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2.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2.比如我字體大小: A+
     

    該辦的事兒被唐耀打斷之後,江也沒能再進行下去。好不容易送走不速之客,躺進溫暖的被窩,江也正醞釀情緒,從悅竟然在他無意識的拍背下睡了過去。看她睡得那麼沉,猶豫半天到底還是沒忍心叫醒她。

    第二天一大早,從悅是被熱醒的。兩人都要上班,按照生物鐘習慣,江也本該起的更早,當下卻比從悅睡得還晚。他眼眶下微微泛著一層陰影,把從悅唬了一跳,連忙煮了個水煮蛋給他敷眼睛。

    她連問幾遍「沒休息好嗎」,江也全都木著臉答:「沒事。」

    看從悅手忙腳亂給他準備早餐的身影,江也頭一次體會到什麼叫有苦說不出。

    開車先送從悅到畫廊,臨下車前,江也扯住她,「我這周可能會很忙。」

    「啊?哦,你跟我說了,我知道的。」

    「你記得按時吃飯。」他叮囑,「手裡事多也別忘先吃飯再說。」

    她笑,「這話你也得對你自己說。」見他睨來,忙抬手在他臉頰上搓了搓,語氣哄小孩似得,「知道了知道了,我有空就去你那,沒事兒。」

    「樓下那個……」江也想到昨晚那張欠揍的臉,不放心地皺了皺眉,「他要是找你,不管有什麼事都記得告訴我。」

    從悅聽話點頭。

    「那我走了?」她解了安全帶,他還被嚴嚴實實地栓著,從悅側眸睨他幾秒,忽的一笑,湊過去在他唇角親了親,「小心開車!」

    她下車走遠,江也坐在車裡看,直至背影完全隱進畫廊大門內,這才發動引擎。

    ……

    自從唐耀搬到樓下成了從悅的鄰居之後,疏遠的鄰里關係瞬間被「拉近」,他得了什麼好吃的總不往捎上一份送到樓上來,水果、媽媽做的可以貯藏的美食、又或者是新學會的一道菜。

    從悅受了他的熱情招待,不好意思之下,便也偶爾回點東西。煮水餃多煮一份,榨果汁多榨一些,有一次在電梯里碰上,唐耀看上了她買菜時攤主多送的一把蔥,從悅也分了他幾根。

    江也和工作室的人忙新程序,核心部分需要耗費大量心思,不能像前陣子一般時常來接她下班,得空了還在公寓里下廚煮飯。從悅便按時給他發消息,白天工作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晚上回家,唐耀又送來什麼,包括串門時說的趣事,一一都告訴他。

    「他怎麼又來了?」

    得知唐耀特意乘電梯送來一隻厚重的手工火腿,江也忍不住發微通道。

    「我沒收。」從悅語音回復,「太沉了,我們肯定吃不完,而且送點小東西就算了,偶爾煮東西能招待他吃,有來有往也不算占人家的便宜。他特意花錢去買的,我說什麼也不能要。」

    江也問:「特意花錢去買的?」

    「對啊。」她道,「誰家那麼閑,曬那麼大的火腿,又不是年關,曬點香腸臘肉還說得過去,那火腿還是有包裝的呢。」

    從悅一邊做菜,乾脆調到語音通話模式,絮絮叨叨和江也說起話來。那邊江也其實正在看資料,然而耳邊時不時傳來她說話的聲音,還能聽到她做菜的動靜,他不僅不覺得煩,情緒反而更安定。

    說著說著,她突然停了。

    「怎麼了?」江也手中工作一頓,她說完唐耀今天來串門的事,正給他實況轉播做菜的過程。

    「這都快五天了,我只有前天中午去了你那。」她的聲音略有低沉,「感覺好像好久沒見你了。」

    江也低笑一聲,「那你來啊。」

    「不會吵到你么?」

    「吵我?你想怎麼吵?」

    「你自己說的。」從悅擦乾淨手,將電話換了一邊,「我明天就來!」

    不是嘴上說說而已,從悅真的琢磨起這事兒,後半段放下電話,開揚聲和江也通話,手裡炒著菜,心裡開始思考明天的工作安排。

    ……

    遲鈍如工作室那一幫大老爺們也看出江也最近心情不好,板著臉倒算了,周身還散發著一股「請勿靠近」的低氣壓。老A等人私底下琢磨好久,實在沒想通他在不高興什麼,只得小心地不去摸老虎頭毛。

    陰了幾天的上空突然轉晴,看著江也明顯好轉的臉色,一幫人奇了怪了。

    「江也這是怎麼了,最近神神叨叨的。你們看他前兩天那臉色沒,黑的跟關公似得!今天太陽又打哪出來了?心情這麼好……」

    議論半天也沒議論出個結果,恰好周嘉起從一堆繁忙雜事中暫時抽身,出來透氣,順道扔下一句:「哦對,今天的午飯你們別點江也的份,他等會跟從悅一起吃,讓他們自己點。」

    一幫人微愣,「從悅會來?」

    見周嘉起點頭,這才明白江也那廝心情好轉的原因所在。

    一扭頭,見林禧捧著個手機神情鬱郁,老A好奇,「怎麼了禧哥?黑著張臉,發生什麼事兒了?」

    往常總是眯著眼笑的林禧這回只看了他一眼,淡聲道:「沒事。」

    那一臉淡到幾乎不見的笑意敷衍萬分,老A看著他走開的身影滿頭霧水。先是江也心情不好,好不容易陰轉晴,這邊又來一個林禧。難不成他們工作室風水不好?

    旁邊喝茶的小哥接話:「別想太多,他應該不是針對你。林禧這段短時間一直這樣,心情不太好。」

    老A聞言,還是想不通,乾脆不去想。

    沒多久從悅來了,工作室里一片笑笑鬧鬧說話聲。寒暄完她進了江也的單人工作間,他早就在等著,她愛吃的菜也已經點好。

    「今天樓下那個來敲門了么?」想來江也還是很介意唐耀,坐下沒說幾句就問及。

    從悅失笑,「我都沒回家,直接從畫廊過來的,他怎麼敲門。」

    「沒來就好。」江也扯了扯嘴角。

    相比下班可以見面的日子,江也的確真的很久沒見從悅,滿打滿算——有兩天半。這樣愜意的閑暇,這陣子難得,從悅在旁說話,江也就一直握著她的手細細把玩五指。

    晚餐的點一到,他點的餐送來,工作相關物品移到一旁,桌面用來擺飯。

    江也的時間都是擠出來的,飯畢,從悅不好再打擾他,獨自回公寓。

    「我送你回去。」

    他站起身,被從悅攔住,「不用了,你忙,我自己能回去。」她不讓江也送,替他關上門。

    「這就走了?」老A幾人和她說話,她笑著點頭一一應了。到門邊,林禧正好出來,從悅和他打了聲招呼,他挑眉,「你回去?」

    她說對,「江也還在忙。」

    「回公寓?」

    見她點頭,林禧道:「要不要送你?我剛好要出去,順路。」

    林禧也有車,雖然不是太高檔,代步綽綽有餘。從悅本想拒絕,他說:「只是舉手之勞。」分寸恰到好處,拒絕反倒不合適,她猶豫兩秒,一邊道謝一邊應下。

    兩人一道下樓,步行至停車場,始終保持適當的距離。

    一輛送外賣的摩托突然從林禧身邊經過,擦肩一碰,林禧腳下微晃,踉蹌半步撞到從悅。從悅伸手扶他,不到半秒就鬆開,「沒事吧?」

    林禧站穩,略帶歉意地道謝。

    「你車停在哪邊?」從悅朝遠處望。

    「在那邊,你在這等我好了,我去開過來。」林禧讓她稍候,步行去取車。

    從悅站在原地等,握著手機正瀏覽消息,前方猛地響起車輪摩擦地面的聲音,她抬頭,一愣,一輛寶馬從不遠處拐了個彎直直朝她衝來。

    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反應不及,從悅忽地被側邊一道大力撲倒在地。她被抱在寬厚有力的熟悉懷抱中,江也護著她就地滾了兩圈。

    那輛車開出去又急剎停住,掉了個頭,似是要捲土重來。

    江也拉起從悅,避到一旁。林禧開車過來,目睹這一幕,當即停車下來,他滿面怒容攔下那輛再度衝來的車。

    裡面坐著一個長捲髮的女人,畫著精緻的妝,眼裡滿含怒火。林禧廢話不說,上前拉開車門,將她扯下來。

    「你是不是有毛病——」

    那邊爭吵起來,從悅顧不上管別人,著急去看江也的手腕,「擦在地上了?我剛剛看到你手紅了,是不是流血了?」

    「沒事。」江也安撫道,「擦破了一點皮,小問題。」

    「你怎麼突然跑出來?萬一也撞到你呢?要是你沒帶我躲開,我們不是兩個人都被撞了嗎?!」從悅皺著眉,又氣又心疼。

    江也垂眸靜靜看著她,默然一嘆,伸手將她扯到懷裡,「你沒事就好。」

    一句話說得她眼眶發酸。

    再看向車前的那二人,江也的眼神霎時冷了。那女人聲音尖利,林禧除了厭煩還是厭煩。從爭執中隱約能聽出一些東西,大致就是這個女人看上了林禧,追他幾個月沒有回應,近來變本加厲,剛剛看到從悅和林禧挨在一塊說話,怕是想到林禧對她的冷淡,一時怒上心頭,沖昏頭腦開車撞過來。

    想來這就是林禧最近悶悶不樂的緣由,被這麼個女人纏著,他不難受誰難受。

    江也冷眼看他們吵架,拿出手機報了警。

    ……

    工作室樓下的動靜,最後鬧得所有人都跑來,得知前後經過,以老A為首,別提有多同情林禧。這樣的追求者,家裡有錢又怎樣,漂亮又怎樣,一言不合就開車撞人,誰敢搭理啊?!

    見江也秉承著一貫的冷血,報|警將那女人送進派出去,沒一個人站出來做和事佬。

    因受了「傷」大家很體貼地給江也放假,讓他提早回去休息一晚上,各自將他份內的工作劃分承包。

    從悅的意思是要去醫院,江也嫌麻煩,就近找了個診所,消毒上藥簡單了事。為此,回她公寓的路上,她足足念叨了一路。

    「你,去床上躺著。」一進門,從悅就把江也往裡推。

    江也不太配合,慢悠悠地邁步,皺眉道:「我傷的是手腕,不是腳。」

    「管呢,躺下就是!」

    從悅讓他脫了外套鞋襪,趴在他睡得那一側床上,在浴室搗鼓半天,小跑進來「吧嗒吧嗒」將拖鞋趿得直響。

    待她上手,他才明白她要幹什麼。

    「你累了這麼多天了,我給你按按肩,你好好睡一覺。」她道,語氣里不無心疼。

    江也想轉頭看她,剛扭脖子,被她一掌摁回來,「別動!」

    埋頭在枕間失笑,他不再動,順從地任她施為。

    按了半個小時,期間從悅一直輕聲和他說話,語音潺潺,如溪流輕緩,江也差點睡著。然而她似是累了,中途休息時往他背上一壓,就那麼趴在他身上。

    給他按了半天的肩背,她確實累了,趴在他背上搓自己的頭髮,殊不知他被她挨蹭的動靜撩得有多癢。

    她趴著閑話,說到哪算哪,江也的瞌睡一點一點跑凈,又聽她想起什麼,忽然道:「哦對了,你那天買的那個草莓味的,我收起來了。昨天去便利店的時候剛好看到有檸檬的,我又買了一個。」

    他一僵,背後她伸來手,捉著他的手肘捏了捏。

    「手腕應該不會留疤吧,醫生開的那個葯……」

    從悅話沒說完,忽覺一陣天旋,整個人被江也翻身壓下,位置徹底調換。

    「你幹嘛?」

    「辦點正事。」

    「可是你的手……」

    江也沒給她質疑的機會,剩下的話語,全被他堵在了唇舌之間。

    從悅被江也親得熱意直衝頭頂,熱得暈頭轉向,他忽然停了,她迷濛著眼,嘴唇紅腫,一時有點懵,「……怎麼了?」

    「沒。」江也啞著聲,低頭在她唇上啄了口,「我以為又聽到了門鈴聲。」

    那幾次中途打斷,實在是讓他留下了好深的陰影。

    這一次,門鈴沒響,電話也沒響,江也總算把該辦的事兒辦了。

    從悅卻後悔了,臨門半腳,她禁不住抬腿踹他,眼角都沁出了眼淚,「停……停一下,先……今天先到這……」

    江也額角淌過一滴汗,粗聲在她耳邊,「乖了,疼疼我,要不我得死在這!」

    他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一點一點吞沒了她所有的啜泣和悶哼,一點一點,將她的抗拒和抵觸徹底融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