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6.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6.比如我字體大小: A+
     

    周嘉起和卓書顏請一眾朋友吃的那頓飯安排在年前,彼時工作室的人忙了一年,終於可以休息,正紛紛開始準備回老家過節,有大把的空閑時間。

    吃飯的地點是周嘉起特意挑過的,環境裝修得特別好,他訂了個大包廂,正中一張大圓桌,一群人整好坐滿。

    飯局開席,一屋子人有說有笑,熱熱鬧鬧。吃到氣氛最熱時,一幫男人挨個起身給周嘉起敬酒,什麼「百年好合」、「和和美美」,祝賀的好話說了一籮筐。

    卓書顏坐在他身側,怕他喝多,一直想辦法攔著,能讓他少喝一口是一口。

    和他們忙不過來的情形相比,斜對面的從悅兩人顯得格外悠哉。

    「怎麼沒人敬你呢?」從悅見周嘉起面前遞來一杯又一杯,歪著腦袋邊看邊問江也。

    「又不是我要訂婚,他們灌我幹什麼。」江也瞥了一眼,道,「等我們訂婚的時候你再看,這幫人誰都不會放過。」

    「我就是看書顏攔著好辛苦。」從悅瞧這熱鬧道,「相比我就清閑多了。」

    「怎麼,你還嫌無聊?不然我去喊他們過來陪我喝?」

    「別!」她趕緊止住江也這個想法,「你醉了誰開車?我可沒辦法把你弄回去。」她不過說說而已,真把她推到卓書顏那個位置,她怕是躲得更快。

    菜單是預先定好的,周嘉起考慮到大家的喜好,菜品的味道大多比較濃郁。從悅沒忍住多吃了兩口,到散席的時候受不住刺激,胃裡難受,去洗手間吐了。

    江也隨後而來,遞給她擦嘴的紙巾,「沒事?」

    從悅搖頭,「沒事。」

    恰好卓書顏也來洗臉,見狀問:「怎麼了這是?不舒服?」

    從悅說:「還好,剛剛吐了。」

    卓書顏一驚,上下打量,「你……你不會是懷孕了吧?」

    從悅瞪她,「瞎說什麼,我吐是因為胃裡不舒服,現在已經沒事了。」

    「哦,我還以為疑似懷孕這事兒還帶傳染的……」

    她尷尬地笑,從悅沒力氣應付她,擺手讓她去忙,被江也牽著回包廂。

    走在廊上,從悅忽的扭頭看江也,「剛才你不會也多想嚇到了吧?」

    「我嚇什麼。」江也一笑,「要是真的,我巴不得。」

    ……

    一年一度的春運開始,從悅四人特意早早返程回去,避免了被大堵長龍卡在路上的情況。

    去江也家這事兒,從悅著實很緊張。按理來說一般都是男方先登女方家的門,礙於她情況特殊,只能省了前面一步。

    眼下她作為女朋友第一次上門拜訪,在春節這個一年中最大的節日期間居住在男方家,說不拘謹是假的。

    江也家是獨棟,這一片的房價有多貴,作為本地人從悅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三層半帶閣樓、天台以及花園和後院的獨棟別墅,滿打滿算下來,像她的單身公寓這個價位的房子,怕是夠買上七八個。

    被江也牽著進門的前一刻,從悅的心跳不禁比平時快了數倍。

    江家人口簡單,開門來迎的是江也的母親。江媽媽很漂亮,江也的長相一大半都隨了她,只是和江也略有不同,她笑起來極為可親,不笑的時候也很隨和,江也身上那份生人勿近的冷然在她臉上找不到半分。她纖瘦高挑,保養得宜,看起來不過三十齣頭,年輕時候必然是個明亮出眾的美人。

    從悅禮貌問好,小輩該做的禮儀盡數到位,江媽媽熱情親切的態度也讓她的緊張消弭了不少。被江媽媽拉著寒暄好半天,從悅才有空仔細打量先前只打了聲招呼的江也父親。

    他是個嚴肅的中年男人,看著精神勁很足,五官端正,身材周正有型保持的很好,沒有半分猥瑣油膩氣息。他話不多,一雙眼看過來教人下意識心頭一凜,但他對從悅的態度倒很慈祥,看得出來儘力放柔了表情,生怕嚇到她。

    從悅想起江也和她說過的那些話。他爸總是喜歡故意找事兒招惹他媽,像是在他媽媽做飯的時候過去吐槽,被趕走,過會兒又偷偷摸摸靠過去,又或是嫌棄她做的菜難吃,但偏偏吃得精光……

    這樣一個不苟言笑的嚴肅男人做這些毛頭小男孩一樣的事,若非不是真的愛自己的妻子,決計不可能有這樣的舉動。

    只這麼一面,從悅便清楚,江也是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的。一時間,心裡對他生出了些許羨慕,還有一絲對江家的好感。

    江家有一個年紀偏長的幫傭,江媽媽一出聲,幫傭立刻擦手走出來,幫從悅把行李搬進了客房,半點不讓她自己經手。

    而後,江媽媽親熱地挽著她的胳膊,招呼:「來來來,坐下說,我一大早讓人送來了水果,今年的冬柑可甜,我給你剝一個!」

    從悅心下惶恐,直道不用,「我自己來,自己來就行了,阿姨您坐……」

    江媽媽沒讓她拒絕,愣是剝了個柑橘,還細緻地將內里連帶的白絲兒撕乾淨,才將果肉遞給她。

    「謝謝阿姨!」從悅用雙手接過。江也倒是大剌剌的,沒阻止他媽媽的熱情,順手在從悅手中的果肉上掰下兩瓣,吃得自然無比。

    從悅小口吃著橘子,和江媽媽閑話家常。視線一抬,見客廳正中的牆上掛著一面巨大的電視,想來就是江也說的,每年除夕他爸用來看聯歡晚會的那台。

    從家的客廳也有大電視,平時都是她爺爺和奶奶在看,從睿還小的時候會守著看動畫片,其餘就是年節時,家裡人湊在一塊看節目。但幾乎沒有她說話的份,想看什麼節目,或是對畫面有什麼見解,她都只能憋著,在那個家裡從來沒有她說話的份,於從家而言,她不過是一個擺設。

    從家的條件算得上富庶,但同樣是別墅,從家的位置比江家這座房子所處的區域,差了不是一星半點。而自她進門后,江媽媽沒有過問她半點和家裡有關的問題,這已然不是一點點體貼。

    從悅的事情,該說的江也都已經在電話里和他父母說過。都說結婚是結兩姓之好,江也帶從悅回家就是存了成家的意思,他的父母完全不在意她家裡的情況,不計較她家的條件比不比得上他們,甚至對她和家裡決裂也沒有絲毫的不滿,光是這一點,就比從家強了無數倍。

    在客廳聊了好一會兒,江媽媽擔心他們剛回來會累,讓他倆先去洗澡休息,「瞧我!一說起話來就顧不上時間,你們累了吧?快回房回房,休息一會兒,等會吃晚飯我來叫你們!」說著起身。

    江也的父親不管這些,陪著見完了這第一面,一個人鑽進書房。

    到二樓房前,江媽媽帶從悅參觀給她準備的客房,從房間里的香薰,到床頭的小燈,每一樣都是江媽媽花了心思精心準備的。

    從悅略有動容,她倆正挽著手說話,江也靠在門邊,面上隱約不爽,打斷道:「媽,我房間不能住嗎?好好的幹嘛把客房收拾出來?」

    江媽媽一頓,回頭白了他一眼,「說什麼呢你!你厚臉皮還當人家從悅跟你一樣?再胡說我揍你!」說著拍了拍從悅的手背,對她道,「別理他!」

    江也皺眉,不服,「我怎麼……」

    「你還說!」江媽媽瞪他,「人家好好一個沒結婚的大姑娘,來咱們家過年,讓她跟你住一塊像什麼樣子?你懂不懂一點禮數?!你好意思我還不好意思!我跟你說,你別想著從悅來了咱家你就能隨便亂來,我把話放在這,你可聽好了,她來是來過年,不是來給你欺負的!」

    江媽媽大半年沒訓他,教訓起來毫不嘴軟,「記清楚,你房間在隔壁,少給我亂竄竄錯了!從悅好脾氣給你欺負,我這當媽的還不能收拾你?!站著幹什麼,還不回你房間,看什麼看?」

    「……」江也好生吃了一通排揎,又無從回嘴。這是他親媽,他在外頭再混,也沒有跟親媽頂嘴的道理。

    那廂從悅都聽愣了,看著他眼睛都忘了眨。

    「我回房收拾去了。」江也悶悶憋出一句,轉身走人。

    江媽媽哼了聲,對著他的背影還教訓,「看你那樣,做事沒著沒落,多大的人了還不懂事?這麼好的姑娘跟你談朋友真是委屈了!」她連連嘖聲,拍著從悅的手背,一口一個「委屈」,不知道的還以為外面那個是她撿來的兒子。

    從悅心裡其實是感動的。給她準備客房不是因為客套,也不是在跟她客氣,反而是一種尊重。有些家庭,根本就不拿別人家的閨女當自己人看,兒子第一次帶女朋友回家,當媽的就恨不得馬上把兩人趕進一個被窩,立刻懷上生個孩子,這樣女方既跑不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失了先機」,又得弱下一頭,由著他們拿捏,算盤打得不知有多響。

    江媽媽如此,除了尊重,同樣也是在向她表達善意。

    房間就此定下,從悅住的客房裡有衛生間,他們到家的時候已是下午,各自洗澡休憩一番,很快到了晚飯的點。

    回來的第一天,途中勞頓,時間又不早,外頭天冷,前幾天剛下過雪寒氣還沒散,江也和從悅這天便不打算出門玩,逛街或是見朋友、同學,暫時往後安排,只到小區口的便利店去了一趟。

    傍晚時分天際擦黑,天幕殘餘的淺藍色被周邊的深藍包圍,白色霧氣縈繞在路燈下,澄黃光線一圈圈淡化散開,腳踩在地上,能聽到細沙咯吱的輕響。

    脫離媽媽的監視,江也總算能牽著從悅的手好好走一會兒,一向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的性子,走起路來步子比平時慢了幾倍。

    返程時,行至一半,江也忽的停下腳步。

    從悅不解:「怎麼了?」

    江也沒說話,忽然摟住她脖頸,低頭親下來。

    冬夜寂靜,燈光透過各家各戶的玻璃映出,江也抱著從悅親了好一會兒,從悅怕冷,出來時特意裹上了一件大外套,整個人笨重得不行。她掙不開他,被他親得透氣不過來,最後忍不住拍他的胸膛,就差拿拳頭狠狠錘他的胸口,才被放開。

    「你幹嘛呀你!」她喘著氣,呼吸化成白霧。

    「趁著沒回家先親兩口。」江也理由充分,「等會兒我媽看見又要找我麻煩。」

    從悅無奈白他一眼。

    江也更委屈,本以為把從悅帶回家能美美地過個年,誰知道他媽彷彿不是他媽似得,不僅房間分好,還警告他不許半夜摸到人家屋裡去。

    春節有一個多月的假期,這可還得了。在盛城時他們倆自己過慣了,興緻來了,隨時在家裡沙發上或是浴室里就親熱,回來了卻得聽他媽的,安安分分不得逾矩,江也簡直有苦說不出。

    從悅心理上已然和江媽媽親近了不少,道:「別鬧,阿姨說的話你得聽。」

    「……」江也盯她幾秒,抬手幫她戴起帽子,「知道了。」

    才第一天,這就已經偏向他媽,看來在討人喜歡這一方面,他比他媽還是差得太遠。

    從悅和江媽媽的確很投緣,從便利店回去后她就進廚房幫忙打下手,樂得江媽媽誇了好幾聲貼心,順帶數落另兩個不愛動手的大老爺們。

    其實一年到頭,江媽媽也就春節一段時間會下下廚,其餘時候家務有幫傭做,不需要她上手。但她說,從悅便聽聽,跟著說笑幾句。

    晚飯其樂融融地吃完,十點多從悅和兩位長輩打過招呼,回房休息。本以為江也會膩歪,沒想到他規規矩矩回了自己的房間,安分得很。

    從悅正覺得他有時還是很穩重的,不想,老老實實回屋鎖上門的江也,在屋裡沒待多久就翻過陽台,從隔壁翻到了她的落地門前——

    也不怕凍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