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4.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4.比如我字體大小: A+
     

    卓書顏這通電話來的還算是時候,沒有選在江也辦事前或辦事當中,否則以從悅對她的著緊程度,怕是一聽卓書顏這不大好的語氣,就算江也事情辦到半途,從悅也非得叫停,半根手指都不會給他碰。

    然而這幾句話實在把從悅說懵了,她怔了好半天才問:「周嘉起……周嘉起知道嗎?」

    卓書顏道:「他不知道,我還沒告訴他。」

    「為什麼不跟他說?」

    她說:「我暫時還沒確定是不是真的有,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訴他。」

    從悅聽出她狀態不對,卓書顏的情緒好像有些不穩定,忙道:「那你先別多想,你跟我說,你是怎麼檢查出來可能有的?」

    「早上我用試紙測了一下,出現兩條線……」卓書顏低沉道,「但是那條線不是很明顯。我今天感覺不太舒服,請了一天假在家,想了很久,就想給你打個電話。」

    從悅略一思忖:「那你現在想怎麼辦?」略帶安撫道,「不然這樣,我們先去檢查好嗎?今天太晚,等明天檢查過了再做打算。」

    卓書顏聽起來彷彿哭過,瓮聲瓮氣:「好。」

    從悅不知道她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怕她出意外,腦海里轉瞬閃過很多,甚至生出要立刻去陪她的念頭。

    說了幾句話,那廂卓書顏情緒迴轉過來,「不用了,我待在家哪也不去,你好好休息,大晚上別跑過來。」

    從悅讓她寬心別多想,明早在家等自己,叮囑許久才不放心地掛了電話。

    見從悅一臉低沉,江也輕撫她的頭髮,「沒事。」

    她很自責,「我最近只顧自己的事情,都沒怎麼管她。」

    江也寬慰:「別這樣想。」

    「你不知道。」從悅搖頭,「我以前沒什麼朋友,初中的時候和卓書顏同桌,只有她一個人不嫌棄我脾氣冷硬不好相處,天天逗我說話。上體育課後半節自由活動,大家都在跳繩踢毽子,沒人邀我,唯獨她不會落下我。課後不管有什麼活動,她都會想著我。」

    別人和從悅起矛盾,卓書顏會幫她解決,她為家裡的事頭疼,卓書顏是她最忠實的陪伴者,在她不想回家的時候永遠義無反顧陪著她。

    就因為從悅會管著她。以前她不聽課貪玩,課後跟人到處混,從悅不贊成,說不聽只能不管,等到考試她來求從悅幫忙,從悅說什麼都不答應幫她作弊,但在她掛科被罰之後,私下給她開小課,教她做作業,下一次考試來臨前提醒她要複習,把自己的筆記借給她。

    卓書顏說她雖然混,但是分得清誰口蜜腹劍,誰真心實意。她覺得從悅對她好,於是她也對從悅好,一好就好了那麼多年。

    這些年來無論從悅遇到什麼事,卓書顏從來都是義無反顧,事事當先,真正把她放在心裡。

    江也見從悅陷入難以自拔的沮喪和自我譴責中,心裡默嘆,一時又有些難言的吃味,長臂一攬抱她入懷,說了好些話開解她。

    ……

    第二天一早,剛休息完一天的從悅又請假,早飯都沒吃幾口就急著趕去陪卓書顏做檢查。

    昨天的電話里,卓書顏的意思明顯是還不想讓周嘉起知道,出於對她情緒的考慮,從悅對江也千叮嚀萬囑咐:「你記得千萬別告訴周嘉起,先不告訴他,等我看看書顏什麼情況再說,你記得,千萬千萬別告訴他!」

    江也保證了三遍,最後連手指都豎起,她才放心。

    從悅到卓書顏公寓的時候,她剛睡醒,精神不大好。從悅陪她吃完早飯,提起要去檢查的事,卓書顏突然猶豫了。

    「怎麼了?」從悅問。

    「我不知道怎麼說……」

    「對我還有什麼不好說的?」

    卓書顏搖頭,「我不知道,我有點害怕。」

    「怕什麼?怕懷孕?」

    卓書顏坐在沙發上發愣,忽地抬頭問她:「要是真的懷了怎麼辦?」

    從悅在她身前蹲下,「你不想要孩子?是因為現在還小,還是因為不想一畢業就成家,所以害怕?」

    「都不是。」

    「都不是?」從悅一愣。

    卓書顏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和周嘉起進入下一個階段。」

    從悅擰起眉頭,「你……」

    話沒說完,被卓書顏打斷:「有的時候也會覺得很累,我們在一起是我先喜歡他,是我先表白,也是我要他給一個態度,才有了後來的事。所有的一切進行到現在,都是我進一步,他才進一步。戀愛可以這樣……」

    卓書顏笑得有點難看,「戀愛都這樣,結婚怎麼辦?結婚是兩個人,甚至兩個家庭的事,我不知道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她的話讓從悅微微陷入沉思。

    「如果我懷孕了,周嘉起為了負責,該做的肯定都會做。可我不想我們向前進的每一步都是因為這些外力。和我在一起是因為我要他抉擇,成家是因為我懷孕,這樣有什麼意思。」

    卓書顏說得快哭了,眼眶有點濕,「悅悅,我真的好累。如果當時我沒有逼他做決定,或許拖到現在,我已經不喜歡他了呢?」

    「你別想這些……」從悅握緊她的手。

    卓書顏反握住她的手掌,道:「他工作很忙,現在是很難的階段,我知道,我實習也很累,有的時候我們也會因為一些小事吵架,我總是想,是不是因為我一開始選擇做錯了所以才會這樣?是嗎?」

    從悅想安慰她,忽覺無從開口。她認知里的卓書顏一直都像長不大,無憂無慮,永遠青春期,但人都是要向前邁進那一步的,或許一步,或許很多步。就像現在,對於感情,對於將來,她也在開始思考。

    ……

    從悅開解了卓書顏一天,下午兩點成功勸得她出門,誰知路上遇上堵車,臨近四點才到醫院。拿到了號,排在前頭等到的人數多得嚇人,坐到五點多鐘,從悅攔住一位經過的護士詢問:「護士小姐,我們大概還要等多久?」

    護士看了看檢查情況,道:「今天可能是排不到你們了,來的太晚了。」

    「排不上嗎?」

    「沒辦法,人太多了。」

    從悅無奈。卓書顏心煩意亂,看看手裡明天才能做上檢查的挂號單,乾脆拉著從悅回去。

    返回卓書顏公寓,從悅和她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卓書顏除了疲憊,情緒已然穩定,在從悅萬般不放心之下,送她出門回家。

    精神上辛勞一天,回到自己的住所,從悅進門就直奔沙發。江也從廚房裡聞聲而出:「回來了?晚上想吃什麼?我給你煮。」

    從悅看著他手中捏著一瓣蒜,駕輕就熟的樣子,愣了幾秒。

    「怎麼,看我幹什麼?」

    她忙回神,道:「我想吃排骨。」

    江也打量她一會兒,道了聲好,「你先休息,好了叫你。」轉身走進廚房。

    從悅怔怔在沙發上坐了半晌,起身進房間。衣櫃里,大部分是她的衣服,另一小部分則是江也的,他住在這裡的次數日漸增多,換洗的衣物漸漸也多了。而浴室里,除了她的物品,還有他的毛巾和洗漱用具,玄關處,常擺放的拖鞋有兩雙,一雙她的一雙他的……

    她生活的這個小空間里,不知不覺已經布滿江也的痕迹,他的存在感強到令人無法忽視。

    從前是她在意更多,而經過中途那些小曲折一路走到現在,如今,又是她依賴他更多。

    卓書顏的那些話,從悅不是沒有想過。或許不對等的感情都會有這樣的忐忑和那樣的不安。在一段感情中,一個人的步調快於另一個人,有一份熱烈的情感率先發生,等到最後塵埃落定一切歸於平靜,先燃燒過的那個,總會有無法掩飾的不安和不自信。

    或許是受了觸動,她下意識開始思考起她和江也。

    從悅的不對勁江也看在眼裡,一餐飯吃得不如以往愉快,他正準備和她好好談談,門鈴忽然響了。透過貓眼一看,不是前陣子經常來串門的唐耀,而是紅著眼的卓書顏。

    從悅一驚,慌忙開門迎她進來。

    「怎麼了這是?」

    卓書顏癟嘴嗚咽,也不說話,站著掉金豆子。從悅攬住她,扭頭遞眼神給江也,示意他稍微離遠些。江也會意,騰出空間讓給她們。

    「我和周嘉起吵架了。」坐下后,卓書顏說。

    從悅忙問:「什麼情況?」

    「挂號單被他看到了,他問我為什麼去做B超檢查……」

    從悅很快想明白,大概是卓書顏裝在外套口袋的挂號單被周嘉起發現,她去做妊娠反應檢測,周嘉起又不傻,肯定能猜到。

    「然後呢?你們吵架你就跑出來了?」

    「我們說著說著吵起來,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他說我不信他,我跟他說的很累。」卓書顏鼻尖紅紅,「我不想跟他吵就出來了。」

    「你……」

    從悅正欲說話,門鈴又響了。江也承接了開門的工作,行至門前一看,周嘉起一張怒意滿滿的臉入目而來。得,這對小情侶倆人一前一後,都奔這來了。

    開門放周嘉起進來,場面霎時變得尷尬。從悅看看拽著她手不放的卓書顏,再看看一身冷氣明顯有話要講的周嘉起,陷入了兩難。

    江也適時上前,「我們去洗點水果,你們先聊。」他不由分說,拉著從悅脫離修羅場。

    公寓不大,周嘉起和卓書顏此時正激動,音調難免高了幾分,說話聲從客廳傳到廚房,江也和從悅兩人將那一小籃草莓洗了又洗,都快洗爛了,只得裝作耳聾。

    誰知那兩人越說越大聲,原先只是正常的對談,到後來變成爭執。從悅聽卓書顏激動得聲音都變調,有東西砸在地上,似乎傳出哭聲,再也按耐不住,提步就往客廳沖。

    到客廳前,還沒踏出那一步,從悅被身後緊隨而至的江也眼疾手快一拉,生生止住腳。她轉頭不解看他,江也搖頭,無聲示意。從悅再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客廳里哪還有爭執。

    茶几上的空果盤被撞到地上,剛才的聲響就是它發出的。卓書顏坐在沙發上,挺著背,眼眶發紅。而周嘉起,蹲在卓書顏面前單漆跪地,頭抵著她的雙膝,一手抓著她的衣襟,一手握著她細嫩的手指,聲音低沉又濕潤。

    「你是不是不信我?工作忙,累,永遠都有新麻煩,我努力是為什麼,是為了我們的以後……我對你不比你對我少……你別不信我。」

    ……

    送走那對情侶,已是深夜。

    江也問:「你餓不餓?飯都沒好好吃,我再煮點東西給你?」

    從悅說不用,「我還好,不怎麼餓。」

    他嗯了聲,沒多問,在她出神時走出房間,沒多久端著一盆熱水進來。

    從悅一愣,「這是幹什麼?」

    江也將臉盆放到她腳邊,「累了一天,你不累我還心疼,泡一會兒等下好睡。」他說著,握住她的腳踝,將她兩隻白嫩腳丫放進溫度適中的熱水裡。

    好半晌從悅才想起來拒絕,「你不用這……」

    江也握著她的腳不讓動,在水中用毛巾一下下擦拭她的腳背腳底。她坐在床邊,他蹲在水盆前,低頭就能看到他的發頂。

    「你是不是也在擔心?」他忽然問。

    擔心……什麼?

    「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江也抬頭,凝著她的眼睛,「總之就是擔心,或者害怕。」

    從悅動了動唇,說不出話。

    江也認真將她的腳擦拭一遍,拿起另一邊的干毛巾包住她的腳丫,隨手一拉將那盆水扯開,也不管地上灑落的幾滴水珠,就那麼席地坐下。他坐在微涼地板上,支起一條腿,把她的兩隻腳揣進懷裡,讓她踩在他懷中。

    「不要怕,相信我。」江也抬頭看她,這句話后停了一停,眼裡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認真,「今年春節去我家,好不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