,學完了再來幫我怎麼樣?」

    「五千!」驚呼的是關之林,滿臉不樂意,五千好多的!拍了一部《霍元甲》她才賺三千多點,沒想到阿凡哥隨隨便便就給別人五千。

    「王先生,我不能要你的錢,你幫我介紹工作已經是做大的恩德了!」梁朝緯又是驚訝又是搖頭。

    王子凡哪會在意這點錢,沒有現金就開了一張支票,認真道:「這些錢你拿著用,將來發達了再還我也行!不還最好!但是要記住一點,無論什麼時候,你都要服從我的安排!」

    梁朝緯還是個愣頭青,沒有絲毫巨星氣場,結結巴巴道:「王先生,你要我做什麼?」

    「簡單的說吧,我捧紅你,每部戲我給你片酬,但是沒有我的允許不能接外人的戲,願不願意?」

    「我願意!」梁朝緯異常的認真,就算是每個月給他五千也值了。

    王子凡滿意道:「願意就好,趕快把東西送進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